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专访瑞幸投资人刘二海:VC行业高风险,要学会认输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8587字)

2020-04-07 10:16:35 专访瑞幸投资人刘二海:VC行业高风险,要学会认输

话题涉及愉悦资本投资方法论、对风险投资行业的理解。

猎云网注:上周,瑞幸咖啡发布的一纸公告引起行业震动,作为A、B轮投资方,愉悦资本随后在一封致有限合伙人的内部信中,称“获知此事,愉悦资本感到非常震惊。大家的利益都因此受损,因为我们并未售出瑞幸的哪怕一股股票。”2019年9月和12月,腾讯深网曾深度专访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人刘二海,话题涉及愉悦资本投资方法论、对风险投资行业的理解、以及知名创业项目(摩拜、蔚来、瑞幸等)和对合作过的创业者(李斌、胡玮炜、陆正耀等)的评价。文章来源:腾讯深网,作者:薛芳,编辑:康晓。

上周,昔日明星创业公司瑞幸咖啡发布的一纸公告引起行业震动,作为A、B轮投资方,愉悦资本随后在一封致有限合伙人的内部信中,称“获知此事,愉悦资本感到非常震惊。大家的利益都因此受损,因为我们并未售出瑞幸的哪怕一股股票。”

2019年9月和12月,腾讯深网曾深度专访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人刘二海,话题涉及愉悦资本投资方法论、对风险投资行业的理解、以及知名创业项目(摩拜、蔚来、瑞幸等)和对合作过的创业者(李斌、胡玮炜、陆正耀等)的评价。

此次专访内容为首次发布。采访是在瑞幸造假财务事件发生之前,因此内容并未涉及刘二海对瑞幸造假事件的看法和评论。

“我想了想,做投资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认输。不认输如何改进?”在谈及做投资多年的最重要经验时,刘二海告诉《深网》。

刘二海与李斌、陆正耀等创业者相熟,但他们各自有许多创业项目,有些项目愉悦投了,有些项目没投,对此刘二海认为“朋友之间未必每件事都一起做,那多累啊。”

“如果哥伦布找到了宝藏,会分给金主;如果葬身海底,哥伦布失去生命,金主们失去金钱,就是这么一件事情。”对于VC行业的发展和风险,刘二海认为其本质上依赖的是GP、LP制度的创新。

以下是腾讯深网专访刘二海实录: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深网》:您投资的项目,摩拜、蔚来、瑞幸都是引起很大争论的项目。

第一,争议讨论说明没有共识,这是投资的正常现象;第二,这些争议讨论里有多少是理性的、建立在研究分析上的?又有多少是为了流量或者其他原因的?第三,你要问我最相信什么?还是实力。

《深网》如何评价陆正耀?

陆正耀表面看着是那种经常喝酒和带一帮兄弟经常打架那种人。其实不是,他特别细心,能算账,像个老地主一样,是典型的‘表’叔。

他岁数比我小一岁,也算是老同志,但充满着激情。他原来挺胖的,现在居然每天跑步,有一次跑了个3公里,还跟我说,现在基本上都是5公里以上了。

《深网》:如何评价胡玮炜和李斌?

从简单的胡玮炜来说,很多人认为胡玮炜就是一个媒体人,但我觉她身上具有一个企业家的特点,愿意冒风险去做。这件事情早年李斌也找过其他的人,但是那些人并不愿意做这事,觉得这事没啥希望。那些人技术上比胡玮炜强多了,但是胡玮炜说她愿意干,这一句话就值10亿人民币。

企业家有时候就是这样,说那么多都没有用,最重要的是人家干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过去经常讲,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李斌北大毕业,学社会学的,写代码,又考了系统分析员,计算机能力非常强。他自己创立了一个公司叫南极科技,后来又跟李国庆创业几年,做了几年总经理,再后来创办易车网。

李斌早期跟我说摩拜单车这个项目,吓了我一跳。我说单车放到大街上丢了怎么办?他说丢就丢吧。现在觉得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当时还是很有风险的。当然也现也出现了道路占用的问题,但是想出这个主意,我认为很了不起。

当然今天也有人谈科技公司的时候,说摩拜共享单车已经失败了。今天你看看老百姓用没用?如果老百姓没用,你可以认为失败。你再看看美团,收购摩拜之后,依旧不断铺新车啊。

李斌的思维能力和思维框架绝对一流,而且他也善于自我约束。易车上市后,他赚到钱了。他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创业环境,比如说房子到现在还没有买,自己经常拎一包,满世界到处跑。

李斌把周边的环境,设计成了创业的环境,我觉得挺好的。人不能低估环境对自己的影响力,说人能改造环境,其实改造不了,人大部分是被环境塑造。

《深网》:李斌如果下次创业你还会投吗?

李斌是绝对值得支持的,很多人低估了李斌的能力。现在对摩拜单车,对蔚来汽车负面的言论,我认为是没有道理的。从短期内汽车销售的一点波动发展到怀疑蔚来汽车大方向是没有道理的。

意外当然可能会发生,但我认为蔚来汽车一定还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公司。

造车的这个事太大了,太难了。毋庸置疑,李斌的能力当然是极强的。请问日本哪些企业在你的印象中曾经留下深刻的印象?TOYOTA,索尼,三菱都不算,真正闻名的企业是TOYOTA丰田车,要做出中国的丰田车来,得多难。

《深网》:他需要时间来成长?

我认为他是需要一些时间的,他做的是一个伟大的事情,也是一个复杂的事情。这个事情现在为什么有机会,是因为新能源这个窗口,而李斌正好杀进去了。假如我今天做PE一定先给他5亿美金,一点不会犹豫,我也相信李斌一定能赚回很多钱来。

《深网》:你认为蔚来汽车5年之后会怎么样?

我认为会成为一个不得了的公司,5年时间有点长,3年之后的蔚来汽车,大家肯定另眼相待,大家会说这公司挺厉害,不得了。

《深网》:你跟李斌和陆正耀都是朋友,他们各自有许多创业项目,有些项目你投了,有些项目你没投,为什么?

很多人认为,如果大家是朋友,是夫妻,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咱俩永远在一起,所有的事情在一起。理性的人不是这么想的,更多的是咱俩是好朋友,你的事情可以是我的,我的事情可以是你的,但是咱们未必每个事情都一起走,那多累啊。

退一步讲,你这个问题里透漏出来是农耕文明的思想。农耕文明是比较稳定的,大家就在对门,它会形成一个特别紧密的联系。在城市里头,大家其实不是这么交往的,城市里头是区段性。这事我还认真想过,非常不一样。

所以朋友之间未必每个事情都一起做,那多累啊。

“把炮弹给会打仗的军队”

《深网》:摩拜单车和蔚来汽车三年时间退出或上市,瑞幸咖啡一年半就上市,这些项目为什么这么快?

一个项目从A轮开始投到退出大约6-7年。李斌从2004创业,到2010年上市大概5年,这个时间稍微短一些。

第一,陆正耀、李斌等等都是创业老兵,第二新基础设施成熟,第三,中国的网民基数非常大,今天这拨人基数已经不需要再增长了,剩下就是一个转换的问题。

瑞幸咖啡的发展基于新基础设施。原来的设施是乡间小路,今天已经铺好了高速公路。企业行驶在快车道上,速度当然快。与此同时,创业者的经验持续增长,企业可以轻装上阵。设施改善,冗余缓解,两件事情放在一起,再加上资本推动,企业的发展才能快起来。

《深网》:以前企业融资一年融一轮,但现在的企业一年融三轮,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这里有一个大的环境,从另外一个维度叫资金的使用力度和使用量。

拿投资来讲,一个项目投一千万美元和投五千万美元,那一个风险更低?一般来说会认为投一千万风险低,因为投钱少。实际未必,巴菲特先生投资的风险高还是我们愉悦资本的投资风险高?他一笔钱可以投10亿、50亿美金,但他投资的风险系数并不比我们高。因此,资金的使用力度和使用量,跟企业成熟度有关系。

对一个项目来说,一般来讲投钱多的时候风险高。但反过来也有一个问题,投钱太少一轮一轮融资,时间成本和其他成本也会增加。所以当投资人遇到资金使用能力成熟的企业家,应该多给他钱,才能降低风险。

一个军队能打仗,就应该给更多炮弹。而且还要透过给他炮弹这个过程,检验和证明他的能力。假如你认定他有能力,实践也证明他很有能力,就应该多给他点钱。

《深网》:愉悦资本投资的一些项目,被质疑“烧钱”,你如何看待这种质疑?

VC这个行业依赖的是GP、LP制度的创新。大航海时代,哥伦布凭什么去?钱从哪来?不都是金主的钱吗?出资方把决策权给了哥伦布,在大海中如何航行,是哥伦布这个船长的事情。如果他找到了宝藏,会分给金主;如果葬身海底,大家都完蛋了。哥伦布失去生命,金主们失去金钱,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深网》:做投资直觉的占比大吗?有时候会不会意识到这个东西投错了?

投资这个行业中,直觉肯定会有。你对一个事情感兴趣,一定是他突然吸引了你。紧接着,还需要做一些分析和研判,光靠直觉是不行的。但是没有直觉的话,怎么能产生冲动呢?

打个比方像一个小孩在沙滩上捡贝壳,开始捡到的是差的贝壳,如果他习惯性地捡到贝壳就扔到海里去,那么等他捡到一个好的贝壳的时候,他也会习惯性地扔到海里去。

我挺愿意保护我们身边一些人的冲动的,怎么就有冲动了呢?还是需要理由的。首先这冲动很不容易,再分析下为什么,还是需要有理性支撑的。

“新基建孕育未来30年投资机遇”

《深网》: 当时投蛋壳的决策的依据是什么?

蛋壳这个行当我们是了解的,我们当时投蛋壳的时候它的房数很少,只有8千多间,自如已经有了20几万间。整个投资过程还是有点纠结,事很喜欢,可是别人做的挺大了,这个还有机会吗?蛋壳的CEO高靖,和我们投资的途虎养车的陈敏曾经在一个公司工作过,我打了个电话给陈敏,问高靖怎么样?陈敏对高靖的评价非常高。

而后我们又做了一些调研,就决定投资了。 投资蛋壳确实是一个人和事之间的均衡,事情我们很清楚,人又不错。中国这么大,一个行业很难赢者通吃,我也不认为赢者会是一家。整个行业都在成长,仅拿装修水平来讲,整个社会就有了新的认知。

合租公寓表面上看是一个空间的问题,实际情况涉及到空间合理分配及管理的体系。这个行业是应运而生的,美国有,英国也有,跟我们不完全一样。现在这个行业里这么多企业,整个租金的价格肯定也下来了,居住空间相对来讲也要好一些。

《深网》:愉悦资本投资的方法论是什么?

做投资这些年,我们发现了几个重要的事情。第一个事情就是新基础设施,我们认为新基础设施在中国正在成熟,新基础设施的作用是巨大的。它使得企业创业的速度变快,企业成长的速度变快。我们的作用是发现这些企业家,并支持他们,且支持的力度足够大。

为什么说基础设施如此之重要?其实过去的70年,尤其是近30多年的发展,最重要的就是基础设施,包括水,电,交通。中国过去特别重视基础设施,中国人很能折腾愿意创业,这使得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这是过去30年咱们总结,那就是让市场起作用,市场里头谁起作用呢?

实际上就是让企业家愿意干活,中国政府又不断的搞基础设施建设,企业家的效率就提升了,这就是中国过去三十年的故事。

再往下我们应该干什么?我们应该进一步的改革开放,这些话都听过了。如果整个新的基础设施建立起来,整个社会的效率不就进一步提高了吗?如果说中国再有今后的30年,或更长时间的发展,你靠什么呢?一定要靠新基础设施。

新基础设施带来了效率的提升。这种效率是谁带来的?就是企业家。风险投资是干嘛的?我们也是市场经济中极其重要的参与者,很多人一提到投资公司,只看到了我们的一面,资本,其实他们是片面的,他忘记了我们最重要的一面,选择了企业家,帮助了企业家,陪伴了企业家,并把社会最宝贵的资源资本,按照权重,对优秀的企业家让他权重更大,让差劲的企业家他拿不到钱,把他清理出去。

《深网》:提升了资本的效率?

如果把资本平均分配给企业家,张三能拿到钱,李四也能拿到钱,这钱也不是我们家的,这钱是社会的钱,等于浪费了社会资本,社会资本被浪费,实际上创业投资代表什么呢?代表的最先进的生产力,最先进的生产关系,最广泛人民的利益,社会的利益。

我们提高了社会资本的利用效率,支持了应该被支持的企业家,让他们获得更多的钱,为社会做更多的贡献,我们顺便赚了点钱。

风险投资这个遴选的工作很重要。这是市场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市场以及市场的参与者,企业家。我们不光为他服务,我们还选择他,把好东西给他。那他就成长起来,你没有企业家这事干不了,光有企业家没钱,也干不了。

深网》:最早创立愉悦资本的源动力是什么?

我有一次去硅谷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投资人,我跟他介绍了中国的情况,同时也问了他一些问题,我们聊得时间并不长,但他给了我很多启发。我跟他说,你们这么少的人,还做的这么成功,这个不得了,我觉得你们非常创新,你能否告诉我,你是怎么创新的?这位老兄告诉我,30年前我们做VC就这样做。你应该问问那些队伍很庞大的投资机构,他们其实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创新,你应该问问他们怎么做的。他的回答给了我很多启发,貌似投资公司人多了,也不一定有用。

中国VC的成长历程是05-06年开始兴起,我2015年离开君联的时候,十年左右的时间。现在很多机构达到了100多人,那么多人,未必管理高效,所以一些老牌的投资公司纷纷有人出来自立门户。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吧,大到一定程度就会从这些机构分出来,可能是比较正常的一件事情。

如果说中国就是不一样,我也同意,如果有的机构是发展成像Black Rock一样,那肯定不是三五十人的规模。如果说你只是一个VC,或者是一个成长性的投资机构,你发展成几百人,我估计也比较难管理,这种产业的规律表明,它不太具有规模经济性。投资机构不具备规模经济型,这就是我创立愉悦资本的缘起。

LP也看到了这个问题,当时就有也有LP找到我,跟我讲说你想不想自己独立做一家机构,要干得快,不能老等,这是一个因素。第二个从我所工作的历程上来讲,大部分工作经历虽然没有自己单独创业,大部分是在公司内部做内部创业,从我研究生毕业那一天开始,基本上做的都是这条主线,都是一些很新鲜的事情,也没什么规律,就在那折腾。从外边弄点钱,把这个弄大了,成了事业部,我自己成了事业部总经理。我自然的就觉得,折腾点新事挺好的,我对折腾点新事没有心理障碍,没有感觉特别不舒服。

“做投资要学会认输”

《深网》:愉悦资本的文化是什么?

我认为我们很多人很喜欢说一些特别虚的话,干一些特别装的事,所以咱这公司,早年就两个字,叫“不装”。

后来我们觉得不装这个词特别刺耳,进一步说就叫真实、透明、自知。我们原来一个合伙人一直问我,看你做了这么多年,还永远充满着激情,有一些项目没有出来的时候挺难受,怎么渡过这个难受的阶段呢?

《深网》:你是怎么熬过这个阶段的?

我想了想,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认输。不认输如何改进?你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愚蠢的之前,你就改进了,这不太可能。

首先得认输,咱们做错了这事,咱认输,然后改,改了不就赢了吗?这在心理上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

我们过去也有很多输了的东西。拿神州来讲,2006年就O2O了,做得特别轻,最后就做得不咋的,然后转型成了租车,租车又挺难受,没钱,后来又四处把钱的问题解决了,又有了突破,做了神州优车。

很多词汇是有陷阱的。我举个例子,说做企业家就是要坚持,那个电话号码不对,每天拨,每天拨一万遍,能拨通吗?拨不通。坚持的是什么呢?我坚持的是创业这件事情,但是我并不能保证我里头不改变。

《深网》:一条道走到黑?

有这样的人吗?没有吧,王兴做了多少企业啊。整个社会喜欢的是结果导向,成了说创业者英明果断,败了就说创业者愚蠢武断。

说到底,成与败关乎的是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利益,跟点评者往往无关。

《深网》:受到质疑的时候你如何自处?

投资要求投资人独立决策非。拿蔚来汽车举例,一年前,提到蔚来汽车都是鼓掌的,但现在可能就说蔚来汽车不行了。

我有时候常常想,作为一个创业者,或者作为一个投资人,别人给你鼓掌的时候别太当真,不要觉得自己好像挺牛,要自知。然后等别人向你扔砖时,就想想我其实也没有那么差。

投资人第一要义是什么?就是要有独立的思维和判断。这是唯一重要的,如果这个能力不具备,其他事情基本上没有意义了。

我曾经提过一个石油大亨的故事,这个故事特别有意义。这个故事说一个石油大亨过世了,想去天堂,一看天堂的人都挤满了,还有他认识的一些朋友们。上帝建议他去地狱看看,结果地狱也到处都是人,但没有天堂那般拥挤。石油大亨想了想,在天堂的门口喊了一嗓子,“地狱发现石油了”,他的那些朋友们都蜂拥而至去了地狱,石油大亨一看朋友们都走了,看来地狱的确有石油,石油大亨也跟着去了地狱。

这个故事可以看到,第一,别人不可能对你没影响,那就自视过高了;第二,怎么减少一些别人对你的影响,我觉得这可能是比较重要的。所以说要真实、透明、自知。

《深网》:如何才能形成独立判断?

要想真的对一件事情形成判断,说到底还是要变得比较客观真实。

为什么战争年代,人们就比较客观?因为不客观就会被干掉,所以只好客观一点。为什么和平年代,有的人喜欢胡说?因为对他造不成任何影响并且不需要承担责任。

为什么我不敢乱说?因为我得承担责任。我如果把基金都做折了,就没人给我钱,我就失业了,只能说再见了。因此我是被逼的,我们只好客观点。没办法,只能打起精神,努力工作。

“长期利他达到最后利己”

《深网》:投资圈人脉非常重要,你是怎么交朋友的?

这个与人的本心有关系。我认为可能是一个与人为善的世界观。那从另外一个维度来看,有与人为恶的世界观吗?可能不能叫与人为恶,就是对别人不太关心的世界观,我认为是有的。

我一直问我的老师,中国文化中有什么值得我们继承和赞扬的吗?当然可以说很多,但实际情况,我感受到的还是与人为善,这可能是中国文化中比较强的一条。实际上我认为的是只有利他,才能利己,这样一条,没有其他原则。

我们公司的文化是不装。装是为了欺骗别人,操纵他。但是我认为,我工作的对象都是一些聪明人。我不认为长期能装得下去,如果不装,采取的方法只能是利他,只有利他,才能利己。这可能是从小教育的结果,因为我父母在当地人中很受尊重,我母亲做了大约30年的妇女主任和赤脚医生。她一直都是与人为善的。

不装的时候才能把事情做得更大,才能解套。装,因为零和博弈,我从你身上多捞一些钱,咱们事不怎么样,但我口袋里也不少钱了。可是我这不装,你也获得不了,怎么弄?

只能把事情做大,所以这比较符合VC的本质。VC的本质情况就是如此。你想资本出更多的钱,企业家不怎么出钱,资本占的份额比较少,那怎么能赚钱呢?一定是事情做大了才能赚钱。

这个从逻辑上来讲是自洽的。在这个过程中会你跟别人的关系会逐渐形成一种模式,我并不是特别想操纵他,我认定的这事,我们可以通过把它做大,做好来把利益赚回来。

包括合伙人之间的利益分配也一样,我未必希望通过我的份额我占90%,他占10%,我才赚到钱。我希望大家的比例是一样的,我做得更好,我获得更大的激励,因此有了更大的收益。当然,这是更难的一条路,也是更和谐的一条路,但也更长久。

投资人和企业家的关系是跟随他成长的。这个不太像在二级市场,看到的都是数字。一个活生生的人,你陪他走了10年,是不是更能回归到更加本源的状态,还是通过利他做到利己,这条路可能是我们正在走的一条路。

很多人都特别能说,特别能忽悠和操纵别人,然后有时候就被戳穿了。装一时很简单,一直装就很难。

我认为是过去讲人家说只有大英雄才能真本色,但是今天没有办法,就得反过来说,先变成真本色,而后再向大英雄靠近,否则你做不成。

《深网》:你怎么看投资人通过抬价抢项目?

同样是抢项目,有些事情是合理的,有些事情是犯规的。举例来讲,你跟一个人抢项目,别人抢得特别凶,如果你生生抬价,说别人的坏话,恐怕这个别人也这么对你。

如果是协商的态度,说以一样的价格你跟我们一起分,我们也可以高一点的价格我们再投点,这个结果往往可以达成。可以通过协商,或者你付出一些代价,达到一个比较合理的平衡。

《深网》:中间的度怎么把握?

我想对别人还是得真心好点,而不是骗别人。我经常对愉悦资本的年轻投资经理讲,怎么才能交到朋友?如果你能感觉到说,你经常吃亏,就对了,基本上有很多人愿意跟你合作,如果你感觉到你每个事都在赚别人的便宜,我估计可能性不大,人都很聪明,凭啥让你赚?

比如说你跟一帮人吃饭,你总是愿意买单,大家肯定喜欢你。如果你跟别人吃饭,你从来不搞这个事情,别人凭啥整天伺候你呢?为什么呢?你只能帮助别人,才能赢得别人的好。

“要相信还会有下一个阿里腾讯”

《深网》:愉悦资本当下是谁,未来要成为谁?

腾讯、阿里都是好公司,但和中国核心的VC关系并不大,真正在腾讯和阿里实现了超额收益的都不是中国的核心VC。这里头需要有运气。

每一个投资人的梦想,都是做出影响整个世界的顶级公司。我们当然也有,我觉得我们还应该做更多。但是有多少公司能成为几千亿美金的公司?我心里想的事情,有多少公司能面对万亿或十万亿市场?其实,今天阿里和腾讯面对的就是十万亿的市场,每天交易额都是几万亿到十万亿这个水平的公司,他们深刻影响了整个社会。阿里影响多少人呢?那肯定是大几亿人,甚至接近5-10亿,腾讯是10亿以上。

我想进入到的市场是万亿级别的市场。创业公司这么多,极少数公司能成为顶级公司。这些公司本身在发展,我认为还有机会,中国创业者和投资人都有机会。我们也应该更有理想。

《深网》:愉悦资本有对标的机构吗?

齐白石老先生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我觉得真正有价值的投资公司做的唯有创新,做一次重新的物种变化,否则不可能出来更伟大的投资公司。

比如巴菲特先生的投资公司,原来没有这样的公司,所以他做成了;比如说在硅谷DST也是领风气之先,原来没有人做这么后期的投资项目,DST做成了。

我想创新一定来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内部投出了好项目,另一个可能你的体制都不一样,才可能做成像样的结果。copy来copy去的做不成大公司。

《深网》:你觉得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吗?

我没有那么大野心。把这话翻译成另外一句话是什么呢?作为投资机构来讲,我们要有信心。投资人要在行业中创造自己的价值,没有价值,别人是不会尊重你的。我觉得投资人应该有这个能力,这个是存在的价值。

“我是一个喜欢保持安静的人”

《深网》:现在还跑长跑吗?

大约也就跑五公里。我过去是一个长跑运动员,经常跑10公里。

《深网》:你最近看哪本书印象比较深刻?

我经常跟别人说最好看一批书,而不是看一本。近期我看了一批书,大概看了33本书,主要是盐野七生写的《罗马人的故事》,还有很多相关的书,总共加在一起33本,大概有一万几千页,我花了几个月时间,看完了。

《深网》: 这个阅读习惯什么时候形成的?

挺早年就形成了。我忘了什么时间了。要了解一个事情,必须读一个系列的,有不同的人对这个东西进行了解读,你才可能形成一个认知,怎么可能读了一本书就特明白了,不可能。

独立认知跟看待事情的能力是一点点长起来的。

《深网》:你平时是一个喜欢保持安静的人吗?

是。不静的话看不到很多东西。

《深网》:你怎么保持安静呢?

不想。有些事情你可以不想,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尽快处理完,想到了把它做完就完了,别存着,存着特别麻烦。

《深网》:你很喜欢查理芒格一句话——大概要得到某样东西,最可靠的办法是自己得配得上它

我的确很喜欢这句话,其实要得到一个事物,刚才讲的这是个路径问题。

比如你想射击,你一定是有一个动作,提起枪来,往上一弄,啪,不断进行规定动作的练习,打枪才能准嘛,绝对不是说因为你瞄得准所以打得准,肯定不是,你要透过一个解决方案去达到这个目的。

而芒格说的是解决方案,你如何获得那个东西呢?你需要自己配得上,你得有个解决方案,我觉得这是非常有道理的事情。你老想获得那个东西,你偷抢肯定不行啊,你得提高自己,才能达到那个目的,它自然就给了。

其实人很世俗的,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天使,人们为什么喜欢天使啊,因为这是上帝的使者,代表着权威,它代表着力量,因此人的思想中有时候看这个想法,真的很俗。

《深网》:资本市场有一个趋势就是名人的影响越来越大了,估值模型比较脆弱了,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这个现象过去多一些,现在越来越少了,为什么呢?因为原来那个体系内,他攒了一些资源他很出名,他就很历害,但是你仔细想这个事情,这世界都是由于你有增值,才有意义。如果别人很强,你没有太大意义的情况下,你也就没什么存在的价值。

如果马云要创业,你说我投点资,这不挺可笑的一件事,马云说到底是你给我钱还是我给你钱?是你给我增添特色,还是他给你增添特色,我认为投资公司其实长久维持的都是自己的的影响力,这里头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挑战,我认为未来的机构的头部化会明显。

硅谷已经都发生了,你同样给创业者钱,人家不要,人家说他愿意让ABC给钱,拿不到ABC的钱,才会选择拿别人的钱。如果创投机构处于被选择的那一方,那就很糟糕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