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南华早报专访水滴:要做中国的联合健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795字)

2020-06-30 南华早报专访水滴:要做中国的联合健康

来源:企业供图
到2025年,中国的网络互助行业预计将达到4.5亿用户,占人口的近三分之一。

本文来自南华早报。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南华早报近期关注了中国的网络互助和互联网保险行业。报道称,中国拥有数十个网络互助平台,行业中三家最大的参与者各自拥有超过1000万会员。这些平台在农村地区的中低收入家庭中很受欢迎,那里通常缺乏优质的医院和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

每月只需支付不到1美元,如果遇到重病,即可获得10万元人民币的帮助——这是一个网络医疗互助平台如何帮助农村居民胡有斌被诊断出患有癌症时支付医疗费用的真实案例。

在中国这个拥有超过14亿人口而且很多人无法获得优质的医疗服务的国家,由于大病重疾导致“因病返贫”是许多像胡有斌这样的中低收入家庭可能面临的现实情况。

不过,这种情况一直在改善,因为包括阿里巴巴、百度、美团点评、滴滴出行和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在内的中国科技巨头现在通过各自的网络互助平台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更加实惠的医疗保健计划。用户以低额费用成为会员,群体内成员共担风险,一旦有人发生互助事件,会员们共摊资金。

与大病筹款平台不同,互助平台是针对符合加入条件的健康人群,互助平台的会员如果患病,只有在经过调查审核后,才能获得赔付的费用——因此,一个人的1000元医疗费用在一个千人的集体互助计划中最终会变成每人分摊成本为1元。互助平台运营方通常会在有人需要赔付时才向会员收取分摊费用。

“我加入该平台是因为我想帮助其他人。一两元也根本不是什么大钱,”蚂蚁金服的互助平台“相互宝”的受益人之一胡有斌说。“我没想到我会从服务中受益,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是生病时我别无选择。”

去年4月,来自中国湖南省的56岁的胡有斌被诊断出患有口腔癌,并于次月进行了手术。他的家人在医疗费用的相关支出大约为14万元,相当于这个家庭整整两年多的收入。截至胡有斌生病时,他在相互宝上已经总共分摊了4.79元人民币,帮助了像他这样的大概2200名相互宝成员。

相互宝于2018年10月推出,其字面意思是“相互保护”,现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络互助平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就吸引了超过1亿名用户加入。相互宝可以在支付宝的App中使用,它为用户提供了基本的健康计划,保护参与者免受100种以上严重疾病的侵害。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蚂蚁集团副总裁、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说:“我对我们的服务能力是否足够感到惊讶,甚至也有些担心。”他补充说,在相互宝上线当天,新注册用户就超过了100万。

与其他互助平台类似,相互宝现在收取8%的管理费,用于分摊金额收支、案件调查审核、诉讼仲裁公证、日常运营维护等。

尽管支付宝不依靠相互宝来赚钱,但相互宝也促进了支付宝的保险业务。截至2019年9月,第三方保险公司在蚂蚁保险平台上出售的健康险保单同比增长了60%以上。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国政府推动建立了三项基本医疗报销计划(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以期为其公民实现全民健康覆盖。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它们共同构成了如今中国看病就医的基础,到2011年底,该计划覆盖了中国95%的居民。

但是,在商业保险行业的成熟度方面,中国仍然落后于西方国家,为确保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免受大病重疾的侵害,中国仍然面临着一些挑战。

中国拥有数十个网络互助平台,三个最大的互助平台成员均超过1000万。根据蚂蚁集团上月发布的互助行业白皮书,除相互宝外,截至3月底,由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投资的水滴互助也吸引了1400万成员。

水滴是由沈鹏于2016年创立的,六年前,沈鹏大学刚毕业就加入美团,成为美团公司的第十名员工。随后,他担任了美团核心的业务外卖的负责人。他是在中国人保公司(PICC)的一个职工家属院长大,所以从小就对健康保险有兴趣。

“ 2015年,我意识到当时中国的保险主要服务中产和以上的家庭,其实中国缺乏的是普惠性保险,真正能保障蓝领和其他中低收入群体。” 33岁的沈鹏说。“尽管有这么多人可以使用互联网服务,但我认为用互联网方式做普惠保险是很有机会和意义的一个事情。”

截至到2019年底,水滴公司旗下业务共有3.1亿用户,三个平台包括现在:网络互助平台水滴互助、互联网保险经纪平台水滴保险商城和网络大病救助平台水滴筹(在这里大病患者可以在线发布求助信息和接受爱心人士的捐赠)。到目前为止,水滴互助平台已为10,000多名会员提供了超过15亿元的医疗费用。

沈鹏认为,尽管互助计划对用户而言性价比很高,但从业务角度来看,面临的挑战是找到多种利润流以支持快速增长。“我们希望在确保自己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情况下,能够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他说:“公司经营不同的业务,我们可以在不同部门之间协同流量……我们用有收入的业务来投入养活这些没有收入的业务。”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水滴保险商城是该公司唯一赚钱的业务。沈鹏说,公司每年在“水滴互助”和“水滴筹”的补贴高达数亿元人民币,但水滴保险商城目前每个月的年化保费已超过10亿元,这使得整个公司在过去两个月中实现了盈利。

33岁的北京居民李晓彤两年前通过水滴筹捐款帮助一位患病的亲戚,随后她了解到了水滴互助,并且加入了两个针对癌症的互助计划。

“因为收入原因,我从未考虑过购买商业保险。”担任公务员的李晓彤说,“但是对于网络互助平台来说,每个参与者需要支付的钱非常低。”

2016年到2018年的两年多,李晓彤为两个互助计划一共分摊了100多元人民币,在2018年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后,她总共获得了40万元人民币。她说:“这笔钱足以支付手术和其他费用,包括康复过程中的检查费用,这是很大的帮助,因为如果我们仅依靠薪水,将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

自2003年爆发非典以来,中国的医疗保障体系已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虽然政府已经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做了很多工作,但对于抗大病风险、经济灾难性的疾病风险保障还是有限的。尤其是对低收入家庭来说,一次大病重病的支出费用可能是一场灾难。

网络互助平台在中国农村地区的中低收入家庭中很受欢迎,那里往往缺乏优质的医院和负担得起的医疗服务。相互宝数据显示,其60%的用户来自三线甚至更低线的城市,其中70%的人每年收入不到10万元人民币,而在水滴互助平台上,则有75%的用户来自三线甚至更低的城市。

这些平台还与传统保险公司开展合作。水滴保险商城已经与60多家保险公司合作,包括中国人寿、中国太平、平安、泰康人寿、人保财险和爱心人寿,并推出了80多种保险产品。

“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我们要扩展业务的困难在于我们需要知道我们潜在客户的位置及其特征,”总部位于北京的爱心人寿副总经理李驭说。 “在这方面,水滴保险商城为其用户提供了广泛的类别和各种标签,非常清楚。”

自去年底开始与水滴合作的爱心人寿在水滴保险商城上有两种产品——年金产品和儿童重疾保险,后者是基于水滴整个平台大数据的定制产品。

“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北京人民的健康状况显然不同于广东省。但在传统的保险定价模式中,我们以相同的方式对待它们,” 李驭说,“对于这些具有大流量的网络平台,他们可以利用互联网金融技术,根据健康状况、地区、年龄等将客户划分为更清晰的类别……而每个客户可能拥有数百个标签。”

此外,在线销售的保险产品可以更快地更新,并在一类较大的产品中提供更多样化的保单。

网络互助计划从技术上讲不是保险,因为赔付不是互助平台提供的。今年3月,政府下发《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要建立“多层医疗保障体系”,将网络互助也纳入医疗保障制度体系,以支持其发展。

蚂蚁集团的白皮书说,到2025年,中国的网络互助行业预计将达到4.5亿用户,占人口的近三分之一。

“未来,我们希望与合作伙伴携手创造中国的凯撒医疗或者联合健康模式。” 沈鹏说。

沈鹏有更大的抱负,尽管水滴公司将在未来三到五年内继续专注在中国市场,但从长远来看,他希望将这种模式介绍给更多“一带一路”的国家。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