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从3人到200余人的武汉民间救援队:人人要签生死状,遇到4次骗子冒领物资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302字)

2020-02-16 从3人到200余人的武汉民间救援队:人人要签生死状,遇到4次骗子冒领物资

来源:张帆
病毒不讲情面,它像魔鬼一般侵蚀着我们深爱的城市。 但好在大家没有孤立武汉,没有忘记武汉,从一个人到一群人,从一群人再到一城人,无数爱心,在武汉这座城中飞速传递着。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2月16日报道(文/周佳丽)

武汉告急,八方支援。目前全国各地的医疗支援队正在不断集结,陆续前往武汉一线支援。

在这些专业队伍中间,有一批快速奔跑的身影,他们是民间救援队,大多充当着物资“运输人”的角色,往返于武汉城郊与市中心。

张帆组织的“无所WEY聚家园护卫队”就是其中的一部分,队中两百余人,不含私心,不畏死亡,用最大的努力守护着这座城。

以下为武汉民间救援队“无所WEY聚家园护卫队”队长张帆的自述,经猎云网整理:

我叫张帆,童年在武汉,少年和成年在黄冈武穴,现在是中年,安家在武汉,曾是蓝天救援队的一员。

2003年,大家都经历过非典,加上我在业余时间也做过户外领队,是队里的队医。因此早在最初的时候,我就在密切关注着疫情的动态。

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从3人到200余人,管理机制在成熟

一月中旬,看着官方报道的确诊病例数据持续飙升,我很焦急,即刻与在仙桃生产医疗口罩的厂家朋友取得了联系,并嘱托他在厂子放假前告知我一声。与此同时,我和我的两位好友临时发起了救援武汉的志愿团行动。

1月20日,工厂决定放假,我们三人共同出资十几万元,要求朋友复工赶工口罩,工人加班加点,他们的工资我来付,所有的原料加工完,有多少口罩,我们就收多少口罩。最终,紧急订购了105万只口罩。

可是临近春节,怎么把这么多数量的口罩运回武汉,以及运到武汉哪里,是当时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难题。首先,我们把武汉一家4S店设置成了物资基地,所有的物资均储备在此。以此为据点,根据当年在蓝天救援队所培训的渠道支持知识,建立了一个支撑点。

1月22日,因为仙桃那边没有货车运送口罩,我在车友会里紧急召集了8台私家车,从仙桃运出21万只口罩;23日上午十点武汉封城,在封城前派了一辆货车,运回42万只口罩;24日,封城出不去,通过申请,拿到了武汉公安局的绿色通行证,运回剩余的42万只口罩,并开始按社区派发,免费发放给三镇社区居民。

封城后,武汉好比一个封闭的牢笼,社会各界有太多的人伸出援手,竭尽全力筹集物资送往武汉一线来。因此,我们在自购物资之外,多了一项任务:义务帮忙资源对接,外界物资运输到武汉周边(城界高速路口),我们的物流团队(私家车)负责交接,查验物资质量、数量等,并从周边运输到武汉城区。但这一部分,我们不负责采购,只负责清点物资和物流运输。

1月24日晚,也就是除夕晚上,我们团队临时接到一个委派任务,不惑创投创始人李祝捷和好贷网CEO李明顺组织的创投「除夕救援团」,要将2万件医用防护服送至23家一线医院。我们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批物资,我们用了接近70台私家车,在凌晨3点才成功送完。

也就是从那晚上开始,我们的救援团开始有了规模,除了我自己的车友会成员,越来越多志愿者自发地加入到了我们这个团队,同时我们也在一点点地完善我们救援工作的日常管理机制。

生死状:不含私心,不畏死亡

志愿者加入可以,但必须登记身份证、车牌号等个人详细信息。因为我不希望队里有任何一台连真实信息都不愿透露的车,我们拉的东西都属于价值比较高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安排你派送,我把这些东西给你,然后你消失了,我是要被追责的。

在我车队里,首先先通过这个方式筛人。同时,在运营过程中还发现有些人进来是带有私心的。尽管他愿意登记,但发现比如说他的哥、兄、老弟、姐姐、嫂子等亲戚在某个医院里面,他们进来就想着尽量帮自己亲戚所在的医院争取物资,这就存在太多私心了,在我们团队也是不允许的。我们所有自购和委派的物资全部统一调配、统一管理。我能理解他们是出于好心,但送到亲戚个人手上,这种情况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此外,因为我也是做户外领队的,参加AA制的户外活动都有个免责声明。我这个团体都是志愿者,也不是专业的组织,且可以说是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作业。你个人是不怕,不代表你的亲戚、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们不追究。既然大家志同道合,那么大家都集体写生死状,我第一个带头写。

写了生死状的成员如果不幸在这次战役中光荣牺牲,我和另一位核心管理人员承诺:负担其孩子到他/她成人上大学;在其父母临终时刻,给他们送终;给留下来的另一半再找个伴。

每天奔跑,哪有时间闹矛盾

目前,我们队伍共有273台私家车有近100个人直接划分到接送医务人员车队,剩下的人专门负责委派任务的运输和派送。有管理车辆的机动组,对接物资的分配物流组,采购和后勤组,审计和信息监管组,甚至包括心理障碍组......大家各司其职,绝不怠慢。

以委派配送任务为例。物资到了我们会开箱验质量和清点数量,清点完了反馈给委托方,比如实际收了多少箱,再跟负责运输的物流方进行核实。一旦我们接手了,即按照派送单从上到下逐一派送,直到所有的物资派送完。

配送这一块,我们是登记好了车,哪个车负责哪个医院,送什么东西,都是点对点的安排。到了目的地,我们会有拍照、收取收条回执单,有一个完整的流程体系。拍完回来的收据要集中管理,交给登记的人员登记归档,比如:我们今天到底干了啥,多少数量等。

每天我们团队有日会。晚上或者抽空几个核心的人都在的时候开个会,总结一下今天哪些事情是需要改进,哪些物资不错,要把它推广下去,每天都要总结一下,所以我们也是每天地在进步和完善机制。

因为这是个临时应急而发起的团队,一开始只能说大概把这个框架搭起来,具体的细节每天晚上一点点复盘进化。

开会都在基地开,并不会像想象中的那样,大家围着办公桌开圆桌会议,也没有规定几点钟必须开会,因为大家忙起来各搞各的,也没空闲下来,好不容易凑一块就赶紧把该说的事情说一下。有时候就几个人站在那里碰个头,站着开。

有的时候成员之间难免有摩擦,比如说安排地不妥,抱怨两句,但都还是该执行执行,执行完了复盘再讨论推出更优化的方式。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样的分歧,嘴上嘟囔归嘟囔,还是必须去执行。我们不能停,就是吵,也是边跑边吵。

那些令人寒心、痛心的“坑”

当然,我们也碰到过一些乌龙事件。比如有些用心不良的人,他们会去骗。

打个比方,某家医院那边发布一个公告,表示寻求社会民间团体的帮助。这些不良之徒看到这种消息,即跟医院取得联系谎称他有物资,以此找到医院对接人,把对方的身份、职务等信息套出来。

随便到医院一晃悠,医生的胸牌是什么样,工作岗位是什么,找个广告公司/同伙打印就出来了。接着他们戴着假身份牌、收条和公章,找到我们志愿团谎称他们是哪家医院派来去接收哪些物资的。这种情况,我们遇到过4次,不过他们弄的萝卜公章,一看就是假的,所以也没有被骗到。

我们肩负着外界的信任以及对捐赠物资的责任。但也经常碰到比较痛心的事情,比如很多人好心捐赠,但物资并不符合医用需求,甚至被中间商“骗”、“坑”。

比如李明顺「除夕救援团」团队。他们在某个渠道对接群里发布寻求厂商的信息后,有志愿者自告奋勇表示能搞到这路子,以及那路子能弄到哪些装备,因为也急于购买这些物资,他们就被中间商钻了这个漏子,赚差价。

通过线上采购了9000多套防护服,线上付款后,中间商“以次充好”发货至武汉周边,我们队员在交接验货时才发现“被坑了”,而李明顺团队并不知情。在得知真相后,直说“脑袋发懵”。

现在他们还有好大一批物资被扣在那里,公安系统扣了,那个“骗子”已经被刑事拘留。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目前来说,我只跟我觉得靠谱的团队接触和合作。因为有些团队他属于一腔热血,啥都不懂,甚至他们的队员会在外宣称“金银潭我进出过9次”,把这个东西拿来炫耀。我觉得这种行为是很可怕的,也是无知的。

这表示他对这个病毒没有任何的常识,甚至把派送医院的任务变成一个炫耀的元素。这样很可怕,我会跟他们团队的管理者说明这个问题,让他们加强防护。 在没有防护装备的情况下,不要去医院派送,应该让医院的人过来自取。

这些话我们说了,他们依然不听就算了,以后我们团队就离这些人远一点。虽然大的方向是一致的,但各自理念是不同的。他们也是好心,但那种方式是没头脑。

一开始的时候,物资都还是会落到红十字会那边,后来为了效率更高些,大家开始绕过红十字会,往长沙那边运。相关组织等得起,一线的医护人员可等不起,他们的生命安全必须要得到保障。

物资落地长沙后,捐资方在长沙那边找好物流运到武汉城界处,我们再去接棒。司机也是拼上老命,他们知道送货到武汉,回到长沙就会被隔离,一隔离就是10来天。

还比如前几日,四川宜宾有救援团自发组织当地的优质蔬菜农民,直接从地里挖起来装车,三台货车从宜宾1200公里送到我们这里来。

和司机聊,我说:你这回去就要隔离了。

他说:我晓得。

“那你为什么要来?”

他说:我们就想出一把力。

他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特别值得敬佩。

武汉加油!

病毒不讲情面,它像魔鬼一般侵蚀着我们深爱的城市。

但好在大家没有孤立武汉,没有忘记武汉,从一个人到一群人,从一群人再到一城人,无数爱心,在武汉这座城中飞速传递着。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接收物资的管理者接过物资时,忍不住流出泪水:“这哪里是一箱箱物资,这是我战友们一条条的命。”我们知道,尽管微不足道,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回基地的路上,我的好友感慨万千:我想这灾难快点过去,也享受现在和你们在一起的快乐……

我们都是武汉人,我们一起为武汉加油。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