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搜狗卖身腾讯,头条搜索呢?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97字)

2020-07-29 搜狗卖身腾讯,头条搜索呢?

老冤家字节跳动两只脚已经跳进来,腾讯也得快马加鞭。面对众多不确定性因素,大股东显然不如100%控股稳妥。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轩婷,责编:杨博丞。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干儿子升级成亲儿子。

7月27日,搜狗发布公告称,腾讯向搜狗发出初步非约束性收购要约,有意以9美元美股的价格收购搜狗剩余股份。这意味着如果交易能够顺利完成,搜狗将成为腾讯的间接全资子公司。

而在此之前,腾讯就已是搜狗的第一大股东。且2014年搜狗接入微信公众号数据;到了2017年腾讯开始把搜狗搜索整合到微信中,用户可在微信直接通过搜狗获取站外信息。

2019年,搜狗又与腾讯续签了一年的微信相关合作。不过同年12月,微信官方宣布微信搜索正式升级为“搜一搜”,并在2020年1月的微信公开课上公布了具体内容。或许从那时起,腾讯就已经在酝酿收购搜狗一事。

与微博、电商并列,搜索业务可以说是腾讯折戟未成的三大缺憾之一(未来搜索有可能会被短视频取代)。不过考虑到微信代替腾讯微博狙击了新浪微博,电商、搜索才真正是腾讯多年难以释怀的心病。即使左手京东,右手拼多多,腾讯也从未停止电商探索步伐;就算入股搜狗,微信搜索同样默默行进。

老冤家字节跳动两只脚已经跳进来,腾讯也得快马加鞭。面对众多不确定性因素,大股东显然不如100%控股稳妥。

而整个搜索市场,也会围绕腾讯与字节跳动生发新的战事。

腾讯与搜狗的搜索往事

2010年,是国内搜索引擎格局生变的一年。

在此之前,国内搜索引擎市场很长时间被百度与谷歌牢牢占据。数据显示,2009年百度市场份额为56%,谷歌则达到43%。依靠“搜狗输入法”和“搜狗浏览器”实现不错增长的搜狗在这种双寡头局面里算不上一个有力的竞争者。

这一年3月23日凌晨,谷歌正式关闭中国版搜索服务,留下了一大片机会空地。在谷歌退出中国大陆市场一个月后,搜狗负责人王小川在微博发布了一句诗“冬来岭上一枝梅,叶落枯枝总不摧”,他没有写出的另一句是“但得阳春悄急至,依然还我作花魁”,暗藏着搜狗新生的希望。

想要占领空地的不止王小川,还有周鸿祎。

众所周知,凭借安全起家的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此时也在打搜索的主意,他找到搜狐CEO张朝阳透露了入股搜狗的想法,并提出将搜狗旗下浏览器业务转给360。

该提议遭到了王小川反对。在他看来,如果将搜狗浏览器转给360,搜狗搜索就会变得没有壳只有肉,相当于将命脉交给了对方。这便有了后来王小川游说马云,希望引入阿里巴巴战略入股的事情。

2010年8月9日,通过引入阿里巴巴、云锋基金以及搜狐CEO张朝阳旗下私人基金,搜狗从搜狐独立分拆,王小川担任CEO。

再次回到搜索引擎主战场的搜狗很快就交了一份亮眼成绩单:2011年全年,搜狗流量超过谷歌中国并成为第2个盈利的中国搜索公司;实现营收6300万美元,同比增长238%,自2010年8月分拆后的连续6个财政季度,搜狗营收保持27.5%的复合增长率。这个速度,让搜狗成为同期增长最快的一线互联网公司。

与此同时,360、腾讯也在发力搜索引擎布局。

实际上,腾讯早在2006年就已经上线搜搜进军搜索市场,并于第二年与酷讯网合作,上线腾讯搜搜分类搜索,提供住房、火车票等生活分类信息的生活搜索,此时,张一鸣还是酷讯的一名早期员工。

2009年腾讯收购生活搜索网站爱帮网,百度首任CTO、爱帮网创始人刘建国也加入搜搜。谷歌退出中国后,腾讯还挖来了不少原谷歌人才,其中就包括原腾讯副总裁、《浪潮之巅》作者吴军,并在那一年成立了SOSO搜索事业部。

腾讯在搜搜上可以说投入了大量资源资金。2011年时,腾讯前CTO熊明华就曾表示已经在搜搜上投入了12亿研发经费,下一年继续投入近10亿资金。

但如此回报换来的却依旧是搜搜的不愠不火,2012年腾讯启动历史上第二次组织架构调整,在这次调整中,腾讯电商团队被解散,整个搜索部门被打散重组,不久后负责搜搜业务的吴军从腾讯离职。

腾讯搜搜被边缘化不久后,王小川通过内部邮件表示,搜狗回购阿里巴巴所持有的10%股份,这为后来腾讯战略投资搜狗提供了可能。

2013年9月,腾讯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与搜狐及其他独立第三方签订认购协议,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搜搜和QQ输入法业务与搜狗现有业务进行合并。

关于腾讯做不起搜索,吴军曾评价是因为腾讯没有搜索基因,以及腾讯缺乏耐心。而在外界看来,腾讯丢掉浏览器的份额,导致搜搜深受其害。

当年王小川提出开发浏览器的时候,遭到了张朝阳反对,但王小川还是偷偷做出了搜狗浏览器;360搜索的增长也离不开浏览器的导流;而腾讯却没有抓住TT浏览器的机会。

虽然腾讯搜搜走向了终局,腾讯与搜狗却自此开启了长达7年的亲密期。

最好的归宿

王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内部创业有内部创业的困难。搜狐的基因是门户,做搜狗搜索、浏览器、输入法,相当于在搜狐里完全长出一个新东西,外边评价是“狐狸身上长条狗”,这跑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最为人熟知的是王小川在搜狐内部曾两次被边缘化,但他却没有离开。有媒体形容他“隐忍不发,隐忍以行”。

对王小川而言,2010年股权分拆是一个好的起点。“外面有个比喻,我们是一个舰队还是一条船——留在搜狐集团基本就是在舰队里,各有各的目标,但两个目标并不一致,这会产生很多问题;分拆是单独变成了一条船,各有各的目标,没有妥协的代价。”

保持搜狗独立一直是王小川的坚持。腾讯入股搜狗一事曾经因为前者想要控股而中断,而360的出现,让王小川以最大的诚意再次找到腾讯放弃控股并最终达成合作。而王小川对搜狗的感情从“搜狗不上市,就不找女朋友”的传言中也可见一斑。

现在曾经靠着“输入法+浏览器+搜索”三级火箭模式奔跑的搜狗,在新的互联网竞争中,已经陷入增长乏力的困境中。

根据2020年Q1财报,其净亏损扩大逾10倍,营收增长停滞,而搜狗一季度营业成本却大幅增长,同比增加了近3300万美元,直接导致本季度搜狗毛利润仅为4026万美元,同比下滑40.9%。

“流量获得成本是营收成本的主要驱动因素,有1.813亿美元,同比增长27%,占总营收的70.5%,而2019年同期则为56.6%。疫情爆发期间,被限制在家中的用户在网上花费的时间更多,搜狗在第三方流量获取上成本增加。”搜狗在财报中解释道。2020年一季度搜狗来自腾讯的流量占比36%,剩下的25%来自自有渠道,39%通过付费购买。

搜狗的搜索及搜索相关营收为2.376亿美元,同比增长1%,营收占比92.5%。近几年,搜狗搜索主业占比一直处于90%以上,且持续提升。而关乎未来的人工智能、智能硬件等业务也表现不力。而人工智能等业务需要持续的研发资金投入,受业绩亏损影响,其研发投入也难以加注。

当陷入亏损的搜狗成为搜狐的负担,或许出售只是早晚的事情。被腾讯收购也算是最好的结果。被诟病缺乏搜索基因的腾讯需要王小川这样的人才加入,而腾讯的资源支持,也能帮助王小川继续未竞的理想。

微信搜索与头条搜索的角力

腾讯2019年校招产品经理面试中,有一个面试题目是:如果要做一款搜索产品挑战百度搜索,微信搜一搜和今日头条的搜索选一个,为什么?

其实,无论微信还是头条做搜索看起来撼动的是百度大本营,而实际上最先交手的可能是微信和头条。二者发力搜索时间也差不多,今日头条CEO朱文佳早在2017年就开始组建搜索团队,同年微信成立了搜索应用部。

去年11月,朱文佳在谈及头条搜索时,曾提到做好搜索有三个关键点:技术、内容和初心。技术决定搜索的体验。内容是搜索的根本,包括两个维度,一是丰富,内容生态足够大;二是优质,内容质量足够高。初心决定了产品是否能走得长远。

对于头条做搜索,王小川曾给出这样的看法:内容加入口是做搜索的条件,流量只是做搜索业务的基础之一,并不是用户规模大就能做好搜索。显然字节跳动自有内容生态对于搜索而言,还远远不够。

相比之下,微信搜一搜除了公众号、小程序外,接入了众多生态合作伙伴,比如知乎、豆瓣、快手、搜狗等。目前在微信搜一搜已经包括朋友圈、音乐、百科、小视频、小程序、表情、视频、公众号、文章、微信指数、读书、问答、商品、新闻等多种服务内容。

移动互联网时代,APP成了一个个信息孤岛,互相之间没法交换信息,这成为搜索引擎的一个障碍。而小程序则可以被系统统一检索到,它可以直接搜索到小程序里面的内容。张小龙说,搜索一直应该是小程序的一个主要流量来源,而小程序的内容补充也丰富了搜索所能触达的信息密度。

不久前,微信上线了“服务搜索”功能,通过这项服务,优质的服务可以快速“出圈”,被更多用户便捷获取,品牌商家也可通过服务吸引更多流量,提升品牌知名度。而搜狗的并入,为微信搜索进一步提供了更多支撑。

关于微信搜索和今日头条搜索的面试题,微信搜索似乎正在成为最好的答案。

张一鸣曾在内部讲话中提到,“如果没有搜索场景的拓展和优质内容,头条的增长空间可能只剩4000万DAU。”只要字节跳动在搜索业务不断投入,答案就充满变数。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