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曾经很热闹的携程供应商群,变成一个极安静的“死群”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57字)

2020-04-24 曾经很热闹的携程供应商群,变成一个极安静的“死群”

出境游停摆,上下游产业也很难。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4月22日报道(文/吕鑫燚、林美余)

“受疫情影响很大,节前预订的100多万订单几乎都退了。”阿布旅行网创始人张弦向猎云网说道,阿布提供签证办理、酒店机票预订、个性化定制等一站式出境游服务,但目前业务收入归零,虽未裁员,但薪资有所减少,员工上班时间也从一天变成半天,连手机里平时很热闹的携程供应商群,也变成一个极安静的“死群”。

消费缩水,行业恢复不可期

疫情爆发,旅游业成为第一批受到冲击的行业,作为市场经济和民生生活质量发展重要组成部分,在复工复产的大潮中,频频出现在政策视野中。

2月27日,国家移民管理局出台十项措施加大出入境政策调节力度,北京贵州海南三地也出台一系列旅游行业政策扶持;同时40多个国家的领馆或签证中心已重新陆续开放,全国出入境窗口服务逐渐有序恢复。

不过政策开放似乎并不能很快带动旅游行业恢复。张弦向猎云网说道,国内政策虽已开放出境游,但允许和鼓励性质不同,在人员流通依旧有所限制;同时政策鼓励加大对旅游业的金融服务,公司所在的园区确确实实减少70%的房租成本,但比较戏剧性的一点就是公司本来有11个工位,真正使用办公的就9个,依旧按11个来缴费,减免后也就便宜了400块钱。

就整个行业现状来看,出境游业务恢复发展并不可期。

作为携程核心供应商,阿布旅游网不久前就收到关于出境游订单通道关闭的消息,这就意味着出境游的订单和相关服务产品暂时不对外提供,业务从大量退单进入零发展;同时国外的上下游供应商也进入共同抗疫时期,景点酒店运营商停止开放运营,旅行社人员也进入待家等复工状态,业务合作从年底被推到了明年。

但相比国内游,出境游更需要担心的是市场用户的消费信心。一方面,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下的国内旅游需求恢复速度更快;另一方面,出境定制游服务对象以中高端客户为主,目的是满足一定程度的精神需求。张弦表示,原先积累的老客户相对于新客户来说消费需求还较稳定,但国外疫情控制存在不确定性,客户虽然有钱能出去消费但又对国外游有恐惧心理,若市场消费信心被长期影响,带来的消费缩水或将再次加重的企业的压力。

转型不易,节流更难

暂停主线业务收入下,寻找新的盈利点成为企业活下去的最重要的决策。六人游启动线上视频宣传,免费为用户提供境外旅游科普,培养用户市场消费信心;世界邦则转头国内,开始做酒店抢购,成为中小企业开拓盈利的“课代表”。

“我身边做旅游的企业,现在不是在做微商就是直播,或者干脆就退出了。”张弦说道,在这一个多月内,公司尝试过卖口罩和境外旅游产品,做过直播电商、社区团购、本地消费服务,在业务上尝试过出境游转境内周边游服务,但收效甚微。

出境游企业转型并不容易。一是企业资源都是根据国外需求配套的,做国内以及周边游既没有配套资源,也没有客源;二是转型下竞争压力太大,旅游产业每一环节都是有长期固定的合作对象,盲目进入的前期成本较大,也容易失去长期的合作伙伴;三是人才流失成本较高,定制设计师作为出境定制游企业的核心资本,一个优秀的设计师的人力和精力成本至少得需要半年时间,如果进行裁员,将拉长后期业务恢复的人才培养周期,不裁员就会进行人力成本增加的恶性循环。

目前阿布计划从酒店服务切入,做酒店精细化管理运营,在这方面深耕,之前积累的酒店资源让她更容易做好。

王峰的旅行社主做出境游业务,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使得旅行社不得不转型做国内市场,主做跨省游、周边游。虽然目前国内的旅游行业恢复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在王峰看来主动做出改变总比等待事情变化来的好。很多朋友劝王峰目前国内游的市场早已成熟,此时入局有点晚。但王峰的想法是,自己公司本身就有做旅游的基础转型很快,而且目前国内受疫情影响也倒闭了一部分旅行社,目前五一黄金周马上来临,没准此时入局恰是好时机。

王峰向猎云网透露到,自己有很多导游已经离职了 ,大多离职后都做直播或者外卖骑手了,朋友圈都同行们也都在转行。

行业上下游受阻

出境游受到巨大冲击,其上下游产业的现状也并不好。以在线旅游平台为例,携程CEO孙洁发内部信表示自己和梁建章自3月份开始0薪。公司高管也表示自愿降薪甚至半薪,直至行业恢复。

阿里投资,在新三板上市的百程旅行网在2月29号宣布破产。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作为签证的龙头老大深受资本喜爱,成为出境游第一股。20多年的风雨终究是没能熬过这个冬天,公司内部邮件里表示疫情爆发后,旅游行业陷入停顿。百程旅游深受影响,资金不能维系公司继续运转,决定关闭公司,启动清算准备”。

从2020年1月底开始,大量的机票订单取消导致航空公司客座率大幅下降,与以往的收入呈现明显对比。根据国际航空协会的统计,受疫情影响航空公司股票价格下跌接近25%,联合航空公司股票下跌超过30%。

一场疫情让航空业措手不及,据民航局的数据显示,1月25日至2月14日期间,民航日均运输旅客47万人次,只有2019年同期的25%,客座率不足40%。

据民航局副局长李健透露,自免费退票政策发布以来,截至到2月15日,国内外航空公司共办理退票2000万张,涉及票面总金额超过200亿元。

而这一大笔退票费用,大部分都是由各家航空公司承担。大量的退票导致现金流不堪重负。据公告显示,东方航空免费办理的退票金额达40亿元。

随着疫情的蔓延,民航进入冬眠期。国内航司执行航班数从1月23日以前1.8万架次/天,降至2月13日的3500架次/天,航班取消率高达80%左右。

但也并非所有航空公司都承担退票的成本,为了减少资金流出,海航把机票退票金额换成有一定使用期限的代金券。买海航的机票如若需要退票,只能拿到机票的代金券而非人民币。

4月22日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澳大利亚航空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航空旅行需求暴跌和自身的高负债,公司将进入自愿托管程序,以进行资本重组并改善财务状况。这家公司也成为在疫情爆发冲击下倒闭的最大航空公司。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