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执拗张楠赓,嘉楠IPO崎岖之谜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501字)

2019-11-22 16:07:03 执拗张楠赓,嘉楠IPO崎岖之谜

张楠赓,是个二次元“技术宅男”,对认定的新事物有一股狂热,在规则里坚持到底。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1月22日报道(文/小五爷)

北京时间11月21日晚,嘉楠科技(上市前叫“嘉楠耘智”)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股权代码为“CAN”,发行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9美元,处于发行价格区间9美元至11美元的低端,发行1000万股,募资9000万美元。

上市首日,嘉楠科技开盘价报12.6美元,大涨40%;随后短暂停牌,恢复交易后,股价急跌至破发,最终以8.99美元收盘。

5.jpg

作为区块链第一股、矿机第一股,嘉楠科技的成功上市也是行业的一次狂欢。对于低迷已久的区块链行业来说,这是一次真正获得传统资本市场认可的历史时刻。

嘉楠科技创始人张楠赓(别名叫“南瓜张”)认为他们不是一家区块链公司。但其研发销售的矿机的业绩几乎依赖于比特币的行情;就连20日晚,他们在杭州的大楼投放灯光秀,“BTC(比特币)”就显赫地出现在建筑的大屏幕上。

基于比特币的基因,嘉楠科技这个“新型”公司的上市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奔波三年历经4个资本市场才如愿以偿。

首战A股折戟:新事物与老规则冲突

嘉楠耘智成立于2013年4月,在此之前,创始人张楠赓的第一代阿瓦隆矿机已经研发完成并投入应用。

阿瓦隆,是日本动漫《Fate》中的最强防御武器。外界有把“阿瓦隆矿机”称为是张楠赓用于“维护世界和平、遏制比特币中心化”的武器。

张楠赓创业时还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读博士生。在研究第一代阿瓦隆矿机时期,遇到技术难题,本想休学创业,但遭到导师反对,最终选择退学。

这种执拗性格也体现在嘉楠耘智后来的上市历程上。

2016年6月,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发布公告称,以30.6亿元拟收购嘉楠耘智100%股权,其中以现金支付10.6亿元。由此,一代比特币矿机大业的神话清晰地摊开在公众面前。

然而一个还未被官方认证的新型产物终究要面临“灵魂拷问”。

挂牌不到一年半的新上市公司,跨界收购一家刚成立三年的创企,标的估值还高达30多亿元,凭什么?深交所提出质疑。

鲁亿通回复称,双方都处于“C制造业”项下的行业,从产业链的角度,标的公司所处的集成电路产业是智能设备产业的上游,在硬件设计、自动化控制等方面具备协同性。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是,此次收购可能会演变成嘉楠耘智变相借壳上市。这是创业板规则不允许的。

在这个问题上,鲁亿通回复深交所称:“交易对方(嘉楠耘智的股东)张楠赓、李佳轩、刘向富及嘉楠超芯出具了《关于不谋求鲁亿通控制权的承诺函》。他们承诺在本次交易完成后36个月内,均不以任何方式单独或与任何他人共同谋求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地位;不谋求或采取与除承诺人之外的其他交易对方一致行动或通过协议等其他安排,与除承诺人之外的其他交易对方共同扩大其所能够支配的公司表决权的数量;不与任何第三人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以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或控股股东。”

收购交易预案显示,本次交易前,鲁亿通实际控制人纪法清直接和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为54.17%;交易完成后,纪法清直接和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变更为31.41%,虽仍为鲁亿通的实际控制人,但已不是绝对控股。而鲁亿通支付给嘉楠耘智所有股东的股权总和占比是31.65%。

如果没有承诺函,嘉楠耘智的股东是有可能做到拿下鲁亿通的控制权的。

1.jpg

除此之外,横跨在两者之间的阻碍还有比特币,嘉楠耘智的矿机业绩高度依赖比特币行情。

因此,嘉楠耘智所在行业的比特币发展前景、产品销售的真实性和可持续性,以及政策因素,也是深交所问询的主要问题。

毕竟,嘉楠耘智下游比特币行业不能持续发展,将会对其未来来自区块链计算芯片的收入及利润造成重大影响。

为保证上市公司未来收益,双方签订对赌协议。根据双方签订《业绩承诺补偿协议》中的约定,嘉楠耘智相关股东承诺公司在2016 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8亿元、2.6亿元和3.5亿元,三年净利润累计不低于7.9亿元。若三年累计净利润未达到承诺净利润的90%,则嘉楠耘智的股东需要做出赔偿。

根据后来嘉楠耘智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806.6万元、3.75亿元和1.22亿元。另外,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2.36亿元。

若当时鲁亿通收购成功,嘉楠耘智的业绩会不会更好?至少根据当前的收益计算,嘉楠并没有达到对赌的承诺(只达到70%)。

对于此次收购重组事件,深交所向鲁亿通陆续发出三次问询函,最终把嘉楠耘智打回原形。

鲁亿通最后终止收购嘉楠耘智,给出的理由是:由于近期国内证券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变化,尤 其是修订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的出台使得上市公司继续推进本次重组事项将面临重大不确定性。

嘉楠耘智的代表也表态,表示公司经历了这次长达数月重组辅导后,会变得更加规范、更加透明,并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创始人张楠赓也发声明称,这使得嘉楠内部的管理结构更加巩固,并刷新了公司的公众形象。

转战新三板无果:业绩暴涨的隐忧

张楠赓,是个二次元“技术宅男”,对认定的新事物有一股狂热,在规则里坚持到底。

他可以一年看500本漫画;可以在得知美国蝴蝶实验室要研发基于ASIC技术的比特币矿机、并有可能会威胁到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时,自动请缨去维护比特币里的规则;当首战A股失败,仍坚持继续在上市规则里迎难而上。

4.jpg

2017年,区块链在虚拟货币应用方面迎来高光时刻,大佬站台、新老投资机构纷纷入局,各种各样的创业者和什么都不懂的韭菜都进来。

就在当年的4月和5月,嘉楠耘智也连续获得1.5亿元和近3亿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宁波卓贤、趵朴投资、暾澜资本和国资背景的锦江集团。

这两笔大融资也给了嘉楠耘智转战新三板的勇气。蛰伏了将近一年,嘉楠耘智于2017年8月正式向新三板递交公开转让说明书。

要想成为上市对象,需要面对的是更严厉的询问。然而,此时的嘉楠耘智有点时运不济。

2017年9月4,央行等7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在此之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嘉楠耘智接续四次收到股转公司征询意见。被询问的问题也是围绕政策环境等因素影响、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还有销售情况、认购客户的真实性等问题。

嘉楠耘智在2015年营收为5531.7万元,到2016年增长到31586.9万元,2017年前四个月是25454.9万元。

业绩暴涨的背后,是外界对虚拟货币的高呼;但传统资本市场看重的,还是监管、合规等问题。最后,嘉楠耘智也只能止步于新三板这个门前,并于次年三月主动放弃挂牌。

再战港股市场失效:监管趋严 ,行业进入低潮期

转战新三板的希望破灭后,张楠赓很快又重燃希望。

中兴被制裁事件,更加引发了国人对芯片的关注,也坚定了张楠赓做芯片的决心。

同年4月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一行在嘉楠耘智做调研时表示,“不管你们芯片用于什么,本质上还是一家芯片公司,希望你们在国内上市。”

于是,嘉楠耘智转头再战港股市场,并于2018年5月正式向港交所提交申请招股书。

在一味追逐资本市场的过程中,嘉楠耘智也损失了一名大将。2019年1月,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刘向富选择退出。

刘向富于2013年12月带着5万元钱加入嘉楠耘智,成为第三位股东,并与张楠赓、李佳轩各占股33.3%;退出时,股权已稀释到17.6103%。

有消息称,刘向富具有很强的技术研发能力,曾参与第一代阿瓦隆矿机的研发。

据报道,此次刘向富离开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其与公司整体战略发展存在分歧:嘉楠耘智的管理层希望继续将公司建设成为专注于加密货币挖矿和人工智能芯片的制造商。

“与竞争对手比特大陆不同,嘉楠耘智本身不挖矿,也不经营矿池,大多数领导层希望保持这种状态,以便将来更好实现IPO。刘向富对此并不认同,因此选择离职。”

比特大陆的业务覆盖了包括区块链计算设备(Antminer)、矿池(Antpool)、云区块链计算(hashnest)、 区块浏览工具(BTC.COM)、钱包(BTC Wallet)等项目的比特币全产业链条。同样,比特大陆两位创始人也出现在公司战略方向存在分歧的情况,但他们选择针锋相对。

2.jpg

2018年8月,北京市朝阳区发布一纸红头文件:禁止各商场、酒店、宾馆、写字楼承办虚拟币推介活动。之后相关部门开始整顿区块链媒体,许多媒体被关闭。

对于整个行业来讲,从去年下旬开始,疯狂的“炒币热”已接近尾声,矿机的价格也受到影响。

以嘉楠耘智为例,其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前9个月分别出售了294523台、559137台和410346台比特币挖矿机,对应收入是12.965亿元、26.427亿元和9.301亿元;照此计算,平均每台挖矿机的售价对应是4402元、4726元和2266元。

值得一提的是,嘉楠耘智最强的两个竞争对手——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也奋战港股资本市场,但都未能成功。

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就三大矿机制造商IPO回应称,“你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元,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李小加还表示,无论是矿机业务还是人工智能业务,三家加密货币矿机厂家均不能满足“上市适应性”。

嘉楠耘智在港交所的招股书就这样石沉大海,后失效。

最后一搏美股市场成功 :未来待解

接连三次挫败,嘉楠耘智最终将上市希望寄托于美股市场。

昨晚上市后,张楠赓给嘉楠耘智的定位是做一家超级算力解决方案提供商。

“我有一个习惯,一个行业如果已经有做的不错的公司或者产品了,比如说做CPU,那我就觉得别去弄了。而AI芯片这边直至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发展的特别好,这种行业才适合创业者去折腾。”张楠赓曾说过。

今年5月,张楠赓又喊出口号,“用3年时间实现矿机和AI业务收入1:1,2019年公司的AI业务收入预计达数千万元级别”。

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中,嘉楠耘智的比特币挖矿机以及其他比特币挖矿机零件和配件的销售额分别占收入的99.6%、99.7%和98.3%;其中,来自中国客户的收益分别占总收益的91.5%,76.1%及79.8%。

如何突破边缘AI芯片这块新领域,对于未来,张楠赓还有更多的待解题。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