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特斯拉被曝财务欺诈:通过削减保修成本夸大营收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768字)

2020-03-06 09:32:54 特斯拉被曝财务欺诈:通过削减保修成本夸大营收

空头七日获利超500亿美元。

猎云网注:特斯拉在2019年10月发布的财报中宣传其2019 Q3营收是华尔街预期的两倍,特斯拉股价在此后的4个月里股价暴涨三倍。近日,特斯拉被曝财务欺诈,消息人士称其通过削减保修成本夸大营收。文章来源: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据外媒报道,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于2019年10月份发布财报,宣称其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两倍于华尔街的预期。在那之后的4个月里,该公司的股价上涨了近三倍。但许多批评者声称,这些营收增长是特斯拉利用财务欺诈的方式实现的。

批评者们宣称,特斯拉人为地减少了“保修准备金”,从而夸大了其收入。所谓的“保修准备金”,是特斯拉用来支付汽车长期维护费用的资金。根据完全基于特斯拉监管申报文件的数字计算,特斯拉用于汽车保修的现金每个季度都在减少。如果特斯拉坚持留出与所销售汽车数量相符的资金用于保修,就像它在2018年做的那样,那么其2019年的收入会大幅减少。

举例来说,在最新的季度中,与上一季度相比,特斯拉的保修资金减少了6%。照此计算,这为该公司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增加了近1000万美元。特斯拉没有回复关于其财务调整的置评请求。负责审计特斯拉财务情况的会计公司普华永道(PwC)提到,它被要求不予置评。特斯拉可能有降低保修资金的理由,比如它认为其更先进电动汽车需要的长期维护费用更少。

此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并未对特斯拉削减保修准备金的行为产生疑问。去年9月份,该机构确实搜索了特斯拉如何对租赁汽车维修成本进行分类的细节。但特斯拉在回答时辩称,其用于租赁维护的专项资金与会计要求的步调一致。SEC在没有采取额外动议的情况下完成了上述调查。

但特斯拉的批评者认为,该公司的保修会计制度中存在许多严重问题。这些批评者基本上是特斯拉股票的卖空者,他们在Twitter上做准备,支持机构分析师提出的最有效的限制性改进措施。有些人是短期交易商,这意味着当特斯拉股价下降时,他们会从中受益,这也会激励他们挖掘更多不健康的信息,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对合理的会计数据产生质疑。

劳伦斯·福西(Lawrence J.Fossi)是一名退休的基金主管和交易律师,他化名蒙大拿怀疑论者(Montana Skeptic)撰写关于特斯拉研究的文章。他说:“低估了特斯拉的保修准备金,就低估了销售商品的成本,这会抬高特斯拉的毛利率,也会抬高他们的利润。对于处于增长模式的特斯拉来说,这是严重扭曲事实真相的行为。”

特斯拉低估了其长期保修挑战?

现在所有汽车制造商都在全球范围内为销售的新车提供保修服务,即承诺在特定时间内或行驶里程内负责维修汽车。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汽车制造商会从每笔销售收入中拿出部分收入来支付长期维修的费用。

这种“保修准备金”被认为是售价的一部分,它降低了每辆汽车的盈利能力,降低了长期保修供应商所需现金的预期比例。特斯拉提供的保修期长达8年,或16万至24万公里,这意味着它提供的许多汽车(除了部分二手车)仍然处于保修期内。

获得一个透明的整体成本形象至关重要,因为由特斯拉提供的数字缺乏许多元素,并伴随着一些不相关的账单。最重要的是,特斯拉对租赁汽车的保修价值在其行业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但并没有纳入其保修准备金,而是作为替代方案,特斯拉似乎每季度都会推出一款独特的产品。

特斯拉的部分保修专款还包括非汽车商品,比如用于零售商能源建设的太阳能电池板和电池等。类似于特斯拉的汽车交易,它的部分电力商品处于保修期范围内,而不同的商品是租赁的,因此似乎并不包含在保修范围中。

因此,很难理解特斯拉的电力产品交易如何为保修储备金做出的贡献。然而,电力业务占该公司当前收益的6%。所以,特斯拉不太可能考虑到对保修准备金范围进行真正广泛的调整。此外,特斯拉对保修准备金的调整也可能复制外汇波动模式,或不同的未知组成部分。

通过对这些因素进行研究,我们现在可以确认在某种程度上说堪称透明的财务数据。2018年第四季度,特斯拉用于支付每辆汽车保修期间维护费用的预算估计为2007美元。到2019年第四季度,这笔资金下降了近27%,仅为1467美元。

特斯拉保修数据的调整对其报告收入产生了重大影响。如果按照特斯拉2019年第四季度交付的汽车数量计算其汽车保修准备金,那么其金额估计为2.07亿美元,而不是1.513亿美元,其中相差的5600万美元将占特斯拉第四季度1.05亿美元总体营收的很大比例。

许多分析师和买家对特斯拉长期业绩的预测是基于其销售的每辆汽车获得的利润率,即包含保修成本的所谓“汽车毛利率”。更好的毛利率将使这家汽车制造商看起来像是一家更大的现金制造商,从而推动买家抬高其股票价值。

基金主管马克·斯皮格尔(Mark Spiegel)从一个独特的角度解决了这个问题,并表示他发现了更大的差异。根据特斯拉提到的在2019年第三季度内实际上花费在保修方面的汽车维修费用,斯皮格尔估计,在整个生命周期内维修一辆特斯拉的费用约为3232美元。

照此计算,特斯拉2019年第四季度准备的保修资金将达到3.33亿美元,这比真实申报的价值高出1.82亿美元,甚至超过特斯拉第四季度的收入。斯皮格尔是特斯拉老牌的卖空者,他认为:“根据披露的保修支出金额,很明显,特斯拉的保修储备金太少了。”

Roth Capital Management的高级分析师克雷格·欧文(Craig Irwin)可能对特斯拉的会计处理方式持怀疑态度。欧文在10月份将他对特斯拉的股票评级为“卖出”,部分原因是他注意到了保修会计方面存在的问题。欧文将保修会计调整描述为似乎“某种程度上是人为的,而不是有机的”。

然而,欧文持怀疑态度的降级似乎不太适合时机,人们似乎没有预料到特斯拉股价从327美元跳涨至850多美元的历史性波动,之后又完全出于对新型冠状病毒对总销售和制造影响的担忧,将股价拉低至750美元左右。要么是会计的主要观点被建设性的市场情绪所粉碎,要么是其他许多人对这些批评进行了思考,发现它们缺乏说服力。

汽车明显变得更好了?

对于特斯拉稳步下降的保修承诺,有些可信的、良性的解释。特斯拉在2017年逾期推出Model 3轿车的过程是出了名的曲折,还有很多汽车是使用所谓的“捷径”生产的,包括在帐篷中临时制造。博主福西说:“我认为他们很可能在制造Model 3方面变得更好了,最新生产的汽车可能更可靠。”

这些改进可能会降低特斯拉对终身保修提供商成本的内部预测,就连斯皮格尔本人都对特斯拉实际维护成本的估计也有所下降。2018年第三季度,他计算出每辆车的维护费用为3500美元,而一年后的同期费用为3232美元。如果特斯拉的保修成本真的在下降,那么就没有什么理由去质疑这家公司的盈利能力了。从某些方面来看,特斯拉的保修投资已经足够好了。事实上,与其他汽车制造商相比,这是非常合理的。

《巴伦周刊》计算发现,特斯拉第三季度增加的保修准备金占公司汽车总销售额的2.7%,高于汽车行业合理水平的2.5%。电动引擎所占空间比例比内燃引擎要少,这也会使它们的保养成本降低。

未来危险

特斯拉保修准备金的准确性在未来可能会对买家产生具体影响,不断增加的保修成本可能会耗尽目前的储备。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公司将不得不大幅增加其保修费用,这可能会大幅缩减收入。特斯拉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对这种可能性进行了预测,宣布“我们目前和未来的保修准备金可能不足以支付保修索赔,这可能会对我们的财务表现产生不利影响。”

就目前而言,特斯拉的账目最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对于很多买家来说,它根本不受关注。Bastiat Capital创始人阿尔伯特?迈耶(Albert Meyer)表示:“增长故事才是最重要的。”该公司表示,其投资规则“以法务会计为基础”。但是,当谈到特斯拉,尤其是保修储备金时,迈耶称无法预测。他说:“也许应该再加500万美元,也许应该多花1000万美元。但这真的重要吗?有了特斯拉,人们对此不屑一顾。“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