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被感染医护人员做心理咨询:“我恨自己为什么要回家,我对传染儿子特别内疚”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46字)

2020-02-19 被感染医护人员做心理咨询:“我恨自己为什么要回家,我对传染儿子特别内疚”

来源:截图
目前,在做心理咨询的人,一线医护工作者占10%

【猎云网(微信:ilieyun)武汉】2月18日报道(文/吕鑫燚、盛佳莹 编辑/林文龙)

“目前,在做心理咨询的人,80%身处武汉城区。”

据统计,这些咨询者中,有75%是为自己咨询,有25%是给家人、亲友提问。咨询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有点咳嗽、发热等症状,是不是得了新冠肺炎?要不要去医院,或者第一家医院确认没问题要不要再找其他医院继续筛查?部分80后、90后人群遇到父母不重视疫情、不戴口罩,感到焦虑、紧张等。

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除确诊和疑似患者等,医护及相关人员也被列入当中。

目前,阿里、腾讯、京东、平安集团等巨头以及微医、好大夫、春雨医生等互联网医疗公司均开始在心理健康问题上,联合相应资源方,提供心理咨询的服务和技术支持。

此外,妙手医生、好心情、思睿明、壹心理、壹点灵、简单心理、昭阳医生、安肯医疗、心宁医生、暖心壹疗、鸭梨心理、KnowYourself等企业也推出了垂直心理咨询服务。

壹点灵平台自除夕开始组织抗疫情心理援助咨询师,提供24小时免费心理咨询服务,截至目前,参与援助的心理咨询师超过七百人,共提供近两万次心理咨询。微医平台自1月27日上线心理援助专区提供免费心理咨询服务,至今,一个医生就为670多个用户提供了心理咨询。

壹点灵的心理咨询师黄晶向猎云网透露,咨询者中,一线医护工作者占10%,“工作环境导致群体焦虑,这些一线工作者更需要心理援助。”

此外,患者及其家属,以及隔离在家的普通民众,也纷纷拨打心理咨询电话。

猎云网采访了3个接受心理咨询服务的用户,以下是他们分享的故事:

被感染的一线医护人员:“对于我的儿子,我现在特别内疚”

王梦是冲上前线的医生,作为武汉本地医生,她从疫情刚开始爆发到现在一直奋斗在一线上。

她是病人眼中的靠山,是大众心里的白衣天使。她一直在岗位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每天接诊、安抚病人的情绪、做手术,经常忙到顾不上吃饭。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她还笑着说,“谁让我是医生呢,关键时候我不上谁上?”

王梦只有回家时才能短暂的休息下来,她们一家三口特别幸福,尤其是她的儿子非常聪明懂事,每当向外人提起自己儿子的时候,王梦的嘴角都止不住的上扬,毕竟那是她最大的骄傲。可王梦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在外面救治病人的时候,不小心感染了病毒,也传染给了自己的家人。

“天崩地裂,我甚至都想和家人一起吃安眠药了。”这是王梦得知自己全家人都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时的第一反应。王梦不仅觉得自己的天塌了,她觉得整个家的天都不复存在了。

王梦一家确诊都是轻症,当时医院床位紧急。王梦和丈夫、儿子一起居家隔离,等待医院的后期安排。刚居家隔离的几天,王梦基本上是以泪洗面,更不敢面对自己的儿子。每当她看见儿子的时候都非常内疚,恨自己为什么在医院这么不小心、恨自己为什么要回家。

王梦的丈夫是个嘴笨的人,除了“没事的”、“会过去的”、“不怨你”之外,说不出其他的言语。万般无奈下,王梦的丈夫直接拨通了心理咨询师的电话,电话接通时递给了王梦。

“你是个很厉害的人!”心理咨询师一直在给王梦树立信心,她帮助王梦寻找生活的支撑点,和王梦交谈她的儿子有多优秀,未来会很光明。一点一点整理王梦的情绪,连续五天的交流,王梦从崩溃到平静再到重新鼓起信心。她开始面对现实,正视病情,想要和家人一起渡过这个难关。

目前王梦一家人已经住进武汉方舱医院。她向猎云网表示:“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只要一家人还在一起,我们就一定会胜利的。”

疫情期间像王梦这种一线医疗工作者,情绪崩溃的不在少数。不单是医疗工作者,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工作人员都是焦虑且慌张的。人们把他们当“救世主”,可是他们也需要自己的“救世主”。

确诊患者:“妈妈,你还没看到我嫁人呢”

27岁的小羽和她的妈妈在酒店隔离房已经住了七天,七天前小羽和妈妈均确诊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为了避免传染其他家人,医院床位又不足,小羽和妈妈最后只好住进了医院附近酒店的隔离房。

拿到确诊结果的小羽还没来得及担心自己的身体,就拿到了妈妈的确诊结果。此次肺炎中老年人是易感人群,小羽看着妈妈的情绪日益低落。小羽觉得自己的妈妈似乎丧失了对抗病魔的信心。

白天忙着帮妈妈和自己打针、做饭、吃药,可是一到夜晚小羽就被负面情绪围绕。自己熬过一个又一个夜晚后,她愈发担心妈妈的情绪。看着自己的妈妈生命一点一点抽离,她思考良久后拿起手机找到线上心理咨询平台,拨通了心理咨询师的电话。

我该怎么办?这是小羽最大的疑问。也是小羽反复向医生提出的问题,这个时候她并不需要安慰。形式化的安慰对于小羽来说是一种二次伤害,不仅起不到实质性的作用,而且会反复提醒小羽自己正在经历人生的低谷。所以,如何帮助小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才是正确有效的安慰。

壹点灵的黄晶医生就是小羽的心理咨询师,她在倾听小羽的讲述时发现,小羽的妈妈是个特别厉害的人。她的妈妈出生于农村,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在武汉买房、做生意。她的妈妈并不是弱者,只是生病了而已。

于是小羽按照黄晶医生的办法,白天和妈妈聊天。帮助妈妈寻找当年的高光时刻,让妈妈回忆起自己也曾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不能因为生病了就开始退缩。除了帮助妈妈找回斗志,给妈妈寻找希望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于是她跟妈妈讲:“你还没有看到我嫁人呢,你可要快点好起来看我嫁人。”就这样一边帮妈妈找回忆,一边给妈妈树立希望。几天过去了,小羽看到妈妈的眼睛里也一点一点多了光芒,这个光芒就是和病毒斗争到底的勇气。

黄晶医生在回访的时候,也听出来小羽语气开始放松。对于她来说只要妈妈有了和病毒斗争的勇气后,自己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在家上课的老师:“直播出问题,家长在埋怨,我的心态就崩了”

疫情之下,原本高速发展的经济突然按下了暂停键,回乡过春节的人们毫无防备的被困在方寸之间的家里。

复工一再延迟,人们的春节假期一再延长。但作为教育行业的老师们却不得不开始云办公。“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可能所谓的云办公就是打卡、开语音会议,但是我们是要做主播,面对镜头。”杭雨是浙江一名中学老师,随着教育部下发“停课不停学”的通知,老师们不得不通过线上直播来教学。

“别人在休息,为什么我在上班,而且还要每天面对镜头。”虽然课时时间并没有增加,但是由于线上直播,杭雨几乎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

过年回到湖北老家的杭雨一方面在“封城”之下艰苦的生活,另一方面又要在网卡、声音延迟等等不确定因素下教学。

由于生活在疫情重灾区,在最严封控令下,杭雨每天要为家人在各个社区买菜群中“抢菜”,“有时候心仪的团购没有人组团,我还要组织大家一起开团,做团长。”同时,杭雨还要准备下一课时的教学,由于直播常常出现问题,每次直播前,杭雨都要和同事测试N次,但还是避免不了出现网络问题。

“有时候看到家长在旁边埋怨,我的心态就崩了。”杭雨逐渐发现自己上网课前会不停上厕所、反复洗手。“即使每堂课我都私下练习好多遍,真上播面对镜头和坐在旁边的家长,我还是紧张,完全和平时在学校上课不一样。”

但这些情绪杭雨无法和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父母倾诉,“他们已经尽量在我直播的时候不占用网,不发出声音,我不想自己的负面情绪再影响到父母。”

在焦虑失眠了多个夜晚后,杭雨最终鼓起勇气拨出了微医的心理咨询师电话。“我太想睡个好觉了,我需要有人能来帮帮我。”

接诊杭雨的是一位来自国家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的专家唐医生,“唐医生和我打了两个小时电话,他一直告诉我大规模网上上课是全国的普遍问题,未来居家办公、居家上课也会多起来,并且网课是新生事物,老师们之前没有经验,一开始难免有些问题,逐个解决、积累经验即可。”

而对于缓解负面情绪,唐医生也教杭雨运用“安全岛”、“保险箱”、“蝴蝶拍”、瑜伽、冥想等多种肢体治疗手段。“唐医生很耐心,让我对于网课的恐惧减少了很多。”在经过多次的交流后,杭雨的精神状态明显得到了好转。“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文中王梦、小羽、杭雨均为化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