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他,一战回报2万倍,刚刚变现5个亿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30字)

2020-07-04 他,一战回报2万倍,刚刚变现5个亿

在夏佐全的投资生涯里,比亚迪无疑最为经典,当年几十万元的投资,如今回报超2万倍。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周佳丽。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一则公告,夏佐全再一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比亚迪日前发布公告,董事夏佐全计划于自该公告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六个月内,减持其持有的公司A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不超过6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0.25%。按照比亚迪最新市值2164.78亿元计算,这一轮减持变现不超过5亿元。

早前,比亚迪曾在公告中披露了夏佐全的减持原因。公告显示,夏佐全创立的股权投资业务公司—正轩投资,正寻求相关行业的新增投资机会。为此,夏佐全计划通过减持少量比亚迪公司股份以调整正轩投资资产结构,提高抗风险能力。

在“募资难”依然笼罩创投圈的当下,夏佐全减持一笔就可以为旗下创投基金补足弹药,无疑让人艳羡。

从比亚迪到正轩投资,夏佐全极为低调。数年前,投资界曾对夏佐全进行一次深度专访,首次披露了他的投资故事。在夏佐全的投资生涯里,比亚迪无疑最为经典,当年几十万元的投资,如今回报超2万倍。

经典一役:几十万元投资比亚迪,回报超2万倍

夏佐全的投资生涯始于比亚迪。

1994年11月,来自湖北襄阳的夏佐全第一次见到王传福。彼时,不到30岁的王传福刚刚开始创业,但由于资金匮乏正深陷困境。

王传福身上散发出来的特质深深地吸引了夏佐全。他在此前投资界的专访中曾回忆了这段往事,“我见过很多创业者,但从来没有见过像王总这样的人,他身上的那种激情、抱负、坚定、自信深深地感染了我。”

投资出身的夏佐全并不懂电池,但第一次见面两人就聊了“几乎三天两夜,每天凌晨四点睡觉。”随后夏佐全敲定了这笔投资——1995年4月,夏佐全出资几十万元投资比亚迪,同时也成为公司三大创始人之一。

一开始,夏佐全并不参与比亚迪的运营。直到2001年,比亚迪业务高速增长,王传福邀请夏佐全共同参与公司运营,夏佐全才加入比亚迪担任执行董事、副总裁,执掌整个比亚迪集团的运营工作。

进入比亚迪集团管理业务7年间,公司逐步进入正轨。彼时,夏佐全认为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于是渐渐放手不再参与公司的具体运营,并于2008年正式退出所在职位,继续担任公司非执行董事。

“其实当初我的想法是先协助王总做几年,然后回归老本行做投资。”夏佐全在此前的投资界专访中曾这样评价在比亚迪的那几年生涯,“现在看自己在比亚迪工作的那段经历,给自己做投资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助,让我对公司运营的微观层面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比如公司战略、治理结构、团队激励、风险管控、产品规划、营销管理等等方面。对于一个投资标的,我可以从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进行全面的分析,因此把握会更高一些。”

如今,比亚迪已从一家20多人的生产电池的小工厂发展成长为行业内的巨无霸,最新市值高达2000亿元。

作为背后投资人,夏佐全回报丰厚。在最新的胡润富豪榜显示,夏佐全凭借着持有的比亚迪股票身家达到90亿人民币,换言之当年这笔几十万元的投资回报超2万倍。

从天使投资人杀入VC圈,出手超50次,投出5家上市公司

放下比亚迪的工作后,夏佐全如愿回归老本行,掌舵正轩投资。

事实上,正轩投资成立于2003年,不过最初几年并没有怎么运作。直到2010年,夏佐全辞去比亚迪集团副总裁职务仅仅担任董事后,才开始专职从事股权投资。

资料显示,目前正轩投资旗下有正轩前海基金、正轩前瞻基金、正轩创投等主体,管理的资产超过100亿人民币。

其实在最一开始的时候,正轩投资并不接触社会资本。夏佐全在此前的投资界专访中曾解释过,“投资需要摸索方法和积累经验,因此最初都是拿自己的钱做投资,不敢拿社会上的资本,我个人把自己的名声看得很重,自己的钱亏就亏了,别人的钱亏了就不好。”

直到2016年,夏佐全才开始试水基金运作的投资方式,作为主要出资人和基金管理人参与成立正轩基金。首期正轩基金(深圳正轩前海成长科技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是一只规模为4.5亿元、存续期10年的早期投资基金。在LP份额上,夏佐全个人出资过半,GP团队的其他成员亦有较大的出资比例。

在投资方向上,夏佐全根据欧美国家的实践判断,一个国家处于转型时科技创新是最有前途的路径,如今中国正在经历经济转型、结构调整的大变革,“我们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致力于高科技和创新型领域的投资”。因此正轩投资的目标就很明确:只投增强国家技术实力的硬科技企业,专注于智能制造、机器人、航空航天、TMT、新能源、生物医药等高科技领域。

其中,最为大家熟知的是当下炙手可热的机器人独角兽企业优必选。但外界鲜有人知的是,夏佐全曾几度救优必选免于危难之中。据媒体报道,在最初的2000万元资金消耗完后,优必选CEO周剑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最后,周剑将香港、上海工厂的股份变卖,还将深圳购置的两套各上千万豪宅及保时捷、宝马卖掉来筹措资金。

转机是在遇到夏佐全之后。2013年,正轩投资和另一家投资机构以3600万元的估值向优必选投资800万元。半年后,优必选再度遇到资金紧张,夏佐全个人借款600万元帮公司渡过难关。2014年的年底,夏佐全以个人征信的方式为优必选提供1000万元资金用于企业运营,并告诉创始人:“你按照有利于公司长远发展的方式去做,没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除了优必选,正轩投资在人工智能领域还投了博铭维、悠桦林、意能通等企业,半导体行业培育了芯能半导体、锐石创芯半导体,设计制造领域投出了爱贝科、艾斯达克等企业。此外,正轩投资在航空航天信息技术、新材料方面也投资了十几家比较有潜质的创新型企业。

在2019年8月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夏佐全曾透露,在目前投资的50多家企业当中,平均持有时间是5年,其中已经诞生出5家上市公司,已经退出的现金超6亿元,持有价值近70亿元。

早期科技投资是一门艺术,产业背景做投资更踏实

回顾过去二十多年的投资生涯,夏佐全有一个体会很深刻:早期科技投资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科学。

“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它需要一整套科学、全面、高效的模型和流程来指导。只有组成专业的团队,整合各方知识、经验、信息和资源,长期跟踪并深入研究行业和技术的发展特点,既高屋建瓴地思考未来,又接地气地了解目前市场,才能从海量项目中找到最具价值投资的那一小撮。”夏佐全曾正轩投资年会上分享。

在最初的几年里,夏佐全曾单独从事过投资工作,发现单枪匹马从事早期科技投资只能是粗放式的,且个人信息盲区太多,也没法集合多人的能力和智慧,很容易出现非理性决策,风险很大。

2019年1月,正轩投资与深圳市天使投资引导基金、深圳高新投联合发起天使基金—高新投正轩天使基金,首期规模2亿元,基金存续期10年,主要投向深圳扶持和鼓励发展的战略新兴产业初创型企业。

这些年,目睹了创投圈浮躁一面,夏佐全愈发觉得投资应该要由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他曾抨击前几年创投圈的热闹景象:大家听到无数个做投资赚钱的故事,人人都想来做投资。“投资不是一件高大上的事情,而是辛苦活,必须像做实业一样做投资,务实而勤奋,我们的合伙人一天可以看五六个项目。”

放眼美国的风投圈,主要的合伙人大概2/3都是产业背景,而国内的投资人大多出身金融。对于其中的区别,夏佐全感触很深,“因为我是做金融出来的,过去中国资本市场最惊心动魄的全部经历过,自从做了产业才真正觉得踏实。”

在夏佐全看来,金融不能只是浮在空中,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你做产业以后才懂。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