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身家数十亿韩元!华城连环杀人案真凶李春载坐地升级“亿万富豪”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480字)

2019-09-26 身家数十亿韩元!华城连环杀人案真凶李春载坐地升级“亿万富豪”

在这一吊诡现象的背后,是韩国数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奇迹,社会财富剧烈的增长使得坐拥土地者的财富也随之翻倍。

猎云网注:包括房产和教育的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开始将韩国国民的视野,从高速财富增长的迷晃中抽离出来,人们惊奇地发现,亮眼经济数据的背后,是政府的贪腐,财阀的垄断,快餐化的文化底蕴和日益高昂的房价,以及这一系列问题导致的极度贫富分化。文章来源:暴富商业局(ID:baofuyanjiuju),作者:檀枪枪 粮食大丰收。

在海内外媒体聚焦现实版《杀人回忆》华城连环杀人案真凶——李春载的犯案细节时,韩媒又放出了令人愤慨的消息:李春载至少拥有数十亿韩元财产。

80年代,他们生活的镇安洞一带还是每坪1000韩元,但现在通常达到300万至500万韩元,翻了数千倍。”而李春载一家世代种植水稻和地瓜,拥有很多农地。熟人透露:“他拥有的土地现在至少价值100亿韩元(约6000万人民币)。”

在这一吊诡现象的背后,是韩国数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奇迹,社会财富剧烈的增长使得坐拥土地者的财富也随之翻倍。

三十年汉江奇迹

彼时,“汉江奇迹”的制造者朴正熙还在当时的伪满洲国作为新京陆军军官学校的学生求学。

日本为推行殖民政策,将伪满洲国作为经济发展的重心,丰富的工矿,良好的海港,肥沃的土地,这里几乎具备一切经济腾飞的条件。

青年时期朴正熙在中国的求学时所见识到的,伪满洲国富足的生活状态和发达的经济活力都间接影响了30年之后朴正熙夺权后的经济策略,韩国的经济腾飞之路也一定程度上缘由于此。

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你几乎很难将“富裕”“繁荣”“发展”这几个词同朝鲜半岛产生什么关联。这里政治动荡,经济凋敝,还时常作为大国政治博弈的前线。

这一方面同落后的殖民历史相关。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后,迅速将朝鲜纳入了殖民体系,让整个朝鲜背上了沉重的殖民枷锁,尤其半岛南部在日本殖民者的规划中就是农业区,工业基础更是薄弱。50年代朝鲜战争爆发后,整个南韩本就寥寥无几的工业设施悉数受到破坏,全国的工业体系毁于战火,经济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战后的韩国未抓住经济建设的良好时机,李承晚政府大搞任人唯亲,官场腐败,民不聊生,1953-1961年间,韩国的实际国民收入增长率还不足1%。昏庸治理进一步阻碍了韩国的社会经济发展。

1961年516政变后,已是陆军第2军副司令的少将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建立了朴正熙政权。朴正熙上台后参照了伪满统制经验,政府主导经济发展,改善对外关系和投资环境,陆续实施了数个五年计划。事实证明,这一套经济策略之于韩国卓有成效。不到20年,朴正熙政府通过大量投入资本,一举建成钢铁、化工等完整的工业体系。

微信图片_20190926173041.jpg

前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与朴正熙

韩国从1962年到1989年,全国GDP增长了107倍,是世界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国家,从落后穷国一跃成为受国际认可且有一定实力的发达国家,上演了不可思议的“汉江奇迹”。

20世纪50年代,韩国的经济总量和中国的山东省差不多,但到80年代,韩国一改贫穷落后的面貌,经济总量遥遥领先山东。1961年,朴正熙发动5·16军事政变时韩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仅为100美元/年,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前,韩国的人均GDP已经上升至1.31万美元,全球排名40位,超越了包括葡萄牙在内的许多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

不仅经济数据亮眼,在世界产业结构中,韩国也积极谋求着转变。80年代,韩国确立科技立国策略,由劳动力驱动的制造业开始向高新技术驱动的高端制造业发展,在包括轮渡,汽车,精密电子等产业都开始建立优势,并打造出像LG、三星集团这样有世界影响力的巨无霸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成就“汉江奇迹”的原因,一方面是源于韩国人民自身的努力,另一方面也离不开美国支持和中国市场的帮助。

朴正熙上台的这一时期,正好处于美国对越战争期间,韩国趁机大发战争财,全国各项产业受此刺激快速发展,经济可谓是大踏步前进。

由于政治原因,近几十年美国联合韩国制约中国,中国联合韩国打压日本。

这就导致,美国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将部分制造业下放给韩国,而中国又成了这些产业的最大市场。左右逢源的韩国,在巨头之间辗转腾挪,充当中间角色,捞到了不少好处,在经济上突飞猛进。

但是,在失去了这些外部优势环境后,过快的经济增速和高压的政治统治也带来了许多副作用,愈来愈浓重的集体主义氛围,高压的社会环境,急剧加深的贫富差距,这些汉江奇迹的“遗产”到现在都深刻地影响着韩国。

庶民的困境

韩国经济从1960年代起飞,伴随经济飞速增长的是韩国的地价。1970年代地价经历了一轮大涨,其中土地价格浮动利率暴涨近5成,

1988年奥运会前后,韩国房价就开始飞涨。仅1987-1989年,首尔的地价就上升了68.2%,房价上涨了82%。中产阶级都以在高价地段拥有一套公寓作为衡量事业成功的标准。1988-1989年土地价格浮动利率年增幅达到30%左右。

1998年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韩国房价的疯狂增长受到一定抑制。甚至在此期间,房价一度跌了10%左右。

但到2006年,疯狂增长的势头再度来袭。韩国不动产银行的调查显示,2006年1月初韩国全国平均房价为每平方米2070美元,而到12月中旬,房价已经上涨到每平方米2509美元,涨幅达21.2%。购买同样一套100平方米的三居室住宅,2006年末比年初时需要多支付约4.4万美元。而在首尔的一些热点地区房地产价格的涨幅更高。

2005年韩国政府称其国土总值达2300万亿韩元(约合2.47万亿美元),这个价格“可以买6个加拿大,或者7个法国,虽然不能买下整个美国,理论上半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国土只有9万多平方公里的韩国“理论上”能买半个美国,从韩国人的梦话里,飞出的是韩国房价爆涨的泡沫。

联想到曾扬言要“买下美国”的日本,2006年首尔江南地区普通公寓的单价已超日本东京黄金地段,达到每平米近2万美元,而韩国当时的人均收入尚不及日本的一半。

2016年10月,首尔某处房价一夜暴涨了60万元人民币,寸土寸金的江南区甚至出现400个人竞购一套房的现象。

韩国近年来房价飙升的现象,也迫使决策者推出了一系列干预措施,包括紧缩房贷规定并祭出高额征税,希望让房市降温。

然而首尔与邻近地区房屋供应短缺,再加上借贷成本低,市场对于新公寓的需求依然维持高水准,促使建商一窝蜂拆除老旧公寓,希望在重建后能获取高昂获利。

去年演员宋仲基、宋慧乔夫妇的梨泰院洞新婚房(占地面积602平方米)从去年的53.4亿韩元上涨至今年的80.7亿韩元,公示价格上涨了51.1%。在被誉为大企业董事长和著名艺人等聚居的“富人村”——首尔龙山区汉南洞,预计每三户中就有一户的公示价格将上涨50%以上。疯狂的楼市增长致使韩国民间流传着一种说法:“庶民是绝对买不起房的。”

没有阳台,床头紧挨着灶台,这是韩国典型的“一人公寓”,主要出租给单身青年。(仅有10坪)

不断增长的地价致使那些早早就买到房子的富人,和一开始就坐拥土地的有产者的财富不断增值,也迫使大多数穷人背上了更沉重的生活负担。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一套公寓,增重了”庶民“怨念。这在加剧贫富差距的同时,也激化了社会矛盾。

社会财富激增的副作用不仅是水涨船高的房价,阶层日益固化也是一大显征。

韩国在资本主义国家之中,是社会阶层划分十分严格的。底层的韩国家长也想“我命由我不由天”,试图靠“学缘”拨开阶层的藩篱。

“学缘”,是韩国人异常重视的校友圈子和前后辈情谊,比如有两人同一学校出身,即便两人相差十岁二十岁,在职场中也会“理所应当”互相帮衬,这叫“后辈爱”,同级之间的抱团程度就更不必说了。因此比起靠偶像剧般的“姻缘”来进入上流社会,让孩子上名校、贵族学校,结交人脉更为实际。

此外,韩国的教育泡沫严重,面积仅为中国1/99的韩国,全国的大学、大专却多达350多所。高等教育学历泡沫成灾,公共初等教育和中等教育也好不到哪里去。2018年,韩国教育部分析,未来三年或有38所大学因招不到新生而倒闭。

高等教育含金量的降低致使许多有条件的家庭开始尝试将子女送出国接受教育。数据显示,近年来,逃离韩国教育体系的留学生呈爆发性增长,就读于国外高等教育机构的韩国留学生多达190364人。2006年,韩国低龄儿童出国留学现象就已十分普遍了,也由此衍生了一个专有名词“大雁爸爸”——孩子在海外留学,妈妈陪读,留下爸爸在国内挣钱,寒暑假才能见一面。

韩国的公共教育领域还正受到私立教育的强力挤压。韩国教育部统计显示,全国88.2%的小学生,78.4%的中学生正在接受课外辅导教育。韩国私教育市场的规模为33兆5000亿韩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3.95%。

公立教育泡沫不断,私立教育市场如火如荼,海外留学更是成为越来愈多家庭培养孩子的最优选择。

韩国的教育已经不完全是为了教化育人,而是成为了一门国民生意。

总统卢武铉执政4年半,共换了6位教育副总理,也未能改变韩国教育体制的畸形。

尾巴

包括房产和教育的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开始将韩国国民的视野,从高速财富增长的迷晃中抽离出来,人们惊奇地发现,亮眼经济数据的背后,是政府的贪腐,财阀的垄断,快餐化的文化底蕴和日益高昂的房价,以及这一系列问题导致的极度贫富分化。

如今的韩国文艺界有许多作品都旨在表达这一主题,包括前段时间刚刚为韩国摘得第一座金棕榈奖杯的奉俊昊作品《寄生虫》,影片中着重表现了以居住在半地下贫穷的主角一家和富裕的朴社长一家的戏剧化矛盾,表现了二者经济实力带来的社会地位的悬殊差距。

正如豆瓣网友对这部影片的评论:沐浴庭院里的阳光就能进化成人,呼吸暗室里的空气只会走肉如鬼。抱上贫穷的石头终生无法脱手,染上廉价的气味永世不能消除。

李春载正是资本主义大时代背景下获利的有产者,他们不一定努力,不一定勤劳,不一定更聪明,甚至在品行上比一般人更加顽劣。他们只是有祖上留下的几亩地,国家的财富增长带动了这些有产者的个人财富增长。

资本是没有感情的,不因人性善恶有所转移,有产的恶魔生来就是巨富,无产的“庶民”永远跨不过汉江。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