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20多位圈内人和我们聊了聊疫情后的中东非洲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323字)

2020-07-10 20多位圈内人和我们聊了聊疫情后的中东非洲

越来越多东南亚投资者及中国投资者对中东非洲地区表现出兴趣。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志象网。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7月7日到8日,志象网联合迪拜未来基金会、非程创新、金门创投、Polymath Ventures举办首届全球新兴市场创投论坛。

志象网与身在中东、非洲和拉美创业者与投资人一同连线,探讨新冠疫情对各个新兴市场地区的双面影响。

在7月8日下午的中东非洲专场,非程创新领衔WapiPay的联合创始人Eddie Ndichu、微软Startups MEA董事总经理Roberto Croci、大观资本北美首席代表徐瑞呈、戈壁创投资深投资总监涂知悦,与来自中东、非洲的创业者,从金融科技、内容、电商、创投赛道,对新兴市场在疫情之下的投资机会做出盘点。

越来越多东南亚投资者及中国投资者对中东非洲地区表现出兴趣,虽然新冠疫情减缓了投资的速度,但现在谈新冠对该地区投资业的长远影响还为时尚早。中东地区拥有区域大、人口年轻、城市化程度高等特点,GCC区域(海湾合作委员会)更是吸引了最多目光和资金,但迄今为止该区域尚未出现大型互联网巨头。

从总体上看,非洲总人口13亿,且人口结构比其他大洲更年轻,65%以上人口低于35岁,电子支付渗透率较可观。但在非洲展业的嘉宾普遍认为非洲互联网基础设施较差,物流系统还不完善,用户对电商品牌信任度不高,非品牌产品在非洲电商可能会更受欢迎。但在非洲,对创意内容产品的投资也很少。

2019年,20亿美元投给了在非洲的创业公司

——李博海(非程创新CEO)

李博海介绍了非洲市场的地理和人口概况,比如非洲大陆面积是中国的三倍,总人口13亿,到2050年将增长到20亿。与其他大洲相比,非洲的人口结构更年轻,超过65%的人年龄在35岁以下。

与“发展程度低”的刻板印象相对的是,非洲的移动网络和电子支付渗透率其实相当可观。比如4G和3G互联网的普及率达到62%。全球46%电子钱包用户和70%的交易来自非洲。在肯尼亚,电子钱包的渗透率甚至达到90%。

在众多创业赛道中,非洲的金融科技赛道发展速度最为瞩目。2019年,有20亿美元的资金投给了在非洲创业的公司,是上一年的两倍。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了金融科技赛道中。得益于网络普及和金融支付的发展,非洲已经出现了多家本地化优秀的音乐和短视频应用。音乐流媒体平台Boomplay就是其中最知名的例子。

李博海认为,电商在过去长期被忽视了。但实际上,电商市场总额增长得非常快。2017年,非洲市场电商总交易额为160亿美元,预计到2024年,数字会增长到460亿美元。

除了这些互联网科技常见的领域,清洁能源、农业科技、医药和远程医疗在疫情期间,也都增长迅速。

未来5到10年,中东的手机应用市场会被中国和美国公司占据

——徐欣悦(OneMena首席运营官)

Keynote开场,徐欣悦就谈到中东市场当前面对的三大挑战。第一,市场认可度低;第二,互联网科技人才的缺乏;第三,才是新冠疫情的冲击影响。

OneMena已经在中东市场投入了三年。过去的研究和观察发现,手机应用的增长在中东北非地区表现很好,尤其北非市场,人均手机持有量达到1.2台。整个地区的手机应用流量占到全球的10%,其中大部分流量来自游戏、社交和音乐应用。

在如今的全球互联网大公司中,中国和美国公司是领先者,而中东北非地区没有一个互联网巨头。所以,可以预想,未来5到10年,中东的手机应用市场会被这些公司占据。

中国60%的海外贸易通过迪拜完成

——Salmaan Jaffery(迪拜国际金融中心管理局首席商业发展官员)

Salmaan重点解释了迪拜在连接中东非洲市场的枢纽作用。从迪拜机场出发,可以到达65个全球主要城市。这决定了阿联酋可以将整个中东北非与世界其他地区相连。他表示,决定迪拜重要性的不是人口或规模,而是它所处的位置——世界上最大的和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间。同时,迪拜有优秀的基础设施,提供有竞争力的居住、教育和薪资条件,这使得迪拜成为中东最吸引人才的城市。

再扩大来看中东地区,它的特点是区域大、人口年轻、城市化程度高。北美、欧洲,甚至东亚,都在迈向老龄化,但这里的人口结构完全不同。因此,这里的居民,将能够在20年、30年,甚至40年的时间里,持续消费金融、医疗、电商等服务。

Salmaan称,迪拜已成为中东金融科技创新的港湾,金融科技是过去20年增长最强劲的领域。现在,这里已经有超过400家的金融科技公司。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阿联酋和中国的特殊关系也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60%的海外贸易都通过迪拜进行。阿联酋有20多万中国人,大约80-85%的人在迪拜。中国的大银行都在阿联酋设立了分部。这些都能反映,中国和阿联酋深入频繁的贸易交流。

第一个圆桌主题是中东非洲Fintech公司如何应对疫情与未来机遇。One Point Group非洲董事长Thierry Lacroi称,“疫情让人们意识到技术数字化是一项基础服务,这对所有投资者和运营商来说是机会。但非洲有45个国家,国情各不相同,多样化是需要考虑的前提,在此基础上再考虑监管、贸易和规模化等重要因素。”

尼日利亚在线金融平台Carbon创始人Chijioke Dozie表示,传统银行业不能给本国用户提供满意的服务,这给了在线金融机会。此外,Carbon还提供智能手机,支持安卓和iOS系统。“疫情后,智能手机使用率有一个明显提升。“Chijioke介绍,非洲大型科技公司非常少,很多人认为小型公司就很好。但未来,非洲的公司很可能是跨国的,甚至是跨大洲的。

金融应用Applink的主要市场在肯尼亚,其首席执行官郭慰表示,对于在非洲展业的异国人来说,能不能及时获得各国最新政策是挑战之一。“每个创业者在疫情来临后都会选择节约成本,再运营商下功夫,我建议是多关注资源端,保持良好的现金流,直到获得下一轮融资。”

中东拥有移动应用平台One Mena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王巍岩介绍,中东地区银行很多,但很多人没有银行账户,导致无法获得银行服务,在该地区做移动支付是一个挑战,另外阿拉伯语地区的语言文化也是另一重挑战。

第二个圆桌论坛的主题是内容,讨论如何将内容传遍中东和非洲市场。Boomplay是非洲最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公司的内容策略总监蔡浩文提到了在非洲的54个国家做内容,要迎合各地的监管要求是很大的挑战。

总部位于迪拜的HalaHi是连接明星与粉丝的平台,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Sara Al Madani说:“我们处在现代内容领域,如果你的内容不具有多样性和包容性,人们就很难产生共鸣。现今受众的理解能力很强,所以内容质量很重要,没有多样性就没有生命力,平台就不会有忠诚度。”

对于非洲内容市场的投资,有两家公司的创始人都观察到了同样的现象。“对非洲的创意内容产品的投资非常少”,Cordel Robin-Coker说。他是非洲手机游戏和内容供应商Carry1st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主要原因是,外界认为做这些都很难赚钱。” 这就对平台的变现能力有很大的考量,Cordel认为,给用户足够好的内容和便捷的支付渠道,才能更好的变现。

非洲跨平台媒体公司Wee Media的CEO Rishabh Lawania也认为在非洲对内容和创意产业的投资一直在减少。Rishabh称,“疫情之后,商业模式在改变,要思考如何服务‘下一个十亿用户市场’ 。”

第三个圆桌主题为电商,探讨中东非洲电商疫情后的趋势。关注女性健康的电商平台Kasha 2016年创立于卢旺达,现已扩展至肯尼亚。它服务的客户中75%是低收入客户。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oanna Bichsel表示,“今年实际上增长得比预想得快。卢旺达政府也大力支持电商发展,鼓励大家尝试在线购物。如今市场对价格比较敏感,客户会想尝试非品牌的产品。”

“非洲的电商仍处于初始阶段,电商交付是现阶段面临的大问题,因为很多非洲人没有地址。在非洲做电商还需要解决产业链其他环节的问题,例如物流、支付等,很不容易。而且非洲用户的信任基础比较差,品牌效应很重要。“Kilimall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杨涛介绍,6年前,Kilimall成立于肯尼亚,现在已经扩展到乌干达和尼日利亚。

同样作为在非洲经营电商平台的中国公司,跨境电商Kikuu于2015年进入非洲市场,其货物来自中国,还在非洲开发了KPay支付系统。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科表示,平台有本地买手,覆盖了9个非洲国家,已经建立了支付和交付系统。他也提到,非洲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公司需要支出很多广告营销费用,这些费用最终体现在产品价格上,所以非品牌产品可能最先在非洲流行。

数字营销公司Urban Monk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elio Leone也表示,“谁拥有物流就有未来,最后一公里配送问题会影响品牌的用户体验。”服务电商的SaaS平台Sky Garden合伙人兼首席执行官Daniel Maison表示,“肯尼亚的科技公司政策比较激进,对初创企业比较友好。而且移动货币市场发展较好。在西非,大家大多是自雇的,每个人都是企业家,但在监管层面我们都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第四个圆桌论坛的主题是创投,重新想象投资中东非洲的历史机遇。来自私募股权基金AfricInvest的合伙人Khaled Ben Jilani,提到非洲有哪些值得投的领域时称,在数字金融和内容服务方面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机会。但是像在支付领域,非洲的主要的玩家间还是存在很大的差距。

非洲科技媒体Techpoint的创始人Adewale Yusuf观察到,过去十年,在非洲大陆上,电商平台获得了68%的融资额。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来到非洲,可以预见未来当地的物流、农业等领域会出现很多机会。

关于中东市场,Accenture Ventures中东负责人Davide Capitanio对创投和企业家的建议是,所有的玩家都不要孤军奋战,要最大限度发挥大公司和初创公司间的协同作用。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东南亚投资者,还有中国的投资者对中东北非地区表现出更多的兴趣。” 中东北非创投市场企业服务平台MAGNiTT的创始人兼CEO Philip Bahoshy说。但新冠疫情确实减缓了投资的速度,不过,Philip和Khaled都认为,现在谈新冠对未来投资界的长远影响还为时尚早。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