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估值30亿美元,疫情期间融资4.6亿美元,这家从硅谷走出来的创业公司按下加速键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98字)

2020-06-19 估值30亿美元,疫情期间融资4.6亿美元,这家从硅谷走出来的创业公司按下加速键

来源:企业供图
对于小马智行而言,如何成为一个强大的资源整合者是其实现商业化落地的关键。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李碧雯,编辑:马吉英。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今年上半年,当一些行业停滞甚至曝出裁员消息时,彭军却比以往更为忙碌了。

作为自动驾驶汽车公司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彭军时刻关注着小马智行积累的里程数据。即使在疫情期间,小马智行也做到了无间断测试。

“在美国加州,尽管当地robotaxi车队从3月开始都暂停了载人测试运营,但我们迅速把车队用于给Irvine(尔湾市,加利福尼亚州,美国)的普通居民运送生活必需品和为Fremont(费利蒙市,加利福尼亚州,美国)一个临时安置点运送食品,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也帮助当地社区更好地抗击疫情。”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楼天城表示。截至6月12日,公司已经帮助运送了2700份食品。这对小马智行的另外一个意义在于,这是小马智行首次将自动驾驶出租车队用于货物运输,也是其商业化落地的一个新探索。

疫情期间,小马智行在国内robotaxi的运营数据也在增长。楼天城介绍,今年第一季度,小马智行在广州测试运行的robotaxi车队完成的总订单数比去年第四季度上升32%,总服务里程增长50%。

彭军和楼天城是创业搭档,彭军此前是百度自动驾驶部门首席架构师,百度美国研发团队创始成员,而楼天城此前曾在谷歌无人车项目工作过三年,并因为连续十年获得TopCoder中国区第一、两次获得谷歌全球编程挑战赛冠军而被称为“楼教主”。

“两个人内心都挺有激情的,要不然不会选择创业做无人驾驶。”红杉中国合伙人周逵评价道。

2016年,两人离职并共同创办了小马智行,彭军担任CEO,负责公司整体运营,楼天城担任公司CTO,负责公司的技术开发。

目前小马智行已陆续获得来自红杉中国、IDG资本、晨兴资本、君联资本等机构的投资。今年2月,小马智行宣布获得来自丰田汽车的4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30亿美元。小马智行提供的最新数据是,其自动驾驶总里程已经超过250万公里,全部是城区公开道路测试。

不过在自动驾驶的下半场,小马智行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实现商业化落地。在后疫情时代,小马智行又该如何抓住机会?

按下加速键

疫情让听上去高大上的无人驾驶开始进入普通人的视野。

“疫情第一次让人开始真正接触无人化。无人送货、无人出租这些需求离我们更近了一步。”楼天城表示。正如一位业内从业者所说,疫情不会加速自动驾驶行业的进程,但会创造需求。

此外,疫情也提升了人们对安全的重视。在彭军看来,在减少接触的前提下,更有效地调度人和物资变得更为重要。在这种大环境下,更多的自动化、无人化是一个大趋势。

“疫情期间,自动驾驶公司都在关注和寻找更多的机会,比如说送货、送人这两方面,如何保证疫情期间大家在家隔离时,所有物资(尤其是医疗物资)能够更快捷、安全地运送。”彭军说。

robotaxi是包括小马智行在内的许多自动驾驶公司希望率先能够商业化落地的场景。

2018年12月,小马智行在广州开始试点城区公开道路robotaxi常态化运营。2019年11月,小马智行在美国加州推出首个面向普通公众的robotaxi服务。截至今年4月初,小马智行的robotaxi全球订单数量超过10万单。

实际上,除了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同样盯上robotaxi这块蛋糕的还有传统芯片公司和车企。

5月,英特尔宣布计划以9亿美元将以色列公司Moovit收入囊中,后者是一家提供城市出行解决方案的公司。这一大手笔收购展示了英特尔在robotaxi领域的野心。从滴滴出行分拆出来的滴滴自动驾驶也刚刚完成了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robotaxi或是其商业化布局的必选项。

robotaxi的落地和常态化运营被彭军看作公司发展的里程碑事件。“这表明公司开始由技术向产品化转变,业务开始逐步走向成熟。”彭军称。

包括robotaxi常态化运营在内,小马智行共经历了三个里程碑事件。2018年在上海举办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小马智行第一次秀出了自己的肌肉,对外展示了由10辆无人驾驶汽车组成的车队,这被解读为小马智行的技术已经进入相对成熟状态。

而今年年初宣布获得丰田汽车的注资并达成更加紧密的合作,彭军认为这是公司在生态体系建设中迈出的关键一步。“车厂在如何规模化量产车、如何保证质量可靠性方面,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而我们的优势是智能化、软硬结合这些方面,因此我们也可以跟车厂学到很多宝贵经验。”彭军说。

在一位关注硬件行业的投资人看来,自动驾驶行业越来越走向融合,传统车厂和自动驾驶公司间的合作会越来越多。

彭军认为,出行中最有价值的两大块是城区内的人的出行和比较长距离的货物出行。

除了robotaxi,小马智行已在公司内部有一支十几人规模的团队研发长途货运领域。不过目前国内自动驾驶货运业务究竟何时能落地还是未知数。

但值得注意的是,到目前为止,即使是自动驾驶的先行者Waymo还没有完全进行商业化落地。自动驾驶下一步的挑战是,如何像一个老司机一样去驾驶车辆。这需要建立在有大量数据积累、软硬件结合精细化、软件高效率的基础上。

新基建利好

对于自动驾驶行业来说,今年政策利好不断。

今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等11部委联合印发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并提出2025年实现有条件智能驾驶汽车的规模化生产(L3级别)的愿景。4月,交通运输部发布了关于征求《公路工程适应自动驾驶附属设施总体技术规范(征求意见稿)》,为自动驾驶明确方向。

新基建的推出更是助力自动驾驶领域快速发展。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对“新基建”进行了明确的定义,其中5G、AI、数据计算中心等都将对自动驾驶行业带来直接影响。

彭军认为,由于自动驾驶对5G、AI、数据中心等技术有着更高的要求,自动驾驶可以作为新基建的主要用户方之一积极参与其中。

其次,在新基建之下,科技会有快速进步,这又会反哺新基建进程,从而推进中国经济向智能化、科技引领的道路持续转型升级。由此,自动驾驶和新基建呈现互相促进的状态。

此外,5G建设也将推动车路协同的发展。单车智能是把计算放在车端,需要不断去积累数据。而车路协同可以更好探测周围物体和环境,在5G的环境下,能够让车跟周围的物体、交通控制系统或数据中心之间的交互变得更快,提高安全性。

对于单车智能和车路协同,楼天城有个形象的比喻,“单车智能指的是军队中每个士兵的能力都很强;车路协同更多是指军队指挥系统。两者相互促进,并不矛盾。”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理想中的robotaxi场景是限定区域内,这需要跟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达到非常好的结合。

在和政府打交道方面,从硅谷走出来的小马智行团队的表现可以用“接地气”来形容。举例来说,小马智行是广州第一支落地的常态化运营车队。

“与政府打交道,同理心很重要。邀请政府的人员来试乘,不断讲解沟通,并让他们感受到我们对安全的重视,一步步建立信任。”彭军说。

但技术的进步往往是多因素共同推进。

自动驾驶被视为AI行业的最高挑战,不仅仅需要自动驾驶公司自身在技术上的不断迭代升级,还需要政府支持、运营商和基础设施合作方的配合、与传统车企间的合作规模化。这些都需要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

对于小马智行而言,如何成为一个强大的资源整合者是其实现商业化落地的关键。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