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网红有毒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62字)

2019-11-20 07:55:00 网红有毒

相信科学!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11月20日报道(编译:让妲己看看你的心)

被网上的虚假信息迷惑,就像试图在微波炉里给你的智能手机充电一样:令人尴尬、代价昂贵,而且还会伴随着爆炸的可能性。一个可疑的、经过高度设计的假冒“服装师”会把你的衣服撕成碎片,让你赤身裸体。而且情况正在越来越糟糕,危险的谎言充斥在人们的周围,4chan的炸弹制作指南,似乎旨在煽动人们去杀人的种族主义阴谋论,类似这样的信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互联网上流传。

其他看似无害的对现实的扭曲也可能是致命的。今年早些时候,两个小女孩在家中模仿办公室小野的一个视频,然后自制的酒精炉在她们的脸前爆炸,两个孩子身受重伤。14岁的哲哲最终在附近的一家医院不治身亡。孩子的爸爸认为办公室小野应对此事负责,此事在网络上引发热议,最终办公室小野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道歉,并承诺永远不再制作这样的视频。办公室小野认为这两个孩子并不是在模仿她的视频,但她还是向孩子们的家人提供了经济赔偿,因为这两个孩子在用空的汽水罐做爆米花。

这种会导致哲哲死亡的错误信息不太可能被任何社交媒体机器人或算法捕捉到。尽管有些人,比如澳大利亚食品科学家Ann Reardon——YouTube频道《如何烹饪》的主持人——她认为算法是不良信息变得如此普遍的部分原因。她在一段视频中揭露了几个可能会引发危险行为的假烘焙师,其中一个在烹饪视频中把融化的焦糖弄得满地都是。“他们制作假的东西,因为它更容易被人分享,比真实的东西更有趣。

证据就在数字上:Reardon的揭露视频是成功的,为她赢得了近400万订户,但她所批判的YouTube账户拥有1500万至6000万订户。

Reardon和其他人表示,当他们试图向YouTube举报可疑视频时,他们被告知,这类视频并不违反规定,制作者也没有违反规定。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一些推广质量有问题的美容产品的视频之中,同时也有视频会对饮食及营养知识进行一些假的科普宣传。这些频道并不鼓励暴力或煽动仇恨,只是告诉观众只能吃生水果,喝大量的芹菜汁,或者完全不吃蔬菜、成为食肉动物,或者什么都不吃。是的,那些相信光能让他们活下去的人确实存在,他们称自己为“呼吸主义者”。在很多情况下,这些误解是YouTuber或Instagrammer根深蒂固的信念,就像阴谋论者和反疫苗倡导者也相信他们宣传的信息一样。

不同之处在于,当有人搜索反vax或其他众所周知的阴谋论时,YouTube会推广新闻机构审查过的“权威”内容,有时还会根据你的位置显示一个“事实核查”的信息面板。当被问及是否计划将这一系统扩展到其他类型的误导性视频时,YouTube没有提供太多细节。

YouTube发言人Ivy Choi表示:“虚假信息是一个艰巨的挑战,我们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系统并不完美,但我们在不断改进,我们仍然致力于在这个领域取得进步。”

换句话说,核实每一个视频和帖子,考虑每一种可能的新形式的错误信息,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但YouTube正在努力。社交媒体平台的虚假信息网不可避免的催生了一个全新的网络创造者阶层:有影响力的科学家在他们的专业领域里揭穿虚假信息。

揭穿错误的信息,除非是用最大的智慧和同理心,否则往往会激怒那些被欺骗的人,让他们更难相信那些用于证伪的科普信息。

从Facebook到Twitter,每个平台都有这样的有影响力的人。但那些不关心政治谣言的揭发者们往往活跃在Instagram和YouTube上,或者两者都有,因为“生活方式”的错误信息正是在这两个平台上获得关注的。多年来,尝试可疑的黑客攻击一直是YouTube的主要内容,现在依然如此。但最近这一类型已经扩展到许多的视频内容之中,对这些领域最好的总结是“主题领域专家对网络营销的反应”。Instagram,以及Facebook甚至与一些专家建立了正式的关系,比如科学反馈(Science Feedback),这是一家致力于在网上揭穿伪科学的非营利组织,最近它不得不告诉Instagram用户,香蕉上的红斑并不能证明这些水果注射了HIV阳性的人类血液。

随着时间的推移,YouTube和Instagram上已经出现了数十位常驻食品科学家、皮肤科医生、注册营养师、妇产科医生、外科医生、天文学家、兽医和生化学家,他们都是美容产品质量保证方面的专家。“我觉得自己负有很大的责任,”加拿大注册营养师Abbey Sharp如是说道。他说:“我认为,期望公众能够辨别哪些信息质量好,哪些信息质量差,这是不公平的。他们通过一个图像、一个人说,‘我遵循了这个饮食,看看发生了什么。’在高度可视化的网络平台上,轶事证据占据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Sharp谨慎地指出,对于一些人来说,像避免食用熟食或间歇性禁食等建议可能是健康有益的。她补充道:“但告诉每个人都去这样做是很危险,因为我们的需求可能非常不同。但有一些网红却说,这是唯一能够保持健康的吃法。”

还有一些专家,比如YouTube的生物化学家Kenna,他们关注的是许多网红营销的产品的安全性,这些人往往对这些产品的功效夸夸其谈。最近,Kenna专门制作了一段视频,介绍了最近很受网红助推的一种趋势,那就是把精油作为一种健康辅助饮品饮用。在事件报告中,Kenna解释了为什么摄入精油是一个特别坏的坏主意。“一名妇女摄入了几滴柠檬油,结果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胃痉挛、放屁、腹胀、严重腹泻、嗜睡和嗜睡反应,”她写道。然后,她抬头看着镜头说:“基本上,这个人是中毒了。这些都是中毒的症状,而不是像一些网红所说的,与‘毒素’离开身体有关的症状。”

网络科普工作者往往会从两个截然不同的阵营中获得批评:支持他们所批评的人或做法的人,以及其他科学家。“即使回到100年前,人们也会说,在公共咖啡馆里讲话的科学家不是专业的科学家,”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科学传播专家Paige Jarreau如是说道。在某些情况下,她认为,那些尚未经过同行审查的适当的公开研究,往好了说是误导,往坏了说是伪科学。尽管有研究表明,看到科学家们参与到网络中来,对于什么是科学研究以及谁能做科学研究这类刻板印象有了积极的突破,但在那些非常热衷于网络的科学家们的内部批评中,却存在着一种(通常是性别化的)接受与公众交流的新模式的顽固态度。

Jarreau说,科学家们将揭露网络上的虚假信息作为副业的趋势也是前所未有的,而在这两种批评流派中,真正的问题可能出在那些讨厌网络信息的人身上。“当科学博客第一次出现在网上时,它是一个揭露真相的社区。问题是揭穿谎言的方法有很多。揭穿错误的信息,除非是用最大的智慧和同理心,否则往往会激怒那些被欺骗的人,让他们更难相信那些用于证伪的科普信息。有科学家影响力的人知道这一点。说到食物和饮食,它有点像一种宗教,食物就是身份,批评他们身份的一个方面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有些人攻击我知道的和不知道的,有些人告诉我,我又胖又丑,需要去死。有各种各样的人和评论。”在最坏的情况下,Jarreau说:“揭穿真相可能只会服务于那些已经知道真相的人,我们要为那些从不相信真相的人戳穿谎言。”

最终,每个人认同一种错误的生活方式的结果是:YouTube现有的错误信息策略,扩大了。Sharp说:“如果谷歌、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控制了我们在推送中看到的内容。从广泛的公共卫生角度来看,如果他们能够优先考虑基于证据的内容,那将会有所帮助。”

Jarreau称这一举措是“为人们接种预防错误信息的疫苗”。她说:“想象一下,当人们想要去尝试吃一种平常不会去吃的东西时,首先想到的是这可能是危险的。他们可能不会去尝试,也不会去相信,因为这会带来不好的结果。”

根据YouTube自己的数据,这一推断是正确的:自1月份该服务实施新的错误信息政策以来,在美国,它将含有错误信息的视频的推荐浏览量减少了50%。所以,只需要把科学放在第一位。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