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如何解读“负油价”时代?“抄底很难”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866字)

2020-04-21 15:57:45 如何解读“负油价”时代?“抄底很难”

2020年4月20日,美国原油5月期货跌至负值,为历史上首次。

猎云网注:和2008年缺钱的金融业不同,航空业的后市发展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规划,包括何时开通去哪里的航线,这不是注资就能解决的,也不是巴菲特能够解决的。文章来源:深网,ID:qqshenwang,作者:康路

新冠疫情的全球发展,正在导致金融市场出现史无前例的异常反应。2020年4月20日,美国原油5月期货跌至负值,为历史上首次。

如何理解“负油价”时代?原油期货暴跌,是否会诱发美股二次探底?目前金融市场中还有哪些风险点和机遇?《棱镜》就上述问题对话美国汇盛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

“负油价”源自需求不足和“空逼多”平仓

《棱镜》:美国5月WTI原油合约历史上第一次跌到负值。怎么触发的?6月份也会维持“负油价”吗?

陈凯丰:美油5月合约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负油价”直接原因,是原油期货到期日前,交易员急于平掉多头头寸,以免在交割成本高企的情况下购入实物原油。当前储油库存已接近满负荷,如果交割实物的话,储油成本高于平仓损失。因此,市场上出现“空逼多”,诱发5月期货价格跌至负数。

目前6月期货价格还维持在20美元以上,未来是否也会跌至负数,取决于后市供需关系是否发生明显变化,包括疫情下复工的情况。虽然特朗普在盘后表示,将购买7500万桶原油用于战略储备,但战略储备容量有限,难以实际上弥补需求端的空缺。

原油价格后市主要还是看供需关系变化。从供给端来说,原油的产能过剩是个结构性问题。原油这几年产量大幅上升的最主要原因,是美国的产量飞速上涨。过去十年,美国从原油进口国已经彻底变成原油出口国。随着采油技术的不断创新,美国的原油产量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一。现在预期在今后十年内,美国的原油产量将会超过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原油生产国:沙特和俄罗斯的总和。在这种情况下,沙特和俄罗斯需要争夺剩下的原油市场。

从需求端来看,新冠疫情导致航空业的能源需求断崖式下降。同时,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各国开始要求职员在家上班,导致居民开车里程数大幅下降。因此,日常的加油站的汽油和柴油的需求也是大幅降低。下一步,即使各国开始逐步复工,很有可能很多公司会继续鼓励员工们在家上班。复工后相对而言,对于能源的需求可能难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美股二次探底可能性很小

《棱镜》:原油期货的大幅暴跌,会不会触发美股二次探底?美股3月9日开始的暴跌最初也是由沙特和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引发的,之后美股经历多次熔断,且进入熊市。目前的原油期货下跌会让美股重演3月的经历吗?

陈凯丰:沙特和俄罗斯原油价格战所导致的原油价格下跌,在3月份对市场信心打击很大,成为美股下跌的导火索之一。但是,应该看到的是,能源行业已处在危机多年,能源类中小企业批量倒闭,大型企业应该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进行行业整合。至于对美股大盘的整体冲击,我觉得主要冲击已经过去。能源板块在美股的市值占比不到5%,因此再度引发美股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很小。

阿根廷债务重组暴露新兴市场风险

《棱镜》:除了原油暴跌之外,我们看到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的新变化是出现了主权债务违约,阿根廷成为第一个提出全面债务重组的国家。还有哪些经济体危险?会发生什么连锁反应?

陈凯丰:新冠疫情导致全球贸易收缩。不同于中美有足够大的内需市场和抗风险能力,那些依赖发达国家投资、消费的经济体,可能会遭遇很大的问题。除了阿根廷之外、俄罗斯、巴西、厄瓜多尔等,情况都很危险。而每次新兴市场资金出逃,可能还会利于美股和美债需求增加。

《棱镜》:美国本身是否存在评级下调、债务违约的可能性?

陈凯丰:有这个可能性,投资群体也会关注,但目前还没有明显迹象。我们会关注联邦赤字和GDP的比率是否上升过快。但目前美国新发债务,还大多停留在规划阶段,如果债务比例上升过快,可能会成为明年的风险点。

《棱镜》:作为投资人来说,当前金融市场现在最大的风险点是什么?

陈凯丰:当前的最大风险点主要还是看疫情是否会在全球各国反复,如何影响需求端,比如疫情在北半球肆虐后,何时转至南半球,是否会在今年冬季重新回到北半球等。另外,从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的角度来说,除了全球贸易下滑之外,也会关注产业链的重组对各国的影响,比如美国正在继续鼓励制造业回归。

巴菲特减持航空因担心股权被稀释

《棱镜》:在目前的市场中,还有没有可以抄底的机会?

陈凯丰:现在抄底很难,市场定价有效性高。在3月美股暴跌之后,医药和科技已经出现V型反弹。至于暴跌的航空公司能否抄底,我认为要谨慎,目前前景不明朗。

另外,投资人可以关注房地产REITS, 但不能一概而论,要分板块讨论。就美国而言,机会存在于医疗地产、数据中心、物流仓储;但办公楼、酒店、购物中心会有问题。

《棱镜》:你提到对航空股要谨慎。我们注意到巴菲特近期也在减持航空股,怎么理解他的操作?对投资人来说,释放了哪些信号?

陈凯丰:巴菲特减持航空业主要是担心航空业一旦被政府救济,原股东将会面临股权稀释。至于航空公司为什么不跟2008年的金融公司一样直接请求巴菲特注资,则是由航空业的特殊性决定的。

和2008年缺钱的金融业不同,航空业的后市发展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规划,包括何时开通去哪里的航线,这不是注资就能解决的,也不是巴菲特能够解决的。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