• 0
宠辱不惊张一鸣?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09字)

2020-08-05 宠辱不惊张一鸣?

对于外界的损誉,张一鸣一直都看的很淡,他只会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8月5日报道(文/苏舒)

再一次,张一鸣淹没在骂声中。

8月4日,张一鸣发表了一封给员工的信,主题为《不要在意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信中称,“又到风波季”,然后说,“因为传公司将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新闻,很多人在微博里骂公司和我。我看到头条圈里有人说半夜被微博评论气哭,有人替我和人吵架怼到手酸,也有很多同事(给我)加油鼓励。”

这一幕,张一鸣并不陌生。

早在2014年,因为版权问题,今日头条接连遭到广州日报、新京报、腾讯、搜狐等媒体的声讨,并受到数十家媒体大篇幅的多日连续报道,以至于不得不连开两场媒体沟通会来为自己辩解。

在外界看来,低俗,low等标签,一直与字节跳动的产品如影随形。所以,被声讨和监管,就是必然结果。

2018年4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了责令今日头条“内涵段子”永久关停的消息,4月11日,张一鸣在今日头条公众号上发布“致歉和反思”信,信里说,“我是工程师出身,创业的初心是希望做一款产品,方便全世界用户互动和交流。过去几年间,我们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放在了企业的增长上,却没有采取足够措施,来补上我们在平台监管、企业社会责任上欠下的功课,比如对低俗、暴力、有害内容、虚假广告的有效治理。”

昨天,36氪在公布这封内部信时提到,TikTok美国业务出售倒计时还剩下40天,张一鸣面对的不仅是来自特朗普的压力,还有国内舆论场争议的两极化。作为一家全球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跨国公司,为了安抚内外情绪,一贯低调的张一鸣也不得不站出来表明心迹。

在信中,张一鸣还专门讨论了“社交媒体上的舆论”。

他说,“我其实很理解,人们对一家中国人创立走向全球公司有很高的期待,但是没有很充分和准确的信息,加上民众对当前美国政府很多行为有怨气,所以容易对我们有特别激烈的批评。”

“只是多数人把这次事件问题的焦点搞错了,问题焦点根本不是CFIUS以musical.ly并购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强制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美国公司(这虽然不合理,但仍然是在法律的程序里,作为企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别无选择),但这不是对方的目的,甚至是对方不希望看到,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张一鸣表示,“复杂的事情在一定时期并不适合在公共环境中说。就像过去也有很多时候,对公司的批评我们并不能展开解释,大家一同经历之后对管理团队有更多的信任。对于公众的意见,我们要能接受一段时间的误解。希望大家也不要在意短期的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

这个回应,很张一鸣。

事实上,字节跳动从一开始,就在争议中成长,作为其创始人的张一鸣,自然也饱受非议。

现在的张一鸣,似乎已经宠辱不惊,在他看来,坚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并取得好的结果,就是对外界最好的回应。

在最新出炉的《2020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中,根据独角兽企业估计市值排名,字节跳动紧跟在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之后,排名第二。成立不到8年的字节跳动,估值高达6500亿元。

今日头条曾被传统媒体声讨

今日头条是一个信息分发渠道,没有编辑团队,对内容不进行人工干预,全靠算法进行推荐;也不进行内容的生产加工,只做内容分发。算法自动挖掘用户的兴趣,将用户感兴趣的信息推荐到用户眼前。内容不仅仅来自传统的新闻网站,还来自博客,来自知乎、雪球、马蜂窝等UGC网站。 

2014年6月3日,今日头条宣布获得1亿美元的C轮融资,估值超过5亿美元。喜悦持续没两天,今日头条便被卷进了媒体的讨伐旋涡。

6月4日,广州日报报业集团下属的大洋网宣布起诉今日头条所在的公司侵犯版权;紧接着《新京报》发表标题为《“今日头条”,是谁的“头条”》的社论,称今日头条并非内容创造者,“像这样的网络应用新秀将层出不穷,但技术的发展不应当带来版权保护的恶化”,直指今日头条是“剽窃者”,涉嫌版权侵权。

随后,大批传统媒体加入声讨的队伍中。就连在版权问题上饱受诟病的门户网站,如搜狐,也加入了对今日头条的起诉阵营中。

据当时的报道称,有媒体人说,这是纸媒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第一次是大约十年前门户网站对于纸媒内容的侵权引发的风波)。

6月6日,张一鸣召开媒体沟通会时说,“我们承认确实有未经告知抓取纸媒网站内容的情况,但用户在我们客户端上总点击量的七成都是直接跳转到原始网站。这块我没有看到法律风险。另外一些点击量跳转到的是我们优化和转码之后的页面,但我们保留了原始网站的品牌。这块是有争议的。”

后来,在接受李志刚访问时,他们也谈到了这个话题,张一鸣当时给出的数据是,版权诉讼没有一起败诉,现在跟今日头条合作的有6000家媒体,其中1000家已经签定了书面协议。 “我们要建立一个生态,苹果不仅希望软件合法合规地在这个平台上展示,并且希望软件创作者都能赚到钱。我们也是一样的,作为一个分发渠道,希望创作优质内容的人越来越多,并且活得很好。”

数据显示,2019年,头条创作者全年共发布内容4.5亿条,累计获赞90亿次。其中,有1825万人是首次在头条上发布内容。2019年以来,创作者总收入达到46亿,有12万篇文章和1.4万名创作者获得了今日头条青云计划奖励。其中,全国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都有了自己的头条号。

“低俗”的标签

低俗的标签,在字节跳动的产品身上,挥之不去。

张一鸣曾经在2016年年底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过一个关于价值观的问题,“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同时,我们确实不应该介入到(价值观)纷争中去,我也没这个能力。”

在外界看来,脱离“媒体价值观”的内容聚合平台,自媒体门槛的降低,也让内涵段子、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在内容上有不少低俗、擦边色情、标题党等问题,从而不断被舆论声讨,也多次被监管部门约谈。

2017年1月6日,北京市网信办依法约谈今日头条,对该网在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中存在的违法违规情形提出严肃批评,并责令其整改。

4月,央视曝光今日头条客户端向用户推送“艳俗”直播平台。6月,网信办再次约谈今日头条,原因是为遏制追星炒作低俗媚俗之风。8月 ,因今日头条“故事”频道先后登载了两部低级庸俗、缺乏艺术价值,对青少年身心健康有危害的网络出版物,被有关部门罚款人民币伍万元并要求故事频道停业整顿一周。

最严重的一次受罚当属这次,2017年12月29日,今日头条因传播色情低俗信息、违规提供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等问题被北京网信办约谈。两天之后,今日头条平台宣布关闭社会频道,将新时代频道设置为默认频道。

在此期间,今日头条集中清理了涉嫌违规的含低质内容的自媒体账号,共封禁、禁言账号1101个。12月29日18时至12月30日18时,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的“推荐”、“热点”、“社会”、“图片”、“问答”、“财经”等六个频道还暂停更新24小时。

到2018年,今日头条仍旧在被约谈,整改,被约谈,再整改的经历中渡过。

1月,因涉嫌侵犯用户隐私,工信部约谈今日头条、百度、支付宝三家企业,今日头条表示将加强内部管理,完善产品设计,举一反三,认真整改。

3月,央视曝光今日头条发布山寨“同仁堂“等虚假广告,专攻三四线城市。这是继续1月15日央视曝光今日头条发布“免考学历”后第二次关于虚假广告的点名曝光。而后近日头条发布道歉,称一直在努力打击违规“二跳”行为。


内涵段子的成立时间还早于今日头条,在今日头条以大数据算法和个性化推荐而声名大噪之前,内涵段子就已经带着内容分发机制试运行4个月。到2017年,内涵段子用户超过两亿规模。和用户一起不断壮大的,还有内涵段子的低俗和擦边色情的问题。

2018年4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众号发文,称在督察“今日头条”网站整改工作中,发现该公司组织推送的“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和相关公众号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引发网民强烈反感。

广电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除了今日头条,内涵段子外,抖音同样被约谈。

2018年,在抖音上,打色情擦边球、低俗、虐宠等内容屡见不鲜。

随后今日头条发布致歉声明,表示未认真审核第三方提供的关键词包,发生严重疏漏,推广团队总经理和项目负责人已作停职处理。

3月底,抖音发布处罚通告称:为倡导美好、正向的社区氛围,打造健康、有价值的平台,抖音平台持续打击违规账号及内容,3月1个月,抖音平台累计清理27231条视频,8921个音频,永久封禁15234个账号。

4月,抖音借系统升级之由,表示会再次加强审核能力以及全员企业社会责任教育,努力为社会打造价值观正确、正能量充沛的短视频平台,记录美好生活和伟大的新时代。

争议几乎是没有停止过,但其实在此前张一鸣曾经回应过今日头条“低俗”的问题,“我本身并不认为低俗有什么问题,核心在于头条并没有从低俗中获利,事实上,低俗内容反而会伤害我们的商业利益。”

张一鸣同时用在机场看到的杂志和火车站看的内容类比于头条的内容“低俗或高雅”,“ 我希望内容的分布符合需求的分布。机场的人看机场的内容,火车站的人看火车站的内容。如果说以前让机场的人看到了火车站的内容,那是技术问题。”

张小龙曾经说过一句话,“推送改变世界,因为用户更懒了”,而把推送做到极致的,恰恰是字节跳动。

一度不被看好

字节跳动今天的估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备受资本追捧。

但在早起,也有很多投资人并不看好。比如沈南鹏,就曾经对张一鸣说NO。

字节跳动A轮融资时,张一鸣曾去红杉洽谈,但没有见到沈南鹏。

张一鸣当时已经有颇为成功的内涵段子,也向红杉准确的表述出了自己的想法。“把新闻、图片、故事聚集在一起,根据用户的兴趣推送给用户,这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

但当这些想法由红杉团队转述给沈南鹏时,沈南鹏在团队口中听到的尽是担忧与怀疑:这种创新在美国都没人做过,这个创业者能行吗?用户规模,市场前景这都无法用数字来衡量。

后续红杉做了大量审慎的调查工作,探访了市面上今日头条的所有竞争对手,发现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要做这个产品。新浪要做,搜狐要做,小米要做,腾讯要做,今日头条一个小公司,机会不大。

所以沈南鹏否了这个案子。

当然,随着今日头条飞速发展,沈南鹏也及时改变主意,在字节跳动后几轮融资中,不断加码。

后来,在参加央视节目时,张一鸣曾说,在字节跳动创立的前一年半,其实整个业界没有这么看好。“我记得我见有些投资人的时候,就很常见的问题就是说,四大门户有多少人,你们有多少人。然后说他们现在有多少用户,他们现在市值多少,有多少钱,就很多这样的类比吧。或者说这个方向好像前几年陆续有人探索,就个性化推荐,推荐引擎,他们都不成功呀,那现在为什么就成功了呢?”

张一鸣表示,“因为过去有很多失败的公司吧,这个方向上其实有很多失败的公司。所以确实在,我记得在我们第二轮融资的时候不是这么顺利,那么我印象中我应该一个月见了30多个投资人。我记得有一段时间说话太多了,后来都失声。”

熟悉张一鸣的人都知道,他时一个看长期的人,在昨天的内部信中,张一鸣也说,“我们还是应该从长远的发展来看眼前的挑战和压力。不断追求好的产品体验,建设好的团队文化,透明开放,以及在保护用户利益和企业社会责任方面追求高标准。我相信不但能赢得用户,也能为中国企业加分。”

在2011年,经历十月围城后,张勇意识到,公司大了,就会带有社会属性,做决策的时候,不能仅仅从商业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如今,经历TikTok事件后,张一鸣也应该意识到,公司大到走向世界的时候,不仅带有社会属性,还带有国家属性。字节跳动的每一个决策,影响的并不仅仅是一家公司。

TikTok事件后续如何发展?猎云网将持续关注。

参考资料:

《纸媒声讨“今日头条”侵权 张一鸣:别骂我们是强盗》 南方周末

《今日头条养成记,张一鸣和他的帝国崛起》 百略网

《抖音抖掉低俗》 一见财经

《张一鸣的道歉与抖音的膨胀之路》 天方燕谈

《张一鸣的内部信:字节跳动需要接受一段时间内的误解》36氪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