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订单取消、临时涨价、冒领物资……德国口罩援助武汉,一路上全是坑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83字)

2020-02-21 14:56:14 订单取消、临时涨价、冒领物资……德国口罩援助武汉,一路上全是坑

来源:官网截图
从德国大批量采购物资援助武汉,难度越来越大了。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2月21日报道(文/郑丽萍)

2月14日,德国邮政 Deutsche Post 及母公司DHL公开表示,因为交通问题,目前暂不办理前往中国的私人包裹,在德留学的王静告诉猎云网,宿舍附近的DHL的揽收点自2月12日就停止接收发往中国的包裹了。

从德国大批量采购物资援助武汉,难度越来越大了。

所幸,此前由华中科技大德国校友会和北京校友会联合捐助的24万只N99及N95口罩、25000套防护服、4000个护目镜,已经分批抵达湖北16个城市的81家医院、117个科室。截至2月14日,已有7架满载医疗物资的飞机从德国法兰克福起飞。

华中科技大德国校友会秘书长何烁介绍,如今,虽然能从德国供应商手里订到货、但交货时间遥遥无期,整体物价也已翻了四倍;物流方面,近两周内没有航空运力,至少要三月初才有航班。

回顾整个捐赠历程,何烁感慨,即使所有环节都环环相扣了,但海外华人团体捐赠依旧困难重重:国外,私人不允许购买大宗商品,需要有商业主体购买流程;大额交易涉及到的国际金融、资本流动、反洗钱问题慎之又慎;合同反悔、签单反悔实在太常见,甚至发货后走到一半又被撤回;私人报关、清关更是难上加难,仅凭一己之力几乎不可能。

何烁遇到的跑单情况,德国湖北商会也遇到了,据商会副会长周睿睿介绍,欧洲市场价格变化大,采购并不顺利,同时跟进三四单、最后能成一单就不错了,像这次,她对接的物资渠道无数,但总共只成了五六单;当时物资紧缺,国内外市场都在恶性竞争、抬价,她的神经也非常紧绷,必须时刻关注厂家的供货讯息,“厂家通知有就得马上拍板下单,稍微犹豫就没了。”

更有些供应商,需要大半个月的生产周期才能发货,但沟通时绝口不提,等到订金交付后才反馈当前无法发货。

而国内物流无疑是最困难的。周睿睿经历了东西运不到武汉、运到武汉门口但送不进去、运到武汉后物资不知道在哪儿等突发状况,令人一筹莫展。“货在路上走很长时间我们也非常心急,其实正常发货2~3天,我们要求1天甚至更快发货,因为时间很紧,但忽略了全国甚至全球的物资都在涌向武汉,这条路堵车了。”

例如,她们购买的第一批物资,其实早在1月27日就运抵武汉,但封城后,大批物资被堆积在武汉某个仓库的角落,没人去领,百般打听才找到具体位置,等到医院派人来领物资时,已经是两天后了。

海外华人们遇到假医生冒领物资的也不少,在周睿睿这里,骗子们的手段也如出一辙,她只好再三确认医生身份;而不同的医院的需求不一,医院物资紧缺度不会一开始就讲清楚,比如这次给某医院送了5000副手套,但他们真正是不缺的,包裹又转了一遭,送往另外一个医院。

图注:德国采购

以下是何烁讲述的援助故事,略经编辑:

我是武汉人,按原计划在除夕当天飞回来的,1月22日,武汉封城前一天,我在德国得到消息,武汉机场关闭,航班取消。

1月23日,在网上看到,武汉各种缺物资的信息,说医护人员口罩、护目镜、防护衣这些基本物资非常缺乏,他们像没有钢枪的战士。当天,我们就决意购买物资,当时做决断的是我们的会长叶继文。

校友会简单商议后,当即组织了翻译组、采购组、需求组。

关乎医疗,翻译组尤为重要,需根据国标对照,对医疗产品目录进行中德翻译,最大化缩减筛选医疗物资的时间。

在德国,采购大量物资是私人做不到的,一定是以公司的名义。叶会长在德国有公司,1月24日,在还没筹到任何资金的情况下,他就直接打了20万资金向德国一家专业的医药防护企业DACH订货。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农历大年初一早上,德国供应商在收到资金的情况下,发邮件来说订单取消。原因是德国出现了首个确诊病例,将退回所有资金。

DACH工厂离法兰克福,也就是我们的分包中心有300公里,特别远。一看取消,徐涛星期六下午在没有任何预约的情况下直接开车去了,结果一个人都没看到,因为德国是双休,没人上班。他就在工厂周围转了一圈,发现停车场有辆车,估计工厂有人,就等,等来一个中层管理人员。

对方本来很不耐烦,说我这下班了,你这个订单我们的CEO都决定了,不能给你们,考虑到疫情蔓延,我们德国接下来也需要物资。徐涛扯着他不让走,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实在没辙,就给他看前线武汉协和医生拼命救人的视频,说:“武汉顶得住,德国就能顶得住!”

对方看了以后状态就变了,拿出手机给他们领导打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最后说,不能保证出货,但可以帮你协调试试看。

第二轮谈判从周六下午一直持续到星期天晚上八点,因为我们要货紧急,对方把价格抬高一倍,物资总价从100万人民币涨到了260万,大家非常焦虑。这时北京校友会那边说,不管多少钱都拿下,他们会努力筹钱。最后叶会长先用公司现金流垫付这笔资金,确定28号,也就是周一早上拿货。

图注:德国采购

实际上,我们本来付了60万欧元,但最后只拿到35万欧元的货。因为就在27号,德国也确诊国内首例患者,当地卫生部门政令也下来了,要保证国内医疗物资供应。考虑到这个情况,叶会长也不敢让对方公司送货,担心送了半路,货会被撤回。最后是他找了两列加长重卡自己去拉货。

拿到物资后,剩下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叶会长是德国易优集团创始人,在跨境物流领域有多年从业经验,国际运输如同家常便饭,这一步并不复杂。

也是在谈判期内,需求组通过校友会和公开信息先对接了湖北64家医院,为了确保物资分发尽量落到紧缺的医院,需求组根据“定点医院、发热门诊、发热人数、床位数”等参数设计分配权重,并将此次购买的所有物资拆分到7架飞机上运输,叶继文提前联系了北京红十字会基金委,确认进关流程后。德国时间1月27日,发往30个医院的第一批150箱物资,从法兰克福机场启航,发往北京。

图注:国内收到物资

物资从德国飞到北京后,北京校友会协调好两架EMS专机转往武汉。武汉落地清关后,EMS将物资直接送到各大医院。

1月27日~2月1日,这一周内的国际航班运力相对充足,叶会长联系了国航、东航、南航三大航司,协调货物运输,这次南航货舱用作商业物流运输,完全可以高价卖出,但直接减免到了只收基础费用。

随着疫情在国际上的恐慌蔓延,越往后,航班运力明显吃紧。2月2日就没有航班了,法航不飞了,汉莎不飞了,因为客源减少三大航都缩减了班次,最后一批150箱、计重约3吨的物资回不去。

现在很多人一说就是包机,其实民间力量是很难包机的,航司包机权限不轻易开放。后来,通过各方联络,叶会长几经辗转,分别联系了南航、国航高层,得知南航方面近期内没有航班,国航调动各方资源,终于在2月5日、6日协调出两架航班。

图注:国内收到物资

这次疫情,武汉是重灾区,湖北其他边远地区也不轻,我们要把物资倾斜到一些市县医院,可以说除了神农架基本都覆盖了。

国内运输渠道是中国邮政,物资下放的时候也有个小纰漏,有次数据错误,把单发了,给黄石某私人医院发了四十多箱,但给宜昌的中心医院只有几箱,我们发现后马上纠错,提前截留货物,把真正应该给到中心医院的物资给过去。

截止今日,华科德国校友会的捐赠物资已全部进入湖北81家医院。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