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全时逃过二次死亡,见福接手成都门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22字)

2020-05-17 全时逃过二次死亡,见福接手成都门店

来源:猎云网
北京全时又将何去何从。

猎云网注:在中国,便利店的龙头企业除了外资品牌,很多都是民营企业,他们靠自有资金发展壮大,在过去缺少政策支持的情况下,都能杀出一片天,政府的帮扶,只是如虎添翼。当然,另一方面,便利店是一个消费向市场导向的行业,尊重市场规律,显得无比重要。文章来源:十亿消费者(ID:gjgc168),作者:房煜。

“便利店业态本身没有问题,但是一场大风来了,有人感冒有人得病很正常。”这句话,是见福便利店董事长张利上周对虎嗅的表态(参考《不用急着唱衰便利店》)。这句话早已暗示了全时再次逃过死神的结局。5月16日晚见福便利店宣布,正式与山海蓝图达成协议,接手全时成都全部门店。

而虎嗅从其他渠道获悉,全时北京也有买家积极在洽谈。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王洪涛撰文也暗示了这一点。

这个结局或会让那些唱衰便利店的人大失所望,但是对于从业者来说,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全时成都究竟情况如何,接下来事件还将如何发展?北京全时又将何去何从,看完本文,或许你会知晓一些答案。

见福接棒山海蓝图

在说成都全时之前,我们先说下山海蓝图。操盘全时便利店的蔡学彦,是厦门银鹭集团的创始股东,也曾经是企业高管。现在蔡学彦还是山图酒业董事长。由于同在厦门的关系,蔡学彦与张利早就相识。

2018年,全时便利店由于大股东富华商业(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暴雷,资金链出现危机,不得不寻求买家。这时蔡学彦对于便利店发生了兴趣,决定接手全时北京大部分门店。

彼时,全时便利店在北京有400多家便利店,和好邻居便利店、便利蜂算是北京地区规模比较大的本土三强之一。从门店来看,全时有几个特点:

第一,门店分布在北京地区比较均衡,远至六道口,东到东四环,都能看到全时便利店的身影。

第二,全时便利店在商品结构上和7-11有相似之处,其中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中午提供热餐盒饭,这一点目前在北京,只有7-11、便利蜂等少数品牌可以做到。

第三,全时便利店门店大部分为加盟店,面积普遍不大,门店陈列比较紧凑。

这说明,全时便利店的资产基本面还是不错的。下面就看经营者的功力与耐心。

很多人在归因全时便利店遇到危机的时候,都把这一点归结为便利店行业门槛高,资金需求高,以及北京是便利店荒漠云云,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不到。小业态经营难度大,理应是零售业的常识。但是便利店作为零售业和其他互联网项目不同,本身仍旧有较强的现金流功能,只是这个造血功能是细水长流,不能操之过急。

而2018年,正是这一年当时的全时便利店下决心进军全国市场,比如当年2月,全时还收购了成都的GOGO便利店。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战略确实是踩空了大势。

2018年全时遇到危机时,很多同行都对于全时的资产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最终,罗森接手了华东、重庆94家全时便利店,这个数量,对于罗森也是一次门店规模提升。2018年,罗森中国的总门店数接近了2000家。而山海蓝图接手了北京、天津和成都的门店。

从现在的情况看,全时便利店被山海蓝图接手后,门店商品结构并没有出现大的变化和调整。而北京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此外,全时便利店在北京的门店大多数分布在CBD这样的商圈写字楼附近,在疫情期间,这样的布局遭受了比较大的打击。

此次危机事件发生后,根据红星新闻的报道,全时成都门店一直经营正常,甚至还在继续招聘,截至2019年8月,全时成都共有105家门店。

见福便利店则为福建地区规模最大的品牌连锁便利店,按照中国连锁经营协会2018年5月公布的便利店TOP70榜单,见福便利店以当时1300多家门店的规模,排名第14位。其投资方红杉资本给出的估值是12亿(参考《见福便利店:估值12亿,敢对711说不》),是中国便利店行业第二梯队的龙头之一。

张利对虎嗅表示,“全时便利店本身并不差,只是疫情来了,商业秩序需要重组。”他还表示,见福便利店也始终是以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便利店为榜样,学习其精髓,从这一点上说,见福与全时的路线一致。

同时,见福便利店也会结合中国本土实际,尝试发展直播带货和社区团购,为便利店加上O2O的因素。5月7日,福客电商直播基地与创视界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推动福客电商直播基地的快速发展,帮助传统企业打造自己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基地兹定于6月底举办“闽宁企业深入协作开启消费扶贫,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暨福客电商直播基地开播仪式”。

2019年底,张利曾经参加过虎嗅的FM节,当时在论坛上,张利被问及对于创业者有何忠告时,他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别瞎折腾。”这句话对于2020年的走势,或许是一种预见。

北京全时怎么办

王洪涛在《全时怎么了?便利店行业行不行?》一文的最后,指出山海蓝图负责人表示:“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已经介入,现场办公,积极协助解决一些之前的遗留问题,帮助企业创造一个更好的恢复和经营环境。这也充分显示了党和政府对民营企业的关心与支持。”

这也暗示了,北京全时也在有买家积极接触,其最终结果,不久也将揭晓。而且接盘者也必定是经验丰富的行业老手。

事实上,所有唱衰便利店,特别是宣扬北京是便利店荒漠的文章都忽略了一件事,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商务部和北京市政府都不约而同的把便利店作为民生主力业态看待,从政策层面给予了支持。早在2018年10月,也就是全时便利店第一次碰到危机时,北京市市委书记蔡奇就来到街头考察主流便利店品牌,对他们的发展给予鼓励。

看不到这一点,就无法理解便利店以及整个小业态生态的未来。当时就有业内人士激动的对笔者表示,这是第一次政府把便利店当作一个独立业态,放到了与超市同等重要的地位。

不光是北京市政府,即使是疫情期间,很多地方政府都把便利店作为保障民生供应的基础。张利透露,在厦门疫情期间,超市、便利店、药店是政府要求坚持开业的三个零售连锁业态。“便利店是疫情期间受伤最小的行业之一。”他对虎嗅表示。

在这种情况下,全时便利店的情况不可能自生自灭。在中国,便利店的龙头企业除了外资品牌,很多都是民营企业,他们靠自有资金发展壮大,在过去缺少政策支持的情况下,都能杀出一片天,政府的帮扶,只是如虎添翼。

当然,另一方面,便利店是一个消费向市场导向的行业,尊重市场规律,显得无比重要。

2019年,7-11中国董事长内田慎治在接受《第三只眼看零售》采访时曾经提到,7-11进入北京、天津的门店,目前都已经实现开店7年盈利。也就是说,即使以7-11的功力,在北京也要用7年时间跨过盈利门槛。2019年,7-11开始向更多二三线城市出发,内田慎治表示,未来7-11将依靠系统的能力,将盈利周期缩短为3年。

而全时自2012年成立,到2018年正好是七年之痒。

换句话说,无论是谁接手便利店,仍旧需要战战兢兢,以如履薄冰的心态,耐心审慎的经营。当然,山海蓝图的退出或许也说明,干便利店真是个专业的活,还是交给专业团队更好一些。资本层面的力量,更适合当啦啦队,而不宜坐上教练席。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