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62岁孙正义的最大挫折——错判了诺依曼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898字)

2019-11-07 10:17:11 62岁孙正义的最大挫折——错判了诺依曼

62岁的孙正义正面对着多年来最大的挫折。

【猎云网(微信:ilieyun)】11月7日报道(编译:小猪配齐)

孙正义为软银投资辩护,同时承认他错误地判断了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

自9月底WeWork首次公开发行失败以来,软银及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所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

孙正义下了大赌注。

在近40年的时间里,这位日本软银集团的首席执行官投入了巨额资金,打造了一个跨越国家和行业的投资帝国,并日益撼动了科技界。

周三,62岁的孙正义面对多年来最大的挫折。软银报告称,它对陷入困境的办公空间公司WeWork的投资减记了近46亿美元。WeWork已成为初创企业文化过度的象征。他在东京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对投资者说,“我在WeWork的问题上犯了一个错误。我不会找任何借口。这是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

尽管如此,孙正义仍誓言要继续推进他的宏伟计划,在雄心勃勃的公司及其创始人身上押下重注,希望找到能主导整个行业、有远见的创业者。

他说:“在我看来,我们的历程没有改变。我们的愿景没有改变。没有战略的变化。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继续前进。“

软银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者,它利用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来自软银自有资金以及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和其他机构),成为科技行业的造王者。

但在WeWork 9月下旬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引人注目地流产后,该公司和孙正义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们需要控制住价值10亿美元或更多的潜在独角兽初创企业。

周三,软银表示截至9月其过去6个月的利润为4210亿日元,合计39亿美元,大约是去年同期水平的一半。该数字说明软银在过去三个月时间损失了超64亿美元。

软银称,其对WeWork的投资价值减记了近46亿美元,另外还减记了其他投资,包括对美国打车软件公司Uber的投资。

软银在美国还是雅虎日本、芯片设计公司ARM和手机运营商Sprint的股东。

但WeWork的业绩下滑对这家日本公司的业绩影响最大。WeWork 470亿美元的估值几乎在一夜之间暴跌,此前该公司向公众出售股票的努力暴露出了深层次的治理问题,包括涉及公司创始人、前领导人亚当·诺伊曼的可疑财务安排。他把自己部分拥有的大楼租给了公司,并对公司使用“We”这个词收取了近600万美元的费用,种种行径让人瞠目结舌。他甚至试图将这个词注册为商标。

软银目前对WeWork的估值为78亿美元。9月底,诺伊曼辞去了公司首席执行长一职。软银集团在诺伊曼的愿景上押下重注,尽管这一愿景开始出现裂痕。虽然愿景基金的合伙人不愿向亏损的WeWork投入更多资金,但孙正义的公司依然投入资金,最终在这家科技公司按计划上市前向其投资了105亿美元。

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表示:”就WeWork而言,我犯了一个错误。“这场灾难迫使软银集团向该公司追加注资95亿美元,使其只持有80%的股份,却没有多数投票权。诺伊曼带走了超过10亿美元的奖金。

011408ygbh89.png

孙正义在讲话中驳斥了外界对他投资WeWork的批评。WeWork已经成为他的总体战略的一个象征,即用大量现金喂养潜在的独角兽企业,使它们能够迅速发展壮大,足以压倒竞争对手。

在超过40分钟的时间里,他为自己对软银的投资进行了辩护,称赞了该公司的产品质量,并坚称软银对该公司的救助不是救援。相反,他表示,这是一个以折扣价购买额外股份的机会,将软银所持股份的平均成本降低四分之一。他说:“我们可能不会赚很多钱,但至少可以收回投资。”

孙正义说,他犯的最大错误是错误地判断了诺依曼。“我高估了亚当的优点,”他说,“至于他的缺点,在很多情况下,我都视而不见,尤其是在治理方面。”孙正义说,他从WeWork的经历中吸取了几条教训,包括不让创始人控制公司董事会和投票权的重要性。

timg.jpg

WeWork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

“还有其他类似的问题吗?确实有。”他提到了软银对遛狗公司Wag的投资。最近几周,随着软银在与竞争对手的竞争中节节败退,Wag受到了密切关注。

孙正义说:“我们可能会看到类似的问题出现。“

WeWork的惨败令外界更加关注孙正义在愿景基金投资组合形成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众所周知,这位精力充沛的创始人以根据直觉和总体战略对公司做出快速决策而闻名。Citigroup Global Markets Japan分析师Mitsunobu Tsuruo说,WeWork的失误动摇了投资者对孙正义的信心。

Tsuruo说,他本应该挑选出成功的企业家,但是诺依曼却不是。他还说,孙正义需要让股东相信,软银对WeWork的投资不会损害他们的利益。

在某些情况下,孙正义的押注获得了惊人的回报。早期对中国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的一次豪赌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但其他投资却没有这么好。在Uber和Slack上市后的几个月里,这两家公司的股价不断下跌,这让它们的大量股份开始显得缺乏远见。

孙正义正试图为软银今年7月宣布的另一只1000多亿美元的基金筹集资金,该基金旨在投资人工智能。该公司计划用380亿美元的自有资金为这只基金提供资金,并表示预计将获得包括苹果和微软在内的一些科技业巨头以及日本几家主要金融机构的支持。

孙正义的批评者表示,他的投资策略削弱被投企业的财务纪律,像Uber这类的公司更是烧钱购买大量市场份额却久久不见盈利,这让投资者不得不对该模型进行审视。

但在新闻发布会上,孙正义打消了外界对他投资策略的普遍质疑,并号召投资人对其对Uber的投资持更长远的目光。他指出,阿里巴巴无疑成为了软银投资的最佳例证,现在这些企业的投资回报需要时间来证明。

“20年前,当我投资互联网公司时,人们说这是一个泡沫,但现在,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七家是互联网公司。”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