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从降薪、被裁到创业,2020他们选择重新出发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310字)

2020-01-19 14:48:25 从降薪、被裁到创业,2020他们选择重新出发

2019年的寒冬,比过去几年都要冷一些。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1月19日报道(文/孙媛)

2019年的寒冬,比过去几年都要冷一些。

项目更少了,倒闭更多了;加薪更少了,裁员更多了。

前些日子网上一段对话爆红,创始人要求员工每天设计100张图供选择,而且要做到满意为止。变相裁员做到这份上,不点自破;更有甚者为了年底不放带薪假期,选择年前辞退员工,泰国团建回来就辞退也是伤透了员工的心。360则是更让人哭笑不得,年会上给出了特等奖“免裁券”,有效期为一年。当然还有不少企业选择降半薪给过年的,真是给互联网员工开了个好年。

1.jpeg

如果放在过去,你可能会在意年终奖发不发;但是今天,不降薪、不裁员俨然成了好公司的判断标准。

2020年的春节,降薪、被裁、倒闭也许会成为了继相亲、年终奖后大家更关心的话题。

据猎云网采访统计,不少人在2019年年底被裁后,选择拿着赔偿提前回家过年,2020重新回到所在的一线城市,继续找工作。其中,有部分人期望在2019年学习相关技能的培训,可以帮助自己在2020实现职业转型,也有不少人希望继续从事之前的工作内容,对2020的招聘市场持乐观态度。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在被裁后选择自主创业,加入2020的创业大军,为这次寒冬添加一些暖意。创业九死一生,以下是他们从被裁到创业的故事。

商家催债、老板失联,2019我第一次被裁、也是第一次创业

和以往一样,Sab化着精致的妆容行走在静安寺,正准备参加上海的媒体人晚会。

梧桐树叶飘落在上海的街道,依稀记得有人说过,来上海如果不住在梧桐树下,就少了这个城市别样的小资情调。秋意渐凉,但当时Sab没想到,渐凉的不止秋意,还有就职公司的现金流。

Sab知道公司快不行的时间和媒体知道的差不多,在媒体关系群记者老师们的真诚关心下,Sab略带些委屈。和汪峰老师疯狂想上头条的殷切不同,公司因为“被倒闭”频繁上了媒体头条。

烧钱补贴十几亿、老板失联跑路、商家上门催债…每一个头版头条都像刀子一样戳着这位资深公关的心。公司从投资界宠儿变成了无人接手的烫手山芋。

“我不希望被唱衰,毕竟很多平台可能因为唱衰,就真的要挂了。”Sab说,“我心已经死了,自暴自弃了。”在Sab看来,很多媒体根本不管事实如何,在没有沟通联系的情况下就出了稿件,让这家沪上电商的现况雪上加霜。

Sab加入这家电商公司1年半,主要负责平台的公关工作。最好的时候公司人数高达800人,当时前景一片大好。虽然工资给出的薪资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但是公司给出了不错的期权,这也就吸引了一大批人进入。

公司破产并非毫无征兆,但大多数员工都没注意到。

“只是觉得创业公司可能都缺钱,同时公司保密措施做得比较好,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公司只是现金流不好,不至于破产。对于公司真实的资金情况,内部员工几乎和外界是同一时间知道的。”Sab很无奈。

烧钱补贴扩大用户数,最后烧的每一分钱都成为了压死这家巨兽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金流烧没了。

从破产前的变相降薪,到有一个月绩效不发,到最后一个月索性工资都没了。“其实绩效就等于工资,不发绩效对于很多员工来说就是等于降薪。公司现在破产清算,员工都去仲裁,这笔钱最后能不能拿到都是未知数。”Sab摇摇头,对于其他损失她根本不想再提。

一家公司倒闭的原因有很多,团队、市场,当然也有一部分和投资人有关系,是综合作用的结果,很难一言说清。

2019年大厂也在裁员,小公司生存更成问题,同岗位薪资水平相比之前有所下降,再招的岗位数量也明显比之前少。

“我之前所在的电商行业本就是个竞争异常激烈的行业。To C的电商行业除非带着大资本爸爸入场,不然还是奉劝各位创业者谨慎。”2019年的资本寒冬是Sab就业以来第一次失业,但由于本身还有副业支撑,这场寒冬对于这位沪漂姑娘来说还不算太冷。

12月份失业后,Sab就开启了她的创业之路,基本是无缝衔接。“有的忙了,就不迷茫了。”

1月1日,Sab创业的项目上线了,并当天获得第一笔订单。这个项目和之前就职的项目不同,是针对大宗贸易物流领域,主要帮助企业解决在寻求社会运力时所衍生出来的各种需求。因为合伙人原本就是大宗贸易领域的,所以Sab的转型也不足为奇。这个12人的团队就在2020的第一天扬帆起航了。

虽然Sab的创业才刚刚开始,但这个勇敢的80后女孩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态度。见过了那么多互联网平台的生死存亡,她明白了资本都带血。

“除了人力,不做烧钱事情。价格方面,也不打价格战。养活团队应该还是可以的。”Sab笑道。

对于即将到来的春节,Sab表示当然得回家,但是之前会先去芽庄度假,因为便宜。

生鲜电商钱烧完了就裁员、优化、萎缩,我选择从二三线踏实起步

芃芃从事生鲜供应链领域近7年时间,经历过种植、分拣、加工、物流、配送、2B2C销售等各个环节,同时也算是最早一批通过互联网卖生鲜的淘金者。

“一般生鲜电商过年过节都是不打烊的,但是企业员工基本都会安排轮休,比如节前提前回去一批,节中回来,然后过节值班的再回去。我们采销供应链团队也是轮休制,但就算回家也一定要笔记本电脑不离身以防突发工作,去年大年初一在家,虽然家人都在热闹过年,但我仍然抱着笔记本在处理采货及入库事宜,然后端午节、劳动节这种小假就压根没休过。”干生鲜这行就是挣辛苦钱,时间非常碎屏化,芃芃已经很久没有休过5天以上完整假期了。

芃芃老家在江西南昌,现在高铁开通了,回去3个多小时还算方便。“因为高铁上是有移动信号的,方便突发性工作,直接笔记本连手机热点就能处理,我们有同事就是在回家高铁上被拉上一起开电话会议,飞机出行就容易耽误工作。虽然很多同事开车回去,但都是万不得已,毕竟抢票也要时间精力,而干生鲜采销工作都是起早贪黑的,很少有机会专门去抢票,我自己一般都是12306车票候补功能,高铁上几小时休息时间对我来说是很珍贵的。”

2019年1-10月,芃芃都在某头部生鲜电商负责类目采销,经历了3月-7月买菜到家赛道的补贴大战,见证了一个月巨亏3个多亿的“盛况”,0元起送0配送费让整个Q2订单量呈爆发性增长,大量前置仓日均超过1000单,GMV数据指数级上升,但是Q3各家都烧不动了,数据也随之下滑。

期间在5月底,呆萝卜给芃芃直接开出2倍薪酬试图挖人。“最后我想了想这待遇实在过于吓人就没去,还好没去,要不然现在得参加集体讨薪了。”芃芃一脸淡定。

从7月底开始,芃芃所在公司的上一轮融资烧得差不多了,竞对资金则一直紧巴巴的,所以各家都开始了削减成本之路,最直白的手段就是降薪或者裁员,但是涨工资容易降工资难,绝大部分人选择补偿离职,芃芃是10月份走的那批。

芃芃透露,某卖菜电商去年融了5次B轮,估值几乎没动,年中的时候资方直接把一个联合创始人都换掉了,下面自然也经历了一波大换血。某阿里系生鲜电商则是去年3月财年结束的时候大裁员一直持续到年底,钉钉上单位总人数也是指数级下降。某腾讯系生鲜电商裁员则集中发生在8-11月,企业微信上大概有一半人不见踪影,剩下的一半中又有一大半不认识。

在芃芃看来,生鲜电商的情况都差不多,就是融到钱了,招人、加薪、扩张、增长,钱烧完了就裁员、优化、萎缩。阿里系生鲜电商情况比较特殊,因为阿里系做生鲜的事业部或子公司太多了,互相间就像“九子夺嫡”,一旦被杭州放弃就意味着基本是关门裁员。美团系、京东系因为本身自营生鲜这块营收占比不如其它主业,所以人员调整都还正常。

“我个人来讲,甚至我的同事和同行朋友们,都已经习惯了互联网公司这种飘忽不定的政策,所以基本上被裁员或者优化也都挺坦然的,再换一家呗,又不是找不到工作,反正来来去去就这么几家。”芃芃作为生鲜电商的老兵,早已看开了这互联网的动荡起伏。

与此同时,芃芃自己的项目也开始在2019年酝酿、萌芽。

与一般选择一线城市的大玩家不同,芃芃选择了苏州、合肥、天津。“当然是因为当地有同学的关系,就是最简单的社区生鲜店,但是我们加入了互联网运用以及自身供应链优势,所以我深刻体会到商品力的重要性,便宜、新鲜、口感不差就能活下去,我自己的创业门店因为管理层都是合伙人,所以不存在裁员一说,门店员工这块我们一般也不会主动裁员,当然还是有人因为个人原因离开的,现在临近年关我们也给每位员工准备了个春节红包,虽然比不上电商公司那么大气,但聊胜于无吧,2019年自己创业项目经营净利润率大概在2%左右。”

正是因为电商行业的高波动与不确定,芃芃自己的项目特别注重现金流,也经常跟合伙人以及员工聊“如何才能过冬”。芃芃每家店的财务指标是全员公开的,基本薪酬都是当地社保最低缴费基数为底薪+经营奖金,并且一直坚持给全体员工缴纳五险一金,虽然是按最低标准但他觉得还是要交,这是对员工负责。“虽然有些员工不理解,但这事上我比较强势、没得谈,如果一个人想好好在融入当地社区,那么五险一金是必备的,不要这块的人基本上稳定性也差。”

让芃芃在2019年感触最深的创业寒冬就是直接融不到钱了,尤其下半年,连头部公司融资都困难。“我自己跟一圈投资人交流下来,就是VC也缺钱,很多VC投着投着投成创始人了。因为创业项目划水的太多,所以下半年VC跟创始人打官司的也不在少数。另外,经济环境不好,消费降级明显,所以生意普遍难做,人工与物价双涨又进一步压缩了消费欲望,过冬中最重要的策略就是接地气,什么好卖卖什么。”

从生鲜行业角度讲,芃芃觉得活下去不难,因为人总是要吃饭的,但是从电商角度讲,那就不一定了,现金流为负、盈利模型仅存在于PPT上的电商,规模增长得有多快死得速度就有多快。

2020年,芃芃希望自己的创业项目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投资人,能把现有的Demo按上市标准正规化,可复制、可存活、可增长。“2019年是节衣缩食度过的,2020年大不了再继续呗,已经到谷底了还能再差到哪去。”芃芃笑道,“我个人就是没有谈拢未来规划的投资人、设定目标过于不切实际的投资人、对寒冬中没有长期扶持意愿的投资人,一律不接待,就算项目维持现状也不去吹泡泡,大不了发展慢点好了。”

至于过年,芃芃表示,生鲜电商人的年,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创业失败血本无归,他们选择踏实打工

有人累积资源、人脉走向创业的,自然也有人创业失败走向打工。

在猎云网的采访过程中,有不少之前处于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CEO在公司无法活下去之际,选择了投奔大公司的怀抱。而大公司也相较于普通应聘者,更青睐这些有过创业经历的员工,甚至在招聘内容中就会标明“有创业经历者”优先。在2019年,创业者流向大公司成为了一个趋势,在投资人越来越谨慎、创业机会越来越少的情况下,打工成为了不少创业者的又一选择。Alice就是其中之一。

“我只想买个房,然后安安稳稳打工。”

身为80后的Alice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和体贴的丈夫,2016年她加入了杭州创业创新的大潮,却未曾料到在2019年的寒冬,创业三年投入的钱都没了踪影。

“我是联合创始人,股份占比30%,大股东占比70%。”据Alice透露,公司最大规模时员工在80人左右,当业务萎缩后,为了保证最低开发量,直接裁员到15人(包含管理团队)。她也就是在此时选择了离开。

Alice的项目主要是搭建一个互联网+保险的平台,做线上的车险。项目致力于简化车险购买流程,只要提交证件就可以在线办理,而且价格比实体保险公司更为便宜。为了绑定客户,凡在平台上购买车险的客户,公司赠送行车记录仪。类似的补贴活动是Alice团队吸引用户常用的方法。

“16年刚开始起步的时候,行情还行,后来有较大体量的公司都到这块领域后,公司业绩萎缩,我们开始放弃车险业务。”

像Alice这样的小型创企,白手起家,从未拿过风险投资。天使轮的资金基本都是从自己口袋出。当时的Alice认为自己有资源,而大股东有资本,创业成功是大环境下水到渠成的事情。然而虽然在业务较好的时候,利润还是比较可观的,但Alice选择把赚来的钱再次全盘投入后,这钱就打了水漂。

“我这还算好了,杭州还不少人抵押家里房车地的,倾家荡产、后面也破产告终。”Alice苦笑,虽然血本无归,但好在自己也不是最惨的那一批人。

在创业的坑上,Alice总结了3点:1、合伙人很重要,管理团队也很重要,但是有现金支持最重要;2、好的业务不是一蹴而就的,还是要靠慢慢建立的,但是创业公司,时间上等不起;3、当市场行情变的时候,不能固步自封,一定要紧紧的跟着市场走,船小好调头。

虽然Alice表示吃尽了创业的苦,2020踏踏实实打工,但考公务员和编制却不是她2020的目标。用她的话来讲,创业过的人基本上不可能去考公务员。但是,或许每个人追求的不同吧,她补充道。

“年纪大了,追求安稳。”Alice看着女儿,眼里充满了温情。她表示,年后会去大企业找找就职的机会。

2019大浪淘沙,2020 VC更看重自我造血能力

据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截至12月1日,今年一共有327家创业公司关闭。其中,在6月份关闭的公司最多,达到265家,占81%。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新增创业公司仅1427家,而失败的创业公司占比达到23%。

其中北京、上海、广东和浙江四个地区创业公司集中,死亡数量也最高。其中北京关闭的创业公司最多,达124家。金融和电商是企业倒闭数量最多的2个领域。

缺钱,是创业公司们在2019年面对的首要问题。投资者相对往年,在2019年的投资态度更为谨慎。资方的投资成为了压死了55%倒闭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相较于后期轮创业公司,早期企业更容易死在创业路上。

这样一来,也不难理解企业为了在熬过寒冬,选择优化雇员结构和降薪来缩减开支,从而“活下去”。

12.png

“2019年,中国经济环境遇到了挑战,同时也是大浪淘沙的一年。很多创业公司遇到来自大环境的挑战,融资困难,尤其是那些炒作概念、没有技术实力、恶性竞争、喜欢包装概念的公司逐渐被淘汰出局。这其实是好事,使得经营环境变得更好,投资人和创业者远离浮躁的情绪。当下,很多行业的投资减少了,每个企业都在压缩成本,能为企业提高效率、压掉水分、缩减成本的公司往往能够获得更多的盈利。”在exands创始人卢国鸣看来,2019年其实也是创造真正基业长青的公司的契机。

“2020年将是前景很好的一年,去年的挫折已经证明中国经济是坚韧的,经得起打击的。高新技术企业将获得更多的支持,各行业更注重智能技术的应用和企业效能提高,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利好,意味着客户对我们的服务需求更高,客户黏性也更强。”exands在2019年依旧实现了稳健高速的业务拓展,通过基础架构的运营服务,为海底捞等处于内需行业的客户的门店、办公室、购物中心、工厂等实现智能化改造。在卢国鸣看来,企业注重人效比,通过技术研发,让每个员工创造更多的价值,这一点让公司保持了较强的竞争力。

所以,降薪裁员并非良策,技术创新能力和公司产品、团队的市场化能力才是企业活下去的根本。

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透露,“今年投资阶段上会向后移,偏早期项目投资力度会下降。对创业公司而言,面对资本寒冬,首先是要有定力和耐心,夯实企业内部管理,尤其是精细化管理能力,其次,要把核心竞争力做出来,尤其是技术到产品的能力,市场化的能力。”他预测,在2020年,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硬科技、生物医药等在内的科技创新领域将成为投资侧重点。

创业者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