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巨头争抢教育赛道,千亿美金市场战火燃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624字)

2020-03-16 19:29:33 巨头争抢教育赛道,千亿美金市场战火燃起

教育是一个慢行业,终局远未到来。

猎云网注:教育这块蛋糕,除了腾讯,阿里、百度、网易、字节跳动等大小巨头均觊觎已久。这些公司和腾讯做法类似,既有自有业务,也有投资布局。文章来源:蓝洞商业(ID:value_creation),作者:郭朝飞

两年多以前,马化腾就公开表态,“我想随着经济发展,家庭越来越富裕的话,大家对子女教育投入是绝对不会轻视,而且会愿意投入的,我觉得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可以上千亿美金的一个市场,绝对是。”教育这块蛋糕,除了腾讯,阿里、百度、网易、字节跳动等大小巨头均觊觎已久。

阿里、腾讯展开新的交锋。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大中小学生开学延期,各地“停课不停学”,学生坐在家里上直播课。阿里旗下协同办公平台钉钉意外走红,小学生们一度给钉钉打出“一星好评”。

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回应说,看到很多孩子打一星,他是理解的,只是技术哥哥们有点委屈。“实际上小孩子天性喜欢玩,要是我小时候天天上网课,说不定我也很讨厌这件事情,也会打一星。”

来自钉钉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30多个省份的300多个城市的教育局和学校选择钉钉平台开展直播教学,预计覆盖全国5000万学生。

而腾讯方面,疫情期间服务了30多个省市的教育主管部门,服务学生人数超过1亿。

早在两年多以前,马化腾就公开表态,“我想随着经济发展,家庭越来越富裕的话,大家对子女教育投入是绝对不会轻视,而且会愿意投入的,我觉得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可以上千亿美金的一个市场,绝对是。”

2018年9月,腾讯进行新一轮架构调整,教育行业成为新组建的、汤道生挂帅的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重点布局的一个领域。此后,腾讯将散落在6个BG中的20个教育产品重新梳理、整合,形成新的腾讯教育业务版块。

腾讯教育包括多个产品线,比如面向C端的企鹅辅导、腾讯课堂、腾讯ABCmouse,面向B端的腾讯智慧校园、腾讯智慧高校等。此外,腾讯投资二十多家教育公司,被戏称“买下整个赛道”,远超阿里、百度等巨头。

汤道生解释,整合后的腾讯教育,将向个人、学校、教育机构、教育管理部门,提供智能连接、智能教学、智能科研和智能管理。将用统一接口,快速响应需求,做教育行业智能升级的“数字助手”。

这亦符合腾讯产业互联网的转型方向。汤道生给出的数字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腾讯累计服务1万8千多所学校、400多个省市教育局、9万多家教育机构,服务用户数超4亿。看起来,腾讯志在必得。

很明显,腾讯与阿里在教育行业的B端战事或将升级。对于钉钉来说,最重要的是疫情过后如何保证留存与后续的合作。

当然,教育是一个慢行业,终局远未到来。

寻找方向

腾讯并不是教育行业的新手。

十几年前成立腾讯教育频道,此后相继布局在线教育、智慧教育。腾讯教育版图可谓庞杂,既有C端产品,亦有B端业务,用户既包括学习者,也包括学校、教育管理部门、教育培训机构。

“腾讯布局教育很早,也有各种业态,但最大的问题在于一直没有找到核心的定位方向。”一位要求匿名的在线教育资深从业者告诉「蓝洞商业」。

2018年“930变革”成为一个关键转折点,腾讯明确要做教育行业数字化转型的助手,To B成为主要方向,更多是平台思路。

2019年年底,腾讯召集教育行业诸多玩家,发布了一个名为WeLearning的智能教育解决方案。汤道生解释称,腾讯将开放超过20年的技术累积与实践经验,以底层能力和开放平台搭建腾讯教育中台,以高度兼容打破数据孤岛,让数据顺畅流转,真正实现智慧化教育。

汤道生

其中,最核心的是腾讯教育中台。近两年,中台概念在互联网行业大行其道,甚至被一些人奉为圭臬。中台大多在公司内部运行,用以提升自身业务、促进创新。

腾讯教育中台则走出公司内部,整合腾讯的连接、技术、内容,形成体系化的底层能力,输出给合作伙伴。腾讯并非什么都做,而是通过统一的身份识别、数据标准、权限管理和知识图谱,构建应用开发平台,与开发者共同开发教育应用。针对学习、教学、管理、空间和服务等场景,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服务和体系化的解决方案。

据腾讯微校总经理余斐介绍,过去三四年其团队致力于高校信息化,起初主要针对内容平台与内容建设,比如高校公众号平台,2018年基于微信小程序和微信卡包,推出微信校园卡和校园码,连接线下校园和学生的生活。如今考虑把一些中台能力,包括身份、权限以及支付等核心的组件化能力抽取出来,服务更多校园生态。

在腾讯与深圳大学的合作中,不到一年时间,80%的学生实现一码走校园,到今年9月开学时,所有新生都将可以用腾讯微校产品。此外,腾讯与其生态厂商合作创新,比如在深圳大学三个校区,可以进行无人点餐;游泳馆支付时,既可以消费也可以打开门禁。

在基础教育层面,腾讯将更多精力放在To G或者To S(学校)层面。腾讯云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说,腾讯思考的是如何通过构建的大平台把社会好的资源、模式与教育体系结合。其中,腾讯更多的是作为平台工具,与生态合作伙伴合作,围绕学习、教学、管理、空间和服务等场景,形成体系化的解决方案,从而为管理机构、学校、教师、学生、教育机构、泛教育机构等不同用户提供便捷的服务,最终让资源更好地流动起来。

腾讯云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王帅解释,过去一个区县的教育局购买一套资源库,很难有后续的迭代更新,甚至不超过一年内容可能就落后了。如今腾讯To B、To G,将引入互联网的效果付费模式,让用户“用脚投票”,推动生态中的资源持续创新优化。

对于众多教辅机构这个B端,腾讯主要输出三方面能力。一是云,不仅是云服务器,还包括一整套工具与平台。二是提供AI和大数据能力,帮助教育企业提升产品竞争力和针对不同用户的个性化产品。三是用开放的方式,将企业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内容推广到更多腾讯覆盖的教育局与学校。

另一只手

在教育行业,腾讯还有另外一只手,即投资。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腾讯在教育行业投资二十多家企业,包括新东方在线、猿辅导、VIPKID等一众明星公司,远超阿里、百度。

从2017年VIPKID的D轮融资起,腾讯先后投资三轮,2019年的E轮融资前后持续一年多,据报道腾讯在此轮投出1.5亿美元,但这并未得到双方的确认。

汤道生称,科技向善是未来腾讯的愿景和使命,而教育加科技是最好的载体之一。腾讯愿意帮助VIPKID一起立足中国、面向全球,用科技赋能教育发展的未来,使更多学员和家长从中获益,让行业和市场更加繁荣和具有活力。

VIPKID创始人、CEO米雯娟曾向我回忆过第一次接受腾讯投资的过程。

2017年6月,她与6 名公司高管前往深圳,与汤道生及腾讯投资部的人会面。他们也想见见腾讯总裁刘炽平,但由于工作太忙,一开始刘并没有现身。后来,刘炽平才出现,一同聊了近两个小时。

米雯娟抓住机会,向刘炽平、汤道生展示了VIPKID的上课视频、Facebook 上的评价、美国老师的社群组织等内容,她觉得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动了刘炽平等人。这次会面之后,腾讯基本确定对 VIPKID 进行战略投资。

2018年,腾讯与君联资本1.2亿元共同投资在线教育公司洋葱学院(原洋葱数学)。洋葱学院联合创始人兼CEO杨临风向「蓝洞商业」回复说,选择接受腾讯的投资,对任何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决定。在他看来,腾讯是一个有利于创新型教育企业健康成长的生态平台,不仅有海量用户还有深厚的产业资源,这样的生态环境价值巨大。

腾讯投资并购部董事总经理余海洋表示,“希望跟最优秀的创业者一起,给我们平台上的用户带来最适合、最优质的教育体验和产品,这是腾讯投资的大原则。”

事实上,腾讯在教育行业的投资手笔从来都不小。

2015年前后O2O大热,教育O2O亦获得资本疯狂追逐。仅2015年4月到7月间,疯狂老师对外宣布完成三轮融资,其中腾讯独家投过一轮,数额达到2000万美元。

疯狂老师CEO张浩记得,2016年5月的一天,腾讯投资部的一名投资经理找到他谈融资,临走时希望第二周张浩能跟他们老大聊聊。本来,张浩要去一趟以色列,融资兹事体大,临时取消出行。

见面前,张浩心里一直犯嘀咕,这位神秘老大到底是谁。面对面坐下,他才知道,对方便是时任腾讯投资并购部总经理的彭志坚。

张浩讲了半小时,有过往经历,也有对公司的下一步设想。彭志坚直奔主题,问他想要多少钱。张说1000万美元,彭称做这件事可能不够,可以给2000万,但要尽快给出答复。

对于一直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的张浩来说,这绝对是大钱,一时竟无法决断。他与彭志坚是在北京谈的,团队在上海,他决定立刻返回上海商量。从晚上九点到次日凌晨,张浩下定决心,接受腾讯投资。

几年前,张浩向我如是描述当时的心情:兴奋、惶恐、期待。当时无法决断的主要原因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如果拿到了该怎么花。”本轮投资,腾讯从接触到完成,一共只有几十天。

2016年,腾讯第一次投资猿辅导,斥资4000万美元,这是当时K12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一笔战略投资。仅仅一年之后,腾讯又联合华平投资向猿辅导投资1.2亿美元。2018年,腾讯继续领投猿辅导,该轮融资3亿美元。

外界一直好奇腾讯的投资逻辑。

刘炽平曾解释说,“通过投资,我们和合作伙伴形成一个有机的互补。投资让我们能更专注地做好我们的平台和业务,而当我们的平台和业务做得越强的时候,又能为合作伙伴和被投公司提供更好的服务。”

刘炽平强调,腾讯投资战略的核心,是让腾讯自身有一个选择,去做最重要的事情,同时把一些做不好的事情,交给被投公司去做,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通过投资,腾讯可以跟更大的、有各种各样专长的生态链合作。

“过去那么多年来,投资让我们进入了很多新的领域,不是通过我们,而是通过投资的公司,让我们获取了一些新的机会。”刘炽平坦陈。

教育是马化腾看好的千亿美金市场,腾讯没有理由不大规模投资。

巨头争抢

教育这块蛋糕,除了腾讯,阿里、百度、网易、字节跳动等大小巨头均觊觎已久。这些公司和腾讯做法类似,既有自有业务,也有投资布局。

拿较晚入场的字节跳动来说,其2018年对标VIPKID推出GoGokid,随后又针对1-4年级学生推出aiKID,时间不长即停止更新,后来据称并入GoGokid。2019年,上线K12产品大力课堂,同时斥资2000万收购清北网校与之融合。此外,字节跳动还参与了一起作业的E轮融资。

长期以来,教育行业高度分散,线下市场并没有出现巨头,在线教育让大大小小的公司看到了机会。

前述在线教育从业者分析,过往互联网在中国市场体现出巨大商业价值的无非社交、电商、搜索等几个领域,如今互联网+或者说产业互联网,比较容易+互联网且商业价值明显的行业中,互联网教育算是比较突出的,其互联网想象空间与市场空间都很大,因此BAT等巨头才会紧盯不放。

3月12日,进入第八个年头的字节跳动公布进行组织升级,其全球CEO张一鸣主要聚焦三大领域,作为新战略的教育是方向之一。

张一鸣说,“最近在线辅导市场非常热,很多人问我公司的业务进展。我其实不焦虑,有耐心,我觉得现在还是很早期,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当然前提是我们有更深刻的认知。”

几度冲击资本市场失利的沪江2014年曾获得百度1亿美元战略投资。沪江CEO伏彩瑞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欧美同学会的一个活动上结识,当时李彦宏认可伏彩瑞对互联网教育的看法。此外,李彦宏看好互联网教育,百度有大量的教育资源和诉求,但不确定内部会不会成功探索出一条发展路径,因此战略投资沪江。

不过,最近几年百度将更多精力转向AI,在教育领域动作不多,反倒是阿里布局更积极。2019年,阿里巴巴1.5亿美元领投在线教育公司作业盒子。

获得融资之后,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告诉「蓝洞商业」,阿里是做交易的公司,也是技术公司,整个阿里团队、文化基因,相信技术对商业的驱动和改造,这是选择阿里的最主要的。基于技术如何更多改造、提升教育,双方做了很多探讨。

以本次学生在家里上直播课为契机,钉钉向B端发起进攻。

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教育线负责人方永新接受采访时说,本次疫情让钉钉首次迎来数千万人同时上课的高峰,他们调动了阿里巴巴集团所有能调动的资源,为了支持网课运转,钉钉核心产品经理全部到位,阿里通过阿里云布置超过10万台云服务器,仅此一项开支就达到数亿元。

此外,方永新还透露,全国大概有2800多个教育局,他们已经跑过2700多个。

颇为有趣的是,腾讯课堂则攻入阿里的大本营杭州,当地百余所中小学选择腾讯课堂在线上课。在武汉,腾讯教育为当地提供云服务和直播端口,帮助搭建起空中课堂平台,承载了90多万中小学生的在线学习。在武汉的四个直播端口中,腾讯的直播端口独立承载超过8成的流量。

在巨头持续发力下,教育行业也将出现变化。腾讯云副总裁、腾讯教育副总裁王帅认为,当前教育行业中,做教育信息化的企业极其碎片化。这种情况容易导致两个问题,一是很难复制,二是难以产生精品。腾讯擅长连接,WeLearning是互联网思维,未来开放的平台上生长出更多上层垂直应用,经过行业的自然选择,最终培养出一批优质的教育信息化企业。

不过,刘夜却认为,巨头本身不会对行业产生变化,它们更多是资本层面的供给者,没有巨头行业也会发展,还有很多社会资本是足够的。对于行业的发展,巨头的作用更多是技术、流量、人才与资金。

按照汤道生的说法,腾讯的定位是做行业升级的数字化助手。巨头不再是行业通吃。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