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从首度引进版权到屡创纪录,为什么网易云音乐会成为日本版权方和用户的首选?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35字)

2020-06-30 从首度引进版权到屡创纪录,为什么网易云音乐会成为日本版权方和用户的首选?

事实上,这并非网易云音乐首次在日音领域探索了。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少年于谦。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进入2020后,不难看出,网易云音乐在版权上的建设正在提速。

在接连拿下华纳版权、滚石唱片等经典流行曲库后,网易云音乐也在分众音乐品类上发起了冲击。

6月22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日本知名说唱厂牌BPMT(BPMTokyo)达成版权合作,获得旗下海量说唱歌曲版权全面授权。

BPMTokyo是日系说唱的代表厂牌之一,旗下拥有日本冲绳说唱代表人物Awich,风格独树一帜的JP THE WAVY,新声代说唱歌手代表kZm等众多优秀的说唱歌手,他们的作品在海外积累了超高人气。

事实上,这并非网易云音乐首次在日音领域探索了,在拿到BPMT曲库之前,网易云音乐曾先后与KING RECORDS、NBC环球娱乐日本有限公司、日本哥伦比亚唱片、吉卜力工作室等内容方达成版权合作,将一大批优质的动漫原声以及日语流行歌曲引入国内。

而此次拿下BPMT后,网易云音乐也将进一步强化自身在分众音乐版权市场的优势。

为什么网易云音乐会成为日本版权方的首选?

长久以来,日本本土音乐市场仍然以唱片销售为主,这也导致其在对外版权合作中更偏向保守。而随着流媒体的不断冲击,特别是国内流媒体平台的崛起,日本音乐产业开始转变思路,逐渐对外开放了版权合作。

对于日音相关的版权方而言,在面对外来版权合作也并非没有顾虑:

1、虽然通过影视、动漫OST的宣发,使得OST类原声的日语歌曲在海外有较高认知。但对于更多其他类型的日本音乐来说,受限于艺人/团体在海外的影响力,用户数量仍偏向小众。如何精准找到这批用户,是一个难题;

2、即便在找到了合适用户和听众,如何这个基数上进一步放大歌曲影响力,提升版权价值?

得益于社区化的氛围,网易云音乐从诞生之初便有分众音乐的土壤,当年网易云音乐破圈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在一众以播放器工具为主要形态的产品中,用社区属性撕开了突破口;并帮助用户发现了不少优质原创音乐,逐渐被用户熟知。

这也让用户在使用网易云音乐时多了一丝未知感,用户在这里中不是简单的通过搜索、听歌的逻辑,而是期待能从中发现自己没听过的好音乐,亦或找到收听同样类型音乐的人,产生共鸣。所以,发现和分享是刻在网易云音乐骨子里的基因。

首先通过用户UGC的歌单构建,各类音乐可以依靠个性化的算法+部分人工推荐的方式,推荐给合适的听众。日音用户也可以在不需要具体音乐人和歌名信息的情况下,找到想听的类型和风格的音乐,极大的降低了日音用户获取优质音乐所花的时间成本。

并且通过乐评、Mlog的形式,为分众音乐的用户提供了互相交流的渠道,逐渐形成圈层归属感,从侧面也加深用户对此类音乐的认同和粘性。在此前提之下,用户也易于自发为所喜欢的歌曲创造新的内容,形成二次传播。

根据小鹿角智库发布的《日本音乐在华推广现状洞察报告》显示,有高达79.33%的日音用户会收藏歌单,在除听音乐外的用户消费行为中排名第一。而在网易云音乐站内,看歌曲评论的用户占比达61%,通过评论表达自我的约达25%。

显然,在社区化运营思路之下,分众音乐有了更多被发现、被放大的机会。这也为日本音乐的版权方放大音乐价值提供了落脚点。

为什么说年轻人才是放大音乐价值的基石

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逐渐消退后,音乐平台竞争的下半场,已经不再是单纯内容版权和渠道之争,而是对新生代年轻用户之争。

这也成为版权方在考量音乐平台时的基准。

为什么版权方要找到年轻且多元的用户,第一对于存量版权而言,版权方无疑希望能通过平台来找到更多新的听众,把歌曲传播的“周期性”提升为“长期性”。

其二对于偏向分众化的版权而言,版权方也无疑希望能够通过用户二次创作突破原有听众圈层,破圈得到更大的传播价值。

而年轻用户对于音乐平台来说则意味着更高的内容消费能力、更高的音乐内容接纳度以及更强的音乐创造力。

直白来说,年轻用户更愿意为了他们热爱的音乐付费,也乐于为此创造新的内容,形成二次传播。

这一点从小鹿角的报告中也能论证:日音用户以95后年轻人群为主,占比超9成,其中00后占比74.41%;在职业结构上,学生群体成为主力军,占比高达82.81%,其次为企业职员和自由职业者,在学生人群中,又以中学生和大学生比例最高,分别为54.17%和28.28%。

BPMT乃至吉卜力工作室选择牵手网易云音乐的原因或许同样如此:根据Mob研究院2019年9月的研究报告《Z世代大学生图鉴》中显示,网易云音乐凭借接近1000的TGI指数,成为最受Z世代欢迎的娱乐应用之一。

而这些也和网易云音乐一直坚持社区化的运营密不可分:网易云音乐从一开始便将自己定位为社区,并在后续乐评、歌单、Mlog、直播等方面不断创新。这使得用户在听歌之外,可以通过创建歌单展现自己的音乐品味,在歌曲下面分享自己的故事,可以把自己对音乐感知制作成Mlog,也可以直接在云村和音乐人直播中与自己喜欢的歌手互动。

换言之,在网易云音乐中,用户既是内容的消费者,也是内容的创作者。

中国流媒体平台,帮助日本音乐发现潜在听众

在很多人看来,日本音乐在内地的影响力和传播度相对较弱。

但其实在华语流行音乐普及的初期,一大批脍炙人口的金曲都受到了日本音乐的影响。比如李克勤《红日》、小虎队的《青苹果乐园》、刘若英的《后来》等都是翻唱自日本歌曲。

然而由于日本唱片市场对于数字音乐的保守态度,使占得流媒体先机的中国日音用户,很难找到合适的正版音乐收听渠道,而日本音乐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也有所下降。

幸而在流媒体兴起的大势下,日本音乐产业也开始从实体向数字的转型,对流媒体也从抗拒到接受转变为到主动拥抱。

根据日本唱片协会(RIAJ)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付费订阅与广告支持的音频流媒体服务在2019年为日本音乐行业创造了419.7亿日元(2.85亿美元)的收入,该数值相较于2018年的313.7亿美元增长了33.8%。

另一个方面,与日本唱片公司合作海外流媒体平台也给到其转型信心。

通过流媒体的传播方式,日音在海外市场增速明显。根据网易云音乐后台数据显示,2016年日本音乐播放量以及以日音为主的ACG(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音乐的总播放量呈现爆发式增长。其中,日语歌曲播放量同比增长达80%,ACG歌曲播放量同比增长达280%。

日本唱片公司早先不愿意转型流媒体的原因之一在于,在本土市场,唱片公司在实体唱片中获得的收益要远高于数字音乐。

而在海外流媒体平台的推动下,也给日本音乐版权方在海外找到了新的商业模式,从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其发行思路。

比如与日本爱贝克思集团达成版权合作后,网易云音乐在同年7月,就创新推出了国内首张日音数字专辑——日本男子流行组合放浪新世代from放浪一族的《无法流泪的PIERROT仰望不见日月的天空》。

2019年,日本超人气乐队RADWIMPS的数字专辑《天気の子complete version》,目前已在网易云音乐售出超过20万张,创下了日本音乐数字专辑在中国的最高销量纪录。

此前从未发行过数字专辑的木村拓哉,也于2020年1月发行了数字专辑《Go with the Flow》,并在网易云音乐收获了最高的平台销量。

根据国际唱片协会IFPI发布的《2019年全球音乐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已经跃居成为排名第七的音乐消费市场,这无疑对国内音乐产业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长久以来,国内音乐行业自唱片时代到数字流媒体,一直遵循的国际路线。而随着网易云音乐创新化的运营思路下,不仅多元化拓展国内的音乐产业,也对海外音乐产业发展有所启发。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