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对话编程猫李天驰:少儿编程赛道仍存在3大痛点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18字)

2020-03-09 21:09:41 对话编程猫李天驰:少儿编程赛道仍存在3大痛点

对于STEAM行业来说,疫情只不过是把正常的市场周期加速了,还是要利用先进的科技和数字化的手段来提升企业的生产力。

猎云网注: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认为,少儿编程赛道商业模式、课程体系、运营方式尚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仍存在师资储备不足、课程内容同质化严重、教学效果没有统一标准、难以规模化盈利等行业难题。文章来源:腾讯深网,作者:安然。

作为STEAM教育的重要部分,少儿编程在国内已经有了近7年的发展历程。与K12及英语培训赛道有升学刚需不同,非刚需性培训的少儿编程赛道能否造就少儿英语培训一样的千亿市场还都是未知数。

在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看来,“少儿编程赛道商业模式、课程体系、运营方式尚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仍存在师资储备不足、课程内容同质化严重、教学效果没有统一标准、难以规模化盈利等行业难题。公司要想成为少儿编赛道头部企业,需要在产品打磨、课程体系完善、教学品质和品牌方面建立长线壁垒”。

编程猫成立于2015年3月,当年 10月编程猫图形化编程平台上线。上线以来,编程猫采用 “工具+课程+平台”的教育模式,覆盖 C 端和 B 端用户。截止2019年9月,公司积累用户数量达3147万,入驻海内外公立校超过11500多所。从创办至今,编程猫共经历9轮融资,累计融资10亿元。

以下为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采访实录(在不改变受访人愿意的情况,内容有所删减):

两大关键词:线上线下、校内校外

Q:能否总结性回顾编程猫发展至今的几个重要阶段,以及每个阶段的重心都是什么?

李天驰:这5年对编程猫来说主要分为三大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2015年之前,那时候国内少儿编程领域算是尚未开发的处女地。少儿编程教什么、怎么教等基础问题在2015之前没有大规模的具体实践,更多的停留在学术的研讨以及个别小规模实践中。在这个阶段,我们主要探索编程教育要用什么样的工具、用什么样的内容来展开,课程最后我们需要提升孩子那些能力,能给家长那些结果等问题。

第二阶段是2015年-2016年,这一阶段其实是产品从0到1的阶段。这一阶段,我们推出了自己的产品,图形化编程平台——源码编辑器1.0。此外,我们研发了自己整套的编程体系,研究编程应该怎么学,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教,扩展自己的产品线。

第三阶段是2016之后,我们进入商业化的阶段。从2017年到2018年,我们在商业化做了不下100种尝试,其中比较成功的商业模式,总结起来主要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校内、校外,一个是线上、线下。

在校内业务方面,我们在创办之初建立工具和社区后,就发现了不少公校业务的需求。2015年底时,就有枣庄、淄博、安阳、郑州等地区的学校老师相继来我们的论坛上留言,询问能不能把我们的内容应用到教学当中。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在中小学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此后,公立校的编程教育开始提上日程。比如,山东省在新版的小学六年级信息技术课程的教材中,加入了Python相关的内容。

这个阶段是编程公司进入公校重要政策窗口期。但此时就公立校本身需求来说,公校的需求并不是以教材等内容为主,而是需要提供工具上的帮助,所以我认为编程工具是切入公立校市场的一个核心抓手。通过编程猫的编程工具,我们在这阶段把编程猫的品牌更高效带到小学生人群里中。在校内业务的商业化种,主要是以政府和学校的集中采购为主。

在校外业务这块,我们先后尝试了录播课、1对1、大班课、小班课、线上线下等方式。我们录播课产品叫小火箭,小班课我们用的是Octopus系统。

在线下、线上业务方面,2018年开始,随着K12校外培训政策趋严,少儿编程成为线下培训市场新的出口,编程猫以“合作共赢”为目的,采取以“不占股,不控制,严把关,多帮忙”为核心的模式,快速占领了这块市场。但不能将线下业务和线上业务看做孤岛。从我们在厦门、福州、东莞、佛山、宁波、金华几个城市线下门店的转化看,我们单店数量达到8个店以上的城市,我们的C端转化率更高。我们已经提出了校内、校外和线上、线下两个关键词,但这些模式不是单点发展,而是互相流动的,一旦流动起来,整个网络效应会非常强。

少儿编程赛道仍存在3大痛点

Q:相对于美国的少儿编程市场,中国起步较晚,现在国内编程的教学逻辑、教学内容、老师水平是否已经标准化?

李天驰:从2015年到2017年,再到现在,国内编程产业在资本的助力下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因为有这些资本的介入和加持,才带来了编程赛道的产业化。其实编程赛道和其他教育赛道一样,你提供的服务不好、体验不好,用户也不会来。总体来说,就是品质和品牌不好,你在这个过冲中就会被迭代和竞争掉。所以真正重要的问题还是品质的标品化。

品质主要有4个方面,第一工具是否好用;第二内容是否详实让孩子喜欢;第三老师教学水平怎么样;第四服务质量怎么样。这些都非常重要,每个环节之间形成一张网络,这四个环节是互相流动的。

目前,少儿编程赛道商业模式、课程体系、运营方式尚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仍存在师资储备不足、课程内容同质化严重、教学效果没有统一标准、难以规模化盈利等行业难题。公司要想成为少儿编赛道头部企业,需要在产品打磨、课程体系完善、教学品质和品牌方面建立长线壁垒。

Q:少儿编程领域有哪些大家比较公认的赛事?

李天驰:中国科协举办的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智能设计大赛,中央电教馆举办的全国中小学生电脑制作活动,还有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举办的NOC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这三个国赛是国内比较公认的,同时支持编程猫的软件。

Q:少儿编程领域有没有形成类似雅思、托福的行业考试及标准?

李天驰:目前还没有。我觉得标准最重要的是它的权威和可依赖性,这包括其中的学术性和权威性。2019年10月25日,我们联合清华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推出《青少年编程能力等级》,解决目前青少年编程教育培训领域尤其课外培训领域,阶梯型目标指引缺乏、培训内容良莠不齐、课程设计体系缺乏等问题,通过规范教学内容引领行业按照符合青少年学生认知规律、知识和能力兼顾、计算思维和创造思维并重的路线良性有序发展。有了学生学习的标准然后才有老师教的标准,在老师教学的标准方面,我们正在跟中科协探讨制定。

疫情对编程教育没有特别大的推动

Q:这次疫情期间很多在线教育公司都推出免费课,这对于之前没有接触过编程的家长来说可能是普及,是启蒙。您觉得在这次疫情之后有没有可能增加中国编程对家长的渗透率?

李天驰:疫情确实给在线教育带来了很大的流量和红利,编程猫线上用户量有5倍左右的增长,但我不觉得这次疫情对编程教育有特别大的推动,因为编程教育的公开课一直都存在,家长听完公开课到领取课程这个过程,只有20%的转化。编程教育推动主要来源于政策推动方面。

Q:这次疫情对整个STEAM行业有哪些影响?您有哪些预判?

李天驰:对于STEAM行业来说,疫情只不过是把正常的市场周期加速了,还是要利用先进的科技和数字化的手段来提升企业的生产力。我个人认为没有办法利用科技增加企业效率的企业,无论做什么,都会最终走下坡路的。反而能充分的利用数字化、AI、科技优势的企业会快速发展,这次疫情只是给大家一个放大镜去看清楚这个趋势而已。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