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数亿学生上网课背后,谁在承接突然爆发的需求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27字)

2020-03-05 数亿学生上网课背后,谁在承接突然爆发的需求

需求井喷,巨大的流量也意味着高昂的成本,且目前大部分机构推的都是免费服务。

猎云网注:在线教育爆发,背后的技术服务突然承压,谁能承接住这些需求?短时间内寻找服务商的路径依赖又有何启示?这场普及性用户教育后,市场格局会如何变化?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赵东山,编辑:万建民。

2月24日,河北衡水中学举行了一次特殊的“云开学升旗仪式”,校长郗会锁戴着口罩对着空操场演讲,全体师生在家通过网络直播同步观看。

受疫情影响,在家“上网课”成为最重要的教学场景。全国数亿师生上网课,这给背后的技术服务商们提出了巨大的挑战。

幸好,这对在线教育技术服务商们来说,是幸福的烦恼。用户汹涌而至,各平台新增用户量至少是以往的10倍。在线教学需求井喷,各大厂商从不同路径争先恐后杀入在线教育市场,尤其是公立学校的在线教学场景。

“钉钉平台上最高并发流量达到数千万,当下用户量至少是以前的10倍。2月10日当天,1小时内我们就部署了1万台服务器,疫情期间阿里云已经紧急部署了10万台服务器。”阿里巴巴合伙人、钉钉教育线负责人方永新(花名大炮)告诉《中国企业家》。

疫情期间,钉钉将其在企业协作的优势运用到教育领域,全国各地的教育局、学校、师生一齐涌入钉钉。2月5日,钉钉在苹果手机端应用商店首次超过微信,下载量跃居免费排行榜总榜第一名,一直霸榜到现在。

原本主要面向中小教培机构研发的好未来直播云系统,也涌入全国32个省(区、市)508所公立学校。在此之前,好未来已经帮助全国4万多家线下培训机构完成线上转型,流量压力之下,好未来直播团队不得不在过去一个月紧急完成3次大规模扩容。

更多的技术服务商迅速加入进来。因为他们的技术积累和紧急调配,数亿师生线上复课成为现实。同一场景,不同路径,在数亿师生上网课的背后,技术服务商们在挑战之下迎来巨大的机遇。

疫情暴发前夕上线的新功能

2019年12月,钉钉上线了在线课堂功能。谁也没想到,这成为疫情期间直播教学的重要保障。

这原本是一款企业协作工具,疫情期间却成了覆盖面最广的教学管理平台之一。因为普及度太高,甚至引发了全国小学生集体打“1分好评”的网络运动。

钉钉最早萌生切入教育场景的想法,是在2018年10月。当时的切入点是解决各地教育局与学校之间的即时沟通,以及校园内部数智化管理,包括老师和学生、家长之间的沟通。2019年3月,钉钉首次发布了未来校园产品。

方永新告诉《中国企业家》,钉钉的方法论是“共创”,涉及到to B的业务,都会和客户企业采用“共创计划”模式,即产品技术人员深入到垂直行业,设身处地地了解企业工作过程中存在的痛点,再通过互联网产品技术来解决。

钉钉的诞生正是源于一次共创计划。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曾是阿里旗下社交产品“来往”的业务线负责人,2014年来往失败之后,陈航决定潜心开发一款工作场景的即时通讯工具。他与一家电脑贸易公司深度合作,每天跟着销售跑客户,跟进业务的每一个流程,终于诞生了钉钉的第一个版本。

从办公协作到教育场景,方永新同样带领钉钉教育线团队找各地教育局、学校、班主任、家长去聊,持续跟踪和跟进,做了很多垂直行业的改造。

针对家校沟通场景,将原来的企业组织改造成班级组织,所有家长全部实名;针对教学场景,将企业的会议功能改造成群直播、班课联播等功能,并深入到作业发放、家长通知、班级圈、在线提交批改作业、在线考试等应用场景。

在共创过程中,方永新发现钉钉在教学场景下的能力缺失,比如多场景直播能力。于是从2019年3月开始,钉钉教育线团队用时8个多月做了直播能力的优化。2019年12月上线了在线课堂功能。

“原来使用钉钉的教育局、学校、老师、学生们都会自发地做推荐和推广,其实我们不是唯一一家提供在线教学服务的,只是我们的服务保障被认可了。”方永新说。

江西万载县潭埠镇中心小学的校长巢禾根在2019年暑假时使用过钉钉。每年暑假防溺水宣传是学校的重要工作,以往巢禾根都是召集各班级老师挨个儿给家长电话通知,2019年暑假他通过钉钉“DING”功能的电话通知,给6000多位学生家长拨打防溺水电话,非常便捷。

疫情防控管理和防溺水通知一样,成为教育局和学校的强刚需,方永新带领团队很快开通了健康打卡、数字防疫系统等紧急功能,全国很多地方教育主管部门都通过钉钉防疫相关产品来做管理工作。一项实用性服务,就在教育系统快速普及了钉钉。

方永新告诉《中国企业家》,“全国各地的教育主管部门,阿里铁军已经接触了一大半。目前钉钉服务了300多个城市的教育主管机构和大中小学,近万家教培机构也加入了钉钉做学员管理。”

为保障直播上课的基础服务稳定,钉钉团队1000多人,从大年初一到现在,基本维持着早上八点到凌晨两点在线的工作强度,做各条链路的压力测试、优化、扩容、功能降维,每两天就完成一次产品版本迭代和功能优化。

目前,钉钉上已经聚集1000多万组织,2亿多用户,其中5000多万师生在使用钉钉完成教学。

服务选择的路径依赖

选择往往有明确的路径依赖。

需求突然爆发,对学校来说,可选择的服务商并不多,能到达的路径更少。这个时候,在线教育网络服务商过往积累的一点点优势,都会在短时间内被放大,成为被选择的重要原因和最快路径。

2月8日,保利威董事长兼CEO谢晓昉收到江西省教育厅一个红头文件,因为2月10日江西省各中小学陆续线上开学,保利威成为全省中小学在线教育视频应用服务商。

保利威是一家视频云技术服务提供商,为教育、金融、医疗等行业提供在线直播等视频解决方案。在此之前,保利威曾为CCTV央视世界杯、亚洲杯等赛事和春晚等大型节目提供视频网络直播支持。

之前,保利威与江西省教育厅已经有了2年多的合作,为其一个K12项目提供高并发直播教学压力测试和技术服务,不过该解决方案迟迟没有大规模推广,而这次疫情加速了双方合作的进程。

紧急命令之下,谢晓昉紧急调配了大量的资源,增加上万台服务器。仅在2月10日当天,整个江西省就有700万学生在线访问,保利威当日的并发流量峰值超过1100万。为保障基础的视频直播和点播,保利威只好开始限制实时连麦互动、送礼物等互动功能,并从原来的17路连麦降至6人连麦。

其实,公立学校并不是保利威的主要客户群体,此前它更多是服务市场化的教育培训机构和职业教育学校。但疫情期间,公立学校却成了保利威的主要客户。“以前公立学校只占1%,现在占到50%。”谢晓昉表示。

2月1日开始,保利威的公立学校客户开始大规模增加。湖北黄冈中学通过网络平台找到了保利威,在试用之后先在高三班级之间快速使用,随后全校推广用于教学。河北衡水中学等也陆续使用了保利威的服务。有名校示范,公立学校的客户数大规模增加。

“过去新增每天100~200家,现在每天至少2000家的注册量。”谢晓昉告诉《中国企业家》。而在保利威的客户名单中,有些教育平台现在一天新增的线上新用户甚至抵得上去年全年的总用户。

除了像钉钉、保利威这样的外援型技术服务商,教育行业内名校以及头部培训机构也从另一路径进入公立学校直播网课战场。

2月3日,清华副校长杨斌在“清华大学全校师生同上一堂课”直播中,提出不返校、正常开课、正常教学,按照教学日历,通过“雨课堂”平台保持正常教学秩序。

雨课堂是清华大学主办的在线教育平台“学堂在线”旗下的一款产品,诞生于2016年4月,是清华大学老师开发的智慧教学工具。学堂在线负责人王帅国告诉《中国企业家》,“当初开发雨课堂,是为了能更好地进行互动,实现课前、课中、课后的全流量教学及学习大数据收集。”

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各大高校虽然在信息化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领域推进了多年,但在线教学需求并不强烈,雨课堂的市场普及度并不高。此次需求井喷,雨课堂在高校及教师中迅速推广。

王帅国告诉《中国企业家》,疫情期间,学堂在线、雨课堂两款产品的流量增长了20倍。为应对激增的在线教育流量,学堂在线向视频直播平台快手寻求技术帮助,快手成为学堂在线指定的独家直播技术合作平台,共同支持服务几千万师生的线上教学需求。

快手创始人宿华从湖南湘西农村考入清华大学,因此对雨课堂的技术支持寄予厚望,“快手过去九年的储备,有高科技,也有苦力活,是综合的技术积累。在当前的特殊形势下,快手应该冲出来,帮助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传递知识。”

据快手官方介绍,快手直播技术团队自研了实时音视频通信系统、智能调度系统,并且配备流媒体大数据团队,通过AI+大数据能力,可将用户调度到距离自己最近、质量最好的分发节点,使得用户在同等网络条件下更流畅观看直播。并且通过领先的实时音视频通信(RTC)技术,支持了覆盖广泛的互动连麦体验。

截至2月18日,疫情期间学堂在线、雨课堂新增用户超1000万,覆盖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1万多所学校和机构。

好未来是目前国内市值最高的在线教育公司,其主要业务是K12阶段的学生课外培训。近年来,好未来开始重视线上技术能力,自己研发了直播云授课系统,主要面向中小教培机构提供全方位的线上教学解决方案。此前,好未来直播云已经帮助全国4万多线下培训机构转战线上。

然而,随着公立学校的在线教学需求增加,越来越多的公立学校涌入好未来直播云系统。截至2月12日,好未来直播云已完成全国32个省(区、市)508所公立学校的在线直播教学系统部署及教学培训服务,新增师生在线人数超过40万人。为此,好未来直播团队在过去的一个月紧急完成了3次大规模扩容。

谁能承接住这波需求

机遇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挑战。需求井喷,巨大的流量也意味着高昂的成本,且目前大部分机构推的都是免费服务。

大公司可以不计成本。方永新当时做了预判,并发流量一定会达到数千万级别,这将给公司增加数亿成本,“但公司马上就决定这笔钱直接拨给我们。如果阿里都不能承担这么大流量,小公司更难承担,不仅是资金,技术等各方面都支撑不了。所以不管是多大的量,我们都要承担。”

小公司看中的则是行业进程的微妙变化,以及后面的机遇。

谢晓昉也明白疫情期间激增的流量,在疫情过去之后肯定会有回落,但是很多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的态度变化,给了他更多的信心。

“如今在线教学服务正在成为学校的应急能力,就像灭火器一样,必然成为学校的标配。一部分老师在体会到线上管理的便捷性之后,即便之后回归线下教学,也会通过线上进行补充。”谢晓昉认为,这是一个强制的用户教育和快速的市场普及过程,大大缩减了他们做市场教育的成本。

王帅国也意识到,“师生快速认知相关在线产品,了解在线教学的优势,这必将加速在线教学、智慧教学的发展。”真正能承接住这波需求的企业,必然迎来高速的增长。

方永新深刻地感觉到,各地教育局、学校、老师对在线教学的态度都在发生变化。“以往老师转移线上的动力并不强,疫情期间,很多老师几个小时就把钉钉的功能全部摸索遍了。”方永新告诉《中国企业家》,现在钉钉已经不仅是一个教育管理工具,而是一个多方参与、覆盖行业全链条的生态,借这次疫情,钉钉正在引入更多的教育内容提供商、生态合作伙伴,也在探寻更多垂直行业的智慧解决方案。

而谢晓昉则期待,随着在线教学的普及以及5G技术的逐步商用,在线教学的体验将会越来越好,并被越来越多人感知到。他预测,2020年会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的一个重要的拐点。这对行业内的所有企业,都是重要的机遇。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