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闲鱼上的人间真实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62字)

2020-07-02 闲鱼上的人间真实

来源:猎云网
现实有时候很拥挤,但命运总会给热爱留下另一个选择。某种意义上,闲鱼就是这个选择。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半佛仙人(ID:banfoSB),作者:半佛仙人。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1

熟悉我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平时特喜欢看闲鱼,不一定买,但买东西前一定会看。

闲鱼上面可能有世界上最真实的卖家秀,真实到让你觉得他这辈子不想卖第二件。

其实这倒不是卖家不想吹,是如果他把这个东西吹得天衣无缝,那他干嘛要卖?

卖东西肯定就是有回血的需求。

大家真实一点,多好。闲鱼,挺真实的。

因为闲鱼上的用户严格意义上并不算是真正的商家,更像是去赶集的普通人。

卖一些自己的闲置,也会顺便逛逛,看看有没有别人有趣的东西买回家。

反正就算买回去以后不满意,大不了再卖回闲鱼。

我也很喜欢在闲鱼上捡漏,当然大部分其他互联网平台的薅羊毛和捡漏可能都是骗局,你盯上了平台,骗子盯上了你。

但是闲鱼有一个好处,就是上面的用户是绑定了支付宝的,可以直接对标真人。

你看看他的芝麻分和历史交易记录就知道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了。

前天我在闲鱼上捡漏的时候,看到在搞闲鱼潮玩节,有个1元起拍潮玩、潮玩特色职业1元接单的活动。

拍潮玩,就是拍卖一些限量、高价值的潮流玩具,潮玩特色职业则是在这个圈子里的场景还原师、改娃师、涂装师。

有些用户卖闲置的物品,这些特色职业卖的是闲置的时间,通过提供手艺来赚钱。

我对潮玩圈子没太多深入的了解,但1元起拍肯定是占便宜的,哪有用户对占便宜不感兴趣的?

而且这些1元接单,在线直播手艺的特色职业,其实每一个都很有故事。

2

这些在圈子领域有一定技艺的人,在闲鱼上大多都称为“玩家”,放在其他平台上叫达人。

在互联网语境下提到达人这个词,一般想到的是抖音,微博,小红书,估计玩知乎的人还能想到一下知乎。

不管是搞图文创作还是拍短视频,这些达人的特点都是在社区里输出内容,吸引粉丝。

虽然各个平台的侧重点不一样,但是核心逻辑是相同的。

而闲鱼的这些小众职业“玩家”,其实也是相似的,就比如这些潮玩圈的玩家,他们也会在闲鱼上输出内容,但是承载他们内容的载体既不是视频也不是图文,而是实实在在的物品。

从这个角度来看闲鱼简直是一个打破次元壁的社区,因为在这上面的用户发生交集往往是以物品交易为媒介的。

在这个虚拟的互联网上很少有这么嵌入现实的平台。

但是和现实生活不同的是,在闲鱼上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而不必担心身边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包容,自由,并且能够反哺现实,这是闲鱼能让这些小众职业者牢牢扎根下来的最重要的土壤。

有两个很有趣的案例。

一个是说,闲鱼上有个潮玩玩家叫耕本部行,他之前在一家国企当管理层,可以说过着很多人羡慕的生活,但是他真正喜欢的却是做手办涂装。

这肯定不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但是他仍然选择了辞职,成为闲鱼上专职的GK手办涂装师。

在现实中,国企管理层是受人尊敬的,而手办涂装师则显得另类,毕竟这个圈子很小众。

而在互联网上,虽然他可以在很多平台晒自己的爱好,但在闲鱼上他可以轻松真实地完成交易,把兴趣真正变现。

其实对他来说,闲鱼最重要的是解决了一个悖论——热爱与生活的冲突。

在闲鱼上他是可以用兴趣养活自己的,而不是单纯地用爱发电。

还有一个BJD娃娃的场景构造师,这个职业的绝大多数从业者都是年轻人,但他是67年的,已经抱上孙子了。

或许是因为他小时候没有玩具的缘故,他很喜欢二次元文化,也很喜欢自己做一些二次元的场景道具。

这些爱好他在现实中很难找到人去袒露,更不可能和同事聊这些东西。虽然热爱其实是不应该以年龄为界的,但现实确实是这样,很多人会觉得一把年纪还喜欢娃娃和玩具是很奇怪的事情。

但是在闲鱼上没有人会介意他多大岁数,他亲手做出来的那些场景,可以代替语言和年轻人进行沟通,不是很华丽,但确实很真诚。

那一刻,他已经超脱了自己的社会身份,不再是一个知天命的中年人,而只是一个最普通的,找到了自己的热爱的闲鱼潮玩玩家。

3

和电商平台上那些批量生产批量销售的商品不一样,我一直有一种感觉——在闲鱼上,东西是活的。

这句话有很多层意思,不光是指闲置可以流转,而且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闲鱼上的物品往往是非标品。

标品是什么?是直接从流水线上下来的东西,效率很高但是千篇一律,没有沾染过生活的气息,价值和价格都很恒定。

非标品不一样,就算是同一个品牌的跑步机,如果你买的是厨师出手的跑步机,上面可能沾了很多猪油。

如果你买的是我出手的跑步机,那么肯定是九成九甚至全新。

这些物品不仅仅是物品,而且还是一个个生活的化身。

闲鱼上的这些潮玩特色职业,他们所出售的服务也是每次都不一样的,改娃师出售的不是娃娃本身,而是自身对娃娃的理解和阐发。每一次改娃,其实都是一种创作。

按照自己的想象,重新打造娃娃,做新的艺术加工,这种工艺没有耐心和动手能力,很难完成。

甚至我觉得在改这些娃娃的过程中,改娃师自身生活的一部分,也融入到了作品之中。

而场景还原师每次手工做的场景,即使是同一个主题,肯定也会有微小的差别。

很多场景并不是市面上已有的,而是客户针对电影画面定制的,这种就属于独一无二了。

独一无二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就比如潮玩玩家小李,他的闲鱼号叫“糖逗~~”,从19年开始在闲鱼上全职做场景还原师。

他就经常接到这种定制的单子。

把一个客户脑海中的场景从无到有地创造出来,这个画面是很震撼的。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在圆梦,真正的梦想照进现实。

而且虽然这些小众职业在闲鱼潮玩节上是1元接单,但是他们的手艺实际上非常赚钱。

小李之前花半年时间做过一个巨大的漫威沙盘,大概是顾客想要打造一个心中的漫威英雄打斗全景,最终沙盘创作出来后,足足有三层柜子那么大,成交的价格是15万元。

非标品就是这样的玄学定价,你愿意相信我的手艺和时间值那么多钱,那它就值这么多钱。

像改娃师、场景还原师这种职业提供的服务,本质上属于二创,是有艺术范儿的。

这个东西不好定价,但只要有人肯买单,值多少钱都不奇怪。

本质上,这是在用溢价购买一种差异化的服务。

那些标准化的东西,实在太单调了。

4

其实闲鱼上的很多玩家,他们的涨粉、赚钱都是非常偶然的。

可能一开始就是在闲鱼上传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正品,然后发现竟然真的有人想买,而且评价和销路还不错,这才开始认真经营。

归根到底,闲鱼既不是劳务平台,也不是纯粹的商业平台。

闲鱼可以说是一个生活平台。

也可以看成是一个社区。

一开始,闲鱼是作为工具存在的,那个时候定位很明确,就是一个闲置物品交易的中介平台。

但是以物品为媒介,其实也是可以拓展到社交的。

因为你之所以有这个物品,肯定是因为喜欢才会去买。

你拥有的物品,就是你所热爱的一种象征。

虽然并不是只有闲鱼才可以汇聚热爱,但闲鱼的关键之处在于,这里的热爱是可以对应到一个个真实的人的。

闲鱼背靠的整个阿里生态,是让热爱照进现实的核心。

比如有个叫魔玩喵大人的闲鱼潮玩玩家,现在是一个大一学生,读的是动漫设计专业。

他在闲鱼上挂的第一个场景还原产品,其实是他拿来参加学校作品展的一个作业。

那个时候他其实根本没想过赚钱的事情,之所以要做这个东西,只是因为本来就喜欢场景还原这些东西罢了。

之所以要挂到闲鱼上,也无非是想找个地方展(炫)示(耀)一下。

毕竟光是发朋友圈,总觉得不够刺激。

结果他把自己的作品陆陆续续放在闲鱼上,卖了一千块钱。

不多,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赚钱,这就已经很让他满足。

后面他就开始在闲鱼上接单。

这个过程其实有一种冥冥中的宿命感。

正因为他第一次把作品挂出来,就选择的是闲鱼,他才有机会把兴趣变成一种职业。

很简单,假如他是发在普通的社交平台上,那么在商业上就有一个绕不开的阻碍,那就是怎么解决信任问题。

先打钱,万一你不给我寄东西,或者货不对板怎么办?

先寄东西,万一你一收到就删好友怎么办?

解决不了信任问题,就没法谈用热爱养活自己,做不到“以玩养玩”。

而在闲鱼上,账号行为直接作用于支付宝信用,这种机制就恰好解决了这个问题。

甚至交易还会因为闲鱼本身就有买卖中介服务,变得链条简短、特别快捷。

这是闲鱼和其他互联网社区相比,特别有优势的一个地方,那就是它背靠的整个阿里生态。

支付宝关联到每一个真实用户,信用体系让用户之间低成本地建立起关系,在这个生态的加持之下,每一个物品,都不仅仅是物品本身。

更代表着背后有血有肉的人。

在闲鱼上每天都在发生大量的物品流转,但是在社区的层面,我看到的其实是一个个不同的生活正在交融。

这很珍贵。

5

有的时候我看看闲鱼,会觉得这个平台其实挺温柔的。

因为娃娃和手办这种东西,说是潮玩,其实在圈外人眼中可能压根看不懂。

有的时候你都二十几岁了,买个潮玩甚至还会被父母骂一顿,说浪费钱,这么大人了还喜欢娃娃和塑料玩具。

而对于一个生活在小县城的喜欢娃娃的人来说,他在现实中的社交圈里可能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欣赏这些东西,他的爱好既没有人能够交流,他的作品、他那些得意的东西也没有地方能够分享和展示。

这其实挺悲伤的。

但是在闲鱼上,通过一个个物品的流转,那些有热爱的年轻人相遇了。

他们有相同的爱好,组成了一个小众的、脆弱的圈子,为了维持圈子的独立性发明了各种切口和黑话,但其实他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害怕这个来之不易的交流的圈子再次破灭。

名为潮玩圈,其实也只是一个个喜欢玩具的普通人罢了。

或许在现实中他们不被理解,在其他互联网平台上他们会被排斥甚至嘲讽。

但是在闲鱼上,他们可以借助物品的流转,找到有相同爱好的人,在一个宽容和自由的氛围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现实有时候很拥挤,但命运总会给热爱留下另一个选择。某种意义上,闲鱼就是这个选择。

无论是有着高薪国企职位却喜欢手办涂装的大叔,还是醉心二次元的爷爷,在闲鱼上,他们都得到了包容和理解。

当我们都是世界的异类,其实也就都是彼此的同类。

这是独属于社区的温柔。

6

对这些喜欢潮玩的人来说,潮玩圈很重要,潮玩节也很重要。

在这个节上他们可以玩得非常嗨,而且他们会惊讶地发现原来我们并不孤独,在闲鱼这个地方竟然有这么多人和我有一样的爱好。

而对整个闲鱼社区来说,类似这样的潮玩节只是闲鱼在社区这个领域,这么多年来积蓄的势能的一次小小的爆发。

在闲鱼上挂的潮玩,喜欢潮玩的用户,潮玩圈的小众职业,是这些元素共同构成了闲鱼潮玩节。

但是把潮玩两个字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小众圈层,在闲鱼上其实都可以成立。

因为潮玩圈只是闲鱼上那些众生百态之一,是这个社区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展现出来的很小一个节点。

闲鱼本身并不对用户做限制,也不会有过多的主观引导。

所以和很多其他互联网社区的用户不一样,闲鱼用户并没有一个所谓的标签,也不喜欢给自己设置刻板印象。

从这个角度看,闲鱼其实是非常适合发展这种圈层文化的,因为这里的用户并没有太多的目的性,也不存在先入为主的偏见。

整个氛围很自由,也很自得其乐。

就好像这个世界一样,有无数种可能性,也有无数种千姿百态。

潮玩是闲鱼的一部分,但闲鱼不只是潮玩。

闲鱼,就是生活本身。

闲鱼潮玩节也只是一个开始。

以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并不一定是缘于潮玩,而是缘于更多其他物品,在闲鱼上找到了自己的同好,甚至基于这种爱好,以自己的技能开始赚钱。

有人的地方就有圈子。

有热爱的地方,就有生活。

而生活,就是最有价值的。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