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大疆10亿损失反腐案细节曝光,互联网大厂贪腐为何屡见不鲜?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386字)

2020-05-27 17:30:00 大疆10亿损失反腐案细节曝光,互联网大厂贪腐为何屡见不鲜?

除大疆之外,近年互联网大厂贪腐案件屡见不鲜。

猎云网注:近日,一则判决书曝光了大疆创新一年前反腐的最新进展。文章来源:融中财经,作者:苗弋。

2019年初,大疆(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在内部发布反腐败公告,称因内部腐败问题导致大疆科技预计损失超过10亿元。彼时大疆公布的数据显示,这起反腐风暴导致45人被查处,这些人要么移送司法,要么被直接开除。

一年后,这次“反腐风暴”曝出最新进展。

司法机关作出的判决显示,渉事的大疆原采购经理吕某和伊某,在2015年7月至2018年8月间,利用职务之便,向供应商收受回扣360多万元,截至报案时,采购额共计约7500余万。

法院认为,吕某与伊某作为利益共同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最终伊某被判刑1年6个月,对吕某维持一审5年量刑维持原判。

贪腐损失超10亿

这起贪腐案的起因还要从2018年说起。2018年8月,大疆科技法务部接到匿名举报信,该信举报公司前员工伊丹勾结公司采购人员吕龙,通过其银行账户多次向吕龙输送巨额贿赂,并为供应商牟取利益。

举报信的大体内容是,大疆前员工伊丹在任职期间引进了威欣睿公司作为大疆科技的供应商。伊丹离职后,由吕龙接手并负责威欣睿公司的采购业务。后经发现,伊丹离职后是加入了供应方威欣睿公司,并利用其与吕龙的关系,向吕龙许诺在增加采购额的情况下给予返点。之后,吕龙先后多次向该供应商下单,采购额从每年30余万元升至每年3000余万元。

不久,大疆科技便向公安机关报案。2018年12月26日,吕龙在深圳被抓获。2019年1月10日,另一涉案人伊丹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

在伊丹接受调查之后的一周,大疆发内部反腐公告,开始大刀阔斧整治供应链腐败问题。

曝光了2018年由于供应链腐败,造成大疆的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其中高价物料少则高出20%-50%,低价物料不少以市场合理水平2-3倍的价格向大疆出售。

此外,还曝出不少腐败黑洞和手法。主要包括:供应商报底价,然后伙同供应商接口人加价;利用手中权利,以技术规格要求为由指定供应商;以降价为借口淘汰正常供应商;利用内部信息和手中权力引入差供应商;内外勾结搞皮包公司等。

据统计,大疆2018年因贪腐问题损失超过1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是该公司2017年所有年终福利的2倍以上。大疆公告同时称,大疆内部腐败问题远比想象的大很多,预计牵涉范围超过百人。大疆内部调集资源集中精力建设了一支专业反腐团队,将进一步扩大腐败问题的监督和查处力度。

2019年大疆共处理涉嫌腐败和渎职人员45人;其中,涉及供应链决策腐败的研发、采购人员最多,共计26人;销售、行政、设计、工厂共计19人。问题严重、移交司法处理的有16人,另有29人被直接开除。

曝光细节 两年收受300余万回扣

2020年5月19日,审判机构公布了大疆科技前述两任采购经理的贪腐细节。

据悉,生于1988年的吕龙,在2015年至2018年7月在大疆科技任职采购经理,另一位原采购经理伊丹则于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在大疆科技任职。

据吕龙供述,2014年他在香港与自翔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被派往大疆公司,2015年转岗为采购经理,并在同年认识了伊丹。

两人的贪腐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当时,伊丹已从大疆科技离职。时任大疆科技采购经理的吕龙与伊丹商量,由伊丹找威欣睿公司总经理林某索要好处费,提出按照采购额的5%收取。

林某经考虑后表示同意。于是,林某安排公司会计每月在收到大疆科技的货款后,随即按货款额的5%提成,通过原公司员工“宿某艳”个人银行账号转款给伊丹个人银行账号。

而后吕龙利用其在采购部的职务便利,帮助威欣睿公司获得大量采购订单,威欣睿公司销售额从原来平均每月21.5万元飙升至每月364.8万元。

吕龙表示,他2017年回扣大概收了三四十万,2018年大概收了二十多万,并说伊丹大概给他转了50-60万,他拿了多少自己就不知道,本来这个事情可以自己找威欣睿公司的林某,但由于跟林某不熟,觉得不安全,所以伊丹自己去找的。

据伊丹供述,他从大疆离职后,是吕龙找到他让他去和威欣睿公司谈,收取5%好处费,吕龙分三分之二,他分三分之一。给吕龙的钱中,两笔共110万元是通过银行转账的,其余都是现金。威欣睿公司总共转账28笔共348.2万元人民币,他实际给吕龙270万元左右,剩余78万元归自己。

经查,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间,威欣睿公司通过宿某艳账号分28笔转款348.2288万元人民币(币种下同)至伊丹账号,林某账号转款1笔14.45万元至伊丹账号,共转账362.6788万元。

法院认定,伊丹和吕龙两人在共同利益支配下相互配合、分工明确,均犯下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二人是共同犯罪,而非主犯与从犯关系。在一审中,吕龙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伊丹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2019年1月30日,到案后的伊丹与大疆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在二审期间,大疆创新为伊丹出具了一份《谅解书》,认为他认罪态度较好,主动赔偿大疆80万元,得到了轻判。伊丹最终获刑一年六个月。对吕龙的一审5年量刑维持原判。

内部贪腐早已有之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大疆创新自成立以来共完成5轮融资,融资总额近11.2亿美元,2018年最后一轮融资之后估值达150亿美元。投资方既包括本土创投红杉资本、麦星资本、远瞻资本,也包括外资风投机构IVP(Infinity Venture Partners)及Accel Partners。

有钱的地方是非多,这次案件也并不是大疆第一次被爆存在内部贪腐情况。创立于2006年的无人机巨头大疆创新在此之前,就有关于内部员工卷入贪腐的爆料。

在大疆连续融资3轮的2015年,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15年10月,深圳南山区人民法院曾对大疆创新员工胡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作出判决。

在该案中,被告人胡某作为大疆创新的IE工程师,负责导入自动化烧录设备、厂房规划装修工作。在2014年9月大疆创新需要采购一批IC烧录仪时,胡某负责前期测试,其与供应链公司接洽并谈妥采购后的回扣款事宜。之后,胡某出具产品推荐报告,推荐采购部门重点考虑,并找到了采购部门陈某告知了回扣事宜。采购完成后,陈某收到了该供应链公司总经理支付的7万元回扣款,并将其中的2.5万元支付给了胡某。

互联网大厂贪腐屡见不鲜

互联网公司站上最强的风口,也经历着严重的腐败。除大疆之外,近年互联网大厂贪腐案件屡见不鲜。

就职位来说,中高层员工手握渠道、流量等权利,可谓对于下游企业有“生杀大权”。纵观互联网大公司的反腐案件,最著名的几桩,都是涉及高层贪腐舞弊:

2011年,阿里巴巴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聚划算招商受贿54万,于2013年被判7年。同时,其余4名前聚划算员工分别被判刑5年6个月到1年9个月不等;

2015年6月,前腾讯高管、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春宁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深圳警方带走;

2016年11月4日晚,百度发布内部公告,披露副总裁李明远存在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等三宗“罪”。

2016年,哔哩哔哩在《致伙伴的公开信》中称,其前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伙同其丈夫以及亲属开办公司进行利益输送,金额超100万。

2019年,优酷原总裁杨伟东因为经济问题被查;

但随着创业公司的兴起,基层员工也有机会“薅”公司的羊毛。其中,运营和采购部门作为重灾区,伙同外人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况屡见不鲜。

2018年12月,字节跳动员工汪某及一名代理商工作人员,分别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及行贿罪,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

2019年1月初,滴滴发布公告称2018年有83人因严重违规被解聘,其中8人因涉嫌违法被移送司法。违规事件主要集中在弄虚作假、收受不当利益、侵占和信息安全违规等方面。

初创公司也是一样的命运。空空狐创始人被指挪用公司资金个人消费、95后神奇百货CEO被指侵吞公款、共享单车企业也曾接连被曝出内部贪腐事件。

互联网企业在快速开拓市场、飞速发展过程中,赋予管理人员一定的权力激励创新,但企业在‘守业’阶段,内控合规管理不够,根治互联网企业高管贪腐问题并不容易。

2017年,唯品会、京东、美团点评、百度、宝洁、小米、腾讯等多家互联网企业还发起了“阳光诚信联盟”,目前已经有350多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入驻。该组织有黑名单机制,入驻公司每个月会将有腐败、欺诈、泄密等违反公司规定甚至犯罪行为的员工登录上去并公示,上了黑名单的员工将被所有联盟成员联合拒绝合作和录用。

目前,各大互联网公司为了能够防范内部贪腐案件的出现,也做了不少措施。2019年5月份,瓜子二手车为了能够让内部员工充分认识到贪腐的代价之大,还组织了企业中高管代表去 参观了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瓜子二手车的中高管们参观了看守所内的反腐败展馆和“铁窗生活”展区,充分认识到廉洁的重要性。

美团在公司内部设立了“重案六组”进行反腐,阿里内部也设置了廉政合规部,京东公司内部设置了内控合规部等等。通过这些部门的设立以及内部反腐举报通道的畅通,让互联网公司内部的腐败行为受到更强力的打击。

贪婪和欲望是人性难以分割的一部分,而纵观历史和各国经验,卓有成效的反腐,往往正基于对人性的理解。比如,新加坡在反腐,采用“高薪养廉”,以及“退休金”制度——公职人员不断叠加升高的退休金,一旦有不当行为就会全数作废。每个人都会权衡作弊的机会成本。

北京理工大学公司治理与信息披露研究中心主任张永冀建议,要对公司内部的权力分散,让独董和一众股东认识到腐败对于公司运营的巨大负面影响,积极参与到腐败的监督和治理,也能够防止高管和创始人成为腐败源头;同时,还可以外聘律师、风险管理师等专家参与内部腐败监督调查。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