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鹅吞狗”的想象力:巨头始于搜索框,终于生态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42字)

2020-07-29 “鹅吞狗”的想象力:巨头始于搜索框,终于生态圈

“鹅吞狗”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杨泥娃,编辑:斯问。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不确定“鹅吞狗”在生物界算什么地位,但在互联网圈是门划算的生意。

7月27日晚,腾讯向搜狗发出初步非约束性收购要约,收购价在每股9美元左右,按照搜狗目前的流通股以及腾讯的持股情况来计算,腾讯收购搜狗的花费大概在147亿元左右。

搜狗CEO王小川随即在朋友圈对腾讯表达了感谢,搜狐董事局主席兼CEO张朝阳也表达了支持的态度。不仅全部售出了自己持有的6.5%股份,还将投票权也用来支持本次交易。

基本可以确定,长达7年的“鹅狗狐”三角关系画上句号。

搜索引擎作为PC时代的战略级商业模式,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日渐式微,现在的搜狗恐怕连二线都难以跻身。这次从“搜”改姓“腾”对搜狗来说意味着新的流量机会,对腾讯来说既是搜索业务的完善,也是AI板块的填补,母公司搜狐则拿到了实实在在的现金,有能力开辟新的赛场。

而这场收购掀开的,其实是搜索市场的新战役。今年3月,字节跳动上线头条搜索;3个月后,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成立智能搜索业务部,推广旗下搜索APP夸克;微信搜一搜也在基于自有生态拓展更多边界。

但我们已经习惯在不同的APP里搜索不同的目标,微博搜热点、淘宝搜商品、点评搜饭店……新的搜索战役会把帮我们把这些搜索碎片串联起来吗?还是会给我们带来新的习惯?

“鹅吞狗”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国民输入法的搜索困局

搜狗输入法的APP下面,写着“国民输入法”几个大字,这并不夸张,毕竟它的DAU(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达到4.8亿,超过快手。

但这并不是腾讯下注它的缘由,虽然搜狗输入法已经成为一种全民化的工具,这看似庞大的流量却难以被调用,用户并不会留存在输入法APP内,创造不了实际价值,而且工具属性越强,越难走出这个怪圈。

搜索不一样,它是所有流量的入口,也是一块变现宝地。

搜狗诞生于2003年王小川和团队在搜狐体系内的一次创业,初心是为巩固搜狐的搜索业务,第二年搜狗搜索引擎发布。2008年,搜狗浏览器上线。

这时的背景,是中国搜索业务发展的第一波黄金期,竞争开始激烈。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当时的360有意收购搜狗,周鸿祎也与张朝阳基本敲定了收购搜狗的计划。但最后一刻,王小川飞到杭州,说服了马云入股搜狗。

如果搜狗与360联手真的成功,恐怕搜索市场的格局早已改写,但历史不能重来,百度的行业地位一直难撼。

2011年,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市值老大,搜索广告的市场份额占据整个互联网广告的40%,搜索引擎的变现能力不容小觑。

2013年,搜狗再次被360“盯上”,张朝阳有意卖掉搜狗,360和腾讯都是传闻中的接手方。而搜狗恰好踩中了腾讯做开放平台的转型节点,获得了4.48亿美元注资的同时,还获得了腾讯搜搜业务和其他相关资产。

这一时期,移动互联网的浪潮刚刚兴起,影响力尚未完全释放,搜索作为PC时代的主要流量入口,依然被视为重要阵地。而搜狗也在追赶百度、抵御360的过程中,赢得大厂的青睐。

综合来看,搜狗却始终是行业老二。2019年的数据显示,百度搜索占据67.09%的市场份额,搜狗搜索以18.75%市场份额位居第二。2019年全年,百度营收1074亿元,而搜狗营收仅为89亿元,不及百度的十分之一。

输入法+搜索+浏览器,是搜狗收入的三板斧,搜索是带来流量与收入的主要产品,占搜狗收入的几乎全部。收入结构相对单一,其他诸如AI、智慧医疗等,虽为近几年重点发力领域,但依旧没有带来营收,反而因为研发和运营成本,增加了公司的利润构成压力。

但与其说搜狗在追赶,不如说“蚕食”百度来的更贴切。王小川曾在搜狗上市发布首份财报后给出这样的预期:“我想每年从百度上拿两到三个点的份额,保持这个速度。”

腾讯建围墙、搜狐只要钱

可以说,腾讯入股搜狗后,也为其注入了价值内核。

搜狗搜索接入了微信公众号数据,用户在搜狗搜索结果页可浏览到与查询词相关的微信公众号及全部文章。腾讯系流量成为搜狗的一大流量来源,另一边则是搜狗早已成为微信搜索功能的技术支持者。

收购对双方来说,更像是一种关系的巩固,搜狗的流量入口更稳,而腾讯想要的,或许是更坚固的壁垒。

现在传统搜索的江湖,百度肉眼可见的日渐势微,但对于搜狗等其他对手来说,并没有反超的机会,因为他们自己也在变弱,其背后是整个搜索市场被微信,头条等巨头分流蚕食,传统搜索市场正在萎缩,新兴搜索市场正在扩大。

正如超声波创始人杨子超所说,腾讯此次收购搜狗,主要有几大原因:1、通过微信的搜索内容进一步扩大PC的搜索份额;2、通过收购,进一步战略性回归搜索大市场;3、通过PC和微信双搜索引擎进一步对抗内容推荐算法。

搜索对微信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按照张小龙的说法,“用户要通过社交与搜索两个途径获得”。

因为新一代的搜索服务已经融合进APP中,成为超级平台的一项基础建设。尤其是随着小程序生态的崛起,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

微信一直把自己定位为操作系统,而小程序就是其中的APP生态。但小程序的使用跟用户看公众号文章是完全两种不同的逻辑,前者是基于主动的服务搜索,后者基于被动的信息推送。

而且,小程序搜索的调性跟搜索一篇文章是不同的,要的就是快速获取,而不是要海量信息。所以当用户想用某个小程序的时候,诉求也是以最快的方式解决问题,用户习惯自然会依赖搜索。因此,搜索微信小程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尤其是当我们已经习惯被小红书、抖音、微博等垂直APP瓜分信息后,我们对信息的获取形成了一个个孤岛,因此微信搜索的意义就像一条高速公路,把这些孤岛通过小程序串联起来。

如果腾讯搭好了这条路,与以头条系的算法派相对抗的护城河会更高。

与此同时,搜狗一直默默耕耘的AI领域也可以直接被腾讯接手,有智能语音采购业内人士指出,腾讯的智能语音业务还是围绕着腾讯内容,并未在语音交互领域有更多突破,而且产品少,而搜狗在智能语音及硬件方面的能力可以直接反哺给腾讯。

在这场收购合作中,搜狐也是绕不开的一环。王小川的成功离不开张朝阳给予的空间和扶持。实际上,搜狗贡献了搜狐近一半的营收,也算不辜负张朝阳的一番奉献。但从2014年腾讯成为大股东之后,搜狗与搜狐早已同姓不同名。

对于搜狐来说,这次落袋140亿,最大的意义就是帮张朝阳重回互联网中心加了油。

搜索的新江湖

如果说10年前的搜索市场还是为了争夺广告变现能力,对于现在的巨头来说,搜索引擎更像是为自身业务相互导流的重要渠道。

比如智能搜索可以精准推送自家平台和商品,搜索形成的使用习惯也有助于留存客户;另外用户使用搜索会产生大量的数据,可以帮助洞察市场需求点。

因为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孤岛效应”,也形成了生态闭环,每一次搜索能够联动的都是平台的生态圈。比如当你用淘宝和小红书搜索种草的时候,下一步引导你的就是直接在平台下单,那么一连串的物流、支付配送等等服务,其实都起源于一个小小的搜索框。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始于搜索,终于生态。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支付宝要发力搜索业务,和微信的逻辑一样,通过搜索来调用支付宝的小程序能力,让它不仅仅是一个支付工具,更是一个本地生活的超级平台。

与其说现在是新一轮搜索战争,不如说是APP里的搜索框之争,而这样的争夺也只能限于巨头之间才能拥有的能力。

不过,也有搜索框之外的新形式,比如阿里单独创立了夸克APP,回归了传统的搜索引擎模式,却是“搜索框+AI工具”结合的发展路径。

实际上夸克的能力也代表了阿里的智能生态圈,电商平台的拍照识别同款功能,已经越发精准,也成为了夸克的优势。

今年6月,智能搜索引擎夸克披露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来,夸克已成为拥有千万级用户量的产品。活跃用户量增长5倍,搜索量增长6倍,AI相机识别搜索量提升超10倍。

对此,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智能搜索业务部负责人吴嘉表示,搜索的竞争对手不再仅仅只是搜索引擎,而是各种各样的产品。竞争的核心,也将回到对用户价值的满足上。

当搜狗姓“马”后,中国移动搜索市场注定将迎来新的变化。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