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网易的多维困局带给我们的商业启示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00字)

2020-06-30 网易的多维困局带给我们的商业启示

从目前来看,二次上市的网易,发展资金更加充足,未来如何,拭目以待吧。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极客网·极客观察,作者:慕远。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网易赴港二次上市,丁磊身价更是水涨船高,这是人们近期热议的话题,但是看网易近年来的财报,主业务游戏净利润称得上较为喜人的背后,更包含了网易的多维探索、希望、受挫、无奈与妥协。

1997年,网易公司由丁磊在广州创立,2000年4月,当时并为门户网站的新浪在美国上市,同年7月,不甘落后的网易也在美国挂牌上市,以门户网站起家的网易,在此期间不断开拓新的业务,并最终在群雄竞起的互联网时代占有了一席之地。今年,网易又加入了中概股回归的大潮,6月11日开盘当天,总市值更是达到了4468亿港元,但刚过弱冠之年的网易并不像年轻人那样充满着蓬勃活力,而是呈现出了无法避免的落后趋势。

2019年年初,丁磊明确提出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来布署,在此之前这四大业务就已经是网易的主推,后来大BOSS的“振臂一呼”,并没有为这四大业务注入多少活力,遇到瓶颈的仍旧遇到瓶颈,亏损的还是亏损,有的甚至已经到了放弃的边缘。网易“中年危机”的提前到来,且从小到大细细分析缘故何在,而由此带来的商业启示则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

版权和音乐生态,一直是网易云音乐的痛点

网易云音乐在2013年4月正式发布,虽然已经成为国内的主流音乐app之一,但一直被版权问题所困,而且因此出现过多次产品下架事件,这对用户的粘性和信赖度都是很有打击的。反观腾讯音乐,近些年来通过一系列的投资买库,不光在之前拿下了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代理,今年还拿下了环球音乐10%的股权。今年五月,网易云音乐虽然宣布获得了华纳旗下音乐作品的词曲版权,但请注意,是词曲版权,音乐版权主要分为“录音版权”和“词曲版权”,而录音版权才是用户可以听原唱音乐的保障。

不光音乐版权较少而被网友吐槽“歌单灰”,较大的差异还表现在用户年龄层的覆盖上,腾讯音乐泛音乐市场生态护城河的建造堪称是国内音乐市场的佼佼者,吸引了全年龄段的用户人群。而网易云音乐打造的音乐生态一直比不上腾讯,用户也多是年轻人,比较单一,副总裁李茵曾表示,2019年,网易云音乐85%的新增用户都是95后。

腾讯音乐不仅在平台数量上有优势,旗下有QQ音乐、酷我音乐等几大平台,而且这些平台互为补充、协作发展,构筑了力量强大的音乐城堡,构建了腾讯音乐不同平台有所侧重、整体又全面突破的音乐矩阵。与之相比,网易云音乐,在全面发展的这条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去探索。

网易有道连年亏损,在线教育的出路将如何探索?

2006年,有道从搜索起家,之后转向词典类服务并推出教育硬件产品,2014年,有道更加开放,正式入局互联网教育。目前有道的主流业务有词典翻译工具、教育硬件产品,全年龄段在线付费课程,通过词典等工具制造流量和用户,用智能硬件来提升学习体验,以付费课程来完成主流变现,由此可见,有道的教育业务闭环还是不错的。

可是,有道却面临连年亏损的窘境,主要原因便是在线教育竞争大、营销推广费用高、有效流量获取难,有道付费课程主要押宝的K12领域,大方向虽然没错,但竞争激烈,有道精品课的知名度也有待加强,因为作业帮、好未来、掌门一对一、猿辅导等主流平台实力雄厚,更有不少的中小平台参与分割在线教育市场。

在线教育烧钱获客已成常态,不加大营销投放就很大可能得不到更多的赚钱机会,但就算在营销上舍得砸钱,如果换不来有效增长和大额盈利,那么最终的结果也是“入不敷出”,陷入烧钱和亏损的循环圈。网易有道连年亏损,看似是营销投入太多,可是如果不营销,总营收势必会大幅减少,相关产品知名度也会越来越低。

2019年网易有道营销费用为6.23亿元,净亏损为6.01亿元,2018年营销费用2.13亿元,净亏损为2.09亿元,而2020年Q1财报则显示,有道营收同比虽然增长了139.8%,可净亏损达到了1.69亿元,营销费用约占2.93亿元。为了打响更大的知名度,4月15日,有道宣布签约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为有道精品课代言人,有道CEO周枫表示,全行业不用多久将实现盈利,但在营销和盈利方面,有道之前是否一直在正确积极地探索真正实现盈利的决胜点呢?

考拉被卖,严选落坑,“电商再造一个网易”的畅想为何破灭?

最初定位高端的网易考拉于2015年1月推出,同年末,丁磊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豪言“未来三到五年,网易考拉海购可以达到500亿到1000亿的市场规模,通过电商再造一个网易”,次年4月,定位于中端用户的网易严选也正式走向网易的电商舞台。在外界看来,网易电商似乎一直发展的不错,可“5年之期”-2020年尚未到来,2019年9月,网易电商的最大支柱考拉就以20亿美元被打包出售给阿里。

2016年至2018年,网易电商的增速分别为275%、160%、64%,增速大幅放缓的同时,电商服务成本却逐年大幅增长,分别为45亿元、117 亿元、193亿元。此外,毛利率也逐年减小,2018年财报显示,电商业务的毛利率低至4.5%。2016年到2018年,网易公司整体净利润分别为113亿、107亿、62亿,同比增速分别为72%、-8%、-43%,电商业务对净利润的下降做出了很大“贡献”。

在各大电商巨头已经占据大量市场份额的同时,网易烧钱换市场在所难免,但网易电商似乎没有摸索到适当的“烧法”,虽不能断言网易做不好电商,但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好电商却是真的。电商业务拖垮了整体毛利率,而毛利率刚好是网易高层最为看重的,所以只能把考拉从自家户口本上除名了。而仅剩的严选,好像也不是多么值得看好,2020年之前严选对做平台还是做品牌一直没有个清晰定位,库存和品控问题一直是发展路上的软肋。

严选立下的2017年70亿的GMV、2018年200亿GMV的目标都并未实现,做精品电商,它比不上小米有品,做综合电商,又无疑于送死,因为考拉就是进军综合电商后,导致运营服务成本大幅增加,然后被卖的。虽然严选已经意识到要着力提升供应链能力和品牌竞争力来打破困境了,可是胜利之期好像仍旧漫长。

游戏营收一直被腾讯“吊打”,竞争日益激烈,市场占有率将会如何?

2017年至2019年,网易游戏业务营收分别为363亿、402亿、464亿,增速则分别为60%、32%、11%、15.5,明显下降。虽然身为国内第二大游戏巨头,可网易游戏和稳坐第一把交椅的腾讯游戏的营收一直不在一个量级上,依靠qq与微信等先天优越的流量池,腾讯的游戏业务有着多引擎驱动的优势,这三年来,腾讯在游戏业务上的营收分别为979亿、1040亿、1441亿,远高于网易游戏。

网易游戏不光一直处于腾讯游戏的下风,还要面对三七互娱、巨人网络、完美世界等大牌游戏公司的强力竞争,而且字节跳动也已经建立了千人游戏研发团队,通过大力补贴平台游戏开发商等,展现出了对游戏市场的野心。网易在这些压力下,既要逆转抢回国内游戏市场占有率,又要拓展海外游戏市场业务,而两者涉及到的技术开发、营销推广势必需要大量资金,再加上其它诸多因素影响,未来情况如何,无法预知。

从盈利方面来说,网易近年虽然一直处在净利润为正的状态,但整体发展却并不尽如人意,网易不应过多自行来摸索各个业务发展的方向和模式,而要放眼全局,快中有慢、慢中有快,通过业务同行们成功或失败的经验教训并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进行更加有效地思考整合后,再付诸于行动,最终形成更为正确的商业产业化的生态发展模式。从目前来看,二次上市的网易,发展资金更加充足,未来如何,拭目以待吧。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