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华为可能撑得住,但供应商们危险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122字)

2020-04-09 12:52:09 华为可能撑得住,但供应商们危险了?

巨人终归还是由肌肉与血液供养的。

猎云网注:在此期间智能手机飞近千万家,行业毛利率开始不断下移,许多玩家已着力寻觅下个风口。如果说行业顶端初现是灰犀牛的话,那么一场横肆全球的疫情便是黑天鹅让华为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何况大洋彼岸还有虎视眈眈之人,不断在鸡蛋里挑骨头。巨人能否继续屹立,看的不是他能爆发多大能量,而是他的双脚是否站得稳、立得住。于华为这个巨人来说,他的脚就是背后庞大的供应链。文章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郭一刀,编辑:马钺。

“我们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的问题。”

二十年前,任正非亲历互联网泡沫破碎之际提笔写下上面那段颇有意味的话。当年那场危机如野火重创互联网企业,他也目睹野火又是如何涤荡行业的。二十年后,无论是否念着冬天,对于这位老人和他一手缔造的华为来说,冬天已悄然而至。

过往两年,华为变成国际政经博弈的一颗棋子,始终处于风口浪尖。

在此期间智能手机飞近千万家,行业毛利率开始不断下移,许多玩家已着力寻觅下个风口。如果说行业顶端初现是灰犀牛的话,那么一场横肆全球的疫情便是黑天鹅让华为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何况大洋彼岸还有虎视眈眈之人,不断在鸡蛋里挑骨头。

巨人能否继续屹立,看的不是他能爆发多大能量,而是他的双脚是否站得稳、立得住。于华为这个巨人来说,他的脚就是背后庞大的供应链。

1

当任正非发出感慨之时,一个叫蔡荣军的广东人被一家公司创始人视为救命稻草,他们拿着票子和股权协议找到蔡,希望眼前这个技术大牛能拯救这个濒临破产的企业。

两三年时间公司把业务转向精密光电薄膜元器件,该部件主要用于消费类电子产品,可惜没能带来太大收益,创始人失去耐心纷纷退出,蔡荣军和兄弟蔡高校只得盘下公司。

又过了两年,蔡荣军嗅到红外截止滤光片上,这个产品能让图像呈现更符合人眼感觉,很快得到下游厂商青睐,资本随之介入。

2010年,移动互联网元年首先在硬件掀起一番革命,智能手机进入千万家庭,摄像头的革命也悄然拉开。蔡荣军的公司赶上了趟,那家挣扎于生死间的公司开始做大为人们所熟知,很快成为所属细分行业龙头。

鱼大了,池塘就显得小了些,这家名为欧菲光的公司开始大规模横向拓展领域。四年之后与瑞典一家指纹识别公司FPC(FingerprinCards)合作,又通过并购介入视频压缩与传输等领域。

一系列运作终于找到大树,智能手机厂商华为、小米先后成为其客户,他们产品中的屏下指纹模组、摄像头模组皆出自欧菲光,例如华为Mate8指纹模组就由欧菲光独家供应,去年华为P30系列的摄像头及指纹模组同样由欧菲光供应。

蔡氏兄弟抱了大树却没有从种树老人口中学到要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欧菲光的净利润开始出现下滑,或许是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他们为公司2018年年报与2019年一季报洗了大澡。

公司找到的理由包括触控技术迭代,使得旧产品库存增长因此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除此之外,旗下三家子公司亏损拖累母公司收益率。去年Q1季度净亏损2.57亿,眼看股价接近拦腰斩,终于盼到华为P30问世,公司股价才开始缓慢抬升。

长久以来欧菲光或多或少患有“华为依赖症”。自2015年开始,公司摄像通讯与触控显示类两大产品毛利率不断下滑,从13.1%与12.85%分别滑落到9.18%与7.13%,且营收波动极大。

另一家华为供应商电连技术也患上相同的病。华为从2015年开始就成为电连技术第一大客户,主要向华为提供射频连接器及线缆连接器。

2017年登陆创业板后,公司业绩就不再坚挺,营收逐渐萎缩,净利润不断打折,股价也随之连创新低。结合去年年报预告看,2017-2019净利润增幅分别为0.70%、-33.58、16.62%-32.46%(年报预告降幅范围)。另一端,产品毛利率也始终徘徊于40%上下,未见起色。

净利润连续下降让股东们坐不住了,自去年小非解禁之后,核心技术骨干、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任俊江及宁波一家投资公司便开始一路甩卖手中股票。

本科技术骨干忙着变现,董事长陈育宣同样因种种原因想钱想得发慌,从去年年末开始不断质押手中股票。结合历年报表看,原因可能是公司经营现金流接近枯竭,董事长只得质押股票以获取流动资金。

细看报表,问题主要出在应收应付票据及账款陡然上升,占用大量现金流引发一系列问题。以2019Q3报表为例,前三季度应付票据及账款同比激增168.7%,应收票据及账款同比大增90.4%,加上存货同比大增133.78%,公司每股经营现金流持续在低位徘徊。

A股有一个套路:借消息做高市值,然后采取各种方式获取资金。减持属于简单粗暴,另一种方式显得温文尔雅许多,那就是做高股价借机质押。

去年年中,电连技术宣布成为华为5G射频核心标的后,终于止住跌跌不休的颓势,此时距离最高价已跌去近70%。受消息及廉价筹码刺激,股价企稳回升一路震荡上扬。连创新高之际,董事长将手中持有的16.82%的股份分两次质押给保荐商招商证券。

现在券商的确不易,既要管上学,还要管喂奶。

除了两家高度依赖华为的供应商之外,生产手机后盖的蓝思科技近年状况也有类似之处,好在精准布局双层航天级聚酰亚胺柔性材质,顺利搭上华为首款5G折叠屏手机Mate Xs,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将实现三位数增长。

企业如船,小舟靠风,大船则靠发动机。还是京东方聪明,为手机显示屏服务多年,眼下毛利率下滑之势难以扭转,大笔一挥投资34亿元另起VR炉灶得以减缓手机寒冬所带来的冲击。

上游供应链企业境况不佳,住在长江尾的华为也自顾不暇。

2

华为一度处于全球智能手机弄潮儿的位置,而今却成了风浪拍打的灯塔,外部市场遭受冲击,内部生态并未成熟。

去年,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促使谷歌逐步和华为终止合作。自此之后,谷歌对华为提供的所有硬件、软件、技术转让服务以及GMS等,都随之停止。

Canalys数据显示,实体清单事件爆发的2019年二季度,华为在欧洲市场份额应声下跌16%。铁嘴余承东也不得不软下来说,由于谷歌 GMS Android 系统的断供,以华为手机为主的消费者业务的确存在漏洞。

然而海外的安卓生态又极其依赖于GMS,谷歌地图、谷歌账号、谷歌搜索、Google Pay、YouTube等常用软件都是建立在 GMS 服务之上的。想要在美国乃至欧洲市场有所作为,目前来看,离了谷歌就好比在沙漠里断了水,对于华为而言几乎是致命的。

生态的养成绝非一日之功,六年以来Google Pay的累积下载总量达到了3300亿次,数据的背后是谷歌通过用户构建的坚硬堡垒,时间是阻碍华为切入的最大门槛。

除了用户迁移难题,软件开发方面华为同样存在掣肘因素。其一是谷歌账户与安卓生态的绑定,很难被外部生态切割开。安卓生态内已包含280万款app,背后对应着数以万计的软件开发公司,他们通过GMS Core连接用户的谷歌账户,进而和谷歌形成绑定状态。

想要给谷歌来一场声势浩大的全城拆迁,华为那台挖掘机短时间难有下锄之所。

因此,华为推出HMS服务实为无奈之举,但被人卡了脖子,这一步早晚都得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

关于HMS服务华为今年来动作密集,除了前几天的发布会之外,早先还发布了HMS Core 4.0以及成立全球生态发展部专门负责HMS 生态搭建。颇似站前堆好沙包,架上机枪,准备大干一场。

破局之法有二,其一是砸钱买兄弟,为了“邀请”足够多的开发者加入,华为抛出10亿美金做了一项“耀星”计划,并且计划未来几年还将自全球卷超过100场相关活动。二是主动放下身段降低入局门槛,使得HMS应用依旧可以兼容安卓应用,此举是希望用户能平稳过渡于鸿蒙。

即便如此,华为自身对这场差距悬殊的战役也不太乐观。安卓系统占据手机市场近8成的份额,而谷歌之于欧洲市场又是信息基础设施般的终极存在,想要颠覆用户习惯,谈何容易。当下的手机发展已经进入稳定期,各大手机厂商迭代产品无外乎修修补补,已很难再有颠覆性创新,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转换风口难以再现。

市场铁板一块,并无迫切需求,在今年年初的新年致辞中,余承东承认,华为CBG要以生存为底线,优先解决海外生态问题,不追求短期商业利益,用几年时间逐步恢复海外业务总量。言下之意似乎在说实在打不过那就重回运营商怀抱,并非余大嘴软了,眼前时局所迫,不得不暂时放低姿态。

虽然华为的海外扩张之路一直“牵丝绊藤”,但好歹未伤及根本,多年以来稳中有升。2018年,华为的海外业务就处于高速增长态势,该年年报显示,华为全年营收为7212.02亿元,其中海外业务营收3490.4亿元,占总体营收的48.4%,相比2017增长19.9%,也超过该公司整体营收增长率19.5%。可坏的是2019年,华为的海外增长故事则戛然而止。

近期,谷歌还发出警告,在华为的新机P40系列产品上,谷歌系列app依然不能安装。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给出的预测很能反映市场的悲观情绪:2020年华为智能手机的海外销量会同比下滑超过50%,在西欧的下滑幅度会更大。

3

海外市场受挫,华为在国内市场地位却逆势增强。

自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陷入增长瓶颈以来,华为在国内市场份额日趋稳固,尤其是2018年开始,华为市场份额迅速与身后玩家拉开差距。该年华为市场份额相较2017年增加7%,到去年华为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到38.5%。

从2019年报也能佐证这一观点,过去一年中国市场营收达到5067.33亿元,比2018年增加36.16%,而欧洲中东与非洲、美洲增幅并不显著,值得注意的是亚太市场营收出现萎缩,同比下降13.90%。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似乎是一出国外折戟,国内疗伤的剧本。如果不是一场疫情,恐怕华为能在国内滋养下打一场防守反击。

研究机构 Strategy Analytics近日发布数据显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在今年2月达到6200万台,环比下降39%,同比下降38%。

华米OV无一幸免,其中华为环比下降最甚,今年一月尚能达到1220万台,一个月后仅录得550万台,环比降幅达69%。疫情于三月渐渐过去,可国内刚刚看到脱下口罩全面复工的景象,病毒却在国外愈演愈烈。

不出意外,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继续维持低位,今年全年手机厂商将头顶行业寒冬之时,还得腾出一只手抵抗疫情带来的次生危机。
需求与供给两侧皆被次生危机波及。

需求侧主要是消费受到直接打击,除生活必需品及医疗相关行业之外,其余商品消费热情普遍低迷。此外,一般人因无法复工、企业倒闭而失业、工资拖欠等问题,导致全社会购买力下降。虽然不少地方政府出台刺激计划,可毕竟只能起一时之效,无法长久。

2018年华为消费者业务营收占比为48.37%,到去年进一步扩大到54.41%,其to C色彩越来越浓。不难想见,今年该业务营收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也会进一步加剧业绩震荡。

供给侧因为供应链企业停工停产遭遇“休克”导致一系列问题。最为显著的是资本问题,短时间应收应付款项难以兑付,不少企业现金流接近枯竭。根据德勤企业咨询信用风险管理团队预测,企业至少需要五个月时间才能恢复,而湖北地区或将持续到今年八月。

具体到智能手机行业上游厂家,整体负债规模都处于高位。

京东方带息负债达1314.4亿元,占总负债规模67.17%,资产负债率达60%。蓝思科技带息负债愈173.6亿元,占总负债规模近六成,资产负债率为61.6%。欧菲光带息负债约为153亿元,占总负债规模近半,资产负债率超70%。

供应链企业债台高筑之际,华为亦难独善其身,最新财报显示华为总借款相比2018年大增60.37%。正是因此,去年首次在国内发行30亿规模企业债,这个数字对华为体量来说顶多算是试水,但侧面反映企业资金流存在一定困难。

供应链与自身都并不在最好状态,疫情则进一步考验华为的抗压能力。过去华为可以通过新产品刺激上游,现如今需求侧受到打击,新品上市前景黯淡很难复刻P30系列的辉煌。

在3月31日的开发者大会上,徐直军坦言,华为能保证短期内的产品供应,但在看不清疫情发展趋势的情况下,无法保证长期的产品供应。手机行业内的中小规模企业以及零售渠道合作商则更加苦不堪言,受疫情冲击,人员震荡、关门歇业不是新闻。

透过华为2019年财报来看,去年广积粮,存货大增之时,企业整体负债率维持在一般水准着实不易。不过折旧、摊销、净汇兑以及非经营性损失项目大增83.2%,拖累了净利润增长,显然美国大棒的确给华为造成极大困难。

4

2020年,用凛冬时刻形容这时的华为十分贴切。

近年来手机厂商受限于行业瓶颈,即便5G掀起一场换机潮,但毕竟还是一门持久收入,在短时间内并不能解决行业灰犀牛。因此,诸多手机厂商逐渐拓展业务范围,介入Iot以寻求新增长点,一时间都开始两条腿走路。

小米手中的牌是资本与产品矩阵,其优势有三。

其一凭借自身体量与技术为生态链企业带来规模增长,例如显示屏供应商维信诺与小米共通研发双折叠屏手机。其二,顺为+小米资本搭建生态。其三,资本推动之时,还能通过生态链企业上市获取股权收益,例如石头科技、华米、云米。

华为更多在技术方面发力,自建物联网HiLink+HiAI技术平台。从入局先后看,华为此举是不得已而为之,由于入局物联网时间较短,以至产品品类不及小米,因此只能利用手机终端市场份额优势为切口链接其他设备,这便不得不强化自身“连接”能力。

移动时代只有手机一个入口,可物联网时代入口终端有很多,例如智能音箱以及车载设备,华为的技术底层路线前景并不乐观。在智能音箱之战中,华为最开始被阿里、小米压制,后来也没能像百度旗下小度智能音箱那般后发先至。

一个终端失利还有其他终端,不过从产品到生态的路子从目前来看胜过华为从技术到产品的策略。

国际形势对华为也极为不利,此前中兴示弱渐渐走出低谷,经历一年巨亏之后终于扭亏为赢,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回过头来,只有华为还处于波折之中,短期战略性示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灰犀牛不可怕,因为迟早要来;黑天鹅也不可怕,毕竟世事无常难以预料。真正可怕的是灰犀牛与黑天鹅同时降临,既要防坦克还得防飞机,难免要出纰漏。

华为的体量或许还能同灰犀牛顶一顶,但黑天鹅已经把供应链啄出一个又一个窟窿,现在被疫情抄了后路,无论使出多大力气,很有可能功亏一篑。阿喀琉斯可以将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托尔砍杀,却难挡足下受箭。

风浪不是考验谁没有窟窿,而是考验谁的窟窿多到补不过来。

参考资料:

Boss说财经:年营收430亿,苹果、华为都是它的客户,其背后的老板却很低调。

罗山山:10年,欧菲光市值暴涨至200亿,创始人却成了旁观者。

和讯网:电连技术营收高增长背后毛利率悄然下降 子公司几乎全部亏损。

盒饭财经:华为终端危机。

ZEALER:2019年中国手机市场报告:苹果Q4季度逆袭,华为稳固第一。

数据宝:疫情下,发债企业和上市公司生存期有几个月?企业现金流枯竭时间点预测来了。

天极网:双折叠屏手机被证实是小米和维信诺一同开发。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