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解封”第一天,武汉这些变化最值得关注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59字)

2020-04-09 12:04:41 “解封”第一天,武汉这些变化最值得关注

对于武汉人来说,2020年的新年应该从4月8日这天算起。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4月9日报道

文 |盛佳莹 韩文静 张帆 吕鑫燚

编辑 |林文龙

4月8日,经过76天的管控之后,武汉市75个离汉通道管控卡点统一撤除,预计共有276列旅客列车从武汉地区各站开往全国各地。铁路部门预估,8日当天约有5.5万名旅客乘坐火车离开武汉,其中往珠江三角洲地区的旅客较为集中,约占其中的4成。

高德地图大数据显示,4月8日8时至9时,武汉站、武昌站周边道路拥堵延时指数环比4月7日分别上升5.60%、14.81%,武汉市民公交出行规划比上一周增长59%。

这一天,不少人走出家门,吃上了一碗“仪式感”十足的热干面,costa咖啡致敬武汉全城免费,早高峰的京汉大道也出现百米“拥堵红”。

“对于我们来说,2020年的新年应该从4月8日这天算起。”武汉市民华春文和丈夫排了十分钟的队后,终于吃上了一碗热腾腾的热干面,“太想念这个味道了。”在武汉人平常的日子里,每一天都是从一碗热干面开始的。

根据微信支付“武汉春讯”数据显示,热干面特色小吃的老字号蔡林记在3月25日-4月3日的10天内,最大销量来自顾客微信自提,10天内订单数达到20,000单。而以4月3日为例,仅基础款单品就通过微信自提售出5,000单。

目前,武汉地标建筑黄鹤楼还不对外开放,据工作人员介绍,刚接到通知来做消杀工作,具体开放时间仍在等待通知。根据湖北省文旅部门要求,各景区分区分级分项,实施差异化开放。

虽然景区还未开放,但在黄鹤楼旁的商店已早早开门,大家都在等待着“武汉地标”恢复往日的繁荣。

就在黄鹤楼下的长江大桥已在8日零时恢复了单双号通行。猎云网记者对长江大桥来往车辆人工做了两次粗略的估算,虽然已经错过了出城高峰期,但一分钟内双向通过的车辆数仍有36辆和41辆。

医院的防控措施依然严格,进入医院求诊的患者需要扫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等信息并测量体温,入院患者和陪床家属则需要做核酸、CT和抗体检测。

离中南医院不到2公里的楚河汉街成为了疫情后武汉人流量最大的商圈,游客需要扫码、测量体温后方可进入。

猎云网发现,汉街大部分商户已经开门营业,包括服装店、礼品店、饮品店和餐饮店等,目前,饮品和餐饮店还未提供堂食,顾客可选择外带,往日火爆的喜茶也仍要排队半小时以上。

在武汉“解封”当日,离开的人、回来的人,生活或工作在这里的人,会有哪些感触?猎云网记者采访了几个人,以下是他们的口述,略经编辑。

我变得敏感了许多

讲述者徐洋,离开武汉的人

4月8日上午七点多,我戴着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手套,装备齐全,一手紧攥着高铁票,一手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出了门。这是武汉封城70多天以来,我第一次出小区,目的是赶往汉口火车站乘坐G6813次列车,回到襄阳老家。

由于封城,我一人在武汉待了两个多月,在团购群抢菜、跟网格员报备申请离汉……这些天的经历就像做梦一样。从武汉乘坐高铁回襄阳最快只需要一个半小时,但由于疫情的阻隔,我迟迟没能回家。

离汉购票通道开启之后,我第一时间内在12306上抢到了回家的票,本来是今天上午十一点出发,昨天我发现十点也有一趟列车有票,就毫不犹豫的改签到了十点,我实在是太想回家了。

考虑到这天“解封”这天,人流量肯定不小,我不得不万分小心,连我最爱的热干面都没敢吃。出门之后,我也尽量避免和人接触,哪怕直达汉口火车站的二号线地铁口就在离小区北门不远的地方,我依然不敢坐地铁。我给前一天约好的顺风车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小区北门接我,想尽可能地避免过多使用公共交通。

顺风车司机的座位周围安装了透明的防护膜,在司机的座位后背上,套着印上“志愿服务,关爱行动”几个大字的红色背心,我猜这个司机可能参与了抗疫行动吧,不得不说,这次疫情让我看到了太多令人敬佩的陌生人。

余光瞟向窗外,我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和小区门口的人们,这些再也平常不过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无比的新鲜和兴奋,这段时间我基本上都是通过网上的文字和视频了解武汉,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用目光触及、用身心来感受这座城市的复苏迹象,她正在恢复生机勃勃的模样。

在路上行驶的很多出租车上,都贴着“向医护人员致敬”的标语。车子往火车站的方向飞速行驶,路过那些我曾经不止一次去过的地方,当我听到车上的语音导航自动播放着“关山大道”“珞狮南路”“长青路”这些再也熟悉不过的地名的时候,忽然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武汉,好久不见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到达了汉口火车站,“汉口”两个大字还是一如既往的宏伟,只是站外不知何时多了两块大屏幕,上面滚动播放着“为了您和他人的健康出行,请主动配合健康码核检和体温测量,并注意排队间距,全程佩戴口罩”之类的温馨提示。在我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戴了口罩,人们很自觉的保持着距离,也有一小部分人插队。

火车站门口的广场上有很多摄像机,这是我不曾见过的,也不知道是哪家电视台,长枪短炮很大的阵仗,他们也在记录着这一刻。我不敢在外面多逗留,一刻没停的就进了站,进站流程和平日里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出示健康码和体温检测的环节,虽然是“解封”的第一天,但今天汉口火车站的人并没有很多,我排队没多久就进站了。

在人流量相对较大的火车站,人们的防护警惕性很强,口罩是最基本的配置,候车室内,我看到有人口罩就戴了几层,还有人戴着不知道有没有防护作用的头盔。但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全副武装的男生,我进站之后就注意到了他,一身白色的防护服把他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这个装备让我差点儿以为他是医护人员。

候车的时候,我发现我的一次性手套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可能这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我内心还是止不住的担心,总在想着一路上有没有接触到什么可能的感染源,我家人朋友都劝我说没事。后来,我去洗手间反反复复的洗了好几遍才放下心,经历了这次疫情,我变得敏感了许多。

10点零2分,我乘坐的列车从汉口火车站缓缓驶出,这一刻,我等了太久。可能是出于安全层面的考虑,高铁上三人一排的座位基本上都只坐了两个人。前些日子,其实我有断断续续收到一些出城的消息,但是核酸检测、接收证明等手续让我感到无能为力,离汉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只能盼着8号这一天真正的“解封”后,再随着大流离开武汉。

带好健康码就可以返汉

讲述人吕四火,回武汉的人

伴随武汉解封,之前做的返汉攻略全都用不上了。不再需要繁琐的文件和证明,带好健康码就可以返汉。备好口罩和消毒水准备坐上回汉的高铁,本以为万无一失,结果在高铁安检的时候由于消毒水含酒精成分被扣下了。工作人员收走之后我心里有点慌,然后带上了手套,毕竟解封不代表胜利,还是要注重防护。

由于是始发站,高铁上的人并不多。我乘坐的是D2271次列车,在和乘务员交流中得知,这趟列车也是今天刚开放武汉站的上下车通道。每隔半小时就能看到工作人员从第一节车厢消毒到最后一节。动车缓缓驶入武汉,窗外的景色依旧生机勃勃。76天,武汉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下了动车后我才发现到武汉的乘客有这么多,和以往我返汉的情景一样。我看到了很多乘客笑着举起手机拍下这一幕,原本让人觉得心烦的人挤人也变得可爱。出示健康码和测量体温后就可以出站了,在路边排队等出租车时看见路面上写着请距离一米远,并且每个乘客上车前都会有两名警察陪同,确保司机出示了武汉乘车码,乘客扫码实名认证后才可上车。

面前的这个情形我想起了那句话,武汉可能是目前最安全的城市了。在路上司机吴师傅跟我说这是继1月24号以来他第一次出车,在出车前出租车公司统一对司机进行了体检、车辆消毒、发放实名制乘车码。城市虽然解封了但是效益还赶不上之前的三分一。路上没有人打车,想要接乘客只能到车站和机场。

从汉口到武昌,一路上看到了很多在散步的行人,街边的商铺大多都关着们,只有大型商场伴随着大减价的广告开业。回到小区先在门口联系社区网格员登记测量体温后才可进入,网格员告诉我,我是今天她接的第三十二个回小区的住户,解封的这一天比以往的每一天都要忙,她嘱咐我每天上报体温尽量少出门。到家看到了家里的门上也贴着防控排查家中无人的封条。

首日复工的出租车大概有三分之一

讲述人李德,出租车司机

早上6点,我早早便起床出门。在楼下早餐店,我点了一份久违的热干面,提着豆浆、端着纸碗走向停车库,慢慢地蹲在车旁,不到5分钟就利索地嗦完了碗里的面,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洗车、消毒、发动引擎......时隔七十多天,我再次开着出租车,复工了。

其实前一天,我已经反复为自己的爱车洗刷、消毒了,但为了安全,我还是重复做了一遍。

根据武汉客管处的通知,昨日起武汉恢复出租车运营,实行“一车一码”,驾驶员全程戴口罩为乘客提供服务,乘客凭健康码“绿码”实名登记扫码乘车。

过去两个多月,家人朋友一直都在关注武汉疫情,每天交谈的内容也全都是新增情况和复工日期。其实挺矛盾的,既希望城市早日解封能够开工赚钱,又害怕上班过程中感染病毒,甚至传给家人。但一想到每天家里的日常开支和全家老小的温饱问题,心里还是很焦急,所以即便忐忑也还是选择在复工第一天就到岗。

和我开对班车的同事则选择继续休息,他也有他的考量,虽然现在疫情逐渐缓和,但武汉仍存在众多无症状感染者,风险一直都在。

事实上,武汉出租车是逐渐恢复运营的,粗略估计,第一天复工的出租车可能只占到武汉全部车辆的三分之一,后续几天剩下的车辆应该会逐渐上路。

运营的第一天,生意不错,截至下午4点营业额就接近四百元,比疫情之前的平均水平略高一些。虽然疫情影响坐车的人减少了不少,但同样的路上的出租车也少了很多,平坦下来每辆车的客单量也比较客观。

随着后续几天复工的出租车逐渐增多,能揽下的订单可能会越来越少,比疫情之前更少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难关就在这里,作为小市民只能祈祷疫情不要反弹,武汉早点恢复往昔的繁荣。

生意一定会逐渐好起来的

讲述人李香,餐饮老板

去年夏天,我在K11购物中心租下一个十多个平方米的小店做餐饮生意。小店门口配有十多人的就餐区,往往顾客买完东西都会在这就餐、休息。

K11位于武汉关山大道的核心地带,周围数十层的办公楼就有好几座,附近还有一所知名的大学,曾经是武汉人流聚集的潮流场所之一。

4月1日,听说商场即将营业后,我们连忙乘车从老家湖北咸宁赶到武汉,想在第一时间重启停摆了2个月的生意。

父母第一时间的反对,当时武汉每日新增感染病例还未持续归零,还出现了不少无症状患者。返汉复工,又从事服务行业,每天面临的风险自不必多说。

商场物业通知所有商铺都需要在4月8日全面营业,这是难以拒绝的事。因为疫情物业为商户免了2个月房租,现在他们也需要店铺的支持。

另一层更直接的考虑是商场不会继续免租了,如果不营业只能持续亏损,而为了开店我们已经在装修、加盟等方面投入了数十万元,天天亏损是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我们还是回来了。

复工营业已经四天了,现在客流成为最大的问题。每天进商场路过商铺的客人少得可怜,堂食的订单更是用手指都数得过来。

昔日忙个不停,现在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只能坐在休息区玩手机,或者发呆。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生意慢慢好转起来,随着8号武汉解封,商场里的流动人群较前几天明显增加,附近的写字楼也在逐渐复工,生意一定会逐渐好起来的。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