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笑果文化无“笑果”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740字)

2020-01-13 14:42:03 笑果文化无“笑果”

“池子是中国脱口秀的未来,但中国的脱口秀没有未来。”

【猎云网(微信:ilieyun)】1月11日报道(文/种山、尹子璇)

“就他管得动我,别人说我也不听,实在不行的时候他们会找李诞。”

如今,李诞也管不住了。

1月9日晚间,脱口秀演员池子在微博发布截图称自己被移出笑果文化内部群“笑果艺人大家庭”,并@吐槽笑果文化CEO贺晓曦(微博ID 贺叔叔很忙)称“你挺有意思啊,你怕我哈哈是吗?”。

1.png

据传,池子群发给同事了一段文字,随后信息截图被曝光。池子称笑果文化是一个大型傻逼公司,并表示自己终止与公司的合作是不想“搅和这坨稀屎”。池子还称:“上面的人,下流,肮脏,自己人搞自己人”。

2.jpg

当日晚间,贺晓曦在微博上发声明称,旗下艺人王越池(池子)提出解约诉求,公司正寻求与其进行法律层面的协商。并表示,暂不对“池子解约”一事发表其他评论。

1、失速的笑果

2017年,《吐槽大会》横空出世,捧红了言辞犀利、吐槽幽默的李诞和池子,一档综艺节目使得脱口秀走进更多大众的视野,而其背后的出品方笑果文化更是在一年内接连完成三轮达数亿人民币的融资。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笑果文化(全称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为叶烽,其中,叶烽持股34.73%,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笑果文化CEO贺晓曦持有6.7%的股份;李诞(原名李瑞超)持股5.03%,同样在台前活跃的池子并未在公司股东之列。

在第一季《吐槽大会》出圈之后,笑果文化一直在快速进行商业化变现,包括那个看起来什么都无所谓,“人间不值得”的李诞。接广告、接通告、成立新公司……李诞的商业价值和商业版图都在不断的提升和延展。

但在商业社会里,池子的桀骜不驯让他看起来充满了叛逆、不满和愤怒。

很早之前池子就说:“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的言行和我的职业、名气没什么关系大家不要用明星的标准看我,我只是个脱口秀表演者,名气会阻碍我的真实。”

池子渴望清醒地保持独立创作,珍惜自己的羽毛,拒绝被商业社会的规则裹挟,但同时,他与在他看来“肮脏”、“下流”的公司越来越远。

直到他最终宣布离开让他真正被大众认识的《吐槽大会》节目,并且直到如今将这场离开以开撕的形式落定尘埃下来。

而这也让笑果文化内部的矛盾隐约显现了出来。

如果真如池子图中所说,“公司很多编剧、导演、演员碰到的傻逼事我听过很多,也经历过很多。”、“公司很乱、领导很精,用所谓喜剧梦想牵着大家走,但其实是做大梦。”、“自己人搞自己人。”

可见笑果文化内部存在着不少矛盾。

作为笑果文化核心的内容生产来说,首席内容官李诞是核心的管理层,作为内容创作者来说,李诞天赋异禀,两个小时写的稿子比别人两天都强,但作为内容管理来说,李诞的随性自在反而会成为他的痛点。

不久前,李诞参与了主打老板日常工作主题的综艺节目怒《老总来了》,这档综艺用真人秀加现场吐槽点评的方式进行节目。李诞的“丧”式主义也全然展现在了管理工作上。“我几点到就几点开会”,公司发布新决策的时候,作为管理层的李诞仅仅出席了会议,正式颁布的事情则让公司的执行去做,甚至说:“自己其实有点不敢面对员工。”

此事引起了同为节目嘉宾的海清的吐槽,海清认为,李诞作为公司的主心骨,在发布新的制度的时候,应该以一个正式的态度和严肃的姿态去面对这个事情,而不是如此随意,把这个一个得罪员工的工作完全交给自己的下级去做,“在这件事情上,李诞应该拿出自己的态度,让员工知道自己是支持这个制度的,这样才不会让下级有那么大的压力。”

脱口秀演员、编剧、策划人、作家、艺人、初创公司管理者......李诞的身份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但这么多身份里李诞曾坦言,最不擅长的是管理者,“我不太会管理,但是不得不做。”

内部管理上的问题直接反馈到了市场表现上。

从客观来讲,都说经济下行是幽默文化发展的好机会,但在资本寒冬、频繁裁员的2019年,主打幽默文化的笑果文化,却并没有交出一张亮眼的成绩单。

WechatIMG667.png

招牌节目《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新一季反响都平平,其中,第四季《吐槽大会》豆瓣评分仅有6分,是该节目系列开播以来的最低记录。两个王牌节目甚至被观众诟病是两个洗白明星,制造赚钱新人的节目,年底,笑果文化传更是被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301000。

曾经一年融资三轮,加速成长的笑果文化在2019年失速了。

WechatIMG3821.png

2、笑果未来何方?

从笑果文化的发展来看,公司的野心并不在做一家制作公司。这样的基因来源于创始团队的叶烽和贺晓曦,共同出身于湖南卫视的经历教育他们“一定要做产业。”

事实上,笑果文化在打造产业链上的速度也非常快。线上,笑果文化拥有视频节目《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周六夜现场》,以及音频课程《幽默工具箱》;线下,笑果文化打造了笑果工厂livehouse,并且跨圈层联合举办脱口秀活动。

这些布局获得了南山资本的青睐,南山资本甚至连续参与了笑果文化从A轮起的三轮融资。

在南山资本创始合伙人何佳的眼里,笑果文化是一家年轻态喜剧产业链公司,“传统综艺公司往往面临新节目模式开发难度大、产业链布局单一的问题。笑果的优势是,拥有从线下培训到剧场演出,再到综艺曝光的完成艺人培养产业链,并有机会向情景喜剧以及喜剧电影延伸。”

有足够大的想象空间,但要想真落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脱口秀最早起源于欧美国家的话剧表演,为了避免观众在换幕过程中感到无聊,特地安插一些讲笑话的表演,之后一些酒吧艺人开始效仿,将其当成一种“街头艺术”。电视节目兴起后,这类表演则被安排在节目录制中,用以暖场或串场,从而逐渐成为了一项专门的表演形式。

在西方直白语境下,脱口秀文化日益被观众喜爱,随着酒吧文化与剧场文化的发展,为脱口秀带来了巨大的线下演出的市场空间。电影行业也向脱口秀抛出橄榄枝,围绕着脱口秀所衍生出的一系列文化产业被逐步建立起来。

而在国内,脱口秀文化的引进最早是从酒吧效仿开始,直到网络综艺兴起后,脱口秀文化在线上渠道快速爆发,但是与之对应的是,快速发展下不完善的线下基础、人才机制以及行业认知。

拿笑果文化来说,除了管理问题以外,人才的匮乏以节目比赛机制来反逼大家写出段子,直接引起了池子的不满,创作变成了一件功利性的事情。

同时,中美的文化差异导致中国的东方语境表达更含蓄,西方语境表达更直白,而脱口秀这样直白吐槽,甚至在“边缘冒犯“的语言形式,对观众来说会略有不适,分寸感更是难以把握,多有脱口秀演员的梗观众没接住冷场尴尬的时刻发生。

在国内总有点“水土不服”的脱口秀文化究竟该如何突围,是摆在笑果文化面前的一道命题。

对于国内的脱口秀发展而言,国内的脱口秀发展虽然已经经历数年的发展,但是脱口秀这个垂直细分领域仍处于早期阶段。虽然《今晚80后脱口秀》、《吐槽大会》这样的爆款节目的出现把单人脱口秀推到了大众视野,但是这其实并非是常态的脱口秀的成功,而是偶然的综艺节目的成功。毕竟笑果文化的另一款招牌节目《脱口秀大会》,至今也着实反响平平。

在这背后,是大众对于脱口秀表演形式感知的缺乏。

在海外,从街井到电视直播,脱口秀已经发展为十分肥沃的土壤,优秀的脱口秀演员如若希望出名,他需要线下俱乐部多年的摸爬滚打,才有机会成为演播室,最终成长为顶级脱口秀演员,进入头部艺人的行列。

而在国内,脱口秀并非是一种街头艺术,并且是自上而下的。虽然笑果文化以及一些别的脱口秀剧团都认为线下演出才能打磨出优秀的演员,之后才能再反哺线上,但事实上,目前只有通过线上获得足够多受众的脱口秀演员,才能够支撑起一场线下表演的票房。而这一点,则让国内的脱口秀从单纯的语言表演上升为节目制作,大大提升了入局门槛,让国内离所谓的脱口秀遍地开花,还差了很多年。

正如大张伟在《吐槽大会》上说:“池子是中国脱口秀的未来,但中国的脱口秀没有未来。”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