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接连抛售金科股份,孙宏斌套现68亿加速离场,黄红云“松口气”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696字)

2020-05-08 接连抛售金科股份,孙宏斌套现68亿加速离场,黄红云“松口气”

此番减持完成后,融创现仍持有的金科股份,约占金科已发行股本总数的13.35%。

猎云网注:融创再抛售金科股权,近30天内累计套现超68亿。按照这个进度,今年年内估计就会全部减持完,如果平均股价按照8元计算,差不多能给融创带来125亿元的现金收入。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李艳艳,编辑:米娜。

不到一个月,孙宏斌再度抛售金科股权。继4月13日融创中国以47亿元出售其在金科的11%股份后,5月7日晚间,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已于5月6日至7日,在公开市场再度减持5%(约2.669亿股)金科股权,出售价格为每股8元,总价约为21.36亿元。

该公告称,由于出售事项为在公开市场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因此融创并不知悉买方身份。据董事作出一切合理查询后所知,出售事项的买方及最终实益拥有人,均独立于公司及公司关连人士。

不过,据交易所盘后数据,金科股份在盘后发生的三笔大宗交易,买方出现在两个营业部,一个是国泰君安证券广州黄埔大道证券营业部,另一个是银河证券贵阳长岭北路证券营业部。彼时的“宝万之争”,前者即为恒大的买入席位,因此有市场人士将背后“接盘方”指向恒大。今日午间,恒大对此猜测予以否认,称其为“不实消息”。

此番减持完成后,融创现仍持有的金科股份,约占金科已发行股本总数的13.35%。融创方面也表示,不排除继续通过公开市场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进一步出售金科股份。显然,融创继续减持已成定局。

值得关注的是,5月7日,融创还解除了质押的金科2.93%股份。有行业人士称,此举不排除是融创为继续减持做好准备。“按照这个进度,今年年内估计就会全部减持完,如果平均股价按照8元计算,差不多能给融创带来125亿元的现金收入。”

接连抛售并不意外。

今年3月底的2019年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明确表示,融创今年要做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处置部分低效持有型资产。简言之,“去杠杆”。不过,当时他主动提及的乐园等资产出售事宜还未再行披露进展,融创随即以大幅减持金科股份的方式,回笼资金近47亿元。

抛售金科,被视为融创首次履行去杠杆承诺的实质之举。截至今年5月7日,融创中国已累计出售8.54亿股金科股份,约占金科地产已发行股本总数的16%,总代价约为人民币68.35亿元。

行业普遍认为,融创与金科之间耗时近4年的股权争夺战,实为公司的实控权之争。融创于2015年入局金科,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与金科创始人黄红云之间,接连上演股权及人事狙击战,双方财技频出,几度难分难解。

直到今年4月的那场抛售,红星家具集团实控人车建兴入局,成为融创的新伙伴。至此,老孙不再进击大股东之位,金科实现“三足鼎立”。事态归于平静。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融创想要的,仅仅是控制金科吗?

“假设融创要控制金科,就必须触发要约收购,比如,通过300亿的手笔,完成金科私有化,但那对融创来说没什么意义。”融创区域层面一位不具名高管对《中国企业家》称。在他看来,融创真正想要的,是“西南地区的土地,A股上市公司的壳,以及金科稳健的名声”。

另有融创集团层面高管称,融创对金科的抛售动作实质上“可进可退”。

“金科在西部地区的底盘,孙宏斌还是很喜欢的。当然,现在融创自己在西南也扎下了。比如在重庆,双方就是第一与第二的较量。”该高管估算,虽然融创还有将近13%的金科股份未售出,但目前来看,回血68亿元就算回本了,这笔投资也不亏。”

孙宏斌加速离场

早在4月13日,融创中国旗下子公司天津聚金已经与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订立协议,后者以近47亿元购买其在金科的11%股份。权益变动完成后的12个月内,融创称“不排除主要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继续减持金科股份”。

野村报告指出,此次出售金科股权后,预计将为融创今年第二季度贡献8亿元的盈利,若融创进一步出售其余的18.35%金科股份,预料可为公司带来20亿元盈利。

有行业观点认为,随着红星集团的入局,胶着近四年的“融创•金科股权争夺战”行将落幕。目前金科实际控制人仍为黄红云,相关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公司约29.9925%的股权,占据大股东地位;红星家具集团及广东弘敏合计持股比例将跃升至11.04%。

融创中国开始逐步退出。同日晚间,金科股份发布了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解除质押的公告。金科方面称,股东天津润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此前向五矿信托和银河金汇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了金科股份。其中约1.6亿股已于近期解除质押,占公司总股本2.93%。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方面称,天津聚金于4月15日向红星家具转让的金科股份尚未完成过户,持股比例为11%,仍计入天津润鼎及天津聚金的持股比例中。

回溯这次股权之争。一个凸显融创“野心”的标志性事件是,2016年11月,天津聚金通过认购金科股份定增股份,一举成为上市公司持股16.96%的重要股东,当时黄红云家族持股比例为25%。随后,融创与黄红云家族不断增持,截至2016年末,双方的持股比例分别达到21%与26%。

融创也曾短暂成为金科的第一大股东。2018年10月25日,融创通过旗下三家公司持股27.67%,以0.0002%的极微弱优势首次超过黄红云系,逆袭成为金科第一大股东。但融创的优势仅仅保持了3天。黄红云迅速反击,与女儿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持股比例增至29.99%,重夺第一股东宝座。

截至2019年底,融创与金科最终将股权比例定格为29.35%、29.98%,双方仅差0.6%。“处置资产是比较坚决的事情。”孙宏斌强调称。如今融创接连减持,也意味着,黄红云家族已确保金科的控股权不会旁移。

华泰证券的分析人士为孙宏斌算了笔账:融创首次购入金科股票价位是4.41元,按其后几次增持时间查询,2017年3月间金科股价在6元之上,2017年4月至2018年全年其股价在5元上下浮动,而融创今年4月14日套现时的股价是8元。粗略估算,融创持股总成本在76亿元左右。这意味着,融创在金科股份上面的投资浮盈已有50亿元。

黄红云“松口气”

“公司就是我的生命。”黄红云一直对金科寄予厚望。

有意思的是,就在融创今年首度减持金科的第二天,即4月15日上午,金科召开了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相较往年,这个日期提早了一周之多。

“融创作为金科重要的财务投资者,在最近三四年间,共同见证了金科快速发展,也给予了关心和支持,再次衷心表示感谢。”业绩会上,有投资者就昨晚融创减持金科股份予红星的相关情况予以提问,金科股份董事长蒋思海称,“融创也是同行,有很多值得金科学习的地方。”

不过随后,蒋思海就转变了话风。“融创作为股东提名的董事,大家也看到了,在某个阶段对公司正常生产运营、对议案的表决情况等,带来了不利影响,特别是金融机构和监管机构,也是比较担心的。(所以)他们这次减持,我们表示理解。”

尽管融创派驻的董事在金科内部难以活动的传闻屡见报端,但金科高管这样公开的“DISS”融创还是首次。一个事实是,在关键的董事会争夺战中,随着2017年融创西南集团总裁商羽落选,金科9人董事会,融创只占两席,黄红云提名三人,还有两位职工董事系常年追随黄红云的金科员工。此后,融创系多次在金科董事会、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双方的交锋备受关注。

这样的管理局面显然无法撼动黄红云控制的金科股东会与董事会,自然不利于融创的西南战略。随着融创减持出局,其在经营层面的话语权无疑会持续削弱,将金科控制权视为“生命”的黄红云总算松了一口气。

本次融创协议转让股份后,部分剩余股份会如何处理?蒋思海称,“融创公告中没有通知董事会及管理层股份的后续安排情况,不过公告函里也说了,未来12个月不排除协议转让或进行大宗交易减持股票。我想融创强调大宗交易减持,这样的描述也是经过思考的妥善安排。”

在蒋思海看来,融创作为股东,在金科股票收益上获得了很好的收益。按照金科卓越共赢计划设定的利润增长目标,2020年、2021年、2022年,将在2018年的基础上分别增长60%、90%、110%,规模利润分别要达到62亿元、74亿元、81亿元,对应每股收益为1.16元、1.38元、1.53元。

在融创第一次减持金科股份时,中达证券曾计算过,融创持有29.35%金科股份,总成本约75.53亿元。据近三年金科利润分配方案推算,2017年至2019年融创收到的现金分红分别为3.1亿元、5.62亿元、4.41亿元,合计为13.13亿元,加上(今年4月)46.99亿元的套现,总计60.12亿元。

两次减持后,融创尚持有7.2亿股金科股份,按照金科5月7日收盘价7.87元/股计算,这些股份的账面价值约为56.67亿元。孙宏斌投资金科这三年获得了约为116.79亿元的收入。

融创亦在公告中指出,预期自投资金科股份起,至出售事项及先前出售事项完成后,标的股份及先前出售股份整体实现税前溢利约 33.61 亿元。

正当股权之争落下帷幕时,蒋思海及金科董秘徐国富宣布增持金科股票,合计金额不低于3500万元。徐国富指出,金科2020年销售目标定在2200亿元,开工面积3600万平方米,预计2020年期末在建面积7300万平方米。疫情影响还在持续,但管理层态度乐观。

金科总裁喻林强称,金科目前没有调整目标的打算。

不过,金科的年报数据不甚乐观。据金科2019年报,本期账面货币资金余额359.86亿元,短期有息负债327.69亿元,短期有息负债货币资金覆盖率为109.81%。另据金科2017年至2019年的有息负债规模分别为683亿元、814.1亿元、986.9亿元,有息负债率分别为42.85%、35.29%、30.69%,有息负债率呈现逐渐下降趋势。但该公司2018年和2019年的少数股东权益分别同比大幅上升461.58%、69.92%。

有财税专家据此分析称,有息负债率的下降伴随着少数股东权益的大幅上升,初步判断该公司可能存在明股实债的情况,也即可能存在将表内的负债转移至表外,美化公司资产负债表。“如果考虑明股实债的表外债务,则金科股份的资金链可能会比较紧张。”

作为发家于重庆的本土房企,金科在西南市场的大量土储,被视为融创争夺公司控制权的原因。金科2019年财报显示,截至年末,总可售面积近6700万平方米,其中,重庆占比降至29%,西南区域(不含重庆)占比为18%。

金科这样丰厚的土储,孙宏斌已不再“觊觎”。最近他频频奔走在西南前线。5月7日,孙宏斌表示,非常看好广西发展前景,将充分发挥资金、人才、技术、管理等优势,加快在广西投资布局大健康和文旅项目,为推动广西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截至2020年4月底,融创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约人民币955.2亿元,累计合同销售面积约702.3万平米。今年融创的销售目标为6000亿元,较去年实际销售额增幅为7.87%。而据光大证券的研报称,考虑到融创当前相对谨慎的投资策略、较充足的供货计划、非住宅线条的资产处置、以及利润结转节奏,其预计,至2020年末融创净负债率有望继续下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