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估值被狠狠打下来了!创始人:我只要求平轮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128字)

2020-04-09 11:53:17 估值被狠狠打下来了!创始人:我只要求平轮

对于大部分创业者而言,先拿到钱活下去才是排第一位的。

猎云网注:疫情之下,估值水平的整体打折已经成为创投圈的共识。对于大部分创业者而言,先拿到钱活下去才是排第一位的。眼下,现金流少于3个月的创业企业已经被投资机构列入重症名单。文章来源: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王菲。

和两个月前相比,今天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VC/PE圈亦是如此。疫情之下,估值水平的整体打折已经成为创投圈的共识。

“我们这段时间对接的项目,大部分估值都比以前下调了,大部分八折,最多的直接打六折。”上海一位医疗领域VC投资人告诉投资界(ID:pedaily2012)。

有些项目甚至大甩卖也无人问津。“很多医美、齿科医院都在卖门诊,以前1000万一家门诊,现在免费送只要求保留20%到30%的股权。即便这样,也很少有人愿意接手。”北京一位资深FA人士说道。

值得警惕的是,一级市场的的估值开始彻底割裂。受到疫情的冲击,有的公司“白菜价”也没人要,而有的却疯狂上涨。刚刚完成新一轮融资的猿辅导估值78亿美金,比上一轮涨了160%。

对于大部分创业者而言,先拿到钱活下去才是排第一位的。眼下,现金流少于3个月的创业企业已经被投资机构列入重症名单。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给出了建议:努力砍手砍脚、护住心脏后,好好跟新老投资人讨论过桥贷款。这时不要纠结估值,面子也不重要。

估值被砍到了脚跟,创业者妥协:平轮,就可以了

疫情阴影下,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拿到钱才是最最重要的。以往一些公司可能会为了要更高的估值而降低融资金额,但现在,大部分创业者在跟投资人报了一个估值之后,都会紧接着补充一句,“可谈”。

“多数情况下,企业的估值会下降,即使是一些在疫情期间受益增长的行业。”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表示,“在线市场的迅速增长,构成部分企业估值上涨的动力。但是疫情结束后,很多产品的在线时长是否会下降还很难判断,尤其是一些超长的在线时长,未来几乎不可能保持。”

在胡斌看来,目前一级市场的估值存在两大下降动因。“在市场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VC出手往往会谨慎一些,有些人民币基金资金募集也有可能出现问题,影响后续投资;另外,二级市场普遍下跌,美股在短时间内更是下跌了三分之一,二级市场的下跌自然会传导到一级市场。”

在这场特殊的压力测试下,企业的短板和长板都会被充分放大,一级市场估值水平整体必将下调,这已经成了一个不争的事实。

“现在创始人普遍的都是报一个估值以后,然后紧接着一句话:可谈。如果是在创业者可接受的范围的话,估值打个折或下调都是可以的。”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也曾表示。

如今,不少企业在进行后续融资时都面临着一个尴尬的现状:不下调估值就是意味着上涨。硅谷的一位著名创业者Gokul Rajaram在Twitter上写道:一位头部风险投资人说,“我们把所有估值下调50%,在今天平轮(与上轮估值相同)就相当于涨了三倍。”

“有很多项目找过来,说flat round或者不downside就可以。”凯乘资本合伙人邹国文告诉投资界,“但是有些项目我们最后也没接,没法帮他们对接融资,主要是在这场压力测试下,这些企业都暴露出了很大的商业模式等各种问题。”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国企业存在估值下调的风险。据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在近日举行的一次全公司会议上,全球民宿短租公寓Airbnb首席执行官布赖恩切斯基将公司最新估值告知了员工。公司将内部价值下调16%至260亿美元,原因是受冠状病毒流行,租户预定下降。

“现在很多创业者报一个价格,心很虚,然后说可谈。90%都会有这种情况,大部分下浮了20%,有些会在去年报价的基础上直接打6折,但若不是我们看好的赛道、看好的团队、看好的技术平台,打6折我们大概率也还是不会投。整体而言,估值将是一个回归理性的过程。”盛宇投资管理合伙人沈琴告诉投资界。

冰火两重天:喜茶估值暴涨近8成,“这可能是抄底价”

正如硬币的两面,受疫情“黑天鹅”的影响,有的企业估值不降反而一飞冲天。

“这个价格有点吓人。”在看到猿辅导拿到G轮融资10亿美金,估值78亿美金的消息时 ,沪上某PE机构合伙人感慨道。

最近一个月,一级市场相继披露了一些估值暴涨的巨额融资案例。3月31日,猿辅导创始人李勇向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确认完成了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达到78亿美元。本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跟投,猿辅导投后估值为78亿美元。在2018年进行的上一轮融资中,猿辅导的估值为30亿美元,两年时间,估值暴涨160%。

这是迄今为止教育行业最大的一笔融资,交割完成后,猿辅导也将成为教育行业未上市公司中估值最高的企业。

“猿辅导是一家很好的公司,不过这一轮估值的暴涨跟疫情对在线教育的刺激推动有直接关系。”上述PE合伙人表示。在他看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在线教育,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历史进程,整个行业的估值都达到了最高峰。

清科研究统计,整个2月份,在线教育企业流量激增,用户活跃度大大提升。其中,猿辅导的周活从1月的60万猛增至近400万。

疫情催化下,2019年曾陷入融资寒冬的在线教育正在转暖。有统计显示,2020年2月,在各行业各业发展受限的环境下,在线教育融资总规模不降反升,融资总规模同比增长275%。“我们刚投了一个在线教育的项目,面都没见,直接打款。”胡斌说道。

像猿辅导这样估值猛增的企业并不是个例。就在一周之前,有消息称,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该融资由高瓴资本和Coatue(蔻图资本)联合领投,投后估值或将超过160亿元。去年7月,媒体曾爆出喜茶完成了一轮由腾讯和红杉资本领投的融资,投后估值90亿元。这意味着,不到一年,喜茶的估值已从90亿一下飞升到160亿——暴涨了近8成。

同许多餐饮行业一样,喜茶在疫情期间也受到波及。所以,这个价格在一些投资人看来,可以说是个“抄底价”。上一轮融资被爆出时,市场曾猜测“不可能这么低”,甚至有投资人曾经对媒体表示:“能进去就是赢。”

医药行业尤其是跟抗疫物资相关的企业身价也水涨船高。“像呼吸机、口罩、额温枪这类抗疫物资,需求呈爆发式猛增。有的企业有几款产品就是这类和疫情相关的,去年可能没人敢投,现在投资人觉得估值便宜就投了。但事实上,企业研发的关键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产品质量的问题也被忽略了。”沈琴表示。

拿钱!拿钱!别纠结估值:北京创始人为了拿TS被隔离14天

对于一个企业而言,没有利润是痛苦的,但没有现金流才是致命的。目前,现金流少于3个月的企业已经被投资机构列入重症危险名单。

胡润研究院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受访企业家预计新冠肺炎对企业整体影响约5个月左右,在企业营收下降的同时,还要应付固定房租等支出,55%的企业表示现金流紧张,仅4%企业表示现金流没受到影响。

能不能拿到融资,决定一家企业能否活下去,创业者和投资人正在打响一场生存保卫战。“最近刚陪一个创业者从北京到上海见投资人,聊了具体协议,估值比预期还高了2000万。比较无奈的是,回北京后我们两个人要各自隔离14天。”上述北京FA人士说道。

“现金流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这句话在当下显现出实实在在的重量。

2019年12月,面对Wework IPO失败,在一段预先录制的视频中,孙正义就曾反复向高管们强调这个观点。“忘掉炒作吧,我从最近的事件中学到了很多,GMV、收入或者用户数量这些都很难证明正确。所以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公司估值是多少?就是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孙正义一改往日激进策略,把现金流提到了最高的位置。

孙正义的反思,恰恰是国内一级市场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们犯的错误。近年来,中国一级市场估值虚高有目共睹,有些行业比如生物医药、芯片都甚至预言道未来三年可能会一地鸡毛。疫情爆发初期,易凯资本合伙人王冉曾预测称,没被Uber和Wework打下来的估值这次很可能会被冠状病毒打下来。

疫情加速泡沫出清的同时, 已经持续了两年的资本寒冬丝毫看不到回暖的迹象。“2018和2019年本就不好的人民币基金融资环境,在2020年依然有挑战,并且可能是长期的挑战。如果想从人民币基金融到钱,可能不只是时间延迟的问题,而是今后一两年的融资情况都会发生改变。”北极光创始人邓锋表示。

那些受疫情影响较大、节前已经完成了融资谈判但还没有完成交割的企业,更是要抓紧、抓紧再抓紧。在此背景下,别纠结估值,是很多投资人给创业者的建议。

“努力砍手砍脚、护住心脏后,好好跟新老投资人讨论过桥贷款。这时不要纠结估值,面子也不重要。”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说。

疫情期间,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充沛的现金流和利润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公司的免疫力。毕竟,现在拿到的钱比未来拿到的钱更重要。“创业企业在融资过程中要小步快跑,如果你要融一个亿,投资机构给5000万,就先关掉。领投方先交割,剩下的第二次交割,不要等其他投资机构都到位,那太慢了。我们疫情期间close了8个项目,几个项目都是小步快跑完成的。”邹国文表示。

充满未知的2020年,谁先拿到钱,谁就有可能活下去,而先活着才是王道。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