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苹果健康团队内部分歧愈演愈烈,大批成员扎堆离职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23字)

2019-08-21 09:33:37 苹果健康团队内部分歧愈演愈烈,大批成员扎堆离职

导致分歧产生的关键问题之一是,苹果医疗团队内部成员在长期愿景方面出现了偏差。

猎云网注:最近几个月以来,苹果健康团队内部的紧张形势一直都在升级。一些员工对集团的文化生出了幻灭感,有些人取得了蓬勃的发展,而另一些人则感觉自己被边缘化,无法推动自己的想法向前发展。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苹果公司的健康团队经历了一系列领导层变动,团队内部对未来发展方向产生了分歧。而时至今日,这个团队已有大批成员离职。

这些消息人士要求匿名,原因是他们无权讨论苹果公司在健康领域中所做出的努力或离职相关消息。他们指出,健康业务仍然是苹果公司的战略重点。

苹果一直都在直言不讳地表达该公司想要发展健康业务的决心,而这一直都是推动Apple Watch智能手表销售量增长的关键因素。在iPhone销售减速之际,Apple Watch帮助苹果公司旗下可穿戴设备部门成为了该公司的增长引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表示,该公司的健康业务将是其“对人类最大的贡献”。

目前还不清楚健康团队内部人员的流失率是否高于苹果公司其他团队的流失率,但人员离职以及团队内部的紧张局势表明,这家科技巨头进军医疗保健行业的脚步可能会是步履蹒跚的,这个总额高达3.5万亿美元的行业以其复杂性而闻名于世。怀抱野心的员工急于解决医疗保健系统中最大的问题。但这并不总是适合大型科技公司的做法,原因是科技巨头看重的是审慎地梯次推进产品。此外,与其他技术领域相比,医疗保健是行业的复杂性和进展缓慢出了名的。

两名消息人士透露,最近离职的人包括:克里斯汀·尤恩(Christine Eun),她在苹果工作了将近八年,拥有营销背景,已于本月离职;布莱恩·埃利斯(Brian Ellis),她已经离开了负责AC Wellness的团队,这是一家为苹果员工运营健康诊所的子公司,并于6月份重返苹果音乐公司(Apple Music);根据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提供的信息,马特·克里(Matt Krey)已经在于今年5月份离开苹果,目前正在跟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此前还有报道称,最近离职的其他一些人包括:沃里斯·博卡里(Warris Bokhari),他在今年夏天跳槽到了健康福利公司Anthem;以及研究员安德鲁·特里斯特(Andrew Trister),他在本月早些时候被盖茨基金会(Gates Foundation)挖走了。

苹果公司拒绝就此置评。

健康团队的领导层架构

苹果的健康团队向公司首席运营官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汇报工作,他本人对医疗行业抱有很大热情。两名消息人士透露,威廉姆斯曾在2016年推动Apple Watch团队探索开发医疗保健传感器和算法。

两名消息人士称,今年以来,健康团队的一项员工士气调查显示,有迹象表明部分员工怀有不满情绪。调查结束之后,威廉姆斯亲自与几名员工进行了交谈,想要找出问题的根源,并表示他仍然抱有极大的决心,希望能做好健康团队。但是,身为首席运营官的威廉姆斯还担负着许多其他职责,其中包括监督苹果的运营和供应链等,因此无法专注于打造这个团队。

这个健康团队的领导层包括:负责软件项目的凯文·林奇(Kevin Lynch),这些项目包括负责医疗记录的医生和工程师小组等;负责手表硬件业务的尤金·金姆(Eugene Kim);以及负责管理AC Wellness健康诊所、心电图应用和“苹果心脏研究”(Apple Heart Study)的临床团队;以及负责健康战略的萨姆布尔·德赛(Sumbul Desai)等。另外,做过健康顾问的Myoung Cha还领导着一个独立的业务发展小组,与安泰等医疗保险客户以及礼来和强生等制药公司合作。

德赛、林奇和金姆都向威廉姆斯汇报工作,Myoung Cha则向苹果公司的美国和东北亚地区副总裁道格拉斯·贝克(Douglas Beck)汇报工作。这四位领导人管理着苹果健康团队的数百名员工,这个团队近年以来一直都在积极招聘员工以扩大队伍。

就目前而言,苹果公司还没有一个专门负责健康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已经离职的大多数苹果健康员工都曾是德赛的团队成员,或是在2017年夏天她从斯坦福大学受聘之后不久离职。德赛在斯坦福大学负责过许多数字健康项目。

德赛是一名受过培训的医生,并于2017年夏天受聘负责临床相关工作,其中包括苹果公司的健康诊所。一位消息人士称,随后她将自己的研究范围扩展到了其他领域,如“苹果心脏研究”以及心电图应用和传感器等。还有两位消息人士称,现在,做过医院首席运营官的奥斯曼·阿赫塔尔(M.Osman Akhtar)正在负责苹果健康诊所的日常运营事务。

团队成员在发展方向上产生分歧

导致分歧产生的关键问题之一是,苹果医疗团队内部成员在长期愿景方面出现了偏差。据四名消息人士向CNBC透露,一部分团队成员认为,苹果公司应该承担更多雄心勃勃的项目,在健康方面做得更多。但在实际上,该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大多都局限于健康和预防领域。这些消息人士指出,该团队内部不同群体之间的意见分歧已经扩大。

健康业务涵盖通过锻炼、冥想和睡眠等方式来帮助那些总体来说身体状况良好的人,而医疗应用针对的则是患有特定疾病的病人。与诊断和治疗疾病相比,健康业务的风险更小,受监管的力度也更小,但这种业务并不是医疗保健系统中成本最高的领域。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数据,在美国的医疗保健支出中,将近90%都是面向慢性病患者的。

在苹果健康团队内部,有一个派系希望引入远程医疗服务,并进入医疗支付领域以简化保险账单,但这个派系未能成功推动这些举措向前推进。

其他一些则希望更多地开发Beddit业务。Beddit是一款睡眠传感器,苹果公司的一个团队在2017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对这种产品进行了评估,并在同年中期收购了该产品。

在AC Wellness健康诊所的发展方向上也存在着分歧,一部分人希望将其拓展到医疗软件领域,最终演变成为临床医生制造产品,另一部分人则认为应该让其继续专注于苹果公司的员工。原本由苹果资深高管贾森·法斯(Jason Fass)领导的一个产品团队已经在2017年离开AC Wellness,该公司是是苹果的全资子公司,但为其工作的都是苹果员工,并在苹果网站上刊登招聘广告。

至于健康团队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借用苹果“剧本”的问题,团队内部也同样是剑拔弩张。

在过去几年时间里,离开苹果健康团队的其他高层人员则包括:罗宾·戈尔斯坦(Robin Goldstein),他在苹果工作了20多年,于2017年底离职,最后一个岗位是从事健康监管相关工作;阿尼尔·塞西(Anil Sethi),前苹果健康总监,于2017年底离职,成立了一家健康科技初创公司;据领英信息显示,苹果顶级研究员斯蒂芬·弗莱德(Stephen Friend)已于2017年底离职;查尔斯·施拉夫(Charles Schlaff)在2018年11月离职,他曾参与Apple Watch的开发;克雷格·默梅尔(Craig Mermel),他曾在苹果健康团队从事工程相关事务,今年2月离职,加入了“谷歌大脑”(Google Brain);还有约基·马苏卡(Yoky Matsouka),他此前被任命为卫生部门负责人,但在上任之后不到一年就在2016年离职了,现在是谷歌的一名副总裁。

AD:没有投资人关注?缺少更多资金?“FUS猎云网2019年度教育产业峰会”正式开启融资路演征集活动,为教育领域创业者提供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如果您够优秀,那就带着“BP”简历加入这场资本与项目联姻的盛宴吧!详情咨询:13121551981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推荐阅读
记者名字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