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起底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神话:四大产业摇摇欲坠,只有铁三角套现百亿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981字)

2020-04-04 09:49:20 起底瑞幸董事长陆正耀神话:四大产业摇摇欲坠,只有铁三角套现百亿

陆正耀和他的神州系编织出来的资本泡沫正一步步走向破灭。

猎云网注:伴随着瑞幸咖啡造假的事发,神州优车、神州租车和宝沃汽车……陆正耀曾经讲述的美妙的故事,开始千疮百孔。文章来源: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梁钟荣,编辑:杨颢。

60岁的凯文·约翰逊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但51岁的陆正耀或许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LK.US)自查后公布了一份“伪造22亿元交易”的内部调查报告,股价在盘前以最快速度闪崩,跌幅一度扩大至85%,随后在开盘40分钟内触发5次熔断,股价暴跌75.57%,逾300亿市值蒸发。

22亿销售收入的造假,套入到瑞幸当期的销售总收入中,这个比例有可能进入美股史上十大之一:瑞幸前三季度销售收入29亿元,伪造比例可能达到75%。

相较之下,19年前美国500强第7位、营收1010亿美元的安然,也仅是用了4年时间虚增4亿美元利润。现在的问题是,瑞幸是否也会像安然一样,因为此次的财务造假走向破产边缘。

在此之前,面对瑞幸咖啡在中国市场的咄咄逼人——1年新开2000家门店,以及市场的一片质疑之声,作为星巴克的CEO,凯文·约翰逊在2019年不得不一次次的解释,“我认为瑞幸不可能在2019年超越星巴克”,但他没有提到2020年这个时间点。

2020年1月31日,知名调查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了针对瑞幸的89页做空报告,彼时瑞幸全盘否认,随后股价上扬,但两个月后22亿元的虚假交易行为却以自曝形式浮出,资本和舆论一片哗然。

22亿的造假,堪称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最大规模造假丑闻,同时最受伤的可能是那些此前信赖瑞幸的投资人,特别是2019年Q4进入的投资者。

2019Q4,瑞幸的机构增持达到2.89亿股,新进机构持有股份1.45亿股,其中不乏知名大机构,譬如:资本研究全球投资者、美国银行、瑞银、瑞信等。以当时约30美元平均股价计算,增持金额超过86.7亿美元。如若他们在2020Q1未出,此次近乎团灭。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着瑞幸咖啡丑闻的曝出,陆正耀的“神州系”上市公司亦受波及。4月3日上午早盘,在港股上市的神州租车(00699.HK)股价重挫超过70%,市值跌去64.7%,将前十大机构股东拉入深渊;在新三板上市的神州优车,同一时间跌幅超过20%,市值损失超过69.3亿元。

如果抛除瑞幸的大跌,神州租车从上市至今,五年半时间市值跌去82%;神州优车从挂板新上板至今,三年半时间市值跌44.4%,只留下一地鸡毛的市场。但陆正耀及其背后的圈层,靠着这样的方式完了三次资本游戏,套现超过百亿元。

如今,随着瑞幸造假的曝出,加之多年亏损的宝沃汽车和神州优车,外加2019年利润大减90%的神州优车,陆正耀和他的神州系编织出来的资本泡沫正一步步走向破灭。

海通国际在4月3日的美股早报里,以“那么多人的努力,抵不过一颗老鼠屎的危害”,怒斥瑞幸的造假让所有中概股为之陪葬:“再一次向全美和全世界验证他们每天都想证明的问题——中国公司的数据有问题”,“数据造假这个大帽子将再次死死扣在中国企业头上,可能永远都翻不了身”。

4月3日,从瑞幸开始,整个中概股市场一片风声鹤唳。

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铁三角”:三次资本运作,套现过百亿

根据瑞幸的自查报告,虚假交易的产生原因指向瑞幸咖啡COO(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瑞幸咖啡COO(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刘剑和向他汇报的几名员工,共同伪造了高达22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金额。

瑞幸同时称,特别委员会建议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中止刘剑和涉嫌不当行为的此类雇员,以及中止与已确定的虚假交易涉及方的合同和交易。

但这并不能洗刷市场的疑虑。

刘剑和瑞幸CEO钱治亚等人同样出身神州租车,追随陆正耀多年,倍受赏识。2008年至2015年,刘剑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

这背后的潜台词是,刘剑,作为一个在神州系待着12年、备受管理层信赖的老人,凭着一已之力,不计个人得失,赌进了整个职业履历,冒着进班房的风险,瞒住了董事会、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整合统领了瑞幸所有的业务线(产品、门店、广告营销和总部运营),最终完成了22亿的浩大造假工程——这堪称《肖申克的救赎》奇迹。

不只是刘剑,这次调查组的三名独立董事的组成,亦让外界充满不信任感。

以调查组组长邵孝恒为例,其在瑞幸上市时就担任独立董事,并持有股份。浑水此前在针对瑞幸的做空报告中,将其称作“危险信号”之一:“瑞幸的独立董事邵孝恒在德勤工作10年后,曾在多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担任董事。这18家公司中,有4家被指控存在欺诈行为,以及5家被指是反向收购——这些都是2011至2012年出现的大批臭名昭著的中国欺诈公司。”

而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在刘剑事发之前的3月27日,公司董事、愉悦资本的刘二海从审计委员会退出。而刘二海正是被称作与陆正耀、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在一起的“神州系”铁三角,公开信息显示,他在瑞幸咖啡持股5%以上。

更早的1月份,黎辉以限售股的形式减持了3840万股,套现2.3亿美元,早已提前离开其曾把瑞幸比做“星巴克、7-11、Costco和亚马逊的混合体”的伟大事业。

事实上,这个投资"铁三角"已经成功催化、套现了两家超百亿的上市公司。

神州租车港股上市前,刘二海代表君联资本,黎辉代表华平投资进行了投资,上市时两人也都是神州租车的董事。瑞幸咖啡上市后,黎辉的大钲资本持股11.9%、刘二海的愉悦资本持股6.75%,铁三角再次强强合作。

从2015年6月至2016年3月,陆正耀及其合作的投资方在短短9个月时间将神州租车42%的股份抛售给市场,套现了16亿美元;瑞幸上市后,主要私募股权投资者Centurium Capital和Joy Capital亦先后抛售,而他们背后的创始合伙人即是黎辉、刘二海。

现今如果复盘,会发现今日的瑞幸和2016年上市的神州优车,以及2014年上市的神州租车高度相似,他们均在120个交易日左右解禁拉升,45个交易日到最高点,高点附近完成增发+减持套现。

如今,随着瑞幸的爆仓,“神州系”过往事迹的曝光,未来这样的资本游戏是否还能继续已经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对立的机构:做空者、分析师、公募各有居心

陆正耀出生于福建,骨子里就带着闽商敢闯敢拼的基因。在神州租车之后,其创下了瑞幸咖啡创立18个月就IPO的全球最快纪录。

彼时创立于2018年的瑞幸,仅用一年的时间开店规模即超过2000家门店,直接打掉了星巴克中国区两个点的销售额——星巴克扎根中国20年也才开了3600家,“数据咖啡”和“流量池”概念成为分析师和媒体的宠儿。

但生猛的浑水仅用一天的时间,将这些概念墙全部拆除。

浑水称,派出92个全职和1418个兼职调查员,在全国900多家门店蹲点,收集了25843张购物小票,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关联人与企业的工商信息,并录制了1126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最终给出的分析结果为,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家门店单天销量至少夸大了69%和88%。

在1月31日的报告里,浑水研究在长达89页的报告中,罗列了5个SmokingGun Evidence(确凿证据)和6个Redflag(危险警告),直指瑞幸咖啡捏造公司财务及运营数据。同时称其业务基本崩溃,商业模式存在固有缺陷。

浑水的报告迅速引来了瑞幸的反驳,有意思的是,另一家做空机构Citron Research(香橼)却站在了瑞幸的一边。2月1日,香橼在其官方社交平台上表示,该公司通过商业数据、应用下载以及访谈竞争对手都确认了瑞幸的数据,证明瑞幸在中国业务爆发。

这种对于瑞幸商业模式的争议,不仅仅存在于做空机构里,分析机构亦分裂成两派。

《棱镜》第一时间梳理了中外资券商研究机构对这家中概股的研究报告,发现对瑞幸的模式及未来走势分成两个极端。

东方证券和天风证券较为谨慎,如天风证券认为“幸咖啡代表的咖啡连锁新零售模式盈利状况尚需跟踪观察”;中泰证券、中金证券、开源资本,甚至是摩根士丹利、瑞信则极度看好,摩根士丹利更是认为瑞幸2018年至2021年销售额将增长30倍。

在沽空报告前,中金公司是跟踪瑞幸最紧密的机构,自2019年5月至2020年2月1日沽空报告发布前,该机构研究团队发布了6篇研报,分别就2019年半年报、三季报进行了预测以及点评,并分别在9月份对推出“小鹿茶”品牌以及2020年1月份再融资情况做出了点评。

而其最为瞩目的则是在2月份瑞幸咖啡被沽空后发布的回应报告。彼时,中金公司研究团队认为,匿名沽空报告主要基于不具代表性的草根调研和主观推断,亦缺乏有效证据。

在这背后,可以追溯到瑞幸的保荐商名单:中金公司曾出现在瑞幸B轮融资中;根据WIND数据显示,瑞信、摩根士丹利、中金国际、海通国际,为其联合承销商。

如果瑞幸的财务造假一旦做实,则从审计机构到保荐机构,或无一可以幸免。

但最受伤的是那些听信研究机构报告、买入瑞幸的基金。

数据显示,瑞幸咖啡持仓最大的前十大机构股东是资本研究全球投资者,持有6032万股,其次是孤松资本、Alkeon资本公司、美国银行、Melvin资本管理公司、瑞银、Darsana资本、瑞信、Janus Henderson和Sylebra资本。

瑞幸机构持股名单

考虑到瑞幸4月3日跌幅超过75.57%,股价为6.4美元附近震荡,而前一个交易日该股收盘价为26.2美元,以资本研究全球投资者为例,按照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价计算,资本研究全球投资者持有瑞幸的股份市值将近16亿美元,而今日不到4亿美元。

四大产业帝国摇摇欲坠

伴随着瑞幸咖啡造假的事发,神州优车、神州租车和宝沃汽车……陆正耀曾经讲述的美妙的故事,开始千疮百孔。

事实上,瑞幸并不是“神州系”第一个被做空的公司。在2017年1月,GeoInvesting发布了一份关于神州租车的做空报告,报告中强调了其与神州优车(838006.CH)的“飙升的关联方交易”、“有问题的折旧方法”和“暗淡的商业前景”。

该报告发出后,神州租车股价微有下挫,但仍在7港币左右区间,但随着利润不断创新低,公司股价随之下坠。而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神州租车净利润再创新低,仅0.31亿元,同比暴跌89.3%,其市值从最高峰的520亿港元,跌至4月3日午盘的41.55亿港元。

神州优车的情况更加堪忧。

神州优车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9.19亿,较上年同期减少了48.98%,营收接近腰斩;公司上半年净亏损 6.52亿元,同比大跌550.28%。自2015年至2017年神州优车连续三年亏损,2018年实现短暂盈利后,2019年神州优车再次出现亏损。

至于倍受厚望的宝沃汽车,更成为一个资金的无底洞。

2019年3月,陆正耀以41亿元买下德国老牌汽车企业宝沃控股权,但宝沃目前仍处亏损的泥潭里,这个重资产的行业,对资金更加如饥似渴。此前北汽持有三年亏损额高达40.14亿元。

再回到瑞幸咖啡本身,现在看来,瑞幸咖啡的退市或仅是时间问题。无论是美国资本市场,还是其他任何国家的资本市场,都不会再给如此恶劣的公司任何机会。

同时,鉴于瑞幸股价的下跌,未知是否涉及到陆正耀家族质押股票被平仓的问题。

数据显示,瑞幸咖啡的大股东依然是陆正耀,其持股比例高达23.94%,其通过Haode International Limited持有484,851,500股B类普通股,而目前有145,455,450股被质押,即质押率近30%。

考虑到瑞幸股价的崩盘,大股东质押股票需要补齐差价,陆正耀家族资产将倍受挑战。

在美国,众多律所已发起对瑞幸的索赔。加州的GPM律所、 Schall律所,纽约州的Gross律所、Faruqi律所、Rosen律所和Pomerantz律所等均表示,在2019年11月13日至2020年1月31日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如果试图追回损失,可以与律所联系,2020年4月13日是首席原告截止日期。

在2020年4月的春天,资本神话13年的“神州系”,故事再也讲不下去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