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精神垦荒:范德依彪的奇妙冒险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90字)

2019-12-26 精神垦荒:范德依彪的奇妙冒险

秉承着自己的英雄史观与时代硬磕,生猛有劲儿,从未服过软。

猎云网注:爱面子、爱炫耀、爱标榜,范德彪身上的毛病几乎在每个男孩身上都出现过,人不中二枉少年,只是大家都在漫长的生命过程中受锤沉淀,大多人都以为自己人近中年时,会脱离那份稚气。文章来源:暴富研究局(ID:baofuyanjiuju),作者:张沃若。

如今世界各国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为争夺存量而陷入了内卷化的怪圈,让曾经被持续增长所掩护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

生活成本不断攀升、就业机会迟未改善、创业环境越发艰险,个人与社会整体之间逐渐的失衡导致年轻人们的无助感愈来愈强。

丧文化开始在年轻人的群体中大行其道,大叹“人间不值得”。

但在十五年前的辽北大地,曾有一位文武双全,学贯中西的奇伟男子,在创业圈内屡败屡战,颇具先锋实验精神,在当时的时代环境下,试行了许多后来大火的经济模式。

秉承着自己的英雄史观与时代硬磕,生猛有劲儿,从未服过软。

在维多利亚的酒场上见识过各路三教九流,也在开原市的民间械斗中主打过几次著名的恶仗,除了曾经几个不开眼的警察,偌大的开原市,乃至后来的全中国,这位企业家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曾经的水库浪子、辽北第一狠人——范德彪。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曾经的范德彪作为开原市最大武装力量的掌握者、维多利亚娱乐广场保安部经理,通过自己强烈的人格魅力结识了与他意气相投的老钱。

见惯了上流社会的金迷纸醉,又听闻老钱波澜壮阔的经商故事而心向往之,彪哥毅然辞职,决心下海创业。

时逢中央发布一号文件聚焦三农问题,下决心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彪哥不忘初心,顺应时势,带领马家堡子的农民子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创业。并且慧眼识炬地利用自身强大的信誉、地位、声望建立了有限责任公司,保证了自己在公司内部的机动性权限。

只是赖于时代与条件的限制,在募集资金的形式上,彪哥只能笼统地提出了民间借贷的概念。

但仅在“在水一方德彪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彪投)成立一年后,来自遥远大陆另一端的Zopa便受到启迪,借助彪哥的概念模型,成立了全球第一家P2P平台,开始了个人对个人的网络小额信用信贷。

彪投成立后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就深刻洞悉了城乡差异化导致的不对称思维,精准地抓住了城市用户的痛点,提出了娱乐、农产、零售一体化的垂钓园项目。

目的是能通过公司专业的市场经营能力,对一个废弃水坑进行环境改善以及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住宿、餐饮接待设施,并配套渔业及鱼类批发市场,打造了一个具有浓郁特色且产业闭环完整的文旅产品。

只可惜当时的征信体系尚不健全、违约救济制度尚不成熟,耽于自己仁义哲学的彪哥率全国之先品尝了p2p爆雷之苦,创业伊始便遭重击,黄粱一梦,尽付后人踵武。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当然,若是被一次打击就消沉不起,那彪哥的创业传奇未免太过单薄。

彪哥的魅力就在于他那股永远生猛的劲儿,什么也锤不了他,永远二十九岁,永远想爱,想吃,想变成天上忽明忽暗的云。

为了还上乡亲们的外债,彪哥短暂地投身于物流行业,成为了开原市液化石油气总公司高级送气员。

这就像巴尔扎克为了细致入微的观察生活,假装流浪汉一样,同样受名气所累的彪哥,用面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以便他去更好地洞察这个社会的幻梦与诡异。

这段经历也为他之后的心理咨询行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只是在投身于心理咨询行业之前,他依旧还有很多路要走。

跨界创业的失败磨砺了彪哥的心性,他决定回归餐饮,重振本行,利用自己的专业性去深耕这个领域。

然而,具有先锋实验精神的彪哥注定不会只是简单的开个餐馆,彪记靓汤馆,承载着这个男人开创食疗先河的愿望。

只是首创之路注定艰难险阻,在互联网不发达的当时,没有养生营销号一波又一波的洗脑,没有大众点评的信誉扶持,顾客们的用餐习惯还是以地域为主,靓汤馆终究没能把岭南的靓汤泼进辽北人民炖大鹅烙饼子的铁锅里。

古有奥地利国佛洛依德

在辽北人民根深蒂固的饮食习惯前败北的彪哥,深深地感受到了文化这种内在的力量,他明白了开餐馆救不了开原人,唯有科学才能致富,这次,彪哥瞄中的,是知识付费行业。

在开原人民的衣食住行等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后,依据马斯洛的五层需求理论,他们开始偏好于自我发展的需要,而彪哥解梦馆,则成为了提供给他们相关信息与服务的最佳路径。

彪哥解梦秉承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从不迷信星座手相、命理周易之流,而是封奥地利国心理学家佛洛依德为祖师爷,一本《梦的解析》吃遍四方,甚至因为他让旁人摸不清楚的逼格,获得了梦研基金。

深谙知识付费逻辑的彪哥明白,他的用户们只是在追求更高层次的娱乐精神需求带来的满足感,虽然会通过这种近似于知识付费的形式来掌握所谓的知识,但却对知识缺乏基本的判断力。

因此彪哥不管面对什么样的顾客都是游刃有余,事业做的是风生水起,只是最终剑走偏锋,还是因为宣扬封建迷信被迫停业。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

临到终了,小辈们逐渐长大,像新生的黍苗一样,有了自己的事业,彪哥也终究是看淡了一切。人到中年,情场失意,生意场也一败涂地,那个自命不凡的他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情绪崩溃,吃下一瓶安眠药,给姐夫马大帅写下了遗书:

姐夫,我用一宿的时间,想完了我一生的事,昨天晚上你说得对,我活了四十年,梦游半辈子。家庭、事业亲情、爱情都被我的梦游一一断送了。

结束梦游最好的办法就是躺下重睡,现在我要吃上一瓶安眠药,一觉睡它五百年。睡醒之后,一个崭新的德彪将屹立在辽北大地上。

你看,即使是在决意结束生命的最后,彪哥想的也不是长睡不起,而是重新屹立。

只是这次相比最初的他,少了一份骄矜,多了一份平和。就像饰演者范伟的自评:年轻时宠辱皆惊,人到中年,反倒百事安静。

爱面子、爱炫耀、爱标榜,范德彪身上的毛病几乎在每个男孩身上都出现过,人不中二枉少年,只是大家都在漫长的生命过程中受锤沉淀,大多人都以为自己人近中年时,会脱离那份稚气。

笑看剧时,看到范德彪那么能折腾,好像一颗响当当锤不扁的铜豌豆,魔幻,但却又现实,因为我们何尝又不是。总是要为未来准备,却又被当下所累,立业难,甚至立身都成了难事。方法论要自己去找,荒地要自己去垦,自己学会在情绪浪潮来临前,做好不误deadline的规避,维持着本能的体面。

只是大部分人还是得踩着这一地鸡毛前行,可能哪一天情绪积压过阈,突然崩溃,歇斯底里,但第二天依旧会掩住情绪痕迹,不动声色地继续生活,这就是人类伟大的进化适应性——为活着本身而活着,沉浮如光。

就像范德彪在最后的最后,因为小外甥的一个拜年电话,咂摸到了人间真味儿,还是翻身拦车去医院,不睡了。

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他重又走入风雨,一如他最初创业时的口号:

论成败,人生豪迈;大,大不了,重头再来。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