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疯狂的特斯拉股价,一个华尔街新赌场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68字)

2020-02-06 14:25:49 疯狂的特斯拉股价,一个华尔街新赌场

目前,特斯拉市值依旧高达1338亿美元。

猎云网注:目前,特斯拉长期市盈率超过80倍,远远超过亚马逊1997年上市时的50倍,彼时的全球互联网行业正处于泡沫破裂前夜。华尔街分析师们对特斯拉2020年的平均目标定价为493美元/股,2月5日出现暴跌之后,特斯拉股价依旧高出该平均数近50%。文章来源: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罗松松,编辑:张庆宁。

美国时间2月5日,特斯拉股价跳水,从开盘时的887美元/股跌至735美元/股,跌幅17.04%,结束这一轮的疯狂表演。

特斯拉股价在此前两个月内从410多美元/股飙升至最高时的969美元/股,市值最高超过1600亿美元。

目前,特斯拉市值依旧高达1338亿美元,比通用汽车、福特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三家美国传统汽车公司的市值总和多出300亿美元,仅次于日本丰田汽车的1958亿美元。

“我们应该更加务实地看待特斯拉,”2月5日,一向力捧特斯拉的加拿大投行Canaccord Genuity将其评级从“买入”调整为“持有”。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注意到,特斯拉的股价正在远离业绩基本面。

知名做空机构香椽(Citron Research)对此的表述是,“我们喜欢特斯拉,但我们正在做空它。”

股价“逆天”是与非

过去一周,特斯拉股价可谓“逆天”。

1月30日,特斯拉公布第四季度财报,净收入以及现金流等财务指标超出华尔街预期,特斯拉的股价当天上涨逾10%。

在没有其他利好刺激的情况下,特斯拉在资本市场掀起一轮上涨狂潮,之后三天的股价分别上涨1.5%、19.9%以及13.7%,不到一周时间累计上涨逾50%。

2月4日,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微博中明确表示“看不懂”。

他认为智能汽车领域会出现多家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公司,特斯拉和有志于造车的苹果都是有力竞争者,“但汽车和手机差异巨大,很难形成巨大的赢者通吃(的局面)和(实现)超高毛利,因此我暂时没有看到当前特斯拉的高估值逻辑。”

2月5日,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现身投资社区“雪球”,对特斯拉进行了一番力挺,“正如诺基亚、摩托罗拉挡不住苹果、华为和Google,苏宁、万达、沃尔玛挡不住阿里巴巴和亚马逊一样,传统汽车厂商同样挡不住特斯拉。”

“奥迪e-tron、捷豹i-Pace、奔驰EQC这些传说中的特斯拉杀手,连国内的新造车企业都打不赢,哪是(蔚来)ES6的对手?就更别说已经掌握OS和AI芯片的特斯拉了。”李想说。

特斯拉一直充满争议。

诸如李想等吹捧者坚定认为,特斯拉是一家“软硬兼具”的科技公司,是汽车行业中的“苹果”,正在颠覆汽车行业。

如果按照传统汽车行业的衡量指标,特斯拉还是一家“小公司”,2019年交付量36.8万辆,相当于大众集团的3.3%,而且成立17年来从未实现全年盈利,但市值却高出对方一大截。

华尔街的新赌场

在美国,唱空特斯拉的大有人在。

这些空头认为特斯拉只是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基于目前业绩表现,股价被严重高估,泡沫即将破灭。

这些空头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借来特斯拉股票,以现值卖掉,等待价格下跌,再以低价买回股票归还,实现差价收益。

金融数据分析公司S3 Partners追踪到的数据显示,截至美国时间2月3日,特斯拉是美国被做空最严重的上市公司,尚有158.6亿美元的空仓未被填平,空头净额比例为18.22%,远高于苹果、微软、亚马逊、奈飞等科技巨头。

S3 Partners数据还显示,2020年以来,特斯拉股价飙涨逾110%,过去半年涨幅超过200%,做空特斯拉的投资者已经累计损失约83亿美元,其中2月3日特斯拉股价飙涨20%当天,做空者一个交易日损失约25亿美元。

《纽约时报》等媒体分析道,引发本轮特斯拉暴涨的原因之一正是空头挤压(Short Squeeze)。

过去两个多月内,特斯拉暴涨逼迫一些做空者为减少损失,从市场中买回股票止损。另外,大批游资和散户涌入,“多空”对决白热化,成交量不断提高,继续拉升股价。

当特斯拉股价突破800美元历史性大关,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注意到股价正在远离业绩基本面。

2月3日,知名做空机构香椽(Citron Research)公开表示:“我们喜爱特斯拉,承诺过永远不会再做空它。当电脑开始驱动市场,即便马斯克是基金经理,同样会做空这只股票……这只股票已经沦为华尔街的新赌场。”

2月4日,特斯拉股价继续上涨超过13%,最高超过960美元/股时,香椽创始人Andrew Left改变主意,承认正在做空特斯拉:“这显然是电脑驱动的股价上涨,不能反映这家公司的真实价值。”

《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特斯拉正在经历新一轮估值泡沫,将其与上个世纪末的互联网行业、2008年的国际油价,以及2017年的比特币相提并论。

目前,特斯拉长期市盈率超过80倍,远远超过亚马逊1997年上市时的50倍,彼时的全球互联网行业正处于泡沫破裂前夜。

华尔街分析师们对特斯拉2020年的平均目标定价为493美元/股,2月5日出现暴跌之后,特斯拉股价依旧高出该平均数近50%。

复制Model 3奇迹不易

外界对于特斯拉股价的质疑声,不能动摇一些铁杆粉丝的信心。

最典型的是亿万富翁Ron Baron,他在周二接受采访时表示,十年之内,特斯拉收入将达到1万亿美元,相当于2019年的416倍。

他通过旗下的Baron Capital持有约163万股特斯拉,平均持有成本约每股219美元,按照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股票总价值约12亿美元。

投资管理公司Ark Investment首席投资官Catherine Wood认为,购买特斯拉的股票根本不需要“过脑子”。她预计,特斯拉将在2024年达到7000美元/股,市值超过1.3万亿美元,和苹果、微软位于同一水平。

特斯拉“死忠粉”信心来源是该公司资金状况改善,上海工厂迅速落成,Model Y的提前量产,以及同行争相效仿。

1月30日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特斯拉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增加9.3亿美元,达到63亿美元;自由现金流达到10.1亿美元,GAAP规则下的运营收益达到3.59亿美元,双双超出市场预期。

2019年第四季度,特斯拉交付11.2万辆新车,其中绝大部分为Model 3,全年交付36.8万辆,同比增长50%,完成全年目标。另外,特斯拉2019年的收入为245.8亿美元,同样超出市场预期。

财务指标并非无懈可击。

特斯拉2019年净亏损8.62亿美元,相比2019年的9.76亿美元有所收窄,未能达到市场预期的8.1亿美元。

2019年第四季度,特斯拉营收73.84亿美元,在交付量增长23%情况下,收入与2018年同期相比仅增长2%,GAAP规则之下的净收入出现同比下滑,这源于售价更便宜的Model 3正在取代拥有高毛利的Model S/X,成为公司的销量支柱。

2018年,特斯拉每辆车平均售价7.54万美元,随着后来Molde 3的集中交付,2019年,特斯拉平均售价滑至5.66万美元,这导致2019年汽车业务平均毛利率低于2018年。

特斯拉宣布2020年的目标是交付50万辆新车,意味着同比2019年增长约36%。业界普遍认为,随着美国政府补贴到期,特斯拉下一个增长点除了Model Y,就是利用国产Model 3打开中国市场。

在中国复制Model 3美国奇迹并不容易。

中美汽车消费市场存在明显差异。在美国,一辆新车平均售价3.3万美元左右,“大杀四方”的Model 3恰好卡在这一区间,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国民车”。

中国的新车平均销售价格不足15万元,按照特斯拉国产Model3现有定价(29.9万元起),基本属于豪华车范畴,竞争对手包括奔驰、宝马和奥迪等豪车品牌。

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需要在成本、毛利和定价之间不断平衡。

2月4日,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在微博上表示,2月初的新车交付暂缓,“目前正在制定计划,争取补上”。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