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卫哲:我为什么要重仓产业互联网?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30字)

2020-04-24 卫哲:我为什么要重仓产业互联网?

产业互联网需要警惕哪些风险?

猎云网注:2月14日以来,短短2个多月,卫哲创立的嘉御基金已对外宣布8笔投资,其中半数以上是产业互联网企业。即使疫情黑天鹅飞过,卫哲依然看好产业互联网。文章来源:i黑马。

2月24日,全国最大的社区火锅食材连锁供应商锅圈食汇宣布获得嘉御基金的5000万美元B轮联合投资;

4月13日,国内增速最快、覆盖行业和品类最丰富的AI客服SaaS企业晓多科技宣布获得由嘉御基金领投的数千万美元C轮投资;

4月16日,中国领先的多云管理平台软件及服务提供商FIT2CLOUD飞致云宣布获得嘉御基金的C+轮独家投资;

......

2月14日以来,短短2个多月,卫哲创立的嘉御基金已对外宣布8笔投资,其中半数以上是产业互联网企业。即使疫情黑天鹅飞过,卫哲依然看好产业互联网。

为什么卫哲如此看好产业互联网?

疫情会对产业互联网创业带来什么影响?

产业互联网需要警惕哪些风险?

下面的文章将主要回答上述三个问题,内容根据卫哲老师的口述以及相关文章整理而成。

01为什么说产业互联网的机会来了?

经济、流量和资本的存量时代已经到来,而存量时代恰恰让产业互联网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下面做一下简单分析。

首先,经济进入存量时代。无论是消费、外贸、基建、GDP,中国经济都很难再有过去的两位数增长。但对比来看,目前中国GDP总量是美国的65%,美国现在的经济增速维持在1%-3%间,而中国仍旧不低于6%。按照这一数字来计算,即使中国经济增速只有4%,每年新增的经济总量也要比美国2%平均值的新增经济总量要大。从这个角度看,存量经济增速放缓并不可怕,重点是想明白“此消彼长”四个字——投资和创业要避免消的部分、关注涨的部分。

但对产业互联网来说,经济存量时代一点都不可怕,反而是利好的时候。因为经济存量时代,效率为王,企业乃至政府都会想尽办法提高效率,而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就是效率提升,为各行各业有质量地提高效率正是产业互联网的使命所在。

我们能看到,以腾讯和阿里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以及一些大型传统企业,都在逐步整合很多效率低下的落后企业,形成新的产业格局;而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兴技术越来越趋于成熟,成为产业转型和变革的核心驱动力。当产业拥抱技术,效率必然得到极致提升,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红利也就随之而来。

其次,流量进入存量时代。互联网的流量上涨带动新经济的发展,而现在互联网流量,或者说To C的流量已经见顶。流量=用户数×用户时长,中国互联网用户数2017年就基本不再上涨;2018年短视频的出现,让用户时长稍微增长了一点,但仍旧有限。此外,BBAT(百度、字节跳动、阿里巴巴、腾讯)四巨头垄断了70-80%的流量。消费互联网领域的企业,在流量红利殆尽的情况下还被巨头垄断绝大多数流量,很难再杀出一条血路。

但ToB的产业互联网,并不依赖消费互联网的流量,我们不能用传统To C的打法去获取流量,也不需要给BBAT打工,用极高的代价去分取它们的流量蛋糕。原因很简单,C端消费者基本是同一个人,而B端企业一定是多人决策。这种情况下,用传统ToC获取流量的方法很难找到关B端关键人(Key Person),因为能够决策是否购买你产品的关键人一定不只一个。如此一来,产业互联网的流量来得慢,去得也慢。来得慢的原因是付费多人决策,去得慢是因为一旦B端好不容易选择了你,黏性将非常高。 

第三,资本进入存量时代。在金融领域,过去一年整个融资规模比高峰时候下降了60%-70%。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影响,整个资本市场情况只会更差。有人认为募资下滑是银行资产管理新政造成的,但中国VC/PE每年还给投资人的钱不到一千亿,而管理人永远伸手向LP要钱,地主家肯定没有余粮了。 

不过产业互联网企业对资本的需求没那么高。在美国,投出一家过百亿美元市值的消费互联网公司,平均要花20亿美元,资本效率大概在1:5;而百亿美元市值以上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平均融资额2亿美元,高的也不过4亿美元,远高出消费物联网产生的资本效益。 为什么说存量时代,产业互联网的机会反而来了?

总结来说有以下三点原因:经济存量时代,各行各业都需要产业互联网来提效;ToB的产业互联网并不依赖C端的流量存量;产业互联网企业对资本需求较少,资本收益也更高。

02产业互联网是否会遭受疫情的影响?

如果把时间拨回到2019年,即使当时我们往最悲观的方向预测2020,后来发生的事情也都会狠狠地打我们一耳光。谁都无法想到,一场新冠疫情会席卷全球,让美股10天内四次熔断,让全球10几亿儿童无法上学,让几乎所有体育赛事彻底停摆,让数十个国家的人民不敢、不能轻易出门……更令人心痛的是,它将夺去数以万计乃至数十万计的生命。

在疫情黑天鹅面前,全球经济正在遭受难以预料的损害,我们似乎又一次站在了大萧条的十字路口。太古集团的董事会主席施铭伦说:“2019年的业绩感觉像发生在古代,那时候我们觉得很严重的问题,现在看都不是事儿。”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活下去成为2020年的最高使命。但我们不能否认的一点是,面对危机和灾难,有些企业不光能活下去,还能活得更好,就像17年前经历“非典”的阿里,不仅安然度过了危机,还打出了新的模式,找到了新的业务发展机会。

除了万全的事先准备,赛道和模式往往也决定了企业在危机中能否生存下来,甚至能否实现逆势增长。我们能看到,全面在线化的教育和培训企业在这次疫情中得到了井喷式的发展;电商常年无法突破的生鲜食材领域,更是借机取得了历史性的普及。

在产业互联网这条赛道上,这次疫情也会为行业带来向好的影响。疫情之下,产业互联网不仅仅是企业用视频做一些开会的基础工作,还要求企业要把采购的流程、客户服务的流程、产品开发的流程、工程师研发的流程、内部管理的流程等诸多流程全部在线化,这意味着更多企业软件的垂直应用将在这次疫情中给企业带来更为频繁的体验,形成倒逼式的普及。

回想2003年非典疫情过后,电子商务基本成为了企业的标配备用方案,开启了十几年消费互联网的春天。2020年不幸的疫情,却也在很大程度上倒逼了企业在线化,加速了企业软件和企业服务的发展和普及。很多企业在这次疫情中养成的良好习惯和经营模式都会在疫情过后很好地保留下来。如果说2003年的“非典”普及了电子商务,启蒙了消费互联网,那么2020年这次大疫情将会让产业互联网彻底崛起,开启属于它的春天。

03警惕产业互联网存在的风险

最后,即使产业互联网正处于黄金时代,我们也依然要警惕它存在的风险。

伴随着巨头调转航向,流量红利渐退,一时间,大量资本纷纷涌入To B赛道。押注产业互联网,几乎成为了每家投资机构的主课题。但是,资本热钱的硬币反面往往意味着泡沫和透支。与传统的互联网补贴相比,一旦不慎,产业互联网的坑可能会更大。这其中,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大部分涌入产业互联网的资本还是没有形成相对一致的估值体系。

今天资本市场对消费品牌,哪怕是对芯片、对生物医药,都已经建立了非常成熟的估值体系。但产业互联网还没有,大部分估值方法要么照搬消费互联网,消费互联网多少GMV,产业互联网多少GMV,中间算一个公式打一个折去套。事实上,大部分都套错了;要么完全对标美国公司,美国公司市销率20倍,我也可以给,但从来不问为什么美国公司市销率是20倍。

这里我们认为,当VC/PE(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投资者估值体系发生矛盾时,请一定相信二级市场是对的,千万不要想把它改成和我们一样的体系,应该遵照二级市场的估值体系反推出一级市场比较正确的估值体系。

从二级市场反推出来的产业互联网估值体系的基本标准,我们称之为3个50%对价5倍的市销率。这是比较好的产业互联网估值模型。哪三个50%?超过50%的重复性现金收入,超过50%的营业收入增长,超过50%的毛利润率,3个50%对价5倍市销率。

产业互联网增长不需要100%,有50%就不错了。50%的重复性现金收入,和C端复购不一样,是持续不断的现金收入要过50%,越高越好;第二,50%总营收的增长;第三,超过50%的毛利润率。当有三个50%时,可以不看利润,给你5倍的市销率作为估值基础。

用这个标准来看,过去两年确实有很多估值过高的产业互联网公司,同时也有很多被低估的产业互联网公司,这值得非常警惕。我们一定要尽早地统一估值体系。

参考资料:【1】《致创始人:十大建议,共抗疫情》【2】《致投资人:长期眼光,逆向而行,写在共抗疫情之际》【3】《卫哲:产业互联网将是未来的“常青树”》【4】《卫哲:中国进入了存量时代,To B产业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就来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