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美团容不下支付宝背后:强势的互联网巨头与无法选择的用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81字)

2020-07-31 美团容不下支付宝背后:强势的互联网巨头与无法选择的用户

四年间,互联网巨头的强势不变,用户也一如既往地希望自己不是“被选择”的一方,只可惜,“二选一”始终存在。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何畅。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十年前,轰轰烈烈的“3Q大战”爆发,“二选一”成为了互联网巨头摆在用户面前的一道难题:QQ还是360,两者只能取其一。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似乎成了一些明星产品逃不掉的宿命。在支付宝定位由金融支付平台变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后,美团似乎也在“去支付宝化”上更进了一步。Tech星球报道称,部分用户在使用美团支付时发现,美团月付占据优先位置,支付宝支付则不再显示。

截至发稿,美团官方尚未做出任何明确回应,双方的口水战却打个不停,美团一方表达的主题是:阿里巴巴旗下的产品也没有支持微信支付,不是吗?

但用户并不买账。昨日,#美团回应取消支付宝支付#登上微博热搜第一,话题页面不乏“我只能卸载美团了”这样的评论。在新浪科技发起的“外卖平台该不该为用户选择支付方式”调查中,有73%的用户选择了“不应该,用户有自由选择权”。从2010年至今,十年过去了,巨头依然强势,可用户已然失去了选择的权利,剩下的仿佛只有妥协。

一场由支付方式引发的口水战

支付宝支付的选项从美团消失了。

一位美团用户向新浪科技出示了她的美团App支付界面,将所有折叠的选项都展开,除了美团月付、银行卡支付,就只有微信支付和Apple Pay。“之前支付宝是隐藏的支付选项,需要单独点击,但现在完全没有了。”

针对Tech星球的报道,美团月付昨日在官方微博隔空喊话:“其实这文章的主体换成饿了么App和微信支付也同样合适呢。”尽管该微博不久后被删除,但手快的饿了么已经先行一步截图,并在官方微博晒出支付页面力证其可以使用微信支付,文案质问意味十足:“Excuse Me???”

美团与饿了么之间的口水战由此开启。美团月付继续在官方微博举手提问:“hi,顺便问一句,淘宝啥时候能用微信支付、美团月付呢?”从不嫌事大的美团CEO王兴则在饭否开腔:“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多,手续费也比支付宝低。”

支付宝和淘宝暂未置评。但有多位饿了么用户向新浪科技表示,在饿了么App下单后无法使用微信支付,其中一位用户感到很疑惑:“不是饿了么支付宝小程序,就是饿了么App上,我找了半天都没有微信支付的选项,卸载重装后居然出现了......”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认为,美团可以基于商业需要选择其平台的支付通道,但如果其滥用市场主体地位要求所有合作商户或注册用户都禁用支付宝,则涉嫌不正当竞争,目前来看,美团的行为不属于利用市场优势地位不正当竞争。

而在知乎“美团回应支付宝支付成‘饿了么App也不支持微信支付’,这算是正常的行业竞争吗”一问下方,饿了么官方账号回复称:“我觉得不算。”配图是两张以微信支付付款的订单截图,分别是“虾仁三鲜+猪心汤”和“极品绿茶”。

美团与阿里旧恨未了再添新仇

唇枪舌战之外,美团与阿里巴巴的竞争从未停止,战火蔓延,互拼刺刀。

前有本地生活业务。如果放在更广的时间维度来看,千团大战时,美团曾经和阿里巴巴有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蜜月期。后者先是领投了美团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又参与了美团3亿美元的C轮投资,彼时,阿里巴巴是美团的重要支持者之一。但合并背靠腾讯的大众点评后,两者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王兴曾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透露,他和阿里巴巴提到美团非常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巴巴的支持,但对方称“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巴巴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投资不可兼得,故事在这里发生了转折,美团抱紧腾讯、作别阿里巴巴,如今阿里巴巴仅持有美团1.48%的股份。

朋友变成了敌人,在本地生活领域,双方缠斗不休。从淘点点与美团外卖拼刺刀、重启口碑寻求O2O突破,再到斥资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由外卖单点对标发展至外卖、到店多点对标,阿里本地生活服务的战略进化史,其实也是对美团各项业务的反攻史。据Trustdata统计,2019年第三季度,美团外卖市场份额由上年同期的60.1%提升至65.8%。如今支付宝入局, 阿里巴巴调动了更大范围的力量,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在全员信中写道:“新的出征已经开始了。”

旧恨未了,再添新仇。5月29日,美团月付正式上线,用户在美团系App消费时均可先使用美团月付授予的信用额度完成支付,下月8日统一还款,最长免息期38天。

美团推出信用支付产品的优势在于其覆盖的场景众多:外卖、酒店、机票、打车、共享充电宝......而支付具备高频与金融属性,是C端用户和流量的真实入口,也是构成商业闭环的战略必争之地。美团月付诞生伊始,就有评论称这是“美团版花呗”,意指同质化严重,支付宝支付选项的存在或将对美团月付的用户使用与转化带来一定影响。

花呗的新产品“花呗月月付”也已正式上线,将为用户提供分月向商家付款、无任何手续费、少占用花呗额度的新服务——这被外界视为应对美团的一种策略。当然,对美团而言,消费信贷市场仍充满想象力。美团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新业务营收42亿,同比增长4.9%——主要原因是美团闪购及小额贷款业务收入有所增加。既有前景又有“钱”景,美团没有理由不发力。

3Q大战十年后用户仍“被选择”

美团的支付野心昭然若揭,阿里巴巴发力本地生活的决心坚定不移,那么在这个过程中,用户的角色究竟是什么?

早在2016年,就有知乎用户在回复中提及自己的美团App失去了支付宝支付选项,尝试重新下载和取消其他绑定授权依然无法正常使用。“给在线客服反映,三秒钟解决问题,说是根据支付习惯给用户备选支付选项。”该用户形容这是“爱吃馒头的人被直接剥夺了吃米饭的权利”,投诉后得到5元索赔。新浪科技发现,在该回复的评论区中,2016年至今,每一年都有知乎用户关于通过这一方式找回支付宝支付选项的留言。

四年间,互联网巨头的强势不变,用户也一如既往地希望自己不是“被选择”的一方,只可惜,“二选一”始终存在。

2010年,腾讯与奇虎360掀起了轰轰烈烈的“3Q大战”,双方互诉三场,历时四年。2010年9月26日,腾讯借QQ客户端强制推送QQ电脑管家,翌日,360发布针对QQ的“隐私保护器”工具,大战打响。11月3日,腾讯发布《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要求用户在360软件和QQ软件中“二选一”,直到工信部介入调停才暂时平息。然而,平息的只是互联网之战,双方的战场转向了法院。其中奇虎360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是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首例互联网反垄断案,引发了广泛关注。最终奇虎360败诉,但长达7.4万字的判决书中却对互联网领域反垄断法意义上的相关市场界定标准、市场支配地位认定标准及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分析原则与方法等做出了详细阐述,也树立了司法标杆。

接下来的十年里,“二选一”在电商、外卖、酒店等领域不断上演。阿里巴巴与京东、阿里巴巴与拼多多、QQ浏览器与UC浏览器、美团与饿了么......先行者不愿意看到后发制人的结果,自然要全力维持自己的领先地位,而后来者必将为分一块蛋糕奋力拼杀,利益之下,冲突难免。

“竞争对手不用对方旗下的支付方式没问题吧?”一位用户在相关微博评论中表达了对美团取消支付宝支付的理解,她也因此收获了这样的回复:“所有的支付方式都可以支付,我选择哪一个是我的事情!现在强制你不能选择,你还这么替对方说话吗?你可是消费者!”

消费者在乎的是体验,“二选一”伤害的也是体验。也许正如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股东信中所言:“这种为了争取或维持某种垄断而进行的消耗与伤害有时是‘杀敌一千,自损两百’,有时是‘杀敌一千,自损两千’,如果不能维持长期‘独家排他’,那终将只是消耗而无所得。”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