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一个志愿者小队的故事:援助武汉,全靠万能的朋友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12字)

2020-02-17 08:08:42 一个志愿者小队的故事:援助武汉,全靠万能的朋友圈

目睹前线医护人员和志愿者的情况后,发现我们做的这些微不足道。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2月17日报道

路志强是一家线下教培机构的武汉地区市场负责人,1月15日他和家人早早的回到了甘肃老家。他买了很多好酒,本来打算和亲朋好友聚聚,好好过个年,没想到,1月23日传来武汉封城的消息。

听到这个消息,路志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预计口罩、防护服等物资会紧缺,就开始寻找资源渠道,希望能在需要的时候帮上忙。

“我在武汉生活了20多年了,算半个武汉人。疫情爆发后,我希望能除自行隔离外,再为武汉出把力,别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想着联系联系朋友,希望他们可以捐助资金或医用物资。”

1月26日,一个朋友找上路志强,说他现在人在外地帮不上什么忙,但听说了援建火神医院的消息,希望捐赠1万只口罩,让几万的农民工安安全全的完成任务。“但是市面上口罩物资非常少,他找不到,过来问问我这有没有。”

这是路志强接到的第一个求助,自此他基本停了手里的工作专注于志愿者服务。“同事们找我商量要不要将线下业务改到线上,我认为我们应该把眼前的疫情度过,再考虑挣钱的事。”

他迅速联系了之前联系到的卖家,但是有些已经卖断货,有些报价则上涨到了15元到18元不等,还不符合进医院的标准。

“我就把这个求助信息发到朋友圈和微信群,问问大家是否有资源,或者帮我把消息传播出去。”

一个家长群的孩子家长找到了路志强,“两年前我们孩子报名的教育机构跑路了,我们组建了一个受骗家长群,一起去申诉。他就是卖口罩的,有货源。”

这个孩子家长告诉路志强,目前口罩都涨价了。“我跟他说,我知道行情,不要求他一分钱不挣,但希望他能少挣点。”

最终孩子家长以他能拿到的最低价格给了路志强“最后那一批的KN95口罩,都是以8元钱的单价对接给捐赠方的,本来我们想找一万只口罩,但最终只凑了8000多只。”

据路志强透露,其实这种口罩也不完全符合进医院的标准。但对接的医生说“有的用总比没有的强”,可想而知当时一线医院资源已经紧缺到了什么地步。

“后来市面上能看到的口罩都涨到25元甚至更高了,但那个孩子家长提供的口罩一直是以8元钱,从未涨过价。”不过很快这个家长也拿不到货了。

路志强又找到了一个以前在朋友圈发过卖医疗用品的微商,“说实话平常他朋友圈发信息都不看的,还好他手里有一些存货,也是按8元钱的定价,对接给了募捐者,一直没有涨过价。他们毕竟有成本,做这个也是养活家庭,涨价其实我们也没办法。”

从一个人到一支队伍

1月31日,李东禄成为了路志强志愿者小队的一员,帮忙组织捐款和对接货源。“我曾经在华为海外任职,去年回国在武汉教培行业创业。因此认识了路总,也进了他们当时组建的家长群。疫情发生后,我就组织了一个微信群,跟前华为人以及武汉同事组织捐赠了一批口罩给医生。在家长群里看到路总号召大家捐款捐物,就想再出出力帮帮忙。”

据李东禄介绍,家长群中家长大部分都是武汉人,有些家人也感染了,但是大家都希望为保障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们出点力,或多或少的都捐了,已经筹集了2万多元,购买了600个口罩、500个防护服,以及部分食品等保障用品,免费提供给疫区医院和一线志愿者。

“还有4、5位家长加入到了志愿者小队,一些帮忙联系对接医院,一些帮忙协调负责武汉市内运输的志愿者,还有一些帮忙统计审核数据。”

目前,志愿者小队的人数已经近10人了。除家长群的家长,还有一些看到路志强的朋友圈,加入进来的甘肃老乡。

李东禄表示其实捐款相对好筹集,比较难解决的主要是货源、医院对接跟运输问题。“因为国家有难,关系到每一个人,大家都想出钱出力,尽快结束这场疫情。但是工厂医用资源已被管控,只能找一些囤积的人买。”

志愿者小队的人都在做自己负责的工作的同时,联系寻找可用货源。“我们都是一发现货源,就尽快自己谈好价格,把钱垫付上,再对给善款捐赠人。”

另外,志愿者小队的人还需要了解医院的需求,确认物资是否符合标准,完成交接手续及时发送相关文件照片等向捐款方汇报。“大家信任我们,我们也要保证自己公开透明,让大家信任。我们找到的货源都尽量直接对接给捐款人,不经手一分钱,将捐赠者的每一分钱都用到前线。”

“不要钱”“不要命”的义工

物资和捐款有了,医院方也确认了,但是武汉交通管制,内部运输却成了困难。路志强又开始发群、朋友圈求助,很快就有做志愿者的团队联系上路志强,说可以帮忙运输。

“当时我问师傅要不要运费,师傅跟我说他是义工,还给我科普‘啥叫义工,义工就是不要钱。”让路志强又好笑又感动。在交谈中,路志强了解到他们中很多志愿者每天给医院成千上万的送防护物资,但自己却还带着普通一次性口罩,或者一个口罩带好多天,进出医院也没有防护服。

“这些志愿者都是用的自己家的车,自发组织起来帮忙运输医疗物资、接送医护人员的。但是现在医用资源不好找,他们很多也买不到。正是他们承担了临时交通的作用,成为了保障一线正常运行的重要一环,虽然他们已经冒着感染的危险,但我们希望把这种可能性降到最低。”

尤其是看到了前线志愿者因感染去世的消息,让路志强和他的伙伴们更揪心。因此他们将最新筹集到的医用资源分给了这些志愿者。又给自己定了新的任务,为志愿者筹集更多的口罩、防护服等资源。

“能找到的标准高一点的口罩肯定还是以一线医护人员为主,目前志愿者分配到的都是二类等级的医用物资。”

“圈”里的人连成一条线

这些求助信息从路志强及其志愿者小队成员的朋友圈,传到朋友的朋友圈,再传到朋友的朋友圈。很多人看到信息寻过来,目前路志强他们志愿者小队,已经与数十个志愿者团队建立了联系,大家互通信息协调资源和运输。

与这些志愿者团队建立起联系后,整个捐赠支援过程就相对好做了些。但是当接到另一个任务时,志愿者小队还是犯了难,

27日,一个朋友找到路志强,说安徽金禾实业公司向湖北捐赠双氧水消毒液,但是在如何分发到湖北各地的需求医院和单位时遇到困难,希望路志强帮忙解决一下。

路总与安徽金禾的杨总取得了联系后,了解到他们厂里面出产的双氧水消毒液都是一吨一桶的,如果直接货车运到医院,医院可能没有下车工具,分小桶装浪费人力、物力和时间。“最后杨总建议我们可以让医院提供小的空桶装,然后协调志愿者在医院那边帮忙用小桶接。”

另外中间的一些流程也经过了再三协调,“一开始,我们都是平均分配的,但是后来为了把这批双氧水消毒液送到最急缺的医院手中,物尽其用,我和杨总那边商量应该有措施限制一下,最后我们改为志愿者先从医院拿到需求申请单,凭单据取货。这样需求多的就多发,需求少的就少发些。”

“本以为杨总就捐赠80吨的,但是从第一次捐赠后,他就不停的捐,说底下县市更缺,最后基本覆盖了整个湖北的县市。”

至今安徽金禾实业公司已向湖北省捐了1000余吨双氧水消毒液。路志强笑说,“我都担心他们会不会产能不足,资金压力能不能承受,禁不住劝杨总要不要省着点捐。”

“送多少物资都是不足够的”

每天路志强、李东禄等志愿者小队的成员大都要忙到半夜2、3点钟,但是仍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办理通行证、开具证明审核文件、保障物流通畅都是很难的,但更难的是市面上符合医院标准的医用物资不好找,审核和确认工作也很繁琐。”

很多完全陌生的网友通过志愿者小队发布的信息找过来,表示朋友和同事同学一起筹集了善款,希望找到物资捐往湖北等疫情严重的地区。“目前我这里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完成,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网友,她的同学同事们一起筹集了三万多元善款,希望找到货源送到医院。”

尽管路志强所在的志愿者小队已经筹集了数百万的物资运往前线,但他们仍然认为做得太少了,“一次我们志愿者带了7箱方便面,3箱八宝粥过去送到前线医院,给对接的医生4箱方便面和1箱八宝粥后,打算把剩下的送到另一个医院时。那个医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问我们能不能都留给他们,让我们志愿者感到非常心酸,如果不是食物已经非常紧缺他们怎么会开这个口。”

“我们曾经接触到的一些医生朋友,因为冲锋在一线感染了,家人也跟着被感染了,让我们感觉送多少多少物资支援他们都是不够的,我们做的这些小事跟他们比起来不值一提。”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