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亚杰商会郭基梅,创业乌托邦“守护者”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773字)

2019-12-23 亚杰商会郭基梅,创业乌托邦“守护者”

“最后的胜利往往存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23日报道 (文/ 秦章勇)

手握两部以上手机,常出没于各种创业沙龙,逢人便说创新的商业模式,互联网思维讲的头头是道,各个独角兽创始人的创业履历更是信手拈来。风口、寒冬、泡沫、猝死也始终挂在嘴边...

这个群体有个统一的称谓——创业者,当互联网浪潮袭来,他们成为浪尖上的搏斗者。2014年6月,中关村创业大街正式开街,这群人终于有了精神高地。

“这离不开国家推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鼓励政策”,亚杰商会秘书长郭基梅对猎云网说,早在20年前,这条街是VCD机、光盘还有电子小商贩的聚集地。创业大街开街后,这里便成了国内创业者密度最高的地方。

截屏2019-12-11上午11.01.07.png

作为首批入驻创业大街的孵化企业——亚杰商会可以说是伴随着整个创业浪潮的涌动。“你会突然发现一个机构在这个大街上出现,过段时间又不见了。”对于国内新兴的企业,小至初创大至上市,甚至不少失败的创业项目,郭基梅如数家珍。

和其他孵化机构追逐利益不同,亚杰商会在成立之初就是立足公益,始终对优秀创业者保持足够的热忱,这也是为什么亚杰商会成立15年仍然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其实2004年AAMA亚杰商会在国内刚成立时,很多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谈及亚杰成立初期,郭基梅仍不无感慨。虽然亚杰商会起源于美国硅谷,但当时国内的创业环境并不成熟,AAMA的模式并不能在国内完全复制,“当时我们走遍了硅谷也没能找到一个可学习的模式。”

究竟以何种形式来扶持和帮助创业者?经过一年多的探讨和思考,从最开始的培训、讲座、研讨、论坛等常规形式,亚杰商会逐步聚焦创新,最终在2005年底,提出了“亚杰商会未来科技商业领袖摇篮计划”。

成功不能复制,智慧可以传承

亚杰商会成立初期,只有郭基梅一个人是全职,一个人一台电脑就是亚杰商会的根据地,而且“摇篮计划”无论是学习制度还是培训筛选机制都需要从零搭建。

中国科协常委、党组成员、书记宋军曾开玩笑地把商会称之为“万一协会”,说不定哪天就倒闭了,万一就活不下去了,因为很多组织活不过三年。

根据摇篮计划,每年将邀请10位科技、商业、投资金融界的精英人士作为导师,再按照各种条件筛选出20位有潜力的创业者。经过集体培训和按需双向配对,为创业者提供面对面和导师学习的机会。

与此同时,亚杰商会“成功不能复制,智慧可以传承”的公益理念也落到纸上。

按照创业者筛选条件,年龄在25-40岁之间,创业公司的CEO或创始人;申请人有相当的发展潜力,其创业企业有清晰的商业模式,而且团队还要靠谱...

郭基梅清楚记得在第一期的招生情况,在各个园区开了简单的发布会后,就有100多位创业者报名,经过层层筛选后,只留下了17名。在候选者当中,既有主动报名的,也有挖掘来的、邀请来的。

截屏2019-12-11上午11.04.56.png

2006年,摇篮计划第一期开学了,由于没有系统的课程体系,手头的导师资源也不足,导师的确定也成了问题。为了约到当时时任微软副总裁的陈永正做导师,郭基梅等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而且每次在开课前,郭基梅就会和导师沟通一个终极问题,那就是“讲什么”。“你擅长什么就讲什么”郭基梅每次都会如此回答。比如陈永正PR、政府公关做的很好,就让他讲政企关系,精一天使公社创始人李汉生曾主导过销售工作,就主要讲销售。李开复在IT产业风生水起,就可以讲IT产业的故事...

就这样,在没有统一课程体系的情况下,摇篮计划持续到第三期,“万一协会”三年的坎总算熬过去了。

到了“摇篮计划”第四期的时候,“听说亚杰有个摇篮计划做的不错,我能做导师。”华兴资本包凡主动找到了郭基梅。郭基梅暗暗思忖,“摇篮计划”的事业,绝对有戏。

第四期之后,“摇篮计划”的机制开始逐渐成熟起来。在摇篮计划组委会的其他成员建议下,又成立了班委会,还有了班主任、班长、副班长,把班里的学习活动,娱乐活动全都组织起来了。

与其他商学院不同的是,摇篮计划更偏向于实战,有经验的企业家导师会让年轻创业者少走一些弯路。在学习之余,摇篮计划还会组织师生聚会,聚会是一定要过夜的,因为晚上会喝酒。酒过三巡,大家就会把创业的艰辛吐露出来,导师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就这样开始建立起来了。

之后,摇篮计划的课程体系也渐成机制,除了创业中碰到的共性问题的指导,摇篮计划逐渐形成了领导力模块、商业模式模块、投融资模块以及创始人成长等模块。时至今日,摇篮计划一直在延续和完善课程模式,力求在经验中更趋实战,在热点中更具针对性。摇篮计划的学员一共有14节课,每节课大约两三天,两年内修完。

随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从“摇篮计划”毕业,前来报名的创业者越来越多,前来主动加入导师队伍的人也越来越多。“每年创业导师队伍都会按照一定的比例招揽。”郭基梅说道,首先是成功的企业家,然后是知名的投资人,一些跨国公司的高管,还有一些政府领导等,不仅如此,摇篮计划学员中有部分优秀的、成功上市的企业家也开始反哺摇篮,加入导师行列,这更好地保证了创业成功第一手经验的“传帮带”。

截屏2019-12-11上午11.04.32.png

2019年,亚杰商会成立15年,摇篮计划也顺利开启14期,至此,摇篮计划已经汇聚了200位创业导师、600位精英学员,亚杰逐渐成为孵化的代名词。

“这份事业你不能辜负,你要把这些人的理念、价值观一直传承下去。”在郭基梅看来,除了企业家精神的传承外,还包括亚杰的导师和学员的传承,和亚杰团队内部的传承,只有这样才能保持鲜活的生命力。

李汉生曾感慨,我所创立的企业不一定能成为百年老店,但亚杰未来有机会成为百年老店,因为亚杰提倡的是一种“大公益”精神,相信未来我们中间还会有更多感人的故事发生。

从摇篮到IPO

对于创业者来说,创业是一场修行,过程很孤独。但加入摇篮计划之后,便不再孤独。

一直以来,摇篮计划有着“家”一般的凝聚力和号召力,无论是创业者还是导师,都是怀揣情怀与敬畏。

“导师授课各有特色”郭基梅说,像亚杰商会会长、中关村龙门投资董事长徐井宏,每年带两至三个学生,一共带了10期,现在他的学生组成一个“徐家班”。“徐家班”活动丰富多彩,徐井宏会带大家去登山,在登山过程中,边看风景,边讨论问题,在一上一下的谈笑和运动中解决学员们的困惑。

雷军是摇篮计划的第4期、第5期的导师。早期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申请加入摇篮计划时,做的不是聚美而是一个游戏平台,雷军在面试他时并不看好这个项目。但是对陈欧个人还是非常欣赏,当时就对郭基梅说,“小伙子还不错,把他招到摇篮计划,我可以作为他的导师。”

进入摇篮计划后,雷军与陈欧第一次见面,就把他的7字互联网箴言分享给了陈欧,那就是专注、极致、口碑、快,随后便有了“我为自己代言”的聚美陈欧。

兰亭集势是2013年第一单在美股成功IPO的中概股。而YY则是雷军系第一家登陆纳斯达克的公司,两个公司的创始人文心和李学凌恰巧同为摇篮第五期学员。以至于在“摇篮计划”第五期流传着一个口号那就是——不上市,不聚会!

无论是陈欧还是李学凌、文心,在摇篮计划中最大的收获在于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同学”。

与其他孵化机构相比,亚杰秉持了多重筛选、严格面试这样一个招生机制。当初王兴在创办校内网失败时,曾去申请加入摇篮计划,但是在面试过程中失败,直到第二次申请才成为摇篮计划的学员,后来王兴吐槽,“你们的门槛也太高了。”

截屏2019-12-11上午11.24.26.png

截止目前,摇篮计划已经孵化58家上市企业,整体助力融资超过3000亿人民币。摇篮计划中涌现出一大批科技及行业领军企业,包括完美时空、海兰信、多玩游戏、兰亭集势、达内科技、神州付、聚美优品、绿盟科技、中文在线等,他们在纳斯达克、纽交所、创业板及新三板成功登陆或挂牌。孵化独角兽企业5家,分别为IMS、36氪、知乎、美团网和猎聘网。

曾经有一位创业者和郭基梅聊天,他对中关村创业大街很熟,各家机构都很熟,并总结出来一个规律。如果你想学习一套管理方法,就去联想,因为联想很多东西可以学习,比如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等,一套方法论都很值得学习。但是如果你想融资上市或者有更高的追求,那就去亚杰。

“三驾马车”构建创业金字塔

15年来,亚杰商会逐渐成为创业者心目中的“象牙塔”,作为亚杰成长的亲历者,郭基梅更像是这个大家庭的连接者与缔造者。

在创立加盟亚杰商会前,郭基梅在政府部门工作,后来去了香港商会,主要负责组织香港职业经理人创业以及内地工作交流等一些联谊工作。根据亚杰商会最初的想法,请一些成功的企业家做创业导师,来帮助青年创业者成长,郭基梅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便毅然投身于这项事业。

在亚杰商会初期,没有资金,也招不到人,甚至活动也没有钱支付,用郭基梅的话说,就需要到处“化缘”。亚杰商会举办第2届年会时,就是北极光创投合伙人谭智支付的费用。

初期的艰难让郭基梅一度想要放弃,但对于扶持创业这项公益事业怀揣情怀,再有与创业者和导师之间建立起来的情感,让她坚持了下来。

截屏2019-12-11上午11.01.58.png

没有造血能力,让郭基梅开始思考去做一项基金,当时找到雷军,对此雷军毫不犹豫,“基金应该做起来,还要把天使投资机构化”。就这样,亚杰基金在2010年就开始筹备,2012年正式成立,雷军还做了一段时间的投委会主席。

如今,亚杰天使基金已经完成三期的募集,管理资本近3亿元,与北极光、清华控股、红杉、赛富等几十家机构形成紧密合作关系。几乎所有被投企业都获得了A轮融资,其中近半数已经获得B轮融资。

到了2014年,亚杰商会正式纳入首批“国家级创新型孵化器”。亚杰汇创始人俱乐部也应运而生,该俱乐部由摇篮计划导师和创业家学员共同发起,旨在为创业家提供多样化的创业孵化、创业投资、融资路演、创业辅导、创业圈社交等创业服务。

从摇篮计划到亚杰基金再到亚杰汇创始人俱乐部,亚杰商会的三驾马车搭建完成,孵化、投资、运营相辅相成,构成亚杰商会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郭基梅把其形象的称之为“金字塔”模式。

摇篮计划处于金字塔塔尖,只要足够优秀,无论是谁都可以入选,而亚杰基金则是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只要项目有潜力足够好,就会受到青睐。如果摇篮计划没能进去,亚杰基金也没有投,亚杰汇创始人俱乐部则为创业者提供了与投资者和创业导师见面的机会。

现如今,亚杰商会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创业生态,逐渐走向了全国乃至国际发展的道路。台北也有一个摇篮计划,今年是第8期,香港也已经做了几期,在苏州、重庆等地也将建立根据地。“我们是发起于中关村,但是壮大在中国的双创浪潮,如果没有双创浪潮,没有政府的支持,我们不可能发展这么大、这么快。”郭基梅说。

如今掌舵三驾马车,让郭基梅更多了一份责任和使命,“15年来,我们经历了互联网泡沫、资本寒冬、金融风暴……我们很努力在找一些新的创新理念。”她对猎云网说,借用毛主席的一句话送给奋斗在前线的创业者,那就是“最后的胜利往往存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