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工业之母”因何受制于人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14字)

2020-06-19 “工业之母”因何受制于人

就像半导体是所有电子业的根本,机床是所有制造业的根本。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远川科技评论(ID:kechuangych),作者:沙梦。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最近,一直宣称自己掌握空调"核心科技"的格力,开始卖数控机床了。

在6月初的股东大会上,董明珠高调宣布,涉足高端装备多年后,格力已经开始对外出售数控机床。

不熟悉的人可能会误会:造空调的格力为何“不务正业”卖起了机床。实际上,在机床领域,格力是实打实的“入局8年,研发5年”。

去年两会上,人大代表董明珠接受采访时反复叮嘱媒体“请一定报告给总理,我们数控机床已经可以和德国先进工艺比拼。我们已经完成了生产自己的数控机床”。

董明珠说话向来有些托大,她前两年高调投资芯片、电动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不过这次机床好歹算是造出来并且开卖了。

为何董明珠对机床有如此执念?正好借机会捋一捋这个被誉为“工业之母”的行业。

高端数控机床,大国博弈的王炸

机床有多重要?一言以蔽之,机床是制造机器的机器,机床业是制造制造业的制造业。

这话听起来挺拗口,但机床的重要性就在这里,它称得上制造业之母,智能设备皇冠上的明珠。

如果把机床按照加工零件的不同方式来分类,就有了车床、钻床、镗床、铣床、刨插床等等家族成员。

切削金属是衡量机床的水平的关键,但凡是精度要求较高和表面粗糙度要求较细的零件,一般都需在机床上用切削的方法进行最终加工。因此在机床大家族里,车床和铣床是绝对的C位。

过去的工厂车间里,普通机床的控制全仰赖工人来完成,做个复杂零件往往需要车工、铣工、磨工、画线工齐上阵。改变这一切的是数控机床的出现,因为引入了电子控制系统,它能将加工零件的多个步骤一次到位。

像中国这样的工业大国,机床不缺,但缺精密多轴复合加工的数控机床,这才是制造复杂金属件的关键。

说起顶尖数控机床的代表,当属五轴联动数控机床。之所以这种机床能在制造业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全仰赖它高精密度的复杂曲面加工能力,这种能力用在什么地方呢?

现在制造业中,想要加工螺旋桨、叶轮、重型发动机转子,五轴机床是唯一手段。因此,这种机床设备扼住了一个国家的航空、航天、军事、科研、精密器械、高精医疗设备等产业的咽喉。

正因为如此,五轴联动数控机床长期被列为战略物资加以管制,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大国重器。上世纪80年底,曾出了个震惊国际的“东芝违禁向苏联出口精密机床事件”,因为东芝的“慷慨大义”,使美国对前苏联的海面优势丧失殆尽,几乎影响了美苏争霸的战略天平。

因此,机床尤其是高端数控机床,在当下复杂的国际形势中是大国博弈的一张王炸牌。

这样一个重要的战略物资,中国手上又捏着多大的砝码?

中美两“冤家”,竟是机床行业“难兄难弟”?

根据兰德的报告,作为全球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的机床消耗量分别名列第二和第一。但尴尬的是,两个大国机床的进出口贸易逆差也名列前茅。

两个制造大国,机床买的比卖的要多得多。

今年4月中旬,赛迪顾问发布了2019年全球TOP 10数控机床企业排名,前三甲被来自日本、德国和德日合资公司包揽。TOP 10榜单中,无一中国企业上榜。

美国属于起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数控机床最早于五十年代就在美国诞生,但因为机床业投资大,回报低,再加上美国本土劳动力成本日渐昂贵,资本算来算去,觉得这笔生意不划算。因此,美国机床业逐渐式微,紧随其后的德国、日本却捡了个漏,抓住良机快速的发展了起来。

中国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拥有了自己的数控机床,作为中国的工业体系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出了十八家交相辉映的国有机床厂,堪称是定海神针般的十八罗汉。

但中国精密机床工业的现状并不乐观。根据国金证券观点,虽然数控机床已经有制造五轴加工的能力,但仍存有技术上的差距,高端产品基本依赖进口。

国内机床厂大多是国有企业,虽然减少了外部资本的纷扰,但却没躲过地方政策对经营的干预。许多摔跟头的机床厂,背后都有地方政府的神来一笔。

举个例子,黄石锻压机床厂凭借机械剪板机起家,依靠合资策略大量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并于2006年成功研发6000吨大型折弯机,这是打破了国外垄断格局的重要成果。

可在黄锻发展的关键档口,当地非要将其跟三环捆绑上市。上市了的黄锻身不由己,主营业务步步维艰,最困难的时候,几乎就要被过去的比利时合作伙伴收购。

这种现象其实道出了机床行业的本质:根据南山工业书院林雪萍的观点,作为事关国家安全命门的行业,机床厂并不是一只下金蛋的鸡,反而需要高研发高投入。放眼日本、德国等机床行业发达的地区,行业巨头们的利润都像走钢丝绳一样摇摇欲坠,现金流随时有断裂的风险。

亏损是问题,但不亏损更是问题。地方机床国企为了保业绩不得不跟着规划走,反而白白蹉跎了发展的良机。

美国这两年回过神来,也突然意识到机床的战略地位,开始扶持机床行业,明确要求一些部门只能购买国产机床。通过集团化的并购重组、资金和技术的加持,美国机床企业在世界市场上正缓慢复苏。

而国内机床行业,在入世后被辽阔的全球化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迎来了十年的狂奔增长。但市场份额的上升没有带来理想的取长补短,距离顶尖机床企业的技术差距反而被不断拉开。

因此,中国虽然顶着世界第一大机床生产国的桂冠,背后却盖不住缺乏高端机床,没有顶尖技术的隐患。

一声叹息,中国机床出海辛酸史

中国机床厂不是没想过奋力一搏,借助入市的契机,在国际上通过海外收并购来取得机床生产的先进技术,曾经是中国企业发展道路上的一剂良方。在2004-2010年期间,中国机床厂纷纷出海,一场国际机床并购的大戏自此开场。

中国机床行业的重大海外并购,大多集中在德国,偶有其他国家。并购瞄准的技术,包括拉削、螺旋杆床、龙门铣床、平面磨床、测刀仪等多个方面。

沈阳机床和北一机床分别收购了龙门铣床的顶级品牌希斯和瓦德里希科堡,而在平面磨床领域占据40%市场份额的杭州机床厂则收购了德国磨床aba,一时间热闹无双。

然而十几年过去,这些并购最后结局却是另外一番景象。aba于2010年申请破产,被德国同行接收;瓦尔德里希科堡自2011年后连年亏损。而希斯,则在2019年年年初申请破产,收购他的沈阳机床最终也没有躲过破产重组的命运。

除了甘肃星火机床和常州金昇实业的几个个别案例,中国机床厂的国际化并购大多惨烈收场,留下了不少让人唏嘘的故事和几声叹息。

为什么在机床行业,中国海外收并购的战略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原因还是在中国企业自身。

德国莱兴巴赫-哈缪公司亚太区商务总监吴昊阳的观点提到,在中国企业身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采用的一个普适性策略是薄利多销。商家愿意牺牲利润,低价获得大量订单,在量产中积累生产经验。

然后再将利润的一部分投入到研发,并升级设备和技术,然后再进一步获得更多的订单和更高的利润。

要让这个商业模型滚动起来,需要满足一个先决条件:市场容量要足够大,同时技术进步不能太快。

但这个经验在机床行业碰了壁。

机床行业做到头,面临的都是专业化、细分的小众市场。即使对于通用机床厂,某型号能超过50台就算量产了,普通企业很难积累经验。再加上机床的专业化程度相当高,意味着用户粘性大,低价抢客这一招在这里根本行不通。

同时机床的研发投入相当高,盈利空间有限,普通企业难以积累利润。要依靠资本拉动产业发展几乎不可能。但机床产业又和航空航天、核电等领域不同,最终还是要回到市场化主导的轨道上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机床业几经探索,但顶尖机床绝非一日之功。当年的中国机床行业18罗汉群星闪耀,但最终结局却大多归于黯淡。要么被并入到大的工业集团里,要么被民企并购。

从这次发售的机床的种类和性能参数来说,“最顶级”或许还有些言过其实,但格力的交出的这份答卷也给中国制造业提了一口气。

在中美大国博弈的当下,频频暴露的关键技术命门勾起了无数产业的辛酸往事,也刺痛了每个国人最敏感的神经。

就像半导体是所有电子业的根本,机床是所有制造业的根本。如今半导体被美国卡了脖子,这样的危局是否会在机床产业再度重演,成为卡住中国制造业的关键一手。

预防是解决危机最好的方法,有时候,还真就像格力slogan说的那样:掌握核心科技。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