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最神秘独角兽Palantir崛起之路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04字)

2020-07-06 最神秘独角兽Palantir崛起之路

知情人士透露,Palantir 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公开上市,并可能最早在秋天开始交易。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作者:王一冰。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新泽西市市中心哈得逊河上空,一位名叫彼得·卡维奇亚三世(Peter Cavicchia III)的前美国特勤局特工为摩根大通(JPMorganChase&Co)执行特别任务:监视该行员工,防止有人背信弃义出卖组织利益。

卡维奇亚的秘密武器是一套大数据计算分析程序,由摩根大通银行于 2009 年引入。它会梳理各种不同的数据来源,包括金融文件、机票预订、手机通话记录、社交媒体帖子等,然后色彩丰富、容易理解的图表将所有可以关联的事项连接起来。

它曾经帮助发现了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的“庞氏骗局”,替多家银行追回了其隐藏起来的数十亿美元巨款。

就连美国间谍部门和特种部队也用这玩意儿。它出现在过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为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的头子们提供支持。它帮助一线战士躲避路边炸弹袭击,追踪叛乱分子进行暗杀,甚至在美军追捕本拉登的行动中提供信息支持。

这件军、民都爱的神秘武器正是大数据公司Palantir,由 PayPal 创始人之一、Facebook 早期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在 2004 联合创立。现在,美国卫生部门用它鉴别医疗保险诈骗。联邦调查局用它介入刑事调查。国土安全部用它监视、筛选可疑移民。

Palantir如何定位人的信息

悄无声息间,这家从来没有实现过年度盈利的公司,估值一路从 2015年的200亿美元攀升到现在的41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但依旧神秘的独角兽。如今它很可能再进一步,知情人士透露,Palantir 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公开上市,并可能最早在秋天开始交易。

Part.1 由反恐开始的生意

创业的开始往往意味着问题的出现,并寻找解决办法。

Palantir 创立那会儿正好是美国反恐情绪最高涨的时期,美国军方和情报部门四处挑事儿,先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开辟战场。恐怖主义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已经成为美国的主要威胁。因此,美国社会急需新的政策框架、科技手段来预防恐怖分子行动。

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海量的信息无疑给政府或者企业造成了数据处理的难题,现有的算法和分析工具无法满足政府和安全部门的需求。当时彼得·蒂尔在做 PayPal 的时候就想着做类似的事情,不过不是为了反恐,而是为了反商业欺诈、反洗钱。

2004 年,已经靠 PayPal 发财的彼得·蒂尔筹划新项目,便拉拢了几位 PayPal 时期的战友入伙搞大数据分析,其中就包括曾负责风险和研发的总监NathanGettings。公司CEO 是卡普(AlexKarp)。

时代机遇和自身技术实力恰到好处的把Palantir 送上了轨道,首个客户就拿下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后来CIA还通过旗下创投基金 In-Q-Tel给Palantir 打了 200 万美元风投款。

尽管找到的切入点是反恐,但Palantir希望尽可能拓宽自己的业务领域。它的两个主要产品是PalantirGotham和PalantirMetropolis。

Gotham(原为Palantir政府)专为情报,执法和国土安全客户的需求而设计。Gotham的工作原理是将大量“结构化”数据(如电子表格)和“非结构化”数据(如图像)导入一个集中式数据库,在该数据库中,所有信息都可以在一个工作空间中可视化和分析。

而PalantirMetropolis致力于对华尔街银行和对冲基金进行定量分析。

硅谷创业者跟政府订单扯上关系在美国听起来总是怪怪的。不过按照Palantir 的说法,正是因为商业投资人对Palantir并不感兴趣,它们才将目标转向情报机构。

“硅谷的标准路径是,你先将产品卖给公司,没有人想着先把产品卖给政府,因为政府的效率太低、太慢。但是,我们觉得Palantir 解决的是更精准的问题。这和马斯克在SpaceX 采取的路径很相似,他们也是首先将火箭卖给了美国政府(NASA)。”蒂尔在一段采访中解释道。

Part.2 政府和情报机构曾经是唯一客户

2005年,卡普第一次向情报官员展示产品的原型,在 In-Q-Tel 帮助之下,Palantir 的工程师与情报分析师直接会面,从那之后,每两周,工程师都会带上修改过的产品回到华盛顿。

这段时间,Palantir为CIA等政府机构开发定制的数据分析系统。依靠软件的集成效果,每一次的情报都不是孤立地分析,而是在情报间形成紧密的联系网路,从而构成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这大大增强了人力分析时代的情报处理效率。因此,CIA成为了2005年到2008年Palantir唯一的大客户,帮助Palantir度过了艰难的创业初期。

2008 年开始,美国政府开始与Palantir 正式签订合约。同年,在一个年度数据可视化和计算机会议上,Palantir 向外界展示其处理和分析复杂数据的能力。根据一份机密报告陈述,在场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overnment Communications Headquarters)的代表当时用“令人屏息”来形容Palantir在辅佐间谍机构领域的潜力。

依靠公司雄厚的数据分析和可视化实力,在情报分析领域表现出色的Palantir得以进军定价更高的金融市场。

2010年,Palantir迎来首位非政府项目的客户摩根大通,将其技术应用于反欺诈项目上。同年4月, Palantir宣布与汤森路透(ThomsonReuters)合作,以销售QA Studio的身份出售PalantirMetropolis产品。

2011年,公司入选摩根大通公司创新馆,此后,Palantir成为华尔街重要的数据分析提供商。如今,Palantir的业务范围已经极其广泛,根据官网介绍,Palantir已经在人工智能、财务、医疗、保险、执法、财务等方面都展开了服务。而根据招商证券提供的公司2015年营收占比,原本以政府机构服务起家的Palantir,这方面的营收占比已经下降到25%。

Part.3 技术过人但也争议不断

Palantir作为数字技术服务提供商,其技术能力毋庸置疑。首先,公司的产品简洁高效。其次根据客户需求的不同,定制了不同的运作流程,力求将数据由点到面据无缝地整合在一起,而且还能发现数据之间的关联性,大大地提升了效率。

然而,大数据时代相伴而生的问题就是人的隐私与自由如何平衡。Palantir可以成为人们手中通往自由的利剑,也能成为隐私监控的牢笼。

GCHQ的报告指出:“可能存在对安全性的担忧-该公司已在其网站上发布了许多有关其产品如何用于情报分析的信息,我们对此感到非常不舒服。”

关于这点,摩根大通的高管们大概最清楚这种感受了。在用 Palantir 跟踪了一段时间公司员工后,高管们惊讶的发现,公司和 Palantir竟然都没有限制过算法的权限和监控范围。他们开玩笑地说卡维齐亚正在听他们的电话,阅读他们的电子邮件,看着他们来来往往……这等于是用炮打司令部,用美国为全球反恐战争设计的情报平台对付普通美国人。

不过这一点后来也得到了 Palantir 的重视,它们在 2018 年一场隐私会议上表示强烈主张对工程师开展强制性的道德教育,因为“在像我们这样拥有数百万行代码的公司,每一个微小的决定都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中间一连串的商业化遇阻也打击了员工和市场的信心。一份泄露的内部文件显示在 2015年 3 月到 2016 年 5 月期间,Palantir连丢纳斯达克、可口可乐和美国运通这三大顶级客户。

它们每个月至少付给 Palantir 100 万美元,指望着这钱能转化成有用的数据然后去挣更多钱。但随着时间推移,他们发现 Palantir 给不了他们想要的东西。甚至 Palantir 还维系着的大客户里,也有人这么想。好时糖果的一位高管当时说“2015年以后没有看到 Palantir 创造的价值”。

Part.4 尾声

Palantir的成长史正是人们对数据的理解与运用越来越深刻的历史写照。

回顾Palantir的崛起过程,在初期,创始人能意识到政府建立一个更高效的国家安全系统的需求,在中期,随着金融业务的多样化整合,Palantir得以为金融机构提供反欺诈、反洗钱功能,再到现在,大数据时代真正来临,日常生活的各种业务都在谋求线上的转型,这势必带来空前的数据处理问题,也就为Palantir的业务拓展提供了丰富的机会。

然而,Palantir承接了时代赋予的良机,势必也要履行时代要求的责任。技术无法决定人性的善恶,但技术提供者需要为使用者确立规则,从而实现互联网世界里安全与自由的平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