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罗永浩直播卖货首秀卖出1.1亿,你看睡着了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000字)

2020-04-02 罗永浩直播卖货首秀卖出1.1亿,你看睡着了吗?

直播带货也许真的是宿命。

猎云注:主播罗永浩的首秀在喧嚣中结束了,接下来又会带来什么呢?文章来源 |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编辑 | 文姝琪。

4月1日晚八点,罗永浩作为新人主播在抖音首次亮相。在为了卖剃须刀现场直播把自己留了很多年的胡子都刮了之后,老罗结束了自己的直播首秀。留下的成绩单是交易额超1.1亿,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

罗永浩很坦荡,并不避讳谈论自己是为了还债来做直播带货,更不在乎在一些人所认为的,从手机公司老板做到带货主播,是“委屈自己”,是“走下神坛”。

他也不避讳自己对这个领域牛人的敬佩,“李佳琦是一个敬业的、天才的超级销售,我很佩服他。”罗永浩在一条微博中写到。

他很快融入了角色,短视频物料一个接一个,摆瓶子、摞红包,背景音乐响亮而热闹。粉丝看不下去了,这样的配乐是什么俗物?他奉劝粉丝,到了快餐店就别再惦记古典乐。

“如果你从来没在直播电商买过东西,那是因为你没看过我们做的。即使你什么都不想买,来看的时候也不会失望,因为,你懂的……”

新人主播罗永浩

4月1日的直播开始前,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已经收获了500万粉丝。

直到直播正式开始前,也没有一份正式的商品清单供大家参考。一些品牌早早经过了罗永浩“官微”的认证,小米、联想、搜狗、吉列、极米、钟薛高、每日黑巧、安慕希——除了他所热爱的科技产品,大都是吃的。

晚上8点,那个熟悉的胖乎乎的身影走进了抖音直播间的画面。“怎么到现在一个飞机都没有,刚才有人送火箭吗?”他自然地关切着大家对他的期待。

“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感觉还是缺少一点仪式性的东西。”他口中念念有词,准备带大家玩儿一个老梗。“我们就像在大型场馆,我会像一个领袖一样挥舞手臂缓缓走出来,你们就在评论里刷那两个字母。”

他果真立刻起身走出了画面,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重新出场,下面传来团队配合欢呼和掌声,似乎真的回到了锤子科技当年的发布会——只是背景变成了红白相间的格子,白色是货架,红色是一摞摞大红色的红包,他的面前是一张摆放着两瓶安慕希酸奶、专门用来展示商品的木桌。

没有段子、没有煽情,老罗很快切入了正题,把他的老伙伴朱萧木邀请出来,开始了卖货的生意。

他还是热衷于“PPT”,只是这次换成了白色纸板。第一款介绍的商品是“小米巨能写中性笔” ,10只售价9.9元,5万只几乎在上架的一瞬间就一抢而空。

尽管和其他直播间的流程没什么出入,但很快大家发现,这两位多年从事硬件科技的男士,并不似李佳琦或薇娅那样擅长吆喝。他们只是用低沉的嗓音、缓慢的语速、平淡的语调,在描述一件商品的好。

罗永浩和朱萧木似乎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多次表示自己“学艺不精”、“是行业里的新人”。在刚刚介绍小米中性笔的时候,两人节奏的配合就出了点小问题,在罗永浩还没准备好公布价格时,朱萧木便快速地翻开了写好价格的纸板,而准备上链接时,朱萧木的”321“倒计时又显得过于着急。

“节奏加快、节奏加快”也是直播中途老罗和团队一直在提醒的一句话。

如果一定要说前半程有高潮,那必然是小米10带来的。评论中不乏有带着猎奇和戏谑意味等待这一环节的人,谁也不知道,老罗会怎么推荐曾经的竞对、如今的甲方?

但这也是非常平缓的过去了。只是老罗和朱萧木在介绍产品参数时,都不自已地感叹了一些话,“我们才离开了一年吧,就到了(现在的规格)。”老罗望了望纸板上的数字,“像我们那会儿,3500毫安时就已经是超大容量了(小米10电容为4500毫安时)。”

有评论在页面下方不断刷新,“我想要‘锤子’。”但两位主播似乎谁也没有注意到。

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米中国区总裁卢伟冰来到了直播间。罗永浩希望他发个红包,“昨天的财报这么好看,小米怎么也不能太小气。”

50万元的红包比货品更抢手,卢伟冰圆满完成任务说着就要撤退。“别人以为我喜欢吵架,但其实那个圈子吧逼着人吵架。”老罗在他走之前还寒暄了一会儿,“我接着卖货,回头聊啊。”

小米10推荐结束时恰好是晚上9点左右,此后直播间人数明显开始下滑,10分钟以后,人数就从230万滑落到200万左右。到了晚上10点半,直播间只剩下100万人。

这次打入直播带货市场,外界操的心一点不比老罗的团队少。同哪个平台合作?入驻费多少?卖哪个品牌的货?最低能压到什么价?

只在第一个问题上,围绕抖音、快手、淘宝直播三家的独家爆料一时间风生水起,罗永浩的身价徘徊在6千万和1个亿之间。大家都认为,在直播带货走上风口的2020年,谁能签到罗永浩,谁就得到了一个带货王。

熟悉罗永浩的人一定知道那本《美国种族简史》,只因为他的演讲,这本十年前仅有5000本印刷量的老书,后来以20万册的成绩登上畅销榜。

大家对罗永浩的信任,有内外兼备的根源。

老罗对外时,身上具备乔布斯所提过的“现实扭曲场力”,能“通过优异的表达让一件本不可能的事情,让他人相信这是可能的。”同时,他自身也拥有苛刻的审美和要求,在《人物》的报道中,他对事物采取过只有“牛逼”和“垃圾”这样两极化的判断方式。

事实上,由于团队还不完善,老罗在直播的一开始就表示短期内只和知名品牌合作。对于产品质量和售后的问题,万一出现产品问题和纠纷,“必要的时候我们会先行解决,之后再去收拾它。”

比较是避免不了的。如果要和李佳琦对垒,老罗的压力也不小。2019年双11晚上的直播,李佳琦的直播间里涌入了4300万人,卖货总金额超过10亿人民币,这个数字,差不多是他身后债务的三倍。

直播带货也许真的是宿命

从数字的概念来说,三起三落不足以概括罗永浩的创业生涯。

在同龄人还不得不听家长老师的话时,罗永浩就过上了非常不规矩的人生。1989年,高中生罗永浩退学,在父母的允许下在家读书。此后的七八年时间,他都在四处闯荡,卖书、卖车、卖药。

直到在千禧年碰上了新东方,他以一封直通校长俞敏洪的求职信和三次试讲机会,成为一名英语讲师,从此开始了他用个人魅力向外拓张的道路。

讲台上的罗永浩展现出了卓绝的语言能力,他能够云淡风轻地释放幽默,同时又表达自己一些关于社会的独特思考。

这在多年后的公开演讲及发布会中,已让大家见怪不怪。但在当时的学生眼里,这是一个新奇又厉害的老师,他们见所未见。后来,“老罗语录”风靡了互联网,也在2005年成功使罗永浩成为十大网络风云人物。也让他成为了第一代“网红”。

不过,罗永浩很快做出异于常人的决定。他打破了自己“英语讲师”的天花板,在2006年辞职创办牛博网,以博客网站的形式汇集了一众至今仍是行业高水平代表的知识分子:梁文道、柴静、连岳,人们得以了解他们是如何看待一些公共事件。尽管三年之后,牛博网永久关闭。

在外界眼里,罗永浩三个字的意义开始丰富,他的能力不局限于教室里,他要感染的世界远比大众想象的多。

牛博网的关停并没有阻挠他向前的意愿,老罗创办了自己的英语培训学校。在此期间,不管是否出自本意,罗永浩更加用力地经营起个人形象。

《我的奋斗》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系列演讲在全国掀起一个又一个高潮,“老罗英语”被打造成了“独立思想年轻人的汇聚地”。

他的道德立场也在一个个行动里变得清晰。为了向“关门不严”的西门子冰箱声讨维权,罗永浩自购了三台,并在西门子北京总部门前狠狠敲碎了它们;他还和“打假斗士”方舟子唇枪舌剑,这也是互联网历史上一次古老的“吃瓜现场”。

本来按照这样的路径,罗永浩完全可以凭借追随者和现有积累轻松实现财富自由,但他又再次操纵了命运的齿轮,转向下一个理想国:锤子科技。

锤子的诞生和陨落是一个快被讲烂的故事。2012年锤科成立,2014年Smartisan T1发布,这款极有个性的手机在当时受到了众多情怀主义者的追捧。但陆续出现的硬件缺陷、量产受阻和质量问题,消耗了罗永浩的理想主义,也把锤子科技拖向了严重财务危机的深渊。

2019年,手机圈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由字节跳动对锤子科技坚果团队的两亿收购案画上。老罗去向不明,背后剩下一片唏嘘。

一个半路出家的数码爱好者,终究没有做出他心里“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

直到半个月前,一份研报把他拉回观众眼下最熟悉的领域——舆论还是瞬间撕裂了。

一些人刻薄地认为,罗永浩身上有些“煞气”,做一行倒一行;另一些人则表示,这是自老罗进入手机行业以来,终于完成的对复杂产业链和公司平台的摆脱,重新回到“个人秀场”——而如果只拼个人魅力,罗永浩没有理由会输,他的翻身也只是时间问题。

主播罗永浩的首秀在喧嚣中结束了,按照逻辑,团队将在今晚密集复盘。他们会得到一个怎样的答案?这个答案与罗永浩坐在镜头之前那长久以来的想象和推测,是一致的吗?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