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90后买房众生相:你们在国内凑首付,我在日本买“别墅”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870字)

2019-10-06 09:27:08 90后买房众生相:你们在国内凑首付,我在日本买“别墅”

为了在这个时代能够获得一套不动产,90后们使出了浑身解数。

猎云网注:七十年来,我们的生活受到不同因素的影响。如今,构建在互联网之上的商业公司改变了商业形态和公司行为,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人们被更深地卷入到一个交织着互联网的消费社会之中,这种消费业态被称作“新消费”。下文中分享了几个90后买房者的故事。文章来源:投中网-PropTech研习社,作者:晨曦、林开浩,编辑:王满华。

面对“房产”,这个对于90后买房者来说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消费,这些年轻人各显神通:有的人“常规啃老”,有的人凭单位分配;有人靠节俭这种传统美德,也有人买房单纯靠运气的眷顾;也有人精打细算后,直接在日本置业。

为了在这个时代能够获得一套不动产,90后们使出了浑身解数。

杭州买房抢中“万人摇”躺赚120万

王淼 男 28岁 杭州

2014年,我在杭州读完大学后就留在了这里,做纯软件销售。一年下来业绩提成+奖金,能赚到20万左右。现在我是项目型销售,主要负责软件卖出后的系统搭建。

现在一年365天,我有200多天在出差。去年,我算了一下,出差坐飞机,花了2万多,坐高铁、火车花了4万多。

其实我还是比较嫩的,买房都是家里支持的。2016年,我跟女朋友谈婚论嫁的时候,我们双方父母各出了一部分钱,在杭州萧山买了一套80多平的房子。

那个时候,杭州的房价还没有现在这么高,也还没有开始摇号,但是买房也是要拼关系的。我们买的那个楼盘,是新房,比周边的二手房要便宜很多,升值空间大,很多人都去买,有自住的,也有投资的。

在当时,那个楼盘号称“万人摇”,意思是有一万个人来买房,谁有关系谁就上。

我们当时也是用关系才买到的,买那套房子的时候单价15000。后来,杭州的房价一路飚升,现在已经涨到30000多了。

2017年年初,我大学的老师说他亲戚在杭州某地有块地皮,地理位置不错,我们就合伙盖了民宿。我是最小的股东,投资了20万,当年9月份,民宿正式开始运营。

周末的时候,基本满客。但这个也受季节影响,每年3月份的时候,价格才开始回暖;6—7月,可以避暑;8—9月,暑假高峰期;10月长假,周边酒店的价格会涨,我们的价格也高。

其实,民宿也并不像你们想的那么好,空置期蛮多的,周一到周五,一般人比较少,去的都是退休的人,或搞艺术的,周末会好点。

虽然我是股东,但地皮是人家的,我也得交租金,水电,抛除成本,其实也没赚多少。不过去年的时候,民宿经营已经回本了,目前客源也比较稳定。

我计划3—5年之后,可能会再买一套房子,到时候让父母一起过来住,但是现在还不行,毕竟,杭州的房价也不便宜。

买房后,我头发都是自己染的

小雅 女 28岁 北京

从大学到现在,算起来,我在北京也有7年的时间了。

2016年,我开始实习,实习的公司是亲戚介绍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资120一天,一个月下来有3000多块钱,那个时候感觉蛮多的。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毕业之后的第一间房子,租在了北京东坝,但每天去公司坐公交车也得一个多小时,九点半上班,七点钟起床。

那里的房子都是平房,相当于北京的农村,住的都是农民工。所有人住的房子都没有洗手间,大家用的都是公共厕所,没有人打扫,特别臭。从我住的屋子到达公共厕所,大概需要五分钟,所以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就很痛苦。

唯一的优点是,房租很便宜,12平方左右的房子,才300多块钱一个月。但租房入住的时候,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连墙都是水泥糊的。

住在那里的人很多,每天到了晚上的时候,那里唯一的一条街道就挤得水泄不通,有买菜的,有路过的。农民工们骑着摩托车或电动车,挤在一起,互不相让。因为差不多都是做工地的,凑在一起的时候,味道特别重。

我住的房子和他们的没什么区别,大家都一样。不过那时候虽然看起来有些糟糕,但我还是有情调的。我买了一只桶,有衣服的时候,就用来洗衣服,没衣服洗的时候,就用来养百合花。

后来工资涨了,我就搬家了,临走前回去搬东西的时候,隔壁的大姐还给我煮了一碗面,我都吃光了。她还帮我搬东西,送我上车,到现在我都很感激她,她人真的很好。

搬家那天,整个公交车上就我一个人和一堆行李,我还在QQ空间发了个说说,感觉有些辛酸。

现在工资越来越高,租的房子也越来越大。去年的时候,因为公司每个月有2000块钱的房补,我又自己加了4000多块钱,在学院路那边租了个一居室的房子,还养了只猫。

不过,好日子也没过几年,因为年底要结婚了,所以今年7月份的时候,在重庆买了套房子,毕竟在北京买不起,那套房子差不多100多平左右。

我们在重庆没有缴纳社保,买新房的话需要付全款,所以我们选择了二手房,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加上首付花了近35万。男朋友家里出了20万,剩下的都是我们自己的积蓄。

最近又刚交了一个季度的房租,买了些婚礼上用的东西,腰包已经被掏空了。

上次逛街的时候,看上了一件衣服,一条裤子。最后买了裤子,割舍了衣服,要是换做以前,可能衣服、裤子一起买了。

去年,跟朋友出去旅游了几次,住民宿三四百一晚上也没觉得贵。今年买房以后,一次都没出去玩过,还是为了省钱。

今年以来,目前最大的一笔支出,是给自己买了个LV的包包,花了一万一,但其实去年年底就想买了,但觉得要买房,一直没舍得。近期结婚,狠下心才买的。而且,为了买这个包包,今年我已经压缩了其他各方面的开支。

比如,以前染头发都去专业的理发店染,现在自己在屈臣氏买一瓶几十块钱的回家自己也能将就;以前办护肤卡一万多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现在已经停办了,用的都是之前剩下的。

估计下个月就要还房贷了,还要交房租,现在没钱就没心情玩,加上这半年工作不顺,干啥都没心情,只想挣钱了。

但是今年上半年,公司部门合并,很多人都被裁了,我也被合并到了其他部门,有一段时间不是很擅长现在的工作,感觉压力很大。有一次,公司开完会,我就哭了,打电话叫男朋友来接我回家。

中间看过一些别的机会,但都没有合适的,那就先待着吧,等明年这个时候,在现在公司待满两年之后再换工作,可能会有优势,薪资方面也更有竞争力。

你们在国内凑首付,我在日本买了房

Lily 女 30岁 上海

我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毕业后就和父母住在一起,不用为房租操心,各项开销也要小得多,也因此工作几年后就攒下一笔30多万的存款。

后来,当同龄人们为了在大城市买房凑首付的时候,我已经选择了另一条路——去日本买房。

一开始,我是把这笔钱放在理财产品里面的,但收益率越来越低,加上各种P2P暴雷事件,我有些焦虑了,就想找些其他理财的路子。

手握30万现金,如果在其他城市再努努力,或许就能首付买房了。但在上海这些钱只能算是个零头。而且,我名下已有一套无贷款的房子,即使我想再买第二套,在上海新政限制下首付比例会很高。

在2018年夏天的时候,我身边有同事在日本只花了29万买了房,并且是日本常见的那种看起来像是别墅的“一户建”。再之前,我还听说有朋友在日本开办了民宿,甚至凭此获得了签证定居。

我曾经去日本旅游过,对日本也算有了解,听到这些消息,说实话,我心动了。

于是我通过那位同事联系到一位日本房产中介。他是中国人,90后,在日本工作多年了。在日本读大学的他刚毕业就进了中介这行,接待的客户全都是中国人,言谈有些中二的感觉。他曾经跟我说“卖房子是责任重大的了不起的工作”

我心里清楚,在世界上房价最贵的东京,30多万基本上是不可能买到心仪的房子的,我只好退而求其次。

在了解我的喜好之后,中介小哥给我推荐了好几套位置和价格不同、收益率在6%-10%的房子。我最终相中的一套一居室位于大阪。

大阪是日本第二大都市,人口1877万,2017年大阪GDP为1863亿美元(约12700亿人民币),与杭州体量相当(GDP12556亿元,人口919万)。从地理位置来说,这间屋子还是不错的。

我看中的屋子使用面积10平米左右,步行到地铁站只要5分钟,售价510万日元,在当时折合人民币大概29.3万。

房屋本身是带租约的,也就是说已经出租给别人了。这套公寓的租金是4万日元一个月,账面的年收益率达到9.4%。如果扣掉托管费、物业管理费、水道清洁费、房产税等等开支,我实际拿到手的租金年化收益率大约7.4%。

我比较佩服自己的勇气,从结识中介小哥到汇去意向金,只用了6天时间。这期间,我仅仅凭几张照片和微信沟通,就做了这么重大决定。

大约一个半月之后,中介小哥发给我一张写有我名字的房产证照片,还有许多的文件图片。两个月后,这些文件就被快递到了我的手上。

尽管我没有实地见过我的房子,也没见过租客,但在这一天,我正式拥有了人生第一套自己买的房产,也成为了一名日本房东。

原本,我的想法是,这间年收益7%日本公寓是一个长期稳定的理财产品,应该长期持有。

不过现在我的想法有些变了,在2025年大阪世界博览会的时候,我会卖掉这间公寓,去寻找更好的投资目标。

首付?当然全靠啃老

麦子 男 26岁 北京

我这个人喜欢看宏观形势,做什么也都很理性。

比如说,虽然我在北京读的本科和研究生,但是我本科毕业前就决定回老家先发展了。

宏观来看,西安是一带一路起点、国家中心城市,而且这几年,建立自贸区、举办全运会、开通中欧班列等等利好不断,未来发展可期。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工作和生活同等重要,如果要追求一个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西安是很好的选择。

在买房上也是一样。与同学相比,我买房子算是早的了。

因为下定决心回西安,我自然而然地决定回西安买房,也因此一直关注房价动态。2016年是一个购房的好时机,当时杭州、南京这些城市房价上涨幅度较大,我就判断这种趋势应该会传导到其他二线城市。

于是在2016年在北京本科毕业后,我就在西安的新区买了一套面积150平的住宅,准备用来以后回西安自住。当时每平单价6500元左右,首付5成差不多50万。

作为穷学生,我哪里有钱,首付全靠父母出,年轻人买房都得“啃老”啊。

“啃老”这事应该辩证的去看待,如果年轻人自身能力不足,借助父母的帮助买房,也算是双赢的。但反过来说,“啃老”也不宜过度,不要给父母太多压力。

说实话,买房的时候,我内心也纠结过,最后我还是选择了买房。我觉得2016年的房价比较便宜,尚在可接受范围内,当时可以预见房价会上涨,早上车比晚上车压力小很多。而且父母也是十分支持我买房的,所以心理负担也就轻松多了。

最后的结果也不错,现在同一个小区的房源都卖光了,附近房价涨到了15000元左右。我也算“分享了城市发展的红利”。

西安房价越涨越高,我还是持续看好房价上涨趋势的,如果有攒下钱会考虑买第二套房,不过还得看缘分吧。

我其实挺幸运的,没想到西安房价会涨这么多。也幸亏在2016年就上车了,否则现在的我去买,会很吃力的。

现在,我还在北京读研,再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也得面临就业的问题。

西安整体工资水平不高,互联网企业也少,我能选择的机会不多。最终,我签约了西安某兵器研究所。我选那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二是希望工作能够安稳。

虽然工作单位有员工宿舍,我还是选择了住自己家,我的房子临近地铁,上下班很方便,坐地铁的话也就半小时路程。

其实我也考虑过像同学一样拿户口留在北京,但是我更追求稳定,也担心自身实力不足以在北京打拼出很好的前景。在北京打拼或者回老家各有利弊,还是看个人选择吧。

可能有人会说,90后买房就是追求现世安稳。不过我觉得,买房和安稳之间没有必然关系,房子只是一个住的地方,每个人都有住房需求,只是有早买晚买的区别,安稳则是一个人的心态或者生活状态,有房子并不就代表生活安稳吧?

国企廉价公寓,有的堪比“监狱”

锋哥 男 26岁 北京

我在北京读完硕士之后,因为不想继续读博,就出来找工作了。

我一心就想拿北京户口,能选择的公司范围很小,给户口的几率比较大的就属国企了,最后我选择了一家心仪的国企。

说实话,我在找工作的时候甚至都没考虑过住房问题,我更多是被动的角色,是被安排住宿的。因为面试的国企、研究所一般都会提供为期1到6年的宿舍。

我的单位提供的宿舍集中北京城区的多个地方,每个地方的住宿条件都不太一样。

你可能想象不到,我参观的第一间宿舍条件能有多差。

一间10平的屋子放着两张行军床,包着护栏的窗户因为布满灰尘透着黑黢黢的光,墙皮天花板年久失修斑驳不堪,两床之间唯一的床头柜已经分辨不出颜色,这分明就是“监狱”嘛。

我也思忖过,如果单位提供的住宿条件都像这样,甚至比不上学校宿舍的话,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我会短暂住一段时间就搬出去租房。

好在最后分配给我的屋子还算可以,我的宿舍是在居民楼里的两室一厅,一共三个人合租,总体上也算宽敞,虽然赶不上长租公寓那种条件,但基本的生活水平有保障。

单位分配的宿舍有年限限制,应届生只可以住三年。而且宿舍不是无偿的,也需要交几百块的房租,大概占市场价的20%~50%,而且每年都会上涨的。

现在房租的工资占比很少,比自己出去租房省了很多钱。我现在也不像其他人,因为房租而影响到幸福感,甚至可以说对我而言,住房没有构成一个问题。

至于三年之后怎么办,我想或许会选择长租公寓吧,我无法接受条件很差的房子的。

我打听过,那种一般房东直租的房子虽然价钱便宜,但是条件不好,甚至都没空调。

我很喜欢长租公寓,装修简洁、生活品质有一定保障,当然省心是很重要的因素。但是因为价位的问题,可能会离单位很远,幸福感会很低吧。

单位有人才公租房的指标,三年之后我应该就有符合条件了,也是可以考虑的。

现在也说不准三年后一定要去租什么样的房子,到时候我会多跑几家比较一下。

至于在北京买房可能是更遥远的事情了,我觉得需要“两个人”来承担买房压力。我们可能先选一个比较便宜的房子,之后有机会再换一个更好的,两人一起凑个首付、贷一些款、还一些房贷,过上一个悲惨的生活。

我也想去买共有产权房,性价比会高很多,但买房名额靠摇号是门玄学,我只能说有机会就上,没机会就靠自己咯。

买房是我不愿意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不想被房贷束缚,但是不可能。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