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当草根力量遇上亚马逊,一场人与技术的较量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74字)

2019-11-29 07:55:00 当草根力量遇上亚马逊,一场人与技术的较量

市值已近9000亿美元的亚马逊,正从加利福尼亚州和当地社区获得资金。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1月29日报道(编译:油人)

编者注:本文原作者David Streitfeld拥有20年写作经验,主要范围涉及技术及其影响。2013年,他所在团队获得了普利策解释性报告奖。

亚马逊在最初的二十年中蓬勃发展,几乎没有遇到反对声,也没有受到严格的审查。然而,一个新的联盟和于周二发布的一份报道,表明这个时代已经结束。

雅典娜(Athena)联盟由三个基层草根组织所组成,涉及数字监控、反垄断和仓库工作条件等问题。该联盟的目标是鼓励和统一对亚马逊的现有抵制。

而发布的这份报告来自非营利性研究小组Economic Roundtable,该研究小组专注于南加利福尼亚州的社会和经济问题。他们深入研究了亚马逊在其拥有仓库的社区中掩盖了多少未被披露的问题。他们得到了一个简短的答案:很多。

雅典娜联盟和这份报告的同时到来是一个巧合,但它们都尝试去理解这一问题,并最终影响亚马逊对现代生活几乎各个方面的推动力量。这家互联网巨头在夏季雇用了9.7万名员工,几乎是谷歌全部的员工数量。这份报告的标题也直截了当:“太大以致于无法管理”。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的Tom Perriello说:“这家公司的运作规模以前一直由政府来决定。”Open Society由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所创立,该基金会为雅典娜联盟提供了一些种子资金。该联盟筹集了1500万美元,以支付其前三年的费用。

“这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影响,”Perriello在谈到亚马逊时说道。“谁能决定其未来和方向呢?”

去年,像Facebook、苹果和谷歌一样,亚马逊吸引了华盛顿监管机构、州检察长和一些政客的注意。和几乎所有公司遇到的一样,亚马逊面临着核心问题:技术平台何时会变得太大,而最终伤害到这个社会呢?

而亚马逊的情况特别复杂。很久以前,它的愿景就超过了在线零售,涵盖了新鲜食品、智能联网设备、前门和邻里监视,以及水暖、承包、医疗保健、政府采购、互联网基础设施和好莱坞娱乐等专业服务。真的,该公司几乎涵盖了所有东西。

亚马逊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论。

雅典娜联盟的起源,来自于几项意外成功的基层草根努力,他们试图控制亚马逊的力量。

去年秋天,这家零售商被迫开始在全美范围内支付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2月,在反对者动员反对亚马逊和批准该交易的政客之后,它放弃了在纽约建立新总部的计划。本月,试图在大本营西雅图进军市议会时,亚马逊遭遇了选民的反对。

这些挫折可归因于许多因素,但其中之一是劳工和移民组织的影响。现在,这些团体中的一些正以雅典娜联盟的名义联合在一起。

雅典娜联盟总监Dania Rajendra表示:“我们正在从使亚马逊退缩的原因中吸取经验,并希望尽可能多地向更多人传播。”

雅典娜联盟将在纽约运营,但实际工作将在大多数成员组织所在的领域进行。其中包括明尼阿波利斯的非营利组织Awood Center,该机构组织了来自东非的亚马逊工人;总部位于芝加哥的Warehouse Workers for Justice以及位于马萨诸塞州的Fight for the Future,该组织致力于数字问题。

在周一的另一项行动中,Fight for the Future和其他组织呼吁国会调查亚马逊的监控产品,包括前门监控器Ring和面部跟踪软件Rekognition。相关组织表示,这些产品威胁到“我们的隐私和公民自由,特别是在棕色和黑色人群社区”。

Partnership for Working Families是来自奥克兰的雅典娜联盟成员。来自该组织的Lauren Jacobs说,要对付亚马逊并不容易。亚马逊今年预计将实现2380亿美元的销售额,拥有75万名员工。

她说:“这就是典型的大卫与巨人的故事。大卫拿走了自己拥有的东西,并将其转变为制胜法宝。我们正在利用自己拥有的东西——各个组织成员的声音,对科技巨头经济的集体知识、经验和深刻理解,以及在使该公司改变其行为方面所拥有的经验——并尝试建立更加人性化的经济。”

雅典娜联盟的1500万美元预算对于希望实现的变革规模来说并不大。Open Markets Institute是华盛顿智囊团和联盟成员,致力于反垄断问题。来自该组织的Barry Lynn说:“这就是草根力量。我们虽然钱不多,但人力巨大。”

Perriello说,升级数字时代的抗议运动是一个有趣的挑战。

雅典娜这个名字与民主、自由和智慧有关。但这对联盟有另一个好处。

“我们不希望在名称中包含亚马逊,因为该战略的一部分是为经济如何运转提供更好的愿景,”Local Self-Reliance的Stacy Mitchell说,Local Self-Reliance是来自缅因州的非营利组织,它反对企业集中并提倡当地社区发展。“我们是为了某件事,而不仅仅是反对。”

另一名联盟成员Warehouse Worker Resource Center来自于洛杉矶以东的安大略。来自这一组织的Sheheryar Kaoosji表示,雅典娜并没有计划抵制亚马逊,但对试图改变它——包括其员工和客户——更有兴趣。

Kaoosji说:“美国有一半家庭拥有一个Amazon Prime帐户。这给了他们巨大的权力来改变这家公司。”他的小组致力于改善有时被称为“货物运输部门”的条件。

Economic Roundtable说,亚马逊员工和亚马逊客户存在于两个不同的世界。该报告计算得出,南加州亚马逊仓库工人中略多于一半的人居住在不合标准的住房中。每支付1美元的工资,他们就会获得24美分的公共援助。

Economic Roundtable的报告称:“每天,轮船、卡车、火车和飞机都会向四县地区的21个亚马逊仓库运送约2.15万卡车规模的商品。”据计算,亚马逊卡车去年在噪音、道路磨损、事故和有害排放方面创造了6.42亿美元的“未补偿公共成本”。

顺便说一句,该报告表明,市值已近9000亿美元的亚马逊,正从加利福尼亚州和当地社区获得资金。其中包括加州电影委员会提供的2500万美元(用于资助六部电影的制作),以及加州商业与经济发展办公室提供的120万美元(用于程序员在尔湾的办公楼)。

该报告在其标题页上指出,这份报告由洛杉矶县劳工联合会背书,该联合会代表了300个工会的80万名成员。Economic Roundtable说,这一事实并不影响结果。

该报告的建议包括:将亚马逊的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20美元,要求其物流分包商也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20美元,在其仓库提供托儿服务,并在其物流社区建造经济适用房。

该报告引用加州公共记录法,向拥有亚马逊设施的社区提出文书回复请求。尽管如此,其中许多社区还是未能提供相关文件。该报告指出,除了亚马逊以外,几乎没人了解亚马逊的业务,社区完全处于被蒙蔽的状态中。

该报告的合著者Daniel Flaming说:“我们的结论是,现在是时候让亚马逊走向成熟并按自己的方式付费了。这意味着将其全部成本支付给托管它的社区和创造利润的工人。”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