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搜狐掉队:视频业绩疲软是硬伤 游戏黯淡吃老本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975字)

2019-09-08 13:37:01 搜狐掉队:视频业绩疲软是硬伤 游戏黯淡吃老本

作为公司的核心业务,搜索算得上是目前搜狐唯一拿得出手的亮点。

猎云网注: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行业,21岁的搜狐真的已经“老矣”?不再锐气,不再充满战斗力了吗?文章来源:商学院(ID:BMR2004),作者沈思涵 李晓光 石丹。

21岁的搜狐,青春不再。

8月5日,搜狐(SOHU)公布截至2019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据财报显示,搜狐今年二季度总收入为4.75亿美元,同比下降2%,环比增长10%,归属于搜狐集团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5000万美元。其二季度总营收不及市场预期。具体来看,除了搜索业务收入表现较好之外,搜狐各大板块的业绩表现仍乏善可陈,其中以视频尤甚。

其中,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8%;而在线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较上一季度增长3%;另外,搜狐媒体与搜狐视频在第二季度亏损达6800万美元,较2018年同期减亏15%。

截至8月5日收盘,搜狐股价暴跌27%,报收8.92美元,这也创下搜狐自2003年6月以来16年新低,市值仅为3.51亿美元。与同为门户起家的新浪(SINA)、网易(NETS)市值相去甚远。而在巅峰时期的2011年,搜狐股价曾超100美元,市值达42.9亿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超过270亿元)。

尽管搜狐CEO张朝阳仍信心满满地表示,搜狐到了第四季度将会实现盈利,但其是否能强势反弹要打上一个问号。要知道在2016年年底时,张朝阳还曾公开表示要用三年时间将搜狐带回互联网中心。

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行业,21岁的搜狐真的青春不再?锐气、冒险精神与战斗力也不再了?

搜索撑场

作为公司的核心业务,搜索算得上是目前搜狐唯一拿得出手的亮点。

具体来看,搜索及搜索相关广告业务收入为2.76亿美元,环比增长18%,同比增长2%。但对比近6个季度的业务营收情况来看,搜狐在搜索业务上的增速在逐步放缓。

应该说,搜索承担起了搜狐当前的盈利状态,但该业务主要看在其子公司搜狗的表现。而搜索领域目前的形势,对比之前已有很大变化。由于电商、信息流广告的兴起,搜索广告已经受到严重的冲击,市场份额持续走低。

而搜狐仍在依赖搜索及其相关广告的营收,短期内看不到较大改观。

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搜索业务一靠技术,二靠变现能力。而搜狗在技术方面的布局相对比较基础化,在变现能力上,由于搜索引擎的品牌客户不多,以传统业向电商方面转型为主。如何提升变现能力非常关键。”

国内的搜索市场并不乏竞争者。近日,头条就进入移动搜索领域,这也是其加快商业化变现能力的体现。其目前的搜索团队仍在招聘,根据招聘公告,当前搜索团队成员有来自于Google、百度、Bing和360等搜索团队的技术骨干。同时,头条还将支持全网搜索,意欲“突破传统搜索引擎的天花板,提升用户体验。”

而对于这一点,搜狗CEO王小川也在搜狗财报电话会上表示,搜狗和头条做搜索还是有所差异,“头条搜索更多是去满足用户对内容消费的需求,主要服务于与消费重合的内容,如视频、新闻等等。从搜狗的应对而言,我们更多强调帮助用户去找到更好的信息,获取答案,并非是消费场景。”

但在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看来,现在搜索的重要性和广泛性更加深远,而头条进入也是时间问题。“其实头条进入搜索领域,暂时对于搜狐和搜狗来说影响不会太大。毕竟搜索引擎是需要时间积累才能做大,之后能否颠覆行业还需要时间检验。”

视频掉队

视频是搜狐“硬伤”。据财报显示,搜狐视频于本季度营业亏损为2300万美元,虽然对比去年同期亏损有所减少,但难掩搜狐在这一领域的疲软。

搜狐曾依靠《纸牌屋》《生活大爆炸》以及《越狱》等美剧的热播,一度被誉为是国内最大的美剧播出平台。但由于头部版权投入不足,以及受政策监管力度加强的影响,自2014年开始,搜狐视频的热度开始下滑。

如今,腾讯视频已经成了美剧的“新巨头”,而搜狐也开始对其视频业务有了新的思考。从近期的动作来看,搜狐上下对于视频业务很是看重,其不仅提出要发力短视频,扶持Vlog,同时加码自制剧和自制节目的投入。

“视频发展已经进入了纵深阶段,搜狐视频在长视频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而视频方面发展最猛烈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短视频,现在Vlog很火,用视频拍摄来记录生活,记录心情,感悟生活,这是一个新的阶段。”张朝阳表示,搜狐视频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对于这种以长短视频结合的视频业务,张朝阳似乎很有信心,但搜狐视频掉队已久,却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5月27日发布的《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这三家视频的整体用户渗透率已达80.2%,位于国内视频第一梯队;而芒果TV、哔哩哔哩两大平台用户渗透率为9.2%,位于第二梯队;而搜狐视频,则与PP视频、咪咕视频一同处在第三梯队,整体用户渗透率为6.7%。

对此,张毅认为,现在国内的视频网站趋势与以往不同。“以前的视频网站主要靠广告,只要网站聚集的内容多,那么你的广告就会有价值,但现在却是看重会员付费,会员模式成为主打。”

以爱奇艺为例,其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总订阅会员数达到9680万人,其中98.6%为付费会员。而搜狐方面则一直没有公布会员数量,对此表现“十分低调”。

“搜狐如果要做短视频可能机会不大,在快手面前,其他入局者都做不起来。至于长视频方面,搜狐在用户量和内容资源上都比较薄弱,没有太多的亮点,现在也处于一种尴尬的处境。”张毅表示。

游戏黯淡

除了搜索和视频,搜狐尚在游戏上有所涉足,但这一业务表现同样难言乐观。

据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搜狐在线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环比增长3%,较去年同比增长8%。值得一提的是,据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搜狐彼时的在线游戏收入为1.22亿美元。也就是说,搜狐的游戏业务对比两年前,却是不升反降的水平。

对此,《商学院》记者采访搜狐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对此不予回应。

实际上,搜狐的游戏业务一直由子公司畅游负责,但畅游自从2017年推出《天龙八部》之后,便再也没有强势力作出现。

2017年,在《天龙八部》手游正式全渠道推出时,其上线当天便在APP Store免费排行榜上名列榜首,并且下载量远超预期,日均活跃用户数超过百万,仅次于网易旗下的《梦幻西游》。

而在《天龙八部》获得一定的成功之后,畅游便陆续在武侠类产品上“押宝”,其曾经推出了包括《鹿鼎记》《轩辕剑》在内的多款武侠手游。

但这些优质IP并没有给畅游带来多大的帮助,此时的玩家也已经把目光转向《王者荣耀》《阴阳师》等爆款手游产品身上。而在当前火热的电竞游戏方面,搜狐畅游似乎也没有太多相关布局,市场反应有所欠缺。

作为对比,同为老牌门户网站的网易,其依靠游戏业务仍能维持数百亿美元的市值。而腾讯更是凭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游戏带动其超过4000亿美元的规模。

可为何搜狐涉足游戏时间不短,且资源并不比其他人差的情况下,却依然没有发展壮大?这或许与公司内部对游戏的方向有关。

“搜狐算是国内老牌的互联网品牌,其与腾讯基本算是同一批入场。但是腾讯、网易能够做大游戏,与其一直紧随年轻化潮流有关,但搜狐游戏对于年轻玩家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可以说其在游戏业务上投入不够,方向也出现问题。”张毅表示。

实际上,搜狐游戏目前基本上处于“吃老本”的状态。在本次财报上也提到,搜狐在游戏业务上的同比微增,主要是由于推出的促销活动提升了老游戏的收入。

张毅认为,搜狐游戏要想迎来复苏,必须有新的支柱性产品推出。“但以搜狐游戏目前没落的状态来看,即便有新游戏问世,也难以在如此激烈的游戏环境下成为爆款。”

狐友是搜狐的未来吗?

面对各方面业务上黯淡的表现,搜狐也开始试图在新的领域寻求机会,其看重的便是社交。

6月9日,搜狐正式推出旗下社交产品“狐友”APP,主打熟人社交定位。彼时,张朝阳曾说道,“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是搜狐的未来。”

搜狐方面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之所以要做社交,是由于搜狐一直在做资讯,社交其实是一种高效的内容分发方式,而社交本身也具备指数效应。此外,搜狐的新闻、视频、游戏等各方面商业模式都很已经清晰了,现在需要一个有黏性的平台,把用户真正积聚起来。

正式上线之前,“狐友”已经在搜狐内部上线一段时间了。最开始的时候, “狐友”是作为一个功能按钮,镶嵌在“搜狐新闻客户端”底部导航栏中。

在2018年,狐友推出独立APP开始进行测试,那时候主要承担为搜狐的全国校花、校草大赛选拔人才的功能。

在张朝阳口中,狐友介乎微信和陌陌之间。它没有封闭在熟人社交群里,而是以兴趣爱好为突破口,让用户去添加感兴趣的人。用户在填写资料时,可以编辑对自我的介绍,类似于微博的身份标识,只不过,张朝阳已经强调狐友并不会给用户做认证。

在狐友推出之初,有用户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尽管打的是社交的概念,狐友看上去更像一个社区,多少与微博有些相似之处。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狐友看上去像微信和微博的集合体,是把用户的各种需求整合在一起,像一个大杂烩般的存在。

与微博不同的是,张朝阳强调,狐友不会去做太多的推荐,也不会给大V做认证,用户在狐友的生存状况主要取决于其活跃度以及发布内容的优劣。

然而,搜狐“押宝”社交并没有想象中顺利。上线仅两天后,狐友APP就因为“改进功能”在各应用商店下架。彼时,《商学院》记者向搜狐公关部相关人员了解下架原因,对方称,“由于狐友APP部分功能需要改进,所以在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但其实,直到8月1日,张朝阳才在微博宣布了其重新上架的消息。

丁道师认为,“社交是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想进入的领域,一旦与其他服务产生联动,就会建立起一套生态,这是做社交的机会。但很显然想要真正做出来,难度实在太大。”

事实上,在社交领域从来就不缺乏入局者。今年1月15日,头条、云歌人工智能和快如科技这三家公司均选择在当天各自推出马桶MT、聊天宝等社交产品。但无一例外的是,三者均遭到了微信的“封杀”。

如今半年过去,马桶MT已经更名为“好记”做起内容电商,而聊天宝团队则已经宣布解散。想要挑战由腾讯社交世界,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既然如此,搜狐做社交的机会还有多少?

事实上,这并不是搜狐第一次进军社交网络,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互联网企业之一,搜狐见证了社交行业的迭代和更新,尽管皆以失败而告终。

2000年,搜狐收购ChinaRen,当时的ChinaRen是中国最大的年轻人社区,也是中国第一代的社交产品,这是搜狐首次进军社交领域,然而后续并没有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就落下帷幕。

搜狐第二次在社交上的动作,是九年前搜狐力推搜狐微博,这个自2010年4月上线、主打无字数限制的微博客服务,在新浪微博的攻势下,如今也已经成为历史。

对于这些尝试,在发布会现场,张朝阳直言:“搜狐做社交屡战屡败,之前的产品有点跟风,希望这次狐友可以成为黑马。”

“搜狐做社交并不缺乏资金、技术和流量上的优势,但由于腾讯已经在社交领域近乎垄断,想要做大几无可能。这一领域除非出现技术变革,否则搜狐进入社交同样没有什么希望。”丁道师总结道。

“缺少硬件和技术的根本性变革,依靠局部的创新,想改变社交产品的市场格局,还存在不小的难度。”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向《商学院》记者表示。

在杨歌看来,下一代社交很有可能是基于更大的数据传输,比如说虚拟现实、3D技术以及5G的发展,都有可能形成新的社交流量池。

“搜狐如果可以把现有业务做好,比如视频、游戏、搜索进一步做扎实,反而有可能实现复兴。”丁道师向《商学院》记者强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