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卡位5G换机潮:“华米OV”谁是赢家?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750字)

2020-06-18 卡位5G换机潮:“华米OV”谁是赢家?

主导这场迭代的华米OV以赢家身份纷纷进入5G手机的新赛道,开展一轮新的抢位。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全天候科技(ID: dushekeji),作者:吴健伟。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如果说2019年是5G商用元年,那么2020年便是当之无愧的5G手机元年。

过去半年,以华为、小米、OPPO、vivo为代表的国产手机厂商共计举办了超过30场新品发布会。换算下来,市场上平均一周至少有一款新的5G手机亮相,覆盖中、高、低端各级价位。对于未知何时到来的5G换机潮,头部厂商没有被动地等待,而是选择加速更新旗下5G手机产品线。

在这场由四大头部厂商主导的5G迭代潮中,首先到来的是新一轮高端冲击战。

伴随三星在国内手机的出货挣扎、苹果缺席首轮5G手机抢位站,国产手机冲击5G高端迎来绝佳空窗期。小米、OPPO、vivo与华为相继在一季度推出5G旗舰新品,堆料拼刺刀的模式瞬间将5G手机推向5千元价格水位线。

冲击高端的戏码没有持续多久,紧接而至的价格风暴才是2020年5G手机市场的主基调。得益于二季度中低端5G芯片的大规模出货,5G手机价格一路下探至1500元价位,国产手机市场竞争回到熟悉的节奏。

2020年上半年大规模产品迭代意味着4G手机的竞争已经进入尾声。主导这场迭代的华米OV以赢家身份纷纷进入5G手机的新赛道,开展一轮新的抢位。

冲高端、拼技术、拼价格

5G抢位战中,头部厂商在冲击高端这方面达成了一致的共识。

从2月开始,一批搭载骁龙865的旗舰新机陆续登场。在三星国内出货乏力、苹果缺席5G抢位战的空窗期下,这是国产手机集体向5G高端市场发起的第一次进攻。

伴随每次通信制式的迭代,手机市场都会迎来新一轮洗牌。3G时代占领中国手机市场半壁江山的“中华酷联”,在4G换机潮中分崩瓦解。最后只得华为抓住4G转型的机会,成功进入高端领域,并逐渐成长为国产手机品牌一哥。

时隔6年后,国内手机厂商们再一次迎来了换机潮的冲刺机会,这对小米、OPPO、vivo而言,也是其进军高端市场的大好机遇。

5G使整个手机行业迎来了一波涨价潮,雷军曾在微博上表示,由于5G元器件成本、专利费、增值税等原因,5G手机要比同级别的4G手机高出约700元。

且在手机行业整体滞涨的大环境下,高端手机市场意味着更多的增长空间,更意味着高利润和品牌效应。

小米在2月13日举行了新品发布会,率先向5G高端旗舰发起了进攻。

3999元起售、顶配售价高达5999元的小米10/10 Pro系列瞬间成为圈中热议话题。而在此的三天前,雷军曾在微博上连发3篇文章,以“如何做好一款高端旗舰”为题,从性能、拍照、屏幕三个方面,为小米10造势。

实际上,在去年小米9发布时,雷军已经强调过小米对于高端市场的决心。对于当时小米9也仅将起售价仍限定于2999元,雷军解释称,怕“步子迈太大,超出了米粉的承受能力”。但随后他也表示,“如果能够将价格放开,可以做出更好产品”。这无疑是为后续的涨价做了铺垫。

紧接小米之后,三月初,OPPO与vivo再向市场投下多枚高价“炸弹”。

其中,OPPO Find X2系列起售价为5499元,顶配售价6999元,这是OPPO从未达到过的价位(除联名定制版);vivo NEX 3S起售价为4998元,顶配版售价5298元。

两者关联品牌realme与iQOO的5G新品起售价也向着3500元价格线看齐。

“米OV”之外,早已稳坐高端市场的华为则用一款顶配的P40 Pro+将国产手机售价拔高至8888元。

为在性能配置上也努力向高端看齐,过往拼跑分的套路在这场高端战中消失,取而代之是厂商们实实在在地堆料拼刺刀。

打孔曲面屏、高刷新率、LPDDR5内存、UFS3.1以及Wi-Fi 6成为了2020年旗舰机的标配。

在差异化方面,小米10的1亿像素主摄、OPPO Find X2的120Hz超感屏、vivo NEX 3S的真全面屏以及华为P40 Pro+的10倍光学变焦徕卡五摄将各自的旗舰形象带上了新高度。

而消费者也用行动给了这些高端手机市场反馈。

其中,小米10在2月14日首销当天实现1分钟全平台销售额破2亿元,小米高管卢伟冰表示这是“小米品牌冲击高端市场首战大捷”;在4月27日小米10青春版发布会上,雷军宣布小米10系列在中国区销量突破100万台。

而起售价高达5499元的OPPO Find X2在官网开售后不久便售罄,时任OPPO副总裁沈义人在微博调侃道:“好了,我可以拧螺丝去了,再不行我去仓库发货也成。”可见OPPO这款旗舰新品热度之高。

实际上,随着消费升级,用户对于智能手机的购买需求发生变化早已有了端倪。

2016年,伴随驱动手机出货的4G换机潮进入尾声,4.67亿台的年出货量成为国内手机市场发展的顶峰,随后便是逐年下降的总出货量,以及华米OV对存量市场的持续分食。IDC分析认为,随着消费升级带来的影响,用户需求发生变化,不再一味追求高性价比的硬件产品。

随后,过往低门槛、低利润的中低端红海市场竞争愈发惨烈,一批依靠供应链组装“公模机”的厂商陷入困境。曾经红极一时的金立、锤子等品牌基本宣告出局,中兴、魅族、联想等二线厂商在苦苦挣扎。

而华米OV多年的市场、技术研发、供应链投入开始得到回报。IDC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国内手机出货数据进一步显示,华米OV市场当前合计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89%。

最近几年,华米OV正在极力宣传各自的研发投入。

2018年底,OPPO CEO陈明永宣布,将在次年投入100亿研发资金,一年后,他的口径升级为“未来3年内投入500亿元研发资金”;在2019年,vivo和小米也分别对研发投入了100亿元和70亿元,时年底,雷军宣布小米在2020年将会把研发经费提升至百亿元以上。

而华为在2019年整体研发费用更是达到1317亿元。据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19年上海MWC展中透露,过去十年仅在5G研发方面,华为已经投入了40亿美元,获得超2500个5G专利,占全球份额的20%多。

这些研发投入的成果正在各家厂商最新款旗舰手机中展现出来。除了自研的摄影、防抖、感光等技术。同时,屏下摄像头、折叠屏、连续光学变焦等技术也在各个场合被几家厂商争相展示,这些技术或将在未来1-2年内正式发布。

第一梯队手机厂商之间的直接竞争碰撞已成为常态,进军高端市场、开展差异化竞争成为头部厂商应对彼此直接竞争的首要任务。

雷军将小米这次冲击高端形容为“重新创业”,小米10便是这次重新创业的第一款手机;OPPO副总裁吴强则表示未来每年会稳定地输出一款达到Find X系列水准的产品;而一向秉承“本分”理念的vivo,则已经默默地将NEX系列发展到第四代。

这对于早已凭借mate与P两大系列站稳高端的华为来说,无疑是一个新的挑战。

对此,余承东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单纯地堆砌某一项指标的规格,并不能成为真正的高端品牌。我们看到一些厂商想进入高端市场,我们欢迎,但是要有真的技术创新支持、消费者价值支持,否则不可能有销量,或者只有很少的销量。”

5G手机的助推器

除了自家技术研发实力,5G芯片的发展,也牵动着整个5G手机市场的变化。

经历了骁龙855在5G市场上的惨淡之后,在去年底,高通推出了5G芯片方案骁龙865和骁龙765系列。与上一代骁龙855选配5G外挂基带不同,骁龙865 SoC必须搭配X55双模5G基带使用,而骁龙765G更是直接集成X52双模5G基带。

从命名上也可看出,骁龙865是接替骁龙855的升级版本,定位高端旗舰。

定位的升级,随之对应的是价码的上涨。雷军在微博上透露,搭载双模5G基带的高通骁龙865成本价是上一代骁龙855的两倍。

拆解机构TechInsights此前公布的手机物料成本数据进一步显示,骁龙865 SoC的成本为81美元;X55 5G基带和RF射频天线,模组的价格分别为26.5美元、33美元。

按照高通捆绑销售的机制,厂商采购三者的总价达到140.5美元。而算上5G技术的专利费用后,整套骁龙865 5G移动平台的成本要超过150美元。作为参考,骁龙855 SoC的成本约为80美元。

相较不得不接受5G元器件成本上涨的其他厂家,拥有海思麒麟的华为对于5G新机的推进节奏则要从容得多。

在华为目前发布的三款集成5G芯片麒麟990、麒麟985、麒麟820中,产品表现基本与命名一致,型号越大代表性能越强。

除了4月8日发布的P40系列继续沿用旗舰机的麒麟990 5G SoC外,华为在3、4月相继发布了麒麟820与麒麟985,精准地插入了骁龙765G与骁龙865G之间的空档。

随后在终端发布的荣耀30S、荣耀30Pro、荣耀X10以及华为nova 7等多个走量的系列中,都可以看到麒麟820与麒麟985的身影。

同样瞄准高通骁龙865与765G空档的,还有联发科的天玑系列。

2020年5月,联发科接连举行了两场发布会,相继发布天玑1000+与天玑820。

其中,天玑820使用了7nm制程工艺,采用4大核CPU架构,包含4颗主频为 2.6GHz 的 Cortex-A76 核心,外加4个主频 2.0GHz 的Cortex-A55核心,这是联发科首次将 4 大核的架构带到中高端芯片上。官方数据显示,天玑820在单核和多核性能分别比骁龙765G高7%、37%。

从天玑820的性能表现以及从首发机型Redmi10X 1599元的起售价来看,这枚定位中高端的5G SoC,或许有望成为接下来5G手机高性能千元机的象征。

此外,定位旗舰级别的天玑1000+,也为手机厂商打造性价比旗舰机型提供了骁龙865之外的选项。

为了应对海思麒麟和联发科天玑的夹击,高通先是在5月份推出了骁龙765G的小改款骁龙768G,随后于6月17日推出了旗下首款面向低端市场的5G SoC骁龙690。至此,高通完成骁龙865、765G/768G、690中高低端的5G全面布局。

随着5G手机战线逐渐拉长,高通、联发科、海思麒麟中低端5G SoC陆续登场,5G手机关键的芯片成本迎来下调空间。

高通、海思麒麟、联发科在5G芯片市场的多元发展,为手机厂商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整个市场从年初的旗舰角逐回归到更加合理、良性的竞争。

vivo Z6、小米10青春版等搭载骁龙765G的中端机型将5G手机往2000元价格线拉近。

伴随天玑800/820系列在二季度开始大规模商用,5G手机甚至进入千元时代。除了Redmi10X,搭载了天玑800 SoC的华为畅享Z以及荣耀Play4,起售价分别为1699元、1799元。

在这波新机潮中,除了中低端新机迎来爆发,厂商还利用精准的“阉割”刀法将骁龙865旗舰机型的售价拉到新低。

例如第一款3000元以下的骁龙865手机红米K30 Pro,便采用了LPDDR4X+UFS 3.0的内存芯片组,同时没有用上高刷新率屏幕;而与iQOO 3同样搭载骁龙865的iQOO neo 3,便采用了LCD屏幕、侧边指纹以及LPDDR4X等可以降低成本的配置,一下子将骁龙865手机拉到2698元价位。

售价,不再是阻碍5G手机普及的因素。

国内5G智能手机平均单价在不断下探。IDC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5G智能手机单价已降至557美元(约合人民币3940元,不含税基准),环比下降超15.4%。

“2019年下半年,5G还是在逐渐试水;但到今年第二季度,国内5G逐步进入普及阶段。”荣耀总裁赵明表示。

根据此前中国电信调研显示,国内消费者对于5G手机的知晓率高达92.4%,其中67.8%的消费者有更换5G手机的意愿。

要想让C端消费者体验到5G手机的完整实力,单靠手机厂商机海战术远不够,运营商的基站建设和套餐资费,才是5G普及的真正推手。

“行业内都担心明年4G手机卖不动,这个步子想不转都不行,所以我们特别希望运营商能加快5G基站的扩充速度。”在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雷军道出各大厂商的心声。

但从今年最新的数据看来,这一情况是乐观的。

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副局长鲁春丛在6月6日“5G发牌一周年线上峰会”中表示,目前全国基础电信企业建成5G基站已超过25万个,预计到今年年底,我国将建设5G基站超过60万个,覆盖全国地级以上城市。

自去年11月工信部向运营商发放5G商用牌照以来,5G套餐资费起步价便一直维持在120元价位,难以与当前仅需数十元便实现无限流量的4G套餐相比。而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目前5G套餐价格已经有下调的迹象,运营商开始推出折扣优惠。

其中,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均有推出7折5G套餐活动,中国电信则采取了预存话费的合约制,将每月5G套餐资费下调至103元。

谁是5G手机的赢家?

2020年5G手机的战事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无论是年初的旗舰混战,还是随后的中低端机型铺货潮中,外界都已经很难看到4G新机的身影。

在坐拥国内将近90%的手机市场份额下,华米OV用半年时间完成了5G手机产品线的全面更替。与这波手机厂商5G新机迭代风暴一同到来的,还有国内市场节节攀升的5G出货数据。

中国信通院发布的2020年5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显示,2020年5月,国内市场5G手机出货量1564.3万部,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46.3%;上市新机型16款,占同期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50.0%。

整体来看,在过去的1-5月,国内市场5G手机累计出货量4608.4万部,占同期手机出货量的37.0%、上市新机型累计81款,占同期手机上市新机型数量的47.9%。

对于国产5G手机而言,还有一个“利好”的因素或是目前苹果全线产品尚不支持5G,且今年苹果新机发布时间或在9月甚至更晚。这也意味着今年以来,国产5G手机有三个季度的“销售窗口期”。

从IDC发布的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中国5G手机市场依然是头部厂商华米OV的天下,四者合计拿下了97.1%的市场份额。除了华为拿下过半份额外,米OV的竞争呈现胶着状态。

以声称要“All in 5G”的小米为例,从2019Q2开始,其高管就反复在电话会议中强调其对于5G做了十分充足的准备,并多次提到希望5G能为小米带来强劲增长。随后,Redmi率先在市场中发布千元级别的5G手机,更是直接掀起了5G的“肉搏”战。

而作为第一批亮相5G市场的厂商,vivo在去年已经先后发布了三款5G手机。据IDC发布的2019年Q3中国5G手机市场份额数据,vivo一度以54.3%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占据着中国5G手机市场,这是vivo抢跑5G手机得到的红利,但这一数据在今年Q1已经退至14.4%,可见其长期的竞争力还有待考验。

有人信奉抢占先发优势,而OPPO则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所持5G标准必要专利位列全球第十一,早早拿到5G牌照的OPPO却直到去年12月才在国内发布了自己的5G手机——OPPO Reno3系列。瞄准视频赛道,OPPO为此增添了视频超级防抖Pro模式及傻瓜式视频后期制作功能,试图在5G初期抖音、快手等视频软件霸占手机屏幕的时代提升竞争力。

在这场5G换机战中,努力刷着存在感的还有徘徊在边缘的二线厂商。

中兴、魅族等皆已对外宣布企业2020年的5G战略布局计划,前者表示至少将发布15款5G相关终端产品,后者则至少将发布4款高端5G旗舰手机。

努比亚在3月12日推出了红魔5G新机,希望继续通过游戏手机的细分市场拿下5G手机一席之地;中兴在3月23日推出Axon 11,主打5G高清视频的拍摄和传输;而姗姗来迟的魅族在5月8日才推出首款骁龙865新机魅族17。

各梯队厂商激烈竞争的背后,还有不容忽视的大环境影响。从上半年来看,疫情已经对整个供应链市场、经济环境造成创伤,被誉为“手机行业开年大戏”的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等活动也先后被取消。

“这对于(5G)全球化的普及应该会带来一个不小的打击,”国内新锐互联网品牌realme全球营销总裁徐起指出,上半年整个行业的5G热潮“相对于之前来说缺少一个兴奋点。”

同样深受影响的还有即将入局5G的苹果。

往年,苹果一般选择在9月份发布新款iPhone,但今年以来,“iPhone 12系列可能会延期至发布”的消息不断。

第一手机研究院分析师孙燕飚在接受《深网》采访时表示,“iPhone12供应链从去年11月份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但受到中国疫情的影响,随后又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研发周期会相应拉长了很多。”另一方面,支持5G网络的iPhone12相较前一代产品更加复杂,苹果还没有生产5G产品的经验,所以备货周期也会延长。

从产业链透露的消息来看,苹果iPhone 12系列将会至少有4款机型,这也意味着,5G版的iPhone在定价上的灵活性将会高。

虽然错失了中国第一波5G红利,但是今年一季度,苹果用一款3299元的性价比新机iPhone SE开展了错峰的市场竞争。

这款机型在随后的电商补贴中售价甚至跌破3000元。在一众高价安卓旗舰新机潮中形成鲜明对比。

根据CINNO Research的数据,受益于iPhone SE热卖,苹果4月份在中国市场出货环比大增160%,远超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的环比增幅。这款时隔四年重新回归的“廉价iPhone”,被认为是苹果为应对安卓阵营竞争的手段。

这只是iPhone进入性价比时代的开始。

由于欧美的疫情防控暂不明朗,国内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当下苹果更看重中国市场的表现。库克在5月1日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目前,全球市场仅有大中华区的Apple Store保持正常营业,同时iPhone SE的推出,苹果对中国市场下一季度的销售表现比较乐观。”

除了iPhone SE外,苹果在国内市场展开罕见的降价策略。4月以来,苹果对iPhone 11系列、iPhoneX系列等进行了官方的大规模降价促销,加之各电商平台叠加的价格补贴,在市场形成了“真香”效应。

扩宽辐射用户群,以降价去库存、抢占市场份额,这被业界认为是苹果在为其5G手机开路。

所有人都在摩拳擦掌,5G手机市场目前真正的胜负还未能分出。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