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创业7年,日前获千万美金融资,创始人很后悔,这件事没早点做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566字)

2020-03-09 10:02:59 创业7年,日前获千万美金融资,创始人很后悔,这件事没早点做

来源:易仓科技
如果不放开心态拥抱资本,就只是一门生意。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8日报道(文 | 周佳丽,编辑 | 林文龙)

创业第7年,陈磊终于肯与资本牵手,易仓科技也因此引进了第一批外部资金。

作为一个跨境电商中台服务商,日前,易仓科技正式对外宣布完成近千万美元A轮投资,由五岳资本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猎云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本轮融资将用于软件研发、高端人才引进、客户成长及生态体系建设。

对于易仓科技成立以来的首轮融资,陈磊感慨万千:“易仓科技在它最需要被认可的时候,得到了认可。”

2019年7月的某个下午,辗转一个月,五岳资本董事总经理蒲俊臣终于见到了陈磊。初次会面,“土”、“接地气”等词汇不自觉地从脑中蹦出,接着就被其身上的深圳本土创业者独有的务实劲儿给震慑住了。

事实上,在见五岳资本之前,陈磊就已经与某家知名机构接触过,但在谈话中,对方的不时打断和强势态度,让他感到受挫。同时,从来没有接触过资本的他,并不是很能理解资本的“套路”。而这一趟的收获就在于,他开始有点明白“资本,想要什么、想听什么”。

为了在投资人面前展现最佳状态,陈磊通过朋友面对面实战排练、在家对着镜子演讲、反复听自己的录音找瑕疵......那几天,他不断吸收“经验人士”的建议,什么逻辑什么语句,都被规定了出场顺序。而当坐到了蒲俊臣的对面,因为太紧张,他反而觉得自己失了真。

好在,从行业趋势到公司业务再到个人履历,陈磊烂熟于心。几个问题后,蒲俊臣对陈磊、对易仓科技的兴趣愈发加深,当即帮他约了第二天与五岳资本创始合伙人的会面,陈磊也立刻取消掉了原定次日回深圳的航班。

在第二天的会议上,与前日不同,陈磊将自己剥离了出来,既没有完全站在自己这一边,也没有完全按照别人的建议走,他找到了一个中间状态,而这样的平衡状态让他更加自如和自信。当下,五岳资本就表达了“要投”的意愿。

毋庸置疑,这一定是一个互相选择的过程,陈磊身上独特的务实品质、产品思维和对公司、行业的认知足以让资本吸引,而资本反馈给他的专业度和资源,也让他深感“味道”契合。

“在见创始合伙人的那一天,我选择了做自己。也很庆幸地是,五岳资本是属于我那个状态的伯乐,他们能读懂我的语言。

谈判最后,投资额度涨了100万美金

深圳的8月,烈日炎炎。在宝安国际机场旁边的凯悦酒店大堂里,因为洽谈,已经延误了一班飞机的蒲俊臣,向陈磊递去了TS(投资意向书)。

蒲俊臣看中了陈磊这个人,和易仓科技所在的行业潜力,他不在意这家企业短期内的盈利点,而是希望能与创始人往深里走,志同道合走共创的路。甚至在谈判的最后,为易仓科技涨了100万美金的投资额度。

几年前,陈磊曾来北京参加过一次企业经营的沙盘演练,在数十人的大赛角逐中,他摘得第一名。但遗憾的是,全班只有他一个人未收到资本的橄榄枝。不甘或不解,这让他开始意识到,资本的世界与他这么多年在那里低头做事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陈磊并不是to VC类的创业者,而他所处的行业,也并不是纯粹的互联网人喊个口号就能颠覆的了,这注定了他必须要沉淀下来去做实事,也让他对资本的进入做好万分准备。这一回,五岳资本的痛快下注,让陈磊有些忐忑,只能努力保持慎重和冷静。

权衡再三,他决定收下这枚橄榄枝。“资本的加持,是一个盔甲,也是一个负担,一方面可以让自己更强大,同时这个负担让我不得不往前走,是任重而道远。”

不过这延迟而来的“契合”,也成了陈磊对过往两年的反省与总结:后悔没有早点接触资本。“但是也不能太早,对于易仓科技来说,2017年融资是最好的,为什么要拖到2019年呢?”

28岁创业,就像一场下了注的赌博

每一个下海创业的人,都有一颗想要拯救宇宙的心,技术人陈磊也一样。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席卷而来,金融机构水深火热,眼看着同行一批批倒下,彼时在金融机构任职技术岗位的陈磊深受感触,“我很想去改变一个行业,但是这个行业必须是不被外界的危机等因素所牵连的,它应该是一个发展长远的赛道”。

偶然间看到新闻联播报道的支柱产业——物流,此时电商刚露峥嵘,但物流并不发达。传统且缓慢,这让陈磊眼前一亮,随后,他跳槽去到了一家物流企业供职技术岗位,这一呆就是5年。

这5年里,电商和物流经历过野蛮生长的草莽时代,奔向成熟且多平台阶段,平台与卖家也从摸着石头过河,慢慢找到了其中的商业规律,中间的物流配套体系逐步构建,一切都向着该有的样子发展。

而在庞大的行业体系下,陈磊看到了公司的快速发展,从不知名的小单位到初具规模,直至被菜鸟收购。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在不断地进阶,从普通职员慢慢做到了IT部门负责人,积累了不少行业认知和客户资源。

他庆幸在公司爬坡的时候与其一起成长创新,也见证了整个物流行业的改革和变迁。但行业多年的野蛮增长带来了诸多问题,运营效率低下和供应链管理能力薄弱依然是其中最为突出的问题。

这一切,都为易仓科技的诞生做足了准备。

2013年3月,酝酿已久的创业想法终于落了地。取名“易仓”很纯粹,即帮助电商公司解决仓储问题,随着客户需求地慢慢增加,加入了“黑科技”、销售平台、独立站等,一步步有了现在的易仓科技。

而这样的决定,对当时已经28岁的陈磊来说,就像一场下了注的赌博。但相比犹如一潭静水的稳定生活,他内心想要改变行业的信念早已是难以按捺。“人不管有多大的能力,如若不肯努力奋斗,不能发挥天赋之才,就缺乏发挥自己能力的能力。”

在“确定性”中培养“不确定性”,是陈磊的创业底层逻辑。用“失败可能是常态”去构建“确定性”,随后不遗余力地通过创新去创造“不确定性”,一旦有一点微弱的成就,都可以被认为是“成功”。

人生如戏,所需要的能力不仅仅是脑细胞的多寡。而“当你决定离开常轨行事时,这是一种赌博。许多人被点了名,但是,当选的寥寥无几”

因此,在残酷的创业征途里,陈磊需要承担的是,拼命创造的“不确定”何时到来,以及那寥寥无几的当选者里,有没有他的位置。

有两年,陈磊拿的只是解决温饱的最低薪水

只是,这场前所未有过的“赌博”,注定是如履薄冰。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要当程序员,又要写公众号做品牌干销售,疲惫难免,但支撑他走下去的是内心对产品和技术的痴狂热爱,“我可以做出一款好的产品和软件出来,能够真正解决这个行业里面的很多痛点,提高产业链条上的效率。”

正是这样追求极致的“产品洁癖”,让早期的易仓科技积累了不少客户,口碑力量变强后,公司的规模也在慢慢扩大。只不过这一切的探索都是在内耗。

在随后的2014年,为了进一步打品牌抓客户,扩大公司业务,易仓科技急需内部节流,甚至换一个可容纳30人的办公场地都深觉“肉疼”。好在一帮朴实患难与共的兄弟自愿半薪,得以让“创业改变行业”的这团火继续燃烧。

在那两年,陈磊拿的也只是解决温饱的最低薪水。现如今回想,他还是会无比怀念当初和兄弟们一起生死打拼的日子,要么熬过去,要么倒下来,如果路上的风景本身很美丽,为什么要去管它通向哪里呢?”

只不过,现实的残酷从来不只来源于物质上,更多的是心理上做妥协的过程。曾经的陈磊高高在上,内心一度以自己的“产品洁癖”为傲,研发出好的产品才是王道,得到的也是来自上级和客户的正向反馈。

但创业太不同了,它逼得人不得不放低姿态,放下对产品的执念。当角色转变,产品变成了只是基础,组织建设才是王道。就像麦卡锡说的那样:你的产品可能是最好的,但它们不在顾客需要的地方和时间出现,那就一钱不值。

现实改变了那个对产品有洁癖的青年,如何取舍是必修课。

经历过前两年的艰难跋涉,2015年的易仓科技又进步了一个台阶,人员规模也发展到50人。但当拿着产品和方案去见客户的时候,对方表现出对“小公司”、“创业团队”的质疑和歧视时,陈磊还是觉得步子迈得太慢了

为了深层次打开市场知名度,2016年易仓科技成立了专门的市场和销售体系,并在2017年推出了行业大会,每一场皆在两千人以上规模。在这一年,从产品到销售,易仓科技各部门业务实现均衡发展,品牌和客户资源都在2017年爆发式增长。

创业不是感情用事,还是要用结果来说话

到了2018年,高歌猛进的易仓科技却吃了个大亏。

为了跟上爆发式的增长,团队规模扩张到280人,但管理跟不上,整个内部处于元气大伤的状态。“我们只顾着奋力往前跑,却没曾想到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内部的管理受到了非常大的挑战,乱糟糟的。”

相关部门负责人在管人上开始觉得吃劲乏力,“他可能是一个会打仗的人,但不一定会带兵”,这成了问题所在。凡事亲力亲为,也让整个公司的效率变得迟缓,全局的战斗力梯队下降。

一面不舍得花重金请高端人才,另一面招了不少无关紧要的人,到最后团队越来越冗余,没钱的状态下,钱也被浪费掉了。士气受挫,陈磊压力山大。

7月中旬,他决定暂且逃离放空自己,参与到了西班牙朝圣之路的徒步旅行中。半个来月,背着大包,住着大通铺,肉体上的劳累痛苦与释压,为陈磊带来了难得的思想放松。

“我很清楚地记得,在离开的那一天,我跟神父谈及了在国内所面临的压力和艰难处境。他淡然地问我:为何不与团队分担压力,他们能不能扛,不扛又如何成长。”

这一句话,点醒了陈磊。“跟不上节奏,是每个公司既定存在的问题,但是跟不上节奏的状况下,我们又扩充得太猛了。”

而这个时候,大多数创始人倾向独自消化所有的经营压力和心理压力,这造成了很多团队都是创始人强,一起创业的人不强。又或者,创始人只跟大家说好的,不说坏的,导致有人掉队。

发现问题所在,陈磊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整和升级管理架构,人员缩减至180人。就此,280人规模至今都是易仓科技的巅峰。人力资源、KPI考核、销售体系、客户机制、培训计划......一步一步搭建、执行和稳固。

变革的同时一定伴有各样的声音。“过往,有饼大家一起吃,有酒一起喝,而现在有困难和压力了,也应该一起扛。我依然希望与他们并肩作战。”

艰难时刻,易仓科技选择了重生。也让产品思维的陈磊明白:“大多数的创业者都会经历一个吃大锅饭的过程,管理上会出现跟不上、情感上有过不去的时候,但创业不是感情用事,公事公办,还是要用结果来说话。”

“不过想想,如果在2017年蓄力奔跑的商业节点上进行融资的话,可能资本依据他们的经验会告诉我,这个时候要加一些管理很强的人才,这样我们的2018年可能又会不一样。”

回顾过去,陈磊反思道:一个公司到了不同的阶段,的确需要外来的力量,不管是在格局、眼界,还是在战略和资源等各个方面,都会得到新的突破。

“易仓科技不牵手资本,我五年可以赚1个亿;而拥抱资本,是带着很多人赚1个亿。如果不拿钱,那永远只是一门好生意而已。

7年以来,易仓科技一直处于盈利状态,2019年营收为8000万,陈磊定下了2020年增长至5亿的目标,其中软件服务费1亿,平台业务超过4亿。

接下来,易仓科技将进一步加强跨境电商产业链更加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与此同时,易仓也会加大人才引进、技术研发和孵化项目等投入。2020年公司的一大业务重点在物流平台运营,通过与体量稍小的物流方合作,与生态内的工厂、卖家、仓储形成交易关系。

一个好的管理者,不要做解说员,而是当教练

书生气,是蒲俊臣形容陈磊的另一个关键词。

陈磊爱读书,大家都叫他“陈老师”。“养成阅读的习惯等于为自己筑起一个避难所,几乎可以避免生命中所有的灾难。”创业至今每年的阅读量基本维持在四五十本书。对书的热爱,也被他搬到了公司内部管理上。

远赴易仓科技深圳总部做投资尽调,蒲俊臣才识得陈磊团队的这一面:学校性团队。“在公司的各个角落甚至是洗手间,都会张贴内部的课程表,高管核心团队还会针对每个员工制定相应的学习计划,这是一个不断在学习的团队,永远在互相竞争的团队。”

对此,陈磊认为,一个好的管理者,不要做解说员,而是当教练。在易仓科技,读书会是一项持续推进的议程,甚至不定时安排训练营,将公司内有潜力的员工汇集在一起,希望他们能够多读书、读好书,相信书会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上给到一定的帮助。

身为公司的掌舵人,陈磊每天也接触着各种各样的人,快乐与不快乐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从创业本身获取到的幸福感愈发降低,即便是成功了,孤独也早已是常态。

即使在冰冷残酷和孤独的商海下,快乐感的汲取能力被延迟,但看到团队有员工业务上得到了进步,又或者物质上有了飞跃,细到谁谁新添置了辆车,陈磊都开心无比。

“有一种,他们跟着我干,没有在荒度时光、碌碌无为”的宽慰和成就感。

而在每个低落甚至崩溃的时刻,书和阅读能给到他无限的力量,教他如何将复杂问题简单化,而这样的境界并非一日达成,是一个缓慢的、自我挣扎的过程。这样的过程,让陈磊感到充实和安全。

7年之前的早春,陈磊的创业想法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唯有父亲给予了支持,并为他题字“一尺天地”。

7年了,这幅字依然挂在他办公室的墙上,时刻提醒着他:在欲望和压力的裹挟下,内心深处要保有一尺天地,这尺天地是清明的,是平和的,是真实的......

而陈磊,此生都将为这一尺天地不断地自我完善,寻找那片刻的清明、平和与真实。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