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云蹦迪蹦的是什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080字)

2020-03-01 云蹦迪蹦的是什么?

来源:官网截图
20天的时间里,在酒吧的蹦迪选手们,开始每晚在家里857。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3月1日报道(文/吕鑫燚)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从OT到TAXX只需要十秒钟。”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国蹦迪选手困在家里。手拿野格跟着DJ一起857的人们,变成了手拿遥控器跟着爸妈一起看电视。

正当全国的蹦迪选手在家要躺到四肢退化时,2月8号全国最火的酒吧之一TAXX,在抖音开启了一场“云蹦迪”。直播间最高在线人数7.1万人,4个小时持续霸榜抖音直播小时榜榜首,打赏总收入超过70万元。

紧接着北京OT(One Third)酒吧,抖音直播云蹦迪5小时,累计在线人数超过121.3万人,共收到网友们200多万元的打赏,再创新高。

善于捕捉热点的抖音平台,也趁势推出了“云蹦迪”专题,联合了多家知名Club,并迅速签约了多个百大DJ厂牌,在客户端内拉起了“云蹦迪”专场。

除了各大酒吧、厂牌加入了这场“云蹦迪”外,许多独立DJ也加入了这场盛事。20天的时间里,在酒吧操栏杆的蹦迪选手们,开始每晚在家里857。

“云蹦迪”究竟从何而来?他们的初心是什么?参加蹦迪的观众体验感如何?独立DJ该何去何从?带着这些问题猎云网展开了采访。

TAXX官方:我们的初心就是放松客户的心情

疫情虽来势汹汹,但TAXX的反应很快。春节前TAXX就已经停工,截至目前已经停工一个月。对于酒吧来说,高额的成本下停工一个月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了。

TAXX集团总经理亮总向猎云网透露到:“停工是为了健康着想,但是慢慢发现很多客户在家的情绪越来越差,压力也很大。”为了缓解客户的情绪,TAXX决定开始在抖音直播蹦迪。

初心只是为了缓解情绪,并没有料到反响会这么大,所以TAXX并不是抱着盈利的目的去做这件事的。亮总表示,首日直播的收益,以及日后的收益,TAXX都会在去掉成本和直播平台抽成后全部捐给武汉,运营成本公司自己解决。亮总认为作为社会的一份子,这是TAXX应该做的。

从提出想法到2月8号开始直播,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员工积极性很高,都在配合这件事情。最开始只是在DJ家里直播,一晚上7万人次的流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第二天,北京的OT开始直播蹦迪,逐渐越来越多的酒吧加入。但对于TAXX而言,越来越多的酒吧加入并不代表竞争,代表的是TAXX这一步走对了,被大家认可了。这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既然得到了认可,TAXX在元宵节这一天把直播的DJ台从家里请回到了酒吧。这一举动,就代表着需要考虑员工返工的健康和直播前后酒吧消毒的问题。

亮总向猎云网表示“我们在开场前后都会进行消毒,对员工的健康安全把控很严”。DJ在直播过程中带上口罩,上场前先量体温。毕竟员工才是一个企业的根本,员工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独立DJ:我现在慌的一批

刘凡是一名独立DJ,以前的工作是作为嘉宾去各大酒吧演出。一向放浪不羁的刘凡并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厂牌,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过一生,结果被疫情拍在了沙滩上。

最初没有加入厂牌和酒吧,是因为自己不想受任何束缚。但是最近他开始慌张,因为各大厂牌和酒吧纷纷开始自救模式,并且线上直播的DJ也会拿到酒吧和厂牌给予的补助。刘凡曾尝试联系以前经常合作的酒吧,想通过嘉宾的模式入驻到直播间。但是都被拒绝了。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刘凡尝试开始自己直播赚取收益。

在直播平台上像TAXX和OT这种大规模的酒吧带走了大部分流量,刘凡第一天晚上直播了五个小时,收益仅为两百块钱。其中大多数来自朋友刷的礼物和平台的补助。刘凡向猎云网透露到“钱少也得坚持做,总比一点收益都没有强。”

除了损失了酒吧嘉宾的收入外,年前他和几位朋友租了工作室购买设备准备开一家DJ培训班,原本打算年后开始宣传招生,但是目前已经亏损了两个月的房租,并且不知道会亏损到什么时候。

学员收费在一万到五万不等,十多个学员就可以在除去设备和租金的成本情况下实现盈利。目前招不到学员和亏损的房租已经导致培训班没有宣传费用和运营费用。

这种情况下,刘凡只能选择硬挺,没钱就想办法继续挣。像刘凡这样的独立DJ不在少数,断了收入来源的他们,除了直播蹦迪没有任何出路。刘凡的很多朋友已经准备转行了,一场疫情似乎让他们明白了稳定收入的重要性。疫情带来的不仅仅失业,而是受疫情影响的人们观念的转变。

资深蹦迪选手:不刷礼物感觉自己像蹭卡的

狄狄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学念的是传媒学院。周围都是一些爱玩的朋友,上学的时候基本一个月去两次。酒吧的卡位收费标准在2000—5000不等,狄狄每次都和七八个朋友一起去,同时一起分摊费用。毕业后,狄狄一个月工资5000,也保持着一个月去两次酒吧的频率。

在狄狄看来,这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并不是代表着自己爱玩,而是社交需要。

认识新朋友、老友重聚,首选地点必是酒吧,狄狄每个月酒吧支出在圈子里并不算多,但她是每个酒吧蹦迪爱好者的缩影。

疫情期间,狄狄已经一个月左右没去蹦迪了。看见朋友圈TAXX直播的消息,她激动到差点把手机甩出去。虽是在家里直播可仪式感不能少,洗头发、化妆、换衣服、备酒、进入直播间。

进入直播间,熟悉的DJ、熟悉的曲子,狄狄顿时心情大好,感觉找回了自己的生活。那天晚上狄狄自己在家蹦迪三个小时,喝了八瓶啤酒。

在观看蹦迪的时候,狄狄一直刷礼物,三个小时刷了五百元。狄狄向猎云网表示:“我这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就是我不刷礼物的话感觉自己像是蹭卡的。”

王多也是一个资深蹦迪爱好者,不同于狄狄的是,他是一个“氪金玩家”。一晚上五万到十多万的神龙套,是王多和朋友蹦迪的标配。王多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自己“赞助”了各大酒吧。

疫情期间王多也每晚守在直播间,为了成为直播间的榜一,王多一晚上就刷了十多万。王多向猎云网透露道“自己就是喜欢蹦迪,花钱给自己喜欢的事没有什么心疼的。”

云蹦迪或许是一个行业风口,但是它的初心并不是为了改变什么。而是给受疫情影响的人们一个情绪的依托点。毕竟酒还是要和朋友面对面喝,迪还是要跟DJ一起蹦。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