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90后撑起假发销量半壁江山,无关头秃而是隐秘时尚?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120字)

2019-11-18 19:57:46 90后撑起假发销量半壁江山,无关头秃而是隐秘时尚?

假发怎么突然就火了?”真的是因为生活不易,导致“秃头”青年纷纷买假发吗?

猎云网注:截止到双11上午8点,2019天猫双11假发套购买假发用户42.41%是90后!其中00后消费者更是占了8.36%,位列购买量榜单第四。假发行业大展宏图的时刻似乎要来了。文章来源:暴富研究局(微信ID:baofuyanjiuju),作者:粮食大丰收。

在今年“双11”电商平台的销售数据统计中,有一项出人意料的榜单:购买假发的用户有42.41%是90后!其中00后消费者更是占了8.36%,位列购买量榜单第四。这些十几二十几岁的孩子买假发干什么?甚至赶超理应脱发更多、更需要假发“遮秃”的中老年人?

640.webp (1).jpg

截止到双11上午8点,2019天猫双11假发套成交件数TOP10城市分别为: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成都、杭州、武汉、重庆、南京、苏州。

假发怎么突然就火了?有网友调侃“看看假发购买榜单就知道各城市生活压力排名了。”真的是因为生活不易,导致“秃头”青年纷纷买假发吗?

640.webp (2).jpg

假发的爆火并不“秃然”

假发早在三千年前就火了。

3100多年前的西周时代,就有假发的记载。《诗经·鄘风·君子偕老》有云:“髪发如云,不屑髪也。”,意思是如果头发本来就浓黑如云,则无需戴假发了,“髪”就是假发。

《左传·哀公十七年》中,卫国国君卫庄公看到别人妻子的头发丰厚秀美,令人剪之,回去就命人强行把她的头发剃掉,制成假发给自己的夫人吕姜作为装饰,称为“吕姜髢”。《庄子·天地》提到有虞氏(舜)用假发遮盖秃头。虽然属于传说,但也可佐证那时的男子已有戴假发的事例。

汉朝依据《周礼》制定了发型与发饰,来彰显贵族身份。宫中对假发的需求大,有的官员为了给贵族上供,甚至强行砍下人头取发。

中国自古崇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人发的珍贵、难得也一直延续。穷人把自己的头发卖掉来换钱或换粮食,晋代陶侃的母亲剪下自己的两鬓,换得数斛米,再把柱子砍了做柴火,给来投宿的范逵做饭。这就是成语“陶母邀宾”的典故。

到了唐朝,宋朝高髻盛行,大都市里产生了专门生产、销售假髻的店铺。当时有些店铺以未经消毒的死人头发制成假髻出售,令佩戴者染病。

元朝时汉族妇女开始使用一种叫鬏髻的假髻,是用别人剪下来的头发或丝线编成髻状而成,可以说是如今“假丸子头”的雏形,一直延续至明清时期。

清朝出现的鬏髻根据用途不同,衍生了很多样式,专门制作贩卖鬏髻的作坊和店铺生意兴隆。

民国时期,人们开始接受西式短发,繁冗的假发逐渐没了市场。

近现代中国假发业的崛起

香港是近现代中国假发业诞生的源头。这么说是因为香港对假发新材料的运用具有启发意义。自二战德国发明聚氨酯以来,大量军工技术逐渐被民营化,使得PU迅速融于商业潮流,上世纪50年代,用PU制作假发在美国流行开来。随着美国的手工制造工厂迁向东亚劳动力廉价地区,香港的假发大王李文汉抓住了机遇。他创立的香港龙公司本是最早在大陆与国营青岛第二发制品厂联营的公司,但局限于当时龙公司PU产品裂缝,龙公司以失败而退出大陆。

这之后青岛二发利用计划体制下的国家科研力量,进行了PU胶的调制试验,最终研制成功。当年,青岛第二发制品厂是青岛市外汇指标最多的工厂。

这个时期中国的假发格局是南樱花(九江),北桂冠(二发商标)。二发取得成功后,日本的阿德兰斯开始跟二发合作,当时的厂长是现在青岛副市长吴经建。6年后,技术学成,阿德兰斯回到日本建厂,后在菲律宾扩建分厂,目前阿德兰斯是日本市场最大的假发销售商,销售额为20亿人民币,属于前店后厂的模式。韩国的阿特,是日本市场第二经销商,是日本阿德兰斯的技术受益者。因为体制问题,二发培养了世界级的徒弟,却不得不倒闭。令人扼腕。

中国假发越来越被输于更多的商业营销理念,概念题材。河南瑞贝卡师从青岛韩国工厂技术,将假发第一次走到了资本运作的道路上。沈阳还真依然操守不屈的创业精神。这是中国两个最另类最顽强的假发企业。比较稳健的是上海天乐,创业人的素质决定了这家企业一定是善良而做不大的公司,可能适合做贵族。青岛地区集中了世界最成熟的假发技术,却都沦落为拼命赚钱的血汗工厂。

现在全球最大的假发生产销售企业仍然是河南许昌的瑞贝卡发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老板郑有全的中国假发皇帝称号至今无人撼动。

假发利润几许

由于古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所以过去的假发在材质上,极少能使用真发,多用黑色丝线织成。

而现代的假发材质多样,除了传统的天然材料外,还有一些化学纤维如尼龙、玻璃纤维、人造丝等材料制造。因为人造合成的头发受过定型的处理,所以可以梳刷,也可以喷上发胶,比较容易打理。

按生产工艺则可分为手钩和机织两大类,手钩假发以真发为原料,自然生动,光泽很好,但价格比较贵。它是用钩针将头发编织在一块网眼极细的丝网罗纱上制成的。而现在市场上出售的假发,大多为机织品种,它以透气性能较好的人造丝精制而成的,一般是用机器将原料编织在发罩上,具有一次成型,不褪色,不用烫染和物美价廉的特点。

有多廉价?以下是电商平台假发的价格,最受欢迎的是假刘海,便宜实用,打理方便,也就不奇怪为什么销量如此之高了。

而亘古不变的是,未染烫过的人发假发最贵最好。人发从哪采集?由于已发展地区的人很多都有烫发、染发,用作制造假发的人发多在中国大陆、印度和东南亚等发展中地区取得。在印度,安得拉邦的蒂鲁帕提庙参拜的印度教徒常会捐献自己的头发以示虔诚,庙里总共雇用了600名理发师为信徒剪发,每隔几天就有成吨的头发从寺庙的仓库运出,送到另一大城市金奈的工厂里进行加工,成品出口到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寺庙由此每年可以出口90吨头发,所获得的收入超过3亿卢比。2000年代有统计表明,美国发制品市场上的真发有一成人发原料来自印度。

跨境电商的数据表明,中国假发已然成为包括国外用户最受欢迎的商品之一,并且平均每两秒就会卖出一顶。中国的"假发之都"河南许昌也是海外市场最重要的供货地,日产4万顶假发才能满足庞大的市场需求。

既然如此高产,做假发这行会是暴利吗?在假发业摸爬滚打二十年的一位许昌老板表示:“做头发已经赚不到钱了,工人工资翻了十倍多,10年前请一名工人每天只需要8块钱,现在最少也得100元。”

原材料的成本也在不断上涨,头发越来越难收,“以前一个人一天可以收200公斤,现在只能收20公斤。”头发质量也没以前好,收一斤才能赚一两毛钱,利润很低,如果收购时不留意,不但赚不到钱,还会连本钱也赔进去。

国内头发难收,而国外的头发收购则被直接叫停。2018年12月31日,新版《进口废物管理目录》正式施行,进口头发被视为“洋垃圾”,“因为缺乏原材料,很多人已经干不下去了。”李会杰说。

已经有许昌的假发企业把工厂“搬”到非洲市场,“把工厂建在国外,可以减少不少生产成本,还能实现地产地销。”因为非洲工人的工资仅为国内五分之一,原材料每斤头发也要便宜3到5元。

“假发之都”看似行情窘迫,但据新京报,许昌某假发生产企业因在非洲建立工厂,并把销售网络覆盖到西非、南非、东非、中非等市场,2017年这家公司在非洲市场实现营业收入8.84亿元,为5年来最好。看来中国假发的海外销路还是大有可为。

假发市场的未来靠青少年?

双十一过后,众多媒体拿“90后秃如期来”炒话题热度,可人们穿衣不单是为了避体,戴假发也不一定都是要遮秃。

“假发”购买榜上名列前茅的几大城市同时也是汉服、lo裙(洛丽塔服饰)和c服(cosplay服饰)的消费榜首。小众服饰爱好者对假发的需求有多大?

对于喜欢Cosplay(穿着上扮演二次元动漫游戏中的人物)的Coser来说,假发是刚需,毕竟动漫角色的奇异发型光靠真发实在很难模仿;其次是Lo娘(穿Lolita服饰的女孩),如果穿华丽款式的裙子,像欧洲古典宫廷风格的,就需要搭配相应夸张的蛋糕帽和假发;再就是喜欢汉服的,女装配长编发,男装配发髻。在二次元文化浇灌下长大的90后,对诸如此类小众服饰的接受度和喜爱度颇高。在这些青年青少年心里,“扮就要从头到脚扮全套”,是对这类服饰文化的尊重。

640.webp (3).jpg

(淘宝关键词搜索“汉服假发”的销量)

以上三类着装在老一辈眼中是“奇装异服”,但从泛二次元市场的发展来看,它们已经不是“小众”服饰了。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动漫行业报告》显示,2013年,这一群体尚不足1亿,而2018年,中国已拥有3.46亿的泛二次元用户,其中95后用户占比达到49.8%。

2018年国内漫展举办数量超过2300场。而今年,据不完全统计,劳动节假期5月1日至5月4日,全国各地有超过200个动漫展扎堆举办,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平均每天超过50个漫展同时上演。泛二次元文化受年轻人喜爱程度可见一斑。

有漫展就必定有coser,一般大型漫展的日流量上万人次,这些人对二次元服装饰品需求可想而知。

随着这一辈青少年购买力上升,买假发戴假发不会被嘲笑,或被当成话题炒作,假发能像帽子围巾一样成为普通衣着的一部分,假发行业真正大展宏图的时候就来了。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